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 扑朔迷离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00章 扑朔迷离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六哥哥放心,真让人发现了爹爹也能解决。”

  “你有把握就好。”墨染尘没有多问,托月却忍不住问:“皇上……为什么那么讨厌霏霏郡主?”

  “我不知道,只是听父亲说起过,从前的皇上不是这样的,自从皇上登基后就变得喜怒无常、好色贪婪,后来徐家把庶女徐韵送进宫,皇上就更加变本加厉,连朝政都懒得过问,不到一年先皇后暴毙,皇上立徐家女为皇后。”

  墨染尘忽然透露一些重要信息。

  托月虽疑惑却没有追问。

  墨太傅可是保皇一党的首脑人物。

  而面前这个男子说的话,可以认真听却不可以完全相信。

  谁知道他们又在谋划什么事情,而后再借她的手解决……奇怪,她为什么会这么想?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墨染尘轻唤一声,有些意外托月会在此时走神。

  托月也发现自己走神了淡淡道:“托月自知不能享齐人之寿,只想把剩余的时间过好,别的事情都不想过问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“死人啦,有死人啊……”

  突如其来的惊叫声,打断了两人的谈话。

  “是攸宁姐。”

  托月一下就认出是燕攸宁的声音。

  想都没想就起身走下马车,忍着痛快步朝燕家的马车走。

  附近原本打算离开的公子、姑娘们,纷纷停下上马、上车的动作,已经上车的也好奇地掀开帘子张望。

  “姐姐,你没事吧?”托月远远就出声问。

  “九妹妹,吓死姐姐啦。”不等托月走上前,燕攸宁就扑过来抱住托月。

  托月抬起手想要安慰她,看到手上的伤只能放下淡淡道:“姐姐别害怕,有妹妹在呢。”

  清冷沉静的声音让燕攸宁感到安心不少,指着马车颤着声音道:“有……有死人……有个死人在里面。”

  紧张得结巴半天,燕攸宁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“我上去瞧瞧。“

  托月把燕攸宁带到侍女锦瑟身边。

  正要走上马车时,一股暖意突然包裹在她身上。

  墨染尘把氅衣披在她身上道:“死人这种东西不干净,还是我先上去瞧瞧吧。”

  托月轻轻嗯一声,看着墨染尘上去后,回再燕攸宁身边道:“姐姐不用害怕,没准是谁一时贪睡,跑到姐姐的马车里面睡着了,等六哥哥把人叫醒就好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不是的。”锦瑟压低声音道:“那个样子一看就是死掉的,而且……还死得很不堪入目。”

  “那个人……“燕攸宁在托月耳边小声道:“姐姐慌乱中看到,那个人身上穿的衣裳,虽然被撕得破破烂烂,姐姐还是能认出,那是妹妹丢的衣裳。”

  托月一听这话,就知道死者生前经历过什么事情。

  两手不由自地握紧拳头,死者穿着她的衣裳,无论死者是谁,托月都有强烈的羞辱感。

  “攸宁姐姐,妹妹还是上去瞧瞧是怎么回事。”托月推开燕攸宁,顾不得痛爬上马车,还没有站稳就看到马车内,极其不堪的画面,待看清楚死者的脸惊得小嘴合不上。

  “怎么会是她?”

  “你怎么上来了?”

  墨染尘放下帘子不让她看,揽着她的腰轻轻地跳下马车。

  托月都来不及看清楚马车内其他情况,有些恼火地问:“此事你打算怎么处理,是报官还是让他们自己来处理?”

