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章 波澜不断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02章 波澜不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主动认输?

  蓦地听到这个建议,在场的人都不由愣住。

  燕昭答应跟英王比武时他们也在场,几人酒醒后想到赌约,都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再三商榷后才决定找托月帮忙,几人苦等了一个晚上,没想到托月给出居然这样的答案——不如主动认输。

  “九妹妹……”

  “叫姐姐也没用。”

  托月毫不犹豫地拒绝道:“英王项渊,打不赢的。”

  “九妹妹何必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啊。”一直不出声的五公子应阳,却忽然插话。

  “五哥哥说得爽快,不如您去跟英王比武,想必四表哥也不会介意。”托月冷回一句,应阳却一下子卡壳,托月却追问道:“还是五哥哥有更好的办法,能让四表哥稳赢英王。”

  呃……

  应阳没想到,托月会把问题抛给他,道:“燕昭是找你帮忙,又不是找我帮忙。

  托月心里嗤笑一声道:“照这么说,只要四表哥找五哥哥帮忙,五哥哥就愿意帮忙?”不等他出声否认,托月就对燕昭道:“四表哥,妹妹能力有限,不过五哥哥有办法,你不如找他帮忙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燕昭一脸懵,这也太干脆了吧。

  大家心里清楚,应阳是故意膈应托月,顺便挑拨离间。

  只是有些事情,就算应阳真愿意帮忙,他也帮不上忙,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。

  托月头也不抬道:“五哥哥学业平平,二婶母那套搬开是非、挑拨离间那套,倒是学的炉火纯青。”

  闻言,在场所有人都咽了咽口水,知道托月跟二房不对盘,只是大家都没料到向来进退有度,从不得罪人的托月,居然当众对应阳恶言相向。

  直接,太直接!

  几兄弟中,应冽跟托月最熟,此时也不由暗暗乍舌。

  应阳一张脸瞬间气得通红,嘴唇抖半天才道:“九妹妹,五哥哥什么时候得罪你,你要如此诋毁五哥哥。”

  托月毫不客气道:“从你们二房把我的行踪,透露给康王府起,就不存在什么诋毁不诋毁。不过妹妹还是好意要提醒五哥哥一句,不要忘记卢家、陆家的下场。”

  此话像是当头一捧,狠狠敲在应阳头上,是醒是昏全凭他自己。

  卢家、陆家都是帮康王府做事的亲信,关键时刻却成了康王府的替罪羊,还把二老爷和三公子连累入狱。

  托月没有再理会应阳,淡淡道:“英王项渊,二十七岁,天生臂力过人,三岁便能摔死恶犬,五岁离家拜师习武,九年后下山参加童试,次年参加秋闱,而后消失两年,十七岁参加科举,中举后参加殿试成为文武状元。”

  “九妹妹,英王为什么要消失两年?”应辞忽然好奇地地问,托月想了想道:“如果妹妹没有猜错的话,应该是以普通人的身份,在军营里磨练自身。”

  “武状元不仅看武功强弱,主要看兵法的熟练,以及利用程度。”

  周先生又一次像幽灵般,福不知鬼觉地走进学堂,还适时地接上托月的话发表自己的见解。

  大家纷纷向周先生问安,周先生示意大家坐下道:“你们一大早都围在九姑娘身边,是在向她请教知识,还是讨论什么问题。”

  众人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先出声。

  托月起身道:“是四表哥,昨天酒后失言,跟天启国英王约定比武。”

  “初生牛犊不怕虎,勇气可嘉,不过……”周先生有些凝重地看着燕昭道:“跟英王比武,你是怎么样想的?”

  “学生……”燕昭面露难色,犹豫半天才道:“御宴上英王就故意挑衅,御宴结束大家又在酒楼遇上,学生当时有几分配醉意,被他挑衅几句便立下赌约,三天后在校场比武。”

  “九姑娘的意思呢?”周先生第一个问托月。

  “回先生,学生有两个想法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其一主动认输,以待他日。”

  “这个方法说好听点是知难而退,说难听就是毁节求生,从长远计得的确可取,不过既然赌约肯定少不了赌注。”

  周先生很忠恳地点评托月的方法,同时也指出此法的不严谨之处,以托月平时谨慎作风,不应该会犯这样的错误,除非这些人没有向她全盘托出。

  “攸宁姐姐,你没跟我说赌注的事情。”

  托月声音比地上雪还冷,燕攸宁尴尬地干笑两声道:“哪个不重要嘛,说不说有什么要紧。”

  做妹妹的不肯说,托月直接问燕昭:“四表哥,赌注是什么?”不等燕昭回答就直接道:“如果跟我关系,我现在就直接把你打残,再以死向姑母请罪。”声音冷出冰渣渣。

  “九姑娘,沉着。”

  周先生到底见过世面,没有被托月的话吓到。

  燕昭面色却变了,几个昨天跟燕昭一起喝酒,更是不敢看托月的表情。

  察觉到气氛不对,托月就猜到自己有关,冷冷道:“良玉,收拾东西,找爹爹,让他跟姑父、姑母理论去。”起身就走出学堂,把在几名肇事者吓得脸色雪白。

  “九妹妹,你先听大家把话说完。”燕昭赶紧追上托月,拦在她前面。

  “滚开。”托月半分面子不给,燕昭边拦边道:“也不是什么过份的要求,英王只是想单独见九妹妹一面。”

  啪!

