第99章 宴会尾声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99章 宴会尾声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偏殿。

  太医检查过无碍后,就出去向皇后娘娘回话。

  皇后娘娘的宫女轻舞一直守在殿内,盯着托月和冰儿的一举一动。

  清洗伤口时托月痛得皱紧眉头,人也绷得紧紧的,冰儿边清洗边道:“姑娘,擦伤的伤口也得清洗干净,不然以后是要留下疤痕的。”

  “九姑娘怎么会无缘无故摔倒?”

  轻舞故作不解地问,冰儿马上揽罪道:“都是奴婢的错,奴婢没有及时提醒姑娘。”

  冰儿回头换干净纱布时道:“出了大殿后,姑娘说方才舞剑时,想到一个新鲜玩法,拔剑表演给奴婢看,剑飞出去后姑娘跑去追,一进没有刹住脚步就滚下石阶。”

  “怎么个新鲜法?”轻舞继续问,冰儿愣一下道:“就是把剑柄夹在两腕中间,然后一搓让剑飞出去。”

  “若是有内力的人做,剑是可以自己飞回来的。”托月忽然出声,一脸遗憾叹气道:“可惜我没有内力,剑飞出去后就飞不回来。想着是皇后娘娘赐的剑,丢在地是对皇后娘娘不恭,就赶紧跑过去接剑。”

  冰儿用布巾清理伤口,庆幸道:“还好石阶不是很高,姑娘也是有惊无险,不然奴婢就得以死谢罪。”

  “真是个会玩的小姑娘。”轻舞看一下伤口,安慰冰儿道:“还好只是蹭破点皮,你不用以谢死罪。“

  “眼下还说不准,得再过几个时辰才知道。”冰儿不好明说托月的情况,清理完伤口后,把用过的布巾扔到炉子里烧掉。

  “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轻舞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烧掉这些布巾。”

  托月本不想对外人提及中毒的事情,想到鲛珠的事情,朝冰儿微微点一下头,然后又疲惫地闭上眼睛。

  冰儿淡淡道:“回轻舞姑娘,姑娘身中剧毒,血液、汗液、唾液都是有毒的,若不小碰到了,轻则皮肤溃烂,重则整个人都会化为一滩水,烧掉是最好的解决方法。”

  “每块布巾你都只用一次,就是为了这盆水不被剧毒污染吧。”

  “轻舞姑娘说得极是。”冰儿说明道:“布巾上的血要是溶到水里,足可以把一百个千鲤池里的鱼全化掉。”

  “那个……姑娘不能一直穿着这身衣裳,轻舞姑娘能否让人到后殿,把大家姑娘的衣裳去回来,或者是奴婢自己过去取也可以,只是大家姑娘这里不能没有陪伴。”

  冰儿看一眼痛得小脸拧紧眉心的托月,自然不愿意把她单独留在这里。

  轻舞想一下道:“我去向皇后娘娘禀明情况,请燕姑娘进来陪九姑娘说说话,你也好放心去取衣服。”

  “有劳轻舞姑娘。”

  冰儿回身盈盈施礼,目送轻舞离开偏殿。

  方才想要说什么时,就看到托月轻轻摇一下头,示意她什么也别说。

  片刻后,就听到燕攸宁挖苦的声音:“平日里总说你是个稳重的,眼下打脸了吧。可惜我没有亲眼瞧见跌倒。”

  门开了,燕攸宁笑嘻嘻从外面进来,一屁股坐到床边道:“你也算是二进偏殿,回回进宫或是赴宴,总有事情牵扯到你的头上。你铁定是冲撞了瘟神爷,改天咱们到青云寺,烧香拜神去去晦。”

  “姐姐自己想去青云寺,何苦拉上妹妹呢。”托月说完哎哟一声,燕攸宁马上道:“你赶紧消停点,可惜我不擅长丹青,把你现在的尊容画下,夜里看到铁定能吓跑盗贼。”

  “啊不是吧。”托月一脸惊慌,起身道:“冰儿,有镜子吗?我瞧瞧。”

  “姑娘别乱动,小心扯到伤口。”

  冰儿赶紧把托月按回床上,安抚道:“表姑娘是吓唬你,哪里就丑,大家姑娘是最好看的。”

  把墨染尘的大氅盖在托月身,面带笑容道:“麻烦表姑娘陪大家姑娘说说话,奴婢去后殿把姑娘衣裳取回。”