  说话时轻轻拍一下墨染尘的手,示意他赶紧放开自己,免得让人看到又要被要说闲话。

  墨染尘若无其事地松开手道:“墨宝,你和燕家的车夫留下看守好马车,不许任何人靠近窥视里面的情况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看主子表情就知道事态严重,两人自然不敢怠慢。

  暂时稳住眼前的情况后,墨染尘又对附近的人道:“大家都各自散了,以免惹上杀人之祸。”

  墨染尘原本没有这么大的权力,不过谁叫他爹是当朝太傅,皇上最信任的人之一,大家纵然也不有满也不敢违背。

  墨染尘对托月道:“我先送你们回府,后面的事情你们就不要过问。”

  托月犹豫一下道:“姐姐,大家走吧。”

  “走走,大家快走,姐姐都快被吓死。”

  燕攸宁紧张地抱着托月的手臂,恨不得马上就能回到燕府。

  两人上了马车后,墨染尘道:“燕姑娘也先到应府,在下会派人通知令尊燕伯爵,到应府接你。”

  “我都听你们的。”

  燕攸宁早被吓得六神无主,现在墨染尘说什么她都相信。

  重新上到马车上,托月把一杯热茶塞到她手里,小声道:“姐姐别怕,只是死了个人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燕攸宁用力地摇头道:“九妹妹不用骗姐姐,那个人穿着妹妹的衣裳,死在姐姐的马车里面,死相还那么的难看,怎能说跟大家没关系,一定是冲着大家俩来的。”

  托月闻言也一下怔住。

  燕攸宁说得没错,这一切都太过巧合。

  再加是死者极敏感的身份,这一切更是巧合得天衣无缝。

  想到一个时辰前,还跟自己针锋相对的萧霏霏,现在却是一具体渐渐失去体温的尸体。

  托月心里生出一阵恐慌,毕竟对方极有可能是,错把穿着她衣裳的萧霏霏当成她掳走,目的是毁掉她的清白。

  冰儿出声赞同道:“奴婢也都觉得这不像是巧合,倒像是有人刻意安排的,该不会又是老爷的仇家在报复吧?”

  “岂话怎讲?”托月此时也是满腹疑问,冰儿马上说明道:“两家的马车是同一家作坊做的,外形构造都差不多,若不看灯笼上面的字,根本分不清是应府的还是燕府的马车,兴许凶手误把燕府的马车,错当成是姑娘的马车。”

  托月听完后在心里补充道:“还把穿着我衣裳的死者,误以为是我掳走,凌辱后再扔到我的马车里面。”

  面上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没好气地吐槽道:“这仇家是什么眼神,居然连‘燕’和‘应’都分不清。”

  墨染尘在外头听到,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,却听到冰儿抱怨道:“应府那么多人,可为什么每次都盯着姑娘不放,奴婢觉得里面一定有问题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欺软怕硬,人之常情。”

  真相自然不会如此简单,托月深感觉真相远比她想象复杂,只不过现在完全没有头绪。

  冰儿迟疑一会儿道:“姑娘,奴婢觉得应该是死者先偷走姑娘的衣裳,假扮成姑娘的样子想要做什么事情。”

  托月马上反应过来:“你的意思是说凶手要杀的人是我,只是错把穿着我衣裳的死者当成我掳走,然后凶手又一时粗心大意,错把死者扔到姐姐的马车。”

  “你们还可以这样想。”墨染尘低沉声音缓缓传来道:“死者假扮成妹妹的模样,其实是想到妹妹的马车,取走或是留下什么东西,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,只是她在慌乱中错上了燕姑娘的马车。”

  “六哥哥,你是在暗示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吗?”

  托月说出一句俗话,足以说明马车就是案发现场,有些不解问:“不是还有车夫在守着马车吗?”

