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2章 满城皆知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12章 满城皆知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九姑娘,您可回来了,再不回来可要出大事情。”

  托月才下马车,门房的马上迎上来说道,托月面带笑容道:“显叔,天还没黑呢,能出什么事情。”

  显叔看看四周,神秘兮兮道:“大夫人屋里的春华姑娘让小的告诉姑娘,表姑娘正在老太太屋里告你状,让小的提醒你早做好准备,别到时老太太传您问话,也不至于乱了阵脚。”

  燕攸宁被赶出云府后,不回燕伯爵府诉苦,倒先跑到应府来告状,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“谢谢显叔提醒。”

  托月回头道:“阿弥,把大家才买的点心,送一盒给显叔的小孙子吃。”

  显叔也不推托便收下,阖府的人都知道,九姑娘是个大方的主,对待他们这些下人也是极和气的。

  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墨染尘走上前一步问,忽然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余。

  果然,托月淡淡道:“放心,这种小事情三天两头就一回,妹妹应付得来。”

  “你能应付就好,不行的话就让人通知我,明天还是同一个时间,我来接你。”墨染尘看着她走进大门后,才翻身上马离开。

  托月才到成碧馆,管嬷嬷已经在门外面候着。

  托月故作不知地问道:“管嬷嬷,今天怎么有空到成碧馆,是祖母有什么事情要吩咐托月吗?”

  “老太太,请九姑娘到慈晖堂。”

  管嬷嬷面无表情地说明来意,语气里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。

  托月轻叹一声,十分委屈道:“每次管嬷嬷来请托月一定没有好事,今天又是谁在祖母面前告诉托月的状?”

  按以往管嬷嬷一定不会说,今天却鬼使神差道:“是攸宁姑娘,进府后就直接找到老太太,说姑娘在云府的雅集上欺负她、羞辱她,还说姑娘在外面做了让应府丢脸的事情。”

  阿弥马上不屑地嗤笑一声道:“明明她不要脸在前,居然还有脸赖到大家姑娘头上,此事大家定要分辩分辩。”

  托月从阿弥手上一摞点心盒中,抽出一盒捧着在手上对管嬷嬷道:“管嬷嬷,大家走吧。有些事情即便表姐不说,托月也会过去祖母说清楚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管嬷嬷挤出笑容。

  慈晖堂,燕攸宁一头扎进老太太怀里,哭着道:“外祖母,您一定要为攸宁作主,九妹妹她太过分。”

  大夫人坐在旁边,有些看不过眼道:“攸宁呀,别顾着哭。快说说,九丫头在云府是怎么欺负你,回头舅母告诉你舅舅,让你舅舅好好地教训九丫头,让她好好长长记性,以后看到你要记得绕开路走。”

  这番话乍听是在主持公道,细细一琢磨,其实字里行间充满讽刺。

  实则是在说托月只要遇燕家兄妹,就会遇上各种麻烦,是要提醒托月不要靠近兄妹俩。

  上次因为燕昭一事,已经闹得应府分崩离析,今天又来这一出,老太太心里十分厌烦,可到底是女儿的骨血啊。

  燕攸宁却丝毫没有留意到老太太的情绪,继续控诉道:“九妹妹自己不愿意参加雅集,攸宁为了不丢应府的脸面,硬着头皮参加雅集,不想九妹妹不仅不感恩,反倒当众说攸宁自不力量。”

  托月站在外听了一会儿,冷冷出声追问道:“祖母、母亲,什么时候大家应府的脸面,需要一个外姓人来挽救。”

  轻描淡写的一个问题,就让燕攸宁面孔耳赤,一脸心虚地说明道:“九妹妹,是你先拒绝参加雅集,姐姐才不得不替妹妹参加雅集。”

  “真不知道姐姐是粉上得太厚,还是脸皮太厚,这么不要脸的话你也说得出口。”

  托月对燕攸宁劈头盖脸就是一阵冷嘲热讽,挖苦完才款款走上前行礼:“孙女托月给祖母请安,祖母慈安。”