  托月抬手就是一把巴掌。

  这巴掌打在燕昭脸上,就像是打在众人脸上。

  燕昭却感觉不到脸上的痛,愣愣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沉着脸,冷声斥道:“你把我的名节当什么?你凭什么拿我作赌注。”

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“啪!”

  托月又狠抽他一巴掌,头也不回地离开沁园。

  良玉抱着书箱匆匆追上,经过燕昭身边,狠狠地送上一记白眼。

  周先生笑容消失,一脸严肃道:“燕四公子,你还是先回去熟读礼法,再来听我的课吧。”

  什么?

  燕昭震惊地看着周先生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这是要拒绝收他做学生,若是传到外面,自己曾经被周先生拒收过,学政们会对他“另眼相看”。

  周先生冷声斥道:“你不知道女儿家名节重要吗?别说让九姑娘跟英王单独见面,就算眼下的事情传出去,足可以给九姑娘按一个红颜祸水的罪名,到时候你拿什么来偿还。”

  “学生……学生当时喝醉了。”燕昭搜肚刮肠为自己找到一个借口。

  “这根本不是理由,而是你……”周先生怒视众人道:“还有你们,都觉得她不过是个庶女,连命都是不值钱的,虚无缥缈的名节又算得了什么,更是欺负她背后没有人给她撑腰,反正九姑娘的名声好坏,也影响不到你们。”

  “课不讲了,你们自便吧。”

  周先生扔下书卷,也起身直接离开沁园,留下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此时应老爷早朝尚未归,托月直接回到成碧馆,命人把大门锁起,任何人来都不许开门。

  “燕家个杀千刀,奴婢去打死他。”

  阿弥从良玉口中知道事情的真相后,气得要冲出去揍燕昭。

  冰儿拉下她道:“干脆像姑娘早上说的,找几个人直接把燕四公子打残废,看他还比什么武。”

  “找什么人,我就能把他打残。”

  良玉不以为然道,其实是在安慰她,哪能真的把燕昭给打残,就算真要动手也不能是他们。

  托月心里面烦,萧霏霏的死还没结束,现在又要解决英王的事情,只好把自己关进书房里。

  三个丫头站在书房外面,阿弥忽然道:“大家不可以动手,但有一个人可以动手,他不仅不会被罚,还可以给大家姑娘撑腰立威。”

  “谁?”

  “墨家六公子。”

  良玉沉默一下道:“六公子会帮忙吗?”

  阿弥马上道:“昨晚上六公子又送花灯又送吃的,还亲自给姑娘做了花灯,应该会帮忙吧。”

  冰儿也回想御宴上的事情,淡淡道:“良玉,无论是真心还是做给别人看,我都觉得六公子会帮姑娘这个忙。”

  “试试吧。”

  良玉几经思考,反正也没有更好办法。

  阿弥赶紧收拾东西,把昨天说过的东西,统统翻出来包好半点好,放进一个精美的箱子里面。

  最后神秘地摸出一个小盒子,放在大箱子的最上面道:“有了这个东西,成功率会更大一些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良玉好奇地问。

  阿弥小声道:“灯谜的答案。”

  冰儿忽然看一眼池子道:“应该把鱼烤了送过去。”

  三人默契地一笑,良玉淡然道:“烤鱼,文心楼也有,我可以先去一趟文心楼再去墨府。”

  正要叫人进来抬东西时,良玉摆摆手道:“把盒子拿出来给我,再把书房外面的兰草装好,这两样东西就足矣。”

  “这样好吗?”

