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两国雅集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09章 两国雅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燕攸宁。

  找她,托月眼里闪过一丝不屑。

  不咸不淡道:“胆子是挺大的,不过今天雅集比的不是谁的胆量大。”

  “姑娘,表姑娘有机会赢吗?”

  阿弥小小声问,语气里充满对燕攸宁能力的怀疑。

  托月懒洋洋道:“赢不赢不重要,重要的是别到时输了,又找人当替罪羊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阿弥马上紧盯着托月。

  托月面上怔一下,从口中飘出三个字——不会吧。

  “应该会。”

  阿弥无奈地给出答案。

  托月嗤一声道:“那就别怪我嘴下不留德。”

  闻言,阿弥莫名一阵寒意,是不是意味着上次,姑娘已经口下留情。

  雅集开始,托月打量着着另外五位姑娘,有好奇地问:“阿弥,你说这几位姑娘,都是从哪家府上挑上来的。”

  虽然她很少参加宴会,却可以肯定在她参加的几场宴会上,从未见过眼前这五位姑娘,难道真是云府的姑娘。

  从几人外貌、衣着打扮来看,不太像是云府的气质。

  即便不是云家姑娘,能参加今天的雅集,必定是学识过人、智慧无双之辈。

  阿弥细细看过五位姑娘的脸,无语道:“姑娘,奴婢参加的宴会比你还少,更加不知道他们是哪家姑娘。”

  “算了,看雅集吧。”

  在托月看来,身份并不等于实力。

  只见一行人把五层高的巨大的书架,推到云夫人和贵妇身后。

  云夫人朝贵妇礼让一下道:“大祭司,今天雅集所有题目,都在身后书架上,我与大祭司将通过轮流摇签的形式,从书架上抽取题目,最快答出或写出答案,且正确者赢。”

  大祭司点一下头道:“为了公平起见,架子上一千五百道题目,都与景国、大伏国无关,全考大家平时的学识。”

  托月听到后,微微摇一下头。

  这哪时什么雅集,分明是一场比赛,不参加是对的。

  “客人为尊,请大祭司先抽题。”

  作为东道主,云夫人主动礼让,让客人先出题。

  大祭司也不客气,捧起面前的签筒,口中念念有词,圆滑的手抽出一支签。

  朝众人亮出签上的内容,面带慈祥的笑容道:“三层第一五十四题,下面的备注是琅。”

  大祭司的话一落,站在两人身后的侍者,马从架子上取出题目,双手奉到大祭司面前。大祭司没有接过题目,而是让侍者念出题目。

  侍者打开题目道:“这是一道关于琅国的问题,请问琅国的国土由大小几座岛组成。”

  题目一出,托月马上神情微微一怔,就听到燕攸宁道:“琅国据目前统计数据来看,应该是由十六主岛,一百五十九座小岛组成。”

  “姑娘……”

  阿弥惊讶地指着燕攸宁。

  托月不惊讶,在她问完萧霏霏后,燕攸宁也好奇地问过。

  当时给她的答案更加详细,不过题目问得笼统,燕攸宁这样回答也确实没有错。

  云夫人满意地点点头,就听到大祭司赞叹道:“燕姑娘博学多才,对他国的疆土也了如指掌,给今天的雅集开了个好头。”

  “晚辈谢大祭司夸赞。”

  燕攸宁落落大方接爱赞美,静静等待下一道题目。

  云夫人没有多言,直接抽出一签道:“一排七十五题,下面备注是武。”

  备注武代表题目与武国有关,参加雅集的十二人屏住呼吸,底下观看众人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侍者轻声念道:“这是一道关于武国风俗的问题,武国民风彪悍,请问他们尊那一位古神为祖?”

  “刑天。”

  “蚩尤。”

  大伏国、景国各有一人同时回答。

  云夫人淡淡道:“这道题大伏国的桑绮姑娘答对,蚩尤是兵之主非战神。”

  两国目前各得一筹,大祭司抽签前依旧念念有词,抽出签后亮出上面的内容道:“四排三百七三题,下面的备注是天字。”

  侍者以最快的速度找出题目,朗声念道:“天启国有四大名刀,请问昆吾刀有多重、多长?”