  回头朝在场的大夫人、二夫人、三夫人问过好,上前打开手上的点心盒道:“祖母,在回来的路上,墨家六哥哥特地陪孙女去了一趟福家楼,这是他孝敬祖母的点心——红枣山药酥。”说完把点心盒递给管嬷嬷。

  “六公子一片孝心,老太太可要好好尝尝。”

  管嬷嬷不失时机地上前小声劝道:“他们姐妹间的事情,由他们自己解决,老太太何苦操心呢。”

  望着盒子里精致的点心,老太太忽然轻叹一声道:“是呀,连家都散了,我还有什么好操心的。”

  看到老太太怅然所失的模样,管嬷嬷放下点心道:“奴婢斗胆说一句,无论是昭哥的事情,还是攸宁姑娘的事情,说白了都是燕府的事情,老太太何苦为别人操心呢。”

  “管嬷嬷……”

  “燕家表姐。”

  托月猜到燕攸宁想说什么,故意打断她的话道:“姐姐口口声声说是替妹妹参加雅集,敢问姐姐一句,妹妹可有求姐姐替妹妹参加?因为妹妹不肯参加,云夫人可是逼着姐姐参加雅集。如果是,妹妹马上跪下来向姐姐认错。”

  面对托月的质问,燕攸宁自然不敢说是,只能故作柔弱地缩在一旁,默默流泪不出声。

  托月鼻子里冷哼一声,不屑地挖苦道:“姐姐,莫不是以为在祖母面前装装可怜,就可以改变姐姐自己想出风头,想扬名天下,想博个好名声得嫁入高门,才上赶着参加雅集的事实。”

  燕攸宁一听,泪眼婆娑地看着老太太道:“外祖母,九妹妹说的是什么话,攸宁怎么会有哪样的想法?”

  托月眉稍上挑出一抹讥讽道:“结果……雅集输了,姐姐却不想承担责任,还想把责任强推到妹妹头上,还好在场的人都是明事理的,孰是孰非妹妹可以把人请过来,与姐姐当场对质。”

  “九丫头,就算攸宁有不对,你也不该当众骂他们兄妹俩是软脚虾。”

  陆氏突然跳出来替燕攸宁开脱,托月一听愣了愣道:“姐姐,这话是妹妹说的吗?妹妹怎么没有印象呢。”

  “九丫头,不是你骂他们是软脚虾?”

  大夫人忽然惊讶地问一句,自然是在配合托月的话,在场的人纷纷看向燕攸宁。

  想不到谎言一下子被揭穿,燕攸宁顿时羞愧满脸赤红,不敢去看托月的眼睛,更不敢看老太太的表情。

  老太太看到这情形马上明白,敢情外孙女一直是把她当刀使,一时间对面前楚楚可怜,从看着长大的女孩,充满失望、绝望。

  托月马上朝老太太行礼道:“祖母、母亲,两位婶母明鉴,托月不曾说过这些话。”

  虽然用这话骂兄妹俩的是墨夫人,可自己也不能为了自保,就把墨夫人拿来挡箭牌,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得太明白。

  “外祖母,孙女是有苦衷的……”

  燕攸宁瞬间泪眼汪汪,哭得如同雨后梨花,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。

  忽然就听阿弥的声音:“回老太太,姑娘并没有当众说表姑娘的不是,倒是表姑娘当众诅咒姑娘。”

  阿弥把一个小手炉塞到托月手里,跪下把云府雅集发生的事情,详详细细地当着大家的面说一遍。

  末了,阿弥还补充道:“因为有姑娘的原故,雅集的结果是大家景国虽败犹荣。”

  大夫人听完后,一脸心疼地把托月叫身边道:“好孩子,你再忍耐几天,新宅那边的积雪会已经打扫干净,管家看过说里面什么都是好好的,只要稍加装修、装饰一番就可以入住,没准大家可以跟你三婶母他们一起乔迁新居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托月面带笑容道:“墨家六哥哥给母亲也买了点心,一会儿女儿让人送到母亲屋里。”