  燕攸宁挥挥手,示意她赶紧出去,嘴上却不饶人道:“九妹妹,来来来,你像我这样子做一个可爱的表情。”说完自己先做一个给托月看。

  两只手握着小拳头,放在嘴角两侧喵地叫一声。

  托月看着她的模样,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,不小心牵扯到伤口叫痛。

  燕攸宁正要低头帮她吹吹,托月小声道:“姐姐不要靠得太近,不小心碰到的话,神仙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“商神医还要多早晚回来?”燕攸宁忽然问一句,托月怔一下:“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回来……等得到是天意,等不到就是命,不急。”

  “现在不急,什么时候才急?”

  燕攸宁白一眼托月道:“墨六公子知道你身中剧毒的事情吗?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他知道,不过他不介意,再说有我在可以挡住一大片烂桃花,换成我也不会介意。”

  当初换鲛珠的条件,说是让她进太傅府三年,就是说三年内景国必然会发生巨变,为防三年后的巨变,是不是现在就得开始细细筹谋,以免将来的措手不及。

  “你说谁是烂桃花?”

  燕攸宁白一眼托月,毕竟她曾经花痴过墨染尘。

  托月笑笑故意岔开话题道:“过了年,姑母恐怕也要给姐姐议亲,姐姐自己可有心仪的人选。”

  “怎么扯到我头上了,找打是吗。”燕攸宁面一红,小声道:“我爹说最近朝中局势不稳定,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远离皇城,还说郁州的环境比较特殊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受影响。”

  郁州?

  托月脑子一转,就知道对象是谁,也明白燕伯爵的用意。

  托月朝门口看一眼,确实无人在外面偷听后,小声道:“姑父远见,郁州地理位置特殊,是块鸡肋之地,无论是景国内乱还是外敌入侵,都不会费力气攻打郁州,姐姐若去了郁州定是性命无忧。”

  “九妹妹……真的会乱吗?”

  燕攸宁从话里嗅出一点意思,一脸担忧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小声道:“这些话姐姐知道就好,莫要跟旁边人提起,至于宫里贵嫔姐姐……明哲可保身。”

  燕攸宁的三姐燕语宁,是皇上的贵嫔娘娘,虽不得宠却终归是在深宫里,亏得姑爷还算是明白人,没有逼着女儿跟皇后娘娘抢圣宠,虽不得宠却也活得自在。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燕攸宁笑道:“九妹妹,你说的话跟父亲说的无异。”

  托月愣一道:“姑父是上过战场的人,阅历最是丰富,听他的话肯定没错。”

  燕伯爵上战场的次数屈指可数,也没立过什么大功,如今听到他这番话,看来又得重新审视燕伯爵。

  “你是在夸我父亲阅历丰富,还是夸你自己见识广博?”燕攸宁白她一眼,托月笑道:“真羡慕你可以远离皇城,若是可以的话,妹妹也想……”话没说完就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。

  门开了,冰儿从外面进来,一脸着急道:“姑娘,您的衣裳寻不着啦。”

  “什么叫寻不着?”燕攸宁马上大声道:“衣裳还自己长腿跑了不成。丢衣裳是大事,你可有回明皇后娘娘?”

  “奴婢已经向皇后娘娘禀明。”冰儿上前行过礼道:“皇后娘娘也吩咐轻舞姑娘,让她带着人去寻找,想是很快就能有结果。”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托月才开口。

  燕攸宁道:“就算寻回来也穿不得了呀。”

  回头看着托月问:“妹妹,你可有多带一身备用的衣裳。”

  “有有有……”冰儿马上道:“不过是放在外头马车里,奴婢回明皇后娘娘去取吧。”

  “这一来一回也够折腾,不如……”托月说到一半突然打住,轻舞空着手进来道:“皇后娘娘说九姑娘身体不适,特允许九姑娘先行回府休息。”

  “谢皇后娘娘恩典。”托月勉强坐起身行礼。

  “轻舞姑娘,可大家姑娘也不能这样子出门。”

  冰儿故作一脸为难地看着托月,托月里面是表演的舞服,外面是墨六公子的大氅。

  轻舞考虑一下道:“九姑娘若是不介意的话,奴婢有从未上过身的衣裳,可以拿过来给姑娘换上。”

