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各怀鬼胎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05章 各怀鬼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爹爹。”

  托月惊喜地叫一声。

  没想到应老爷会出现,托月飞快地跳下马车。

  应老爷生怕她摔着,赶紧上前扶一把,确认女儿没事后回身扶大夫人下马车。

  大夫人从未得应老爷如此细心相待过,面上不禁飞起一抹红霞,低垂着头走下马车,双手奉上开门的锁匙。

  “爹爹,您怎会到这里?”

  托月好奇地问,说是巧合会有一点牵强。

  应老爷看着紧闭的大门道:“方才在顺天府,跟府尹大人一起讨n gong务,想着拍卖结束,你们一定会过来看新宅,就顺道过来陪你们一起看看房屋。”

  大夫人丝毫不怀疑丈夫的话,丈夫能来陪她已是万分惊喜。

  托月在看到应老爷时,肠子已经打了几个转转,自然不会相信父亲的说辞,肯定有他不得不过来的理由。

  大门嚯一声打开,苍桑、冰冷的气息扑而来。

  里面的影像没有想象中的颓败,蛇鼠成窝,尘埃满天飞,只是一个白茫茫的,干净无瑕的世界。

  厚厚的积雪遮掩住,时间对这座府邸的侵蚀,让大夫人惊喜万分,一直夸赞托月眼光好,选了这座几乎没有人敢竞拍的府邸。

  应老爷意味深长地看一眼女儿,然后大步走进大门里面。

  托月扶着大夫人跟在应老爷身后,望着熟悉中有一丝陌生府邸,眼里露出笑意道:“看来我的判断没有错,只要打扫干净就能入住。”

  应老爷却没有理会,而是在认真打量每一个角落,似乎是在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托月经过他身边时,故意小声道:“爹爹要找什么,可以问良玉,她什么都知道。”

  看出应老爷的意图,托月直接把良玉把推出去,难怪让她陪大夫人参加拍卖会,难怪苏沉急着收回润苏,原来是里面有大家都想要的东西。

  应老爷眼角余光,斜一眼女儿道:“专心走你的路,小心雪滑摔倒。”

  “爹爹,方才拍卖,大家可以险胜。”托月故意卖关子道:“您一定想不到是谁,跟大家竞拍润府。”

  “什么润府,世上早没有润府。”应老爷提醒女儿一句道:“是谁跟你们竞拍……这座府邸,按道理不应该,谁会冒险跟你们竞拍。”

  “襄国公府的小公爷。”

  托月心里长叹一声,他们终于把手伸向了润府。

  应老爷嗤笑一声道:“襄国公还真是极品,逼死妻子女儿不算,连老丈人的宅院都不放过。”

  “你们父女俩在聊什么?”冷不丁大夫人问一句,末了还道:“宅子还没有打扫,寒气重湿气也重,大家赶紧走一圈就回去吧。”

  “夫人说得极是。”

  应老爷心不在焉地答应一句。

  目光快速且准确地打量过,这座宅院每一个能藏东西的地方。

  托月和良玉都一一看在眼内,两人都在暗暗猜测,应老爷到底在寻找什么东西。

  在前院转一圈后,一行人又穿过了数道回廊,行过大小花园,不知不觉来到内院,来到托月前世居住过的回梦楼。

  “回梦楼?”

  大夫人念着牌匾上的名字道:“这名字听着就不吉利。”

  故地重游托月心情复杂,听到大夫人的话后,小声附和道:“母亲说得极是,不过这里清静,适合读书。”

  “你喜欢这里。”

  应老爷却忽然冒出一句,不是问而是肯定。

  托月丝毫不掩饰道:“爹爹,您是女儿肚子里的虫子,连女儿想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“喜欢读书、喜欢清静的人,不就是你自己嘛。”

  应老爷不假思索地回答,这座院子给人的感觉更是像另一处成碧馆。

  托月却故作不以为然道:“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,女儿是想着几位哥哥将来都是要娶嫂嫂的,还要给爹爹、母亲生一大堆的孙子、孙女,自然是要住大一点的院子,女儿嘛住这里就很全适。”

  “母亲说这名字不吉利,不如父亲赐个名字吧。”

  无论前世今生,托月也同样不太喜欢“回梦楼”三个字,只不过当时她已经没有机会更改。

  应老爷却淡淡道:“你读了那么多书,不如自己起一个吧,父亲还要想大门外面的牌匾,总不能也叫应府吧。”

  托月左思右想一番道:“院名就叫离居,这楼嘛……就先不挂匾,等女儿想到好名字,再重新叫人做匾挂上。”

  “什么离居……”应老爷很不满意女儿起的名字,想了想道:“不如叫朝云居,至于这楼就挂一块‘和风容与’的匾,倒也合这里景致的意境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,面上有些发热道:“爹爹,六公子住的地方叫晚朝轩,传出去女儿会被人笑话的。”

  “你这丫头……”应老爷还想说什么,蓦地看到女儿两颊微红,忍不住调侃道:“你也会害羞,真是难得呀。”

  “爹爹……”

  “算了,你爱叫就叫什么吧。”

  “谢谢爹爹!”