  陆氏伸长脖子看一眼点心,明明眼露金光,嘴上却不屑道:“一盒点心能值几个钱,还献宝似的送到母亲跟前。”

  三夫人马上笑呵呵道:“点心虽然不值几个钱,可是这份心意无价啊。尤其是墨家六公子性情,他能为九丫头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,想来也是把大家九丫头放在心尖尖上。”

  阿弥不失时机道:“雅集结束后,大家还见到墨夫人,墨夫人说让姑娘得了闲,常到墨府去陪她说说话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人无不咽了咽口水。

  墨夫人是什么人,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人物,根本不把他们这些人放在眼内。

  既然对托月说出这样话,那怕只是些场面话,也足以证明让普通人得意很久,更何况托月将来是要嫁进墨府。

  大夫人是想着便高兴。

  找到这样的婆家,三夫人也是真心地替托月高兴。

  只有二夫人陆氏一直阴沉着脸,如今应府最尴尬的便是他们二房。

  丈夫和大儿子在牢里,两个女儿已经作废,几个庶出的儿女根本不把她当回事,如今唯一的指望就是二儿子应阳。

  距离春闱还有两个多月,四月春闱结束,儿子高中进士,背后又有康王府支撑,以后在官场上肯定混得风声水起,大房、三房以后还不得她的脸色过活。

  老太太看托月却是平稳从容,再想到外孙女的谎话连篇。

  真是不比不知道,一比吓一跳,回想过往往种种,这个回府还不到一年孙女,比外孙女不知强上多少倍。

  忽然下定决心道:“攸宁,今天之事不是外祖母不帮你,是你错得太过,往后还是让燕老夫人教导你吧。”

  “外祖母……”

  燕攸宁难以置信地看着老太太,不相信自己竟然被放弃。

  老太太闭上眼睛,下极大决心道:“从今往后……你们燕府的事情就自己处理,祖母年纪大了再也经不起折腾。”

  从前总想着大女儿在燕府当家不容易,老二没有功名在身养家糊口不容易,却从没有为老大、老三他们考虑过。

  他们都是提着脑袋为朝廷办事,谨小慎微、步步为营才换来应府的兴盛,做母亲的却从没有设身处地为他们想过,闹到母子离心才知道老大、老三对他们有多失望。

  闻言,二夫人比燕攸宁还震惊。

  老太太今天是转性子吗,竟然不再帮燕府擦屁股。

  燕攸宁一边哭一边唤道:“外祖母,您不要攸宁了,您不管攸宁了吗?”

  面对泪眼蒙蒙的外孙女,老太太犹豫、迟疑再三才狠下心道:“管嬷嬷,你让人去通知燕伯爵府,让他们明天一早派辆马车过来,把女儿接回去吧。”

  “是,老太太。”

  管嬷嬷走出正厅,让人前往燕伯爵府。

  燕攸宁终于绝望,出事后她之所以不回燕伯爵府,就是不想面对自己闯下祸。

  燕老夫人可不比应老夫人和蔼好说话,孙子、孙女们犯错,轻则罚跪祠堂,重则家法侍候,不把人打得皮开肉绽是断不会停止。

  大夫人见托月还穿着出门的衣服,对老太太道:“母亲,九丫头该服汤药了,先让她回屋吧。”

  老太太看一眼站在大夫人身边,端庄卓雅却单薄羸弱的托月,这个才是她应该关怀,应该特别照顾的孩子,因为她的生命在倒计时。

  “你累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老太太终于发话,托月暗暗松一口气,朝众人辞别后匆匆回房。

  托月离开没多久,大夫人、三夫人也各指出一事离开,留下祖孙俩慢慢沟通,手心手背总有一方是要舍弃的。

  陆氏马上活跃起来。

  先是起身扶燕攸宁起来,说了好一番心疼、可怜见的话。

  再就是说大房、三房无情、不通情理,为了一个小小的庶女,竟闹出分府的笑话。

  最后终于把儿子应阳抬出来道:“攸宁,你不用伤心难过,不就是一次小小的失误嘛,等春闱你五表哥中了进士,在官场上混得风声水起时,哪还有大房、三房什么事情。”