  “轻舞姑娘雪中送炭,托月又岂会嫌弃。”托月要起身道谢,却被轻舞按下道:“九姑娘有伤在身不必多礼,奴婢这就去给九姑娘取衣服,请稍等片刻。”

  大约又过了一刻钟后,轻舞送来衣裳,还体贴地送来一顶帷帽。

  换上衣服后托月去正殿向皇后辞别,来到正殿时却发现皇后娘娘已经不在殿上,而大家也正往陆陆续续外面走。

  墨染尘还坐在席间,看到她出来走过来说明道:“皇上有事急找皇后娘娘相商,皇后娘娘便先行回宫,御宴提前结束,大家正打算一起去逛灯市。”

  上下打量一眼托月,叹气道:“我还是先送你回府,再过去跟他们汇合吧。”

  托月点一下头,这副模样肯定逛不了灯市,扶着冰儿一瘸一拐地走出大殿,还没走出几步忽然整个人腾空。

  托月没想到墨染尘会当坐抱自己,清冽的气息扑来,面上火烧似的红起来,挣扎道:“快放我下来,有这么多人在瞧着呢,你让我以后还怎么见人。”

  “以你我的关系,有什么闲话可说。”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再说,方才抱你到偏殿时,大家也都看得到。”

  “那……那是迫不得已。”托月小声地争辩道:“人家刚摔下去是有些晕乎乎的,可我现在头脑是清醒的,你快点放我下来,我能自己走。”

  “就你这速度,走出紫云台天都黑了,莫非你还想去逛灯市看花灯。”

  墨染尘小声调侃托月,托月也小声道:“是想去看又怎样,谁叫我中秋节没看成,连花灯都来不及买。”

  想到中秋节发生的事情,托月就无比的郁闷,碎碎念念道:“错过今天晚上,又得等到中秋节,我还答应了给阿弥他们每人带一盏花灯。上回泡汤了,这回也泡汤了,我的诚信都出现严重危机。”

  “托你的福,本公子也没有好好过节,现在还得先送你回府。”

  墨染尘听着怀中小女人,碎碎念念的声音,竟意外的没有生气发火,反倒觉得是很有趣的事情。

  托月一听忍不住落井下石道:“没办法,谁叫你是定亲的男人,红颜知己和至交好友,你只能二选一。趁现在还能重新选择,你赶紧再选择一回吧。”

  “考虑考虑。”

  墨染尘没有马上给出答案。

  托月趁机小声道:“皇上去了后殿,托月不得已才摔伤自己。”

  “上车再说。”

  墨染尘贴着托月的耳边说话。

  尽管隔着一得轻纱,托月还是被热气熏倒,还有一丝淡淡的酒香。

  想到这是墨染尘呼出来的热气,托月耳根都在发热,完全不敢看去墨染尘的表情,直到出紫云台都没有再说话。

  “姑娘,你赶紧把药吃了。”冰儿递过来一枚丹药,托月实在不想吃药,犹豫一下道:“只是一点擦伤,况且我还戴着鲛珠,应该不会有问题吧。”

  突然一只掐住她脸颊,把丹药直接塞到她口中,强迫她吞下丹药。

  咳咳……

  托月一阵咳嗽,指着墨染尘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墨染尘坐下道:“有病就要吃药,难不成要我哄你才肯吃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“姑娘喝口水。”

  冰儿生怕两人吵起来,赶紧岔开话题。

  墨染尘难得没有抬杠,道:“你方才说皇上去了后殿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托月看一眼冰儿,冰儿会意道:“姑娘刚开始第二次表演,霏霏郡主就被侍女扶出后殿,过一会儿皇上称醉说是要回宫休息,可是奴婢却看到皇上去了后殿,那时霏霏郡主还在后殿换衣服呢。”

  “然后呢?”墨染尘问。

  “想到襄国公夫人之死,奴婢就劝姑娘不要去后殿,以免惹祸上身。”

  墨染尘听完后,低头看着托月道:“所以你假意让自己摔下台阶,以此为借口不去后殿。”

  托月轻轻点一下头,墨染尘忽然有些不解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襄国公夫人的事情?此案历来被视为禁忌,令尊不可能有此案的卷宗。”

  “是奴婢。”

  冰儿一口承认道:“奴婢曾是玉德公主的侍婢。”

  这个身份足以说明一切,墨染尘淡淡道:“你这个身份若传出去,不知道会掀起多大的风浪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