  托月悄悄朝挤良玉挤一下眼。

  良玉在暗暗松一口气,总算自己以后能看着这里,不被陌生人白白糟践。

  大夫人在旁边看着,忍不住凑趣道:“老爷,咱们这宅子不好叫应府,你觉着叫什么好呢?”

  应老爷看着被积雪掩埋的景致道:“眼下也看不到府中景致如何,横竖还得重新打扫装修,你们回去慢慢想吧。”

  “夫君说得是,那大家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大夫人似乎也察觉到丈夫的意图,赶紧把托月叫过来,识趣地离开这里。

  托月边走边想,润府到底有什么值得父亲出手,值得襄国公父子争夺的?是润府藏有什么要紧的东西吗?

  “十万两,怎么样?”

  刚走到大门口,托月和大夫人被人拦下来。

  拍卖会上见过的,襄国公府的小公爷苏沉,再一次开价要买这座府邸。

  这次一开口就是十万两,将近二万两的差距,足见他是诚心想要买下这座宅院,可惜托月不会如他所愿。

  再次见到苏沉,往事历历在目。

  苏沉非嫡出,是襄国公的妾室傅氏所出,只是寄名在襄国公夫人名下,不过如今也不太好过。

  当年母亲生下她后,是傅氏一碗绝子汤,害得母亲再也无法生育,若不是傅氏当时怀着身孕,襄国公府众人坦护,润家定会把傅氏活活打死。

  当然,自己的母亲也不是忍气吞声,任人宰割之辈。

  傅氏生下孩子后,除了灌她一碗红花汤,还把孩子直接抱走,顺便给襄国公纳了几房年轻貌美的妾室争宠。

  母亲去世后傅氏以为有机会要回孩子,是苏润一句“小妾养大的孩子会被人瞧不起”,粉碎了傅氏的梦想,姐弟俩的关系也因此恶化到极点。

  后来襄国公续弦再娶,生下了名副其实的小公爷苏泽,苏沉的地位受到威胁才消停点。

  苏沉大步迎上前道:“应夫人,大家襄国公府愿意出十万两,从您手上买下这座府邸,还请应夫人能成全大家。”

  托月扶着大夫人站在门口上,平静地望着苏沉着急的神情,有些好笑道:“玉德公主已经死了两年,小公爷何必惺惺作态。我还是那句话——应府不缺钱,小公爷请回吧。”

  “本公子问的是应夫人的意思,有你什么事呀。”

  苏沉直接无视托月,只问旁边的大夫人,谁会拒绝差不多二万两的白银,可惜他打错了主意。

  大夫人含笑赔礼道:“苏小公爷,实在是很抱歉,我家老爷很满意我挑的这座宅院,正在里面四处查看,明天就会打发人过来清理积雪,检查过没什么问题,就会安排修葺工作。”

  “应大人在里面?”

  苏沉有些意外,忽然改口道:“既然应大人喜欢这座府邸,在下也不勉强,告辞。”

  还未等大夫人开口,就跳上马扬尘而去,大夫人忍不住道:“真是没有教养,难怪襄国公府要卖妻子卖女儿。”

  托月听后忍不住挖苦道:“母亲说得极是,若不是天启国明说了只跟皇族女子联婚,恐怕襄国公又该卖女儿,继续换取襄国公府的荣耀。”

  “霏霏郡主遇害了,盈盈郡主怕是得去和亲。”

  大夫人忽然感叹一句,托月笑笑道:“还没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知道结果。”

  托月想到御宴上,项渊看着皇后娘娘失神模样,事情或许还会有转机,不过此事还不宜对大夫人提起。

  忽地感到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,托月不动声色地对大夫人道:“母亲快到正午,回去也要错过饭点,大家索性在外面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大夫人听到后,面带笑容道:“索性让人去跟你爹说一声,让他看完宅子陪大家一起用膳。”

  “母亲思虑周全。”

  托月自然不会反对,大夫人马上安排人去通知。

  母女俩很快便坐着马车,来到离此最近的,在皇城诸多酒家中排名第二的福满楼。

  福满楼迎客的小二,见大夫人和托月衣着不俗,又有一群丫环跟着侍候,直接把他们安排到三楼的雅间。

  趁着大夫人点菜时间,良玉俯身在托月耳边小声道:“姑娘,先前跟踪大家的人突然间撤了,不知道是完成任务,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托月微微点一下,表示自己已经知道。