  这道题引起托月的注意,昆吾刀是天启国皇室致宝之一,目前此刀就在英王手上,而当年老英王便是以昆吾刀大败燕伯爵。

  “昆吾刀重七十七斤七两,连柄带刃长七尺七。”

  大伏国的桑绮再答对一题,不过次她没有沉默,而是看向燕攸宁道:“燕姑娘,当年令尊便是败在此刀下,身为燕家人你没有好好研究一下吗?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燕攸宁恼火地咬咬唇。

  云夫人一个手势制止,面容平静地抽签道:“五层第一百题,下面备注是琅。”

  侍者迅速抽出题目道:“琅国疆土有一半为水域,水中有一活物长着人面、手、足、鱼身,请问此活物何名?”

  “陵鱼,也叫龙鱼,人鱼。”

  托月刚轻声说出答案,大伏国的桑绮也说出相同的答案。

  四道题目,大伏国得答对三题,得分三筹,景国目前仍然只有燕攸宁答对的一题。

  大祭司又开始抽签,阿弥看到大祭司念念有词,忍不住好奇地问:“姑娘,大祭司每次抽签,嘴里都是念念叨叨,到底是干嘛用的。”

  “是在请求月神保佑。”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道:“大伏国自诩是月神的后代,大祭司的地位仅次于国君,地位相当各大部落的大首领,是负责跟神灵沟通的女巫,在国内拥无上的权威。”

  “六位姑娘为何打扮得一模一样?”阿弥好奇地问:“就好像是国子监贡生们,统一的服饰打扮。”

  “应该是下一任大祭司的候选人。”托月博览群书,对大伏国祭祀礼仪算了解,道:“你别看他们坐在一起,看似很和睦友善,私下竞争得比皇上选妃还利害。”

  “跟神灵沟通的人,不应该跟圆悟大师一样,与世无争、与人为善吗?”

  阿弥一听大祭司候选人竞争,竟比皇上选妃斗得还达成,就不由一阵毛骨悚然,再看向大祭司时觉得有些狰狞。

  托月看一眼慈祥的大祭司,淡淡道:“先保住性命才能与人为善,上位者都是淌着别人的鲜血前进,踏着别人的尸骨往上爬,世上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。”

  “真可怕。”

  阿弥感叹一句。

  大祭司已经抽出题目,侍者朗声念道:“武国图腾唤何名,有何特点?”

  “孟极,形似豹,额花而身白,善于隐伏,叫声如其名。”景国终于抢到一题,是那五位陌生女子中的一员,在场的人也暗暗松一口气,总算没有让对手甩开太大的距离。

  云夫人满意地点一下头,迅速抽出下一道题目,侍者马上念道:“天启国为何以“天启”二字为国名?”

  “天启国开国太祖始于天帝山,宣称受天之命聚众将,推翻旧制开创新国,故以‘天启’二字为国名。”

  回答问题的依然是大伏国的桑绮,而另外五位姑娘仿佛是隐形的,从开始到现都没有出过一点声音,托月不禁有些好奇五位姑娘此时的心情。

  阿弥却兴致勃勃道:“如果是姑娘上场,怕也会是这种情况,甚至对手都没有机会发言。”

  托月不否认自己确实有这个能力,可是觉悟大师“过慧异夭”这句话,托月也牢牢记在心里,没必要凡事强出头,能够认真过好么一天便已经足够。

  出题权再次回到大祭司手上,大祭司看一眼二比四的得分,随手抽出一签道:“五层四百零三题,备注是武。”

  侍者从容不迫地取下题目,高声念道:“请说出鬼国人与常人不一样之处。”

  此题一出底下一片哗然,甚至人大声质问道:“鬼国是什么东西,武国怎么会容许境内,有这样的国家?”

  云夫人和大祭司相视一眼,很显然两人也不知道答案,十二名少女更不知道答案,都觉得这题出得突兀。

  “九姑娘,你可否为我等解惑。”

  云夫人迟疑好一会儿,终于开口向托月求教,毕竟能成为雅集的题目,就不可能是任空捏造。

  托月本不想理会,只是想到墨染尘那句“该做还是要做”,起身回话道:“回云夫人,大祭司,鬼国是存在于武国神话传说中的神秘国度之一,据书上描述鬼国的子民只有一只眼睛。”

  “何书上有此记载?”