  墨染尘轻笑一声道:“宴会通常什么时辰结束,车夫们心里都有数,趁主子们不在的时候偷个小懒,到旁边一起聊天说话,或是有事情驾着马车离开一小会儿,也是常有的事情。”

  他的声音刚落,就听到车夫主动交待道:“回九姑娘、六公子,姑娘进紫云台后,小人看天色像是会下雪,担心雪天路滑,就驾车去车行换了雪辘,想是这样子死者才会错上表姑娘的马车。”

  “你倒是个极细心的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称赞一句,其实早算清楚来回一趟需要的时间。

  换没换车辘,托月在车内也能感觉到,轻轻道了一声“费心了”就继续思考今天的事情。

  托月回想一下方才画面道:“六哥哥,马车里面是什么情况,东西乱不乱,有没有打斗或者反抗过的痕迹?。”

  “这些事情你就不要再过问,都交给顺天府或者是大理寺去查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打断托月的思路道:“若是他们找妹妹对质,妹妹也不必畏惧。别忘了你可是太傅府六公子未过门的媳妇,再加令尊的手段,以及应三爷在军中的地位,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。”

  “好。”托月淡然回应。

  “九妹妹,你和六公子说的他们是谁呀?”

  燕攸宁终于从两人的谈话里听出点问题,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问。

  托月拿不定主意,还在迟疑时,墨染尘淡淡道:“知不知道其实没区别,妹妹告诉燕姑娘吧。”

  以康王的处事之风,燕攸宁有看没看清楚是谁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萧霏霏死在燕府的马车内。

  托月手掂茶水在案上写下五个字——死者萧霏霏。

  燕攸宁和冰儿同时啊一声,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沉默好一会儿冰儿才道:“死者是霏霏郡主,事情倒没那么复杂,只是康王那边可不好对付。”

  萧霏霏打扮成她的样子,本就是居心叵测,可康王府的人哪会跟他们讲道理。

  担忧燕攸宁会受到影响,托月故意岔开话题问:“怎么不见四表哥,他不是一直陪在姐姐身边吗?”

  “四哥哥跟人约好一起逛灯市,出了紫云台就自己骑马跑掉了,在他心里妹妹哪有兄弟们重要啊。”

  燕攸宁向托月控诉自己的兄长,托月笑着安慰道:“这不是还有我嘛。”想一下又道:“萧霏霏是皇族,依例这桩案子该由父亲来查办,只是你我被牵涉在内,不知道父亲需为需要避嫌,换成别人来办理此案。”

  “换成别人办理会怎么样?”

  燕攸宁刚放松的心情再度紧张来,康王府可不是好相与的。

  托月一脸淡定的笑容道:“姐姐请放心,此事颇为蹊跷,康王府再霸道也得顾全大局。”

  撇开太傅府不算,应家几房亲戚是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,断不会容许康王府胡作非为。

  燕攸宁听完才松一口气道:“紫云台也是皇家的地方,天子眼皮子底下竟发生这样的事情,真是让人匪夷所思。”

  托月笑笑,故意岔开话题道:“原本还想着御宴结束,就能直接去灯市看花灯猜灯谜,结果摔一跤不算还发生这样的事情,真是流年不利。”

  “就说嘛,妹妹应该去青云寺烧香拜神,去去晦气嘛。”

  燕攸宁激动地叫起来,抱着托月手臂的双手不由加力,痛得托月小脸拧成团。

  冰儿看到后马上提醒道:“表姑娘,您轻一点,大家姑娘手臂上有伤,您这么用力会把她弄疼的。”

  燕攸宁猛地记起托月身上有伤,赶紧松开手道歉道:“抱歉、抱歉,我一紧张一兴奋,就忘记妹妹身上还有伤。”

  托月摇一下头让她别太在意。

  冰儿却拉起她的衣袖,里衣上血迹星星点眯。

  细查看过一番道:“姑娘回府后还是得先回成碧馆,重新上药再去见老爷。”

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燕攸宁一脸内疚。

  托月愣一下道:“没事,只是小伤而已。”

  回到应府,托月小声道:“眼下二夫人定然在老太太跟前,此事不宜张扬,攸宁姐姐还是先随我回成碧馆吧。”

  燕攸宁原是第一时间要去找老太太,听到托月的话鸡啄米似的点头,扶着锦瑟跟在托月后面,至于墨染尘自有人引他去书房见应老爷,细说案子的事情。

  待托月和燕攸宁来到书房时,墨染尘已经不在书房,想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吧

  应老爷朝他们招招道:“你们俩,还有你们俩个……”指着冰儿和锦瑟道:“也一起进来吧。”

  四人一起来到应老爷面前,行过礼后托月道:“父亲,具体情况六公子都跟您说过了,您是怎么看这件事?”