  他们出门的消息,肯定是二房传给了康王府,不知道这回要面对的人会是谁。

  “九丫头,母亲点黄芪枸杞鸽子汤,你一会儿多喝点。”想着丈夫也过来用膳,大夫人自然要好好的表现。

  “谢谢母亲。”

  托月起身行礼致谢。

  门外响起敲门声,是小二送了茶和点心进来。

  良玉抛了一锭银子给小二道:“应大人若是到了,你马上请他到雅间,但也不要让其他人来打扰大家。”

  接过银子,小二爽快地应下道:“夫人、姑娘请放心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人敢在大家福满楼内放肆。”

  “有劳。”

  托月含笑点一下头。

  大夫人一脸不解地看着托月。

  待小二走后,托月侧过头,在大夫人耳边小声道:“母亲,大家被人跟踪。”

  大夫人一听不免紧张起来,托月只得安慰大夫人:“母亲不必担忧,这里是福满楼,没人敢在这里放肆闹事。”

  笃笃笃……

  门上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。

  托月马上握着大夫人的手,让她不要紧张害怕。

  良玉马上走到托月和大夫人前面,才示意一个婆子过去开门。

  由于门与餐桌中间隔着一道屏风,托月他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,只能等婆子进来回话。

  婆子很快便回来道:“夫人,是康王世子和朋友求见,康王世子还说,他跟他的朋友想请九姑娘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托月眉头一蹙,小声在大夫人耳边道:“母亲,无论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母亲什么都不要出声过问,一切交给女儿来应对。”

  “九丫头……”

  “母亲,没事的。”

  托月安抚大夫人,隔着屏风行礼道:“阁下若是康王府世子爷,托月这厢有礼了,您有什么话就在外间说吧。”

  萧御跟他的朋友相视一眼,沉下声音道:“九姑娘,应夫人在场,有些话恐怕是不方便讲,还请九姑娘移动芳驾,到旁边的雅间来一聚。”

  “此举有违礼法,请恕托月不能从命。”

  托月毫不犹豫地拒绝道:“此外,托月从不曾见过康王府世子爷的真容,无法分辨真伪,若世子爷真有事找托月,尽可以递拜帖到应府,在长辈们的陪同下与世子爷见面。”

  萧御一听马上翻脸道:“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庶女,有什么资格让本世子下拜帖。”

  托月也丝毫不退让道:“即便托月只是个小小的庶女,也知道什么是礼仪廉耻,绝对不会与外男私下里见面。”

  这话分明是在骂对方不知礼仪廉耻,如同是在火上浇油,萧御沉声道:“九姑娘,不要给脸不要脸,本世子的耐心是有限的,不要以为本世子拿你没办法。”

  大夫人方想开口求情,托月拦下冷声道:“看来阁下是存心来找托月麻烦的,那就请阁下先证明自己的身份,再来找托月麻烦,不然托月也会对阁下不客气。”

  取出袖箭毫不犹豫地发出一箭,托月看不清外面的情况,箭却直接落在萧御脚尖前面。

  望着距离自己的脚尖,只有一寸远的短箭,萧御不由自主地咽一下口水,他不会天真地以为这是托月射箭没准头。

  “九姑娘,在下天启国项渊,上元节御宴上大家见过面的。”项渊终于按捺不住出声道:“本王可以证明,这位确是康王府的萧御世子,不知道九姑娘是否愿意与本王见一面。”

  “不愿意。”

  托月拒绝得更加果断坚决。

  项渊被拒绝不仅不生气,反而放声笑道:“本王只求见九姑娘一面,九姑娘为何一再拒绝。”

  托月沉默一下,似笑非笑道:“托月虽在深闺,却也知道你们天启国民风开放,天启新帝登基后,不仅会继承先皇帝的妃子们,还能取寡嫂为妃,妃子亦能改嫁。据说英王的生母,就曾经是天启国先皇帝的淑妃娘娘。”

  “!?”