  大祭司忽然出声,似是不相信托月的话。

  景国众人原是要自豪一把,可是听到大祭司的话后,也不由怀疑托月的答案。

  托月愣一下道:“回大祭司,晚辈从一本古游记中看到,武国境内少咸山有一峭壁,峭壁上刻有独目人画像。”

  良久之后,大祭司才淡淡道:“少咸山有壁画,老身的确听人提起过,却不知峭壁上有独目人画像,有机会定要亲到少咸山看看,九姑娘果然是博览群书。”

  “此题双方都没回答,就不计分吧、”

  云夫人似是在征求大祭司的意见,大祭司点点头道:“很该如此,在知识上如行路——不进则退。”

  雅集继续,大家的注意力又回到十二位少女身上,当然也有人把目光放到托月身上,只是托月挑的位置实在是太过隐蔽,很多人连衣角都没看到。

  雅集的过程不仅在座的人关注,另一边男席中众人也十分关注。

  景国的分筹一直落后,大家都在为此发愁,不想又传来第七题双方不计分的消息,一时间喜忧交加,一问才知道题目连两位主考官都被难住,最后是向场外的应家九姑娘求助才知道答案。

  “你家小娘子连鬼国的事情都知道,她到底看过多少书啊?”

  面对云齐的感叹,墨染尘淡淡道:“总之你看过的书,肯定没有她的三分一,没能让她参加雅集是大家的失策。”

  云齐长叹一声道:“你说说,参加今天的雅集,足可以让她名扬五国,为什么她就是不愿意参加,别人若有她一半的实力,早就上赶着参加。”

  “她不需要这些东西。”

  墨染尘经过马车上一番争论,隐约猜到她真正需要的是什么生活。

  迟疑一下淡淡道:“或许大家都想错了,她跟应烘云不是一路人,最少他们追求的生活不同。”

  云齐咬着手指想了想道:“本公子也觉得,一个能静下心来,认真雕刻石料的人,本公子信她没有追名逐利之意,只是她的父亲是应烘云,很多时候她会身不由己。”

  “是啊,身不由己。”

  墨染尘很赞同云齐的说法,很多时候他们都是身不由己。

  雅集还在继续,答题的过程可谓是跌宕起伏,有些题目容易得像吃饭,有些却难得像无米之炊。

  目前依然是大伏国领先,优势也很明显,上半场雅集结束休息时,有不少人跑到托月面前,问她什么不参加雅集。

  托月回答统一是:“我为什么非得参加雅集?”

  大家愣一下便认同她的说法,景国皇城有这么多才女,为什么非得是应家九姑娘参加,有一个人却不管不顾地冲到托月面前,不顾一切地大声责问。

  “你为什么不参加雅集。”

  燕攸宁站在托月面前,理直气壮又十分委屈地问。

  托月端着茶盏,看着她不咸不淡问:“你又为什么要参加雅集?”

  前者问是因为对方有实力却不参加,后者问却因为对方明明实力不足,却参加这种肩负重责的雅集。

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“别说是因为我。”

  托月打断燕攸宁的话道:“我可以没求你参加雅集。”

  到底是为什么要参加,托月明白,燕攸宁自己心里也明白,托月却聪明地没有点破。

  坚持一会儿后,结果是燕攸宁咬咬唇,悻悻地离开,不过在场已经有不少人认为,若参加雅集的人是应家九姑娘,此时遥遥领先的肯定是景国。

  “出去透透气吧。”

  托月起身,带着阿弥走出大厅。

  雅集的中心点,两道锐利的目光盯着托月背影,有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云夫人看到后淡淡道:“应家九姑娘,若不是她已经定亲,不宜过多抛头露面,她会是今天的主角。”

  席间的桑绮默默垂下头,不由自主咬咬红唇,明明上半雅集是她答对最多题目,可是抢走她风头的却是观看席上,打扮简朴无华的无名小辈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