  “此事关系皇家颜面,在没有查问清楚前,爹也不能妄下结论。”应老爷向来是严谨,不会听信墨染尘一面之词,道:“你们俩再说一遍当时的情况。”

  托月把自己看到的再细细说遍,应老爷思略片刻道:“冰儿,你是真看到皇上去了后殿吗?”

  托月一听就知道,应老爷是怀疑冰儿故意编造慌言,误导她对皇上产生厌恶心理,从而把萧霏霏的死归罪到皇上身上。

  “爹爹……”

  “没问你,不许插嘴。”

  应老爷厉声斥责女儿,不许她插嘴。

  冰儿马上跪下道:“回老爷,奴婢是真的看到皇上去了后殿,绝没有胡编乱造。”

  应老爷沉默好一会儿才道:“若不是阿离的身体需要你来照料,实是不想留你们在府里,毕竟你们的身份很可能会给应府带来滔天大祸,眼下我也只能暂且相信你。”

  “谢谢老爷!”

  冰儿没有太多说明,只是深深地跪伏在上。

  燕攸宁也自己知道的说一遍,末了道:“大舅舅,九妹妹对自己太狠了,居然自己摔伤自己。”

  “回爹爹,当时的情况,女儿只能这么做。”托月可怜兮兮地看着应老爷道:“就觉得在床上躺几天,总比被人设局冤死强,女儿不能让应府因为女儿而蒙羞。”

  “应府的脸面不用你来撑。”

  应老爷白一眼女儿,对燕攸宁道:“攸宁也不用害怕,康王府是不会迁怒你的。”

  三人正说着话,回想各种可能漏掉的细节时,就听守在门外的人通报道:“老爷,燕伯爵、姑奶奶到。”

  “爹爹,娘亲。”

  燕攸宁像极在面被人欺负的孩子,飞快地扑到父母怀里。

  应老爷带着女儿起身相迎,落座后一脸抱歉道:“事出突然,又关系到皇家颜面,不宜对外张扬,只能在书房招待大姐姐和燕伯爵,一起相商应对之策。”

  燕夫人开门见山道:“墨家六公子派人送的消息,大家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你就实话实话说吧。”

  应老爷侧眸看一眼托月。

  托月识趣地起身告退,带着冰儿一溜烟离开书房。

  走到书房外面,聆听一下四周的情意,托月对守在外面的人道:“好生在外面侍候着,千万别让闲杂人靠近书房,尤其是二房那些吃里爬外的东西,更是不能靠近书房。”

  “属下明白,请九姑娘放心。”

  门外都是应老爷的得力心腹,根本就不用托月提醒。

  托月这番话就是故意说给,躲在暗处准备打探消息的人听,警告那些人不要轻举妄动。

  他们突然回府或许二房不会在意,可是燕伯爵夫妇突然来访,却不去拜见老太太而是直接到书房,肯定会引起二房那些眼线的注意,自然会密切关注书房的情况。

  回到成碧馆。

  推开门的一刹那间,托月眼前的景象惊艳到。

  成碧馆的回廊、屋檐竟挂满各种各样的花灯,穿行在期间就像是在逛灯市。

  “良玉特意买回来给大家玩吧?”

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阿弥手里提着一只蓝色的灯笼,兴奋地从里面留出来。

  指着四下里的挂着精美花灯道:“这些都是六公子刚刚差人送过来的,奴婢等着天一黑就带着人赶紧点上,姑娘只说喜不喜欢嘛?”

  “喜欢。”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“姑娘,里面有一份惊喜等着您。”

  阿弥故意作神秘地,用帕子蒙上托月的眼睛,拉着她小心翼翼走进寝卧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