  阿弥有些犹豫道:“这株兰草可是姑娘的心头宝,送人不太好吧。”

  良玉却不以为然:“送给六公子无妨,横竖姑娘要嫁过去的,以后还机会再看到。”

  “同意。”

  冰儿马上支撑良玉的想法。

  阿弥想了想道:“也对,不能一下子露了姑娘的底。”

  细累商议定后,良玉马上带人把兰草连山石一起,装进一个大箱子里面,命人抬出外面装车。

  出门时,恰好看到燕家兄妹守在外面,冷冷道:“燕四公子、燕姑娘请回,大家家姑娘今天是不会见二位的。”

  临离开前,良玉当着二人的面道:“刘妈妈,你可要好好看守门户,千万不要让闲杂人打扰姑娘休息,等我做完事回来给你们带好吃的。”

  “良玉姑娘放心,妈妈我一定会看好门户。”

  上次二房的搞破坏,事后托月并没有追究刘妈妈的责任,刘妈妈就已经认定托月这个主。

  良玉一离开她马上关好房门,任兄妹二人怎么敲门都不予理会,燕家兄妹俩无奈,只得云慈晖堂找老太太商量。

  老太太看着外孙红肿的脸颊,虽然心疼却不能说什么,实是燕昭闹得太不像话,竟拿托月女儿家的名节当赌注。

  若非是自己的外孙,大儿子肯定会派人生生打死。

  老太太想了想道:“九丫头是个倔脾气,你比武输了也别指望她会帮忙,还是另想办法吧。”

  燕夫人用熟鸡蛋揉着儿子的脸道:“母亲,就算昭儿有错,九丫头下手也太狠,脸都打肿成这样,帮帮怎么的。”

  大夫人似笑非笑道:“姑奶奶也别怪九丫头下手狠,这事儿要摊到攸宁头上,估计您都得杀人了。昭儿毁了九丫头的名节,挨她两巴掌又怎么啦,没要他的命就已经很不错。”

  “大弟妹你……”

  “九丫头虽是庶女,也是大家老爷的心肝宝贝。”

  大夫人也不管老太太高不高兴,难得有机会奚落应家这位大姑奶奶,大夫人自然不会错过。

  燕夫人气得几乎吐血,大夫人仍不失时机道:“九丫头可是杀过人的,别把她人副急了,小心她会以牙还牙。”

  “你住口。”

  老太太见大夫人有些过了,无奈出声制止。

  以牙还牙?燕攸宁很领悟其中意思,咕噜一下咽口水,紧张得身子都直掉。

  大夫人看到后笑笑道:“攸宁别害怕,九丫头向来是恩怨分明,她不会动你的,不过昭儿就很难说。”

  这安慰跟不安慰有什么区别。

  燕攸宁僵硬地点点头,燕昭也被吓得面色发白。

  儿子女儿被吓成这样,燕夫人却不敢多言,只是一脸委屈地看着老太太。

  大夫人还想要说什么,衣袖被轻轻扯一下,自然是站在她役后应紫月在提醒,暗示她不要再多言。

  “横竖只是见一面,九丫头又不会少块肉。”燕夫人见大夫人不出声,马上不失时时机地希翼,帮儿子履行赌约。

  “祖母。”

  应紫月忽然柔声道:“九妹妹是墨家未过门的媳妇,怎么也得顾及太傅大人的颜面。”

  提到墨家,提到太傅大人,老太太、燕夫人的面色都不自然起来,差点就忘记九丫头还有墨家这座大靠山。

  大夫人马上接话道:“是呀,墨家隔三差五就给九丫头送东西,昨天人家六公子还亲自护送托月回府,晚上还差人送来一车子的花灯,还特地订了润含楼的东西给九丫头补身体,可见是上了心的。”

  墨染尘的一举一动,代表着墨家对托月的态度。

  大夫人是故意提醒老太太,再偏心偏帮也要适可而止,别逼得墨家为九丫头出面。

  老太太到口的话只得打住,应托月或许无足轻重,墨家未来媳妇的身份却很贵重,点滴都关系着墨府的颜面,岂能随意成为他人的赌注。

  面对女儿提出要求,老太太只好装聋作哑。

  墨府晚朝轩的书房。

  墨衡宇盯着兰草看了半天道:“这不过是一株普通的兰草,要送也该送些香囊荷包。”

  闻言墨宝马上说明道:“九姑娘对女红一窍不通,这株兰草却是九姑娘亲自打理的,还是九姑娘最喜欢的花。”

  “随口说的吧。”墨衡宇不以为然。

  “是真的。”墨染尘淡然道:“我见过这株兰草。”

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。”墨衡宇好奇地问,他们俩什么时候又私下见过面。

  墨染尘有些无奈地提醒道:“五哥忘记了,应将军嫁女那天,我曾受应大人嘱托到过九妹妹的成碧馆,当时九妹妹就坐着窗前,望着这一株兰草出神。”

  “因为她对这株兰草出神。”

  “闲谈是她的丫头说起过,除书和石料顽皮她最钟爱的,就是这一株兰草。”

  上次梅花宴,从她身上摘下的香囊,上面绣的也是兰草,只是她的衣裳上却从不绣任何图案,是为了隐瞒自己吗?

  墨染尘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迟疑一下道:“只是这礼送得有点不太像是她的风格,就算昨天我送她一堆东西,也不至于一下子回我这么重的礼,有点不太对劲。”

  “墨小六,你家小娘子有dà á烦。”

  云齐的声音忽然响起,从声音大小来看,最少人还在晚朝外面,过一会儿人才出现在他们眼前。

  见兄弟二大赏花,云齐气得在兄弟二身上指来指去,最后指着墨染尘道:“你有小娘子遇上dà á烦,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赏花。”

  “什么dà á烦?”