  项渊一脸难以置信,这可是皇族隐秘,她怎么可能知道。

  托月淡淡提醒道:“英王可以不入乡随俗,但也不要太把景国当成天启国。在大家景国,女儿家的名节是比性命还宝贵的东西,若有人要毁坏托月的名节,托月定会以性命相搏。”

  此时此刻,项渊才不得不重新审视托月,审视自己对她的认知。

  这个女子看起来十分羸弱,却有着过人的手段,不仅知道天下诸国的国情,连各国皇室秘闻也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  尽管她揭了自己的短,项渊却无法生气动怒,不然就证实她的话的真实性,轻叹道:“九姑娘言重了,本王只是想跟九姑娘交个朋友,并无其他的意思。”

  “没有其他意思就好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但愿英王不会因为托月的拒绝,而妄顾两国的情宜。”

  “九姑娘多虑了,本王向来公私分明。”

  项渊还能说什么,到底他来景国的目的,只是为天启国争取更多的时间。

  萧御却没有那么客气,大声道:“应托月,如今已经证实本世子的身份,你还有什么可说的。”

  托月一脸平静道:“托月方才已经说过了,若有人要毁坏托月的名节,托月定会以性命相搏。托月虽是柔弱女流,却绝对有能力让康王府来陪葬。”

  “你以为本世子会害怕吗?”萧御不以为然,不过就是有些小聪明而已。

  “世子爷可以试试。”托月漫不经心道:“天启国皇室的秘闻托月都能知道,更何况是眼皮子底下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应托月,你这种小聪明,少在本世子面前卖弄。”萧御嘴上要强说不相信,心里却着实没有底,若不是对福满楼背后的主子有所顾忌,他已经杀光里面的人灭口。

  “近日江湖上流传一则笑话。”托月不紧不慢道:“说是有一名采花贼,接了皇城某位权贵的生意,结果采茶贼在做生意时,闹了一个天大的乌龙,错把权贵的至亲当成生意给先办后杀,于是遭到权贵的反追杀。”

  这个笑话,或许很多人不明所以。

  萧御却一听便明白,托月在暗示萧霏霏的死,是康王府自己闹的大乌龙、大笑话。

  此事萧御一直自认为做得十分隐蔽,没想到应家九姑娘居然能查到,那么其父大理寺卿应烘云,他又能查到什么能定他们死罪的罪证。

  想到这里,萧御心脏一紧,转身匆匆离开雅间。

  项渊却是个极聪明的,马上肯定托月说的笑话,跟康王府有着紧密联系。

  萧御走了,他却依旧站在雅间门口道:“九姑娘,本王是很有诚意要跟你交个朋友,还请九姑娘认真考虑。”

  “托月也是很认真拒绝。”

  若不是顾及应府上下,托月早就让人把他赶走。

  本以为项渊会继续磨下去,不想他却忽然大笑着离开,仿佛是有什么惊人的收获。

  确定人都离开后,大夫人才哎哟一声道:“真真是吓死母亲,康王府世子爷,最是霸道不讲道理的,母亲真害怕他硬闯进来,强行把你给带走。”

  “母亲放心,他不敢动女儿。”

  托月十分霸气地安慰大夫人道:“萧御若敢强行带走女儿,良玉马上就会带人把康王府会移为平地。”

  闻言,大夫人一脸震惊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笑眯眯道:“有钱能使鬼推磨,康王府能买凶杀人,女儿也照样可以的。”

  大夫人地里汗毛根根竖起,想到自己从前还想过算计托月,幸好最后都没有成功,不然连自己怎么死的也不知道,同时也暗暗为二房悲哀,得罪这个丫头怕是不能善终。

  “良玉,回头让人把八姑娘,给我扔到大街上。”

  托月一脸平静地交待,大夫人心里是波涛汹涌,再次庆幸自己没有对托月做过什么过份的事情。

  良玉等这句话已经很长时间,正想说什么时,就看到托月小声对大夫人道:“母亲,您可千万别告诉父亲,父亲知道非揍女儿一顿不可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大夫人哪里还敢告状。

  两人刚说完,就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。

  门开后应老爷走进来,还没坐下便道:“阿离,我刚上来时听闻,萧御来找你麻烦。”

  托月起身行礼道:“回父亲,康王世子、英王方才的确是来过,不过女儿已经解决。”

  再三确认妻子和女儿没事后,应老爷有些意外道:“康王世子跟天启国英王在一起,你敢确定吗?”

  托月指着雅间门口道:“他们就站在门口上,所有经过门口的人都能看到,如果旁边雅间有客人的话,他们还能听到大家的谈话,女儿也趁机报了一箭之仇。”

  “什么一箭之仇?”

  大夫人惊讶地问,她一直在场怎么没发现。

  托月笑眯眯道:“就是关于英王生母,曾是天启国先帝淑妃娘娘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你是怎么知道?”

  “是良玉偷偷告诉女儿的。”

  应老爷一问,托月就直接把良玉给“卖”掉,不带一丝犹豫。

  提到良玉,应老爷似是想起要紧的事情,直接问道:“良玉,玉德公主生前可有把武国兵符,藏在润府里面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