  “五表哥,中进士。”

  燕攸宁虽然一直羞愧难当,脑子意识却还是清醒的。

  当她知道陆氏把宝在应阳身上时,忍不住取笑道:“五表哥中进士,二舅母,您是在说笑话吧。”

  见燕攸宁不相信自己,陆氏马上大声说明道:“怎么叫做我在说笑话呢?春闱在即,你五表哥一定会中进士的。”

  “二舅母,攸宁跟五表哥一起听学,五表哥是几斤几两,攸宁心里清楚得很。”燕攸宁一脸不屑道:“以他的能耐根本不可能中进士,二舅母还是回去洗洗,赶紧睡吧。”

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陆氏有些魔怔地追着燕攸宁的问。

  燕攸宁看一眼老太太,无奈地回答道:“五表哥学业平平,除非他使用非常手段,否则根本不可能考中进士。”

  这番笃定的话如同当头一棒,重重在打在陆氏头上。

  陆氏眼前一阵天眩地转竟然晕倒在地上,吓得燕攸宁完全忘记叫喊。

  还是老太太最先反应过来,命人赶紧把二夫人抬到厢房,着人出府请大夫过来医治。

  成碧馆。

  托月收到陆氏晕倒的消息,不由张大的小嘴。

  待问明原因后,托月笑笑道:“五公子那边,还是得派人盯着,在春闱结束前都不能马虎大意。”

  良玉应一声是道:“奴婢让人查了当年的事情,大祭司在还是圣女候选人时,就跟墨夫人有过交集,他们俩认识的过程跟姑娘和桑绮姑娘差不多,只是极少有人知道。”

  “两人的身份都太敏感,少些人知道也是在保护这段友情。”

  托月能理解两人的处理方式,看着良玉道:“你的伤还没有完痊愈,需要多休息,我可以从天旋坊调人来帮忙。”

  良玉不以为然道:“奴婢只是皮外伤,用过冰儿配的药,早就好得七七八八,姑娘不用为奴婢操心,倒是要多想想燕府明天的反应吧。”

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托月含笑道:“大人间的事情,大家不必过问。”

  想到跟墨染尘的约定,淡淡道:“明天去青云山采雪,你们准备一下出门用的东西。”

  阿弥马上挤过来道:“姑娘第一次跟六公子相约,明天奴婢一定把姑娘打扮得漂亮的,保准亮瞎六公子的眼睛。”

  “你又胡来了。”

  托月不悦道:“明天去青云山的可不只大家。”

  其实去青云山采雪,是她胡乱编的借口,墨染尘不过是利用到底。

  “还有谁?”

  “到时候,你自然会知道。”

  翌日。

  良玉留下看家,托月带着冰儿、不阿弥出门。

  托月走出大门,燕伯爵府的人也恰好到,燕夫人一看到托月马上红了眼。

  “应托月,你个害人精。”

  燕夫人怒叫一声,想到儿子如今还不能下床同,大步冲上前扬手就要给托月巴掌。

  冰儿的脚步一移,握着燕夫人的手腕道:“燕夫人,墨夫人还等着见大家家姑娘,您若对大家姑娘有不满,尽可以找大家老爷说去,是非对错老爷自会主持公道,绝对不包庇纵容。”

  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居然敢威胁我。”

  燕夫人见打托月受阻,马上扬起另一只手要打冰儿。

  托月也毫不迟疑伸手拦下道:“姑母,这里是应府,应府的人还轮不到姑母责打。”

  燕伯爵想到女儿还在应府,赶紧上前拉住妻子道:“这些不打紧的事情以后再处理,大家先去看看女儿,雅集的事情传得满城比知,一味逃避也不是办法,总要出来表个态度。”

  满城皆知,托月心中闪过一丝讶然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