  墨染尘联想到昨天的事情,故作冷漠地问一句。

  昨天的御宴后发生的事情,墨衡宇已经从弟弟口知道,皱着眉头道:“是康王府的人找九姑娘麻烦。”

  云齐马上一口否定道:“当然不是,康王府敢找九姑娘麻烦,你不出手本公子都会出手,反正本公子看他们不顺眼很长时间了。”

  “是什么事情,你干脆点。”墨衡宇催促道。

  “是燕伯爵府的四公子,燕昭跟英王立下赌约,三天后在校场比武。”

  “赌约跟九姑娘有什么有关系?”墨衡宇的好奇心比弟弟还强,事关应托月自然也事关墨府。

  “英王的条件是赢了,让弟妹跟他单独见一面。”云齐说完狠狠地呸一声道:“姓燕的真不是东西,居然答应了,他把女儿家的名声视为无物,简单是畜生都不如。”

  墨染尘看着兰草道:“这么重要的事情,应府那边有什么反应?”

  云齐毫不顾形象地呸几声才道:“消息才传开一会儿,应府那边也许知道,也许还不知道。”

  回头看一眼案上的沙漏道:“现在这个时辰……应大人还没有下早朝,九妹妹不是在族学里听学,就是待在的书房里修复古玉,或者是看书。不对。”

  墨染尘突然想一事道:“燕家四公子今天也去应府族学,此事九妹妹肯定已经知道。”

  “这株兰草……”

  “是求助信号。”

  兄弟一问一答,默契得像孪生兄弟。

  墨衡宇皱起眉头道:“想让大家怎么帮忙,好歹给信啊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向我求救不是她的意思,应该是她身边几个丫头,瞒着她来向我求助。”

  “按道理九姑娘可以自己解决,为什么要借你的手解决呢?”墨衡宇一脸不解问,云齐马上道:“燕夫人是应老太太的独女长女,自来是格外偏爱,连同外孙、外孙女也格外得宠,肯定是燕夫人上门求老太太帮忙。”

  “九姑娘终究是个庶女,谁会在意她的名声好坏。”

  云齐不禁有些同情托月,墨衡宇却冷哼一声道:“难道大家墨府的名声就不用管吗?”

  墨染尘面无表情道:“若不是顾及大家墨府的颜面,他们早已经强迫她答应,甚至是都不用经她同意,那幅《玉山踏春图”不就是这样到古家人手上。”

  “这事我也听人说起过。”

  云齐马上接话道:“据说二房最后也没白拿,是以五万两万买下那幅画。”

  墨宝忽然出声道:“五万两跟白拿有什么区别。”发现自己失态后马上低头认错,云齐却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 望着墨宝欲言又止的模样,墨染尘淡淡道:“你还有什么话想说的,尽管说出来,不然以后可没有机会。”

  此言出来,墨宝眼睛一亮道:“良玉姑娘还说,去年中秋之夜,二房还唆使那几个外室生的女儿,强行闯进成碧馆把应姑娘的东西撕烂、砸烂、偷走,亏得他们早早发现端倪,把东西都调包走,不然九姑娘损失惨重。”

  “xxx”云齐爆一句粗口道:“应二夫人,是不是上次大闹梅花宴的,应家五姑娘的生母?”

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墨宝马上一脸激动地大声道:“据说老太太心疼五姑娘,让她随着大夫人、九姑娘他们赴宴,结果应二夫人却死皮赖脸地跟来,逼着五姑娘替八姑娘要云三公子的东西。”

  “五姑娘求过九姑娘,九姑娘当云公子是朋友坚决不答应,逼不得已才冒犯靖王郡主,最后还被逼着上吊自尽。”

  “还有吗?”墨衡宇也忍不住八卦起来,墨宝只得继续道:“据说那位八姑娘因为中毒,脸歪嘴斜鼻孔朝天,丑得阎罗王看到都不敢收。”

  “这也是良玉告诉你的?”墨染尘有些好奇,不太符合那几个丫头的作风。

  “是上次在梅园,五姑娘说到八姑娘容颜尽毁,小的特意让人打探一下,是二房的下人传出的消息。”

  “那八姑娘也不是什么好货。”墨宝一脸不屑道:“最早关于九姑娘的流言,就是她让人散播的,据说应家七姑娘的死也跟她脱不掉关系。”

  云齐难以相信说道:“亲生女儿呀,应烘云是怎么忍下的。”

  墨染尘面无表情道:“你别忘记了陆家的下场,应大人用一个家族为他的女儿偿命,还不够狠吗?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