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雪山火鸟2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14章 雪山火鸟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你是土匪放下屠刀吗?”

  托月看着理直气壮的圆悟大师,这家伙哪是什么得道高僧,分明就是半路出家的土匪。

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圆悟大师一声佛号,双掌合一,宝相端庄,面慈目善,俨然是还得道的世外高僧。

  托月心里暴一句粗口,就听到圆悟大师佛口轻启道:“贫僧自会记事起便与我佛同在,喝酒吃肉,只是贫僧修行的其中一部分,不历红尘、不识红尘岂能超脱红尘,阿弥陀佛。”

  托月马上赏他一记白眼道:“这里的水不够烫,赶紧找柴火和锅。”

  结果转头就看到和尚抱着一个大筐里,上面是一口砂锅,下面满满的一筐不太成型的木炭,一看就知道是一点点攒起来的。

  托月忍不住问:“为了吃这只火鸟,你准备了多长时间。”

  圆悟大师却不以为然道:“这只鸟年前就出现了,偏偏你一直没有上山,贫僧只好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“你还真能忍。”

  托月忍不住称赞一句。

  这只火鸟年前就出现,他居然到现都没有吃掉。

  “没有炭啊。”

  冷不丁圆悟大师一句话,托月像是被打了一记耳光。

  深吸气,再深吸气,托月强忍着怒火道:“张伯、张婶一直在,你不会去跟他们借,不,化缘。”

  “化缘一口锅和一筐炭吗?”

  圆悟大师马上摇头道:“他们要问贫僧干嘛,难道告诉贫僧想吃鸟吗?”

  托月嘴角抽了抽,麻利地搭了一个灶。

  圆悟大师马上又抱出一捆干柴,托月已经不想说话。

  默默在生火烧水,待水开后脱毛,再火鸟清理干净,问:“怎么弄,炖、煮、闷、烤。”

  “炖。”

  圆悟大师十分有理道:“吃灵芝这等名贵药材长大的鸟,不要浪费一点精华。”

  托月马上领悟,净锅装水把火鸟放进去,圆悟大师也没有闲着,上树采摘灵芝,姜块、红枣、枸杞等一大堆东西,统统扔到锅里面一起炖煮。

  “可惜没有酒。”

  “有。”

  圆悟大师从怀里换出一个小葫芦。

  配料齐全后,砂锅盖上盖子,放到炭火慢慢煨,圆悟大师自告奋勇地看火,托月则在附近走动走动。

  大约一刻钟后水开,肉香味溢出来,圆悟大师闻着味道不停地咽口水,偏偏托月离开前交待过,没有半个时辰以上绝不能开锅,不然会影响整锅汤的味道。

  “圆悟,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。”

  托月走了一圈后,确认自己没有到过这里。

  圆悟大大师咽下口水道:“散步消食时无意发现的,三月你再来一趟,这里肯定会有惊喜。”

  “好呀。”

  托月爽快地答应,同时拔掉一些炭。

  大火、中火、小火都轮过后,一锅火鸟汤终于炖好,打开锅盖的一瞬间,整个山谷都是炖汤的味道。

  圆悟大师迫不及待地用勺子喝一口汤,眼睛亮如天上的星星,嗒着嘴道:“不愧是用名贵药材喂养大的鸟,这汤真是一绝啊,要是再多来几只就好。”

  “你以为火鸡呀,再来几只。”

  托月没好气地回一句,火鸟只存在于无人敢靠近的大雪山深处。

  能驯化一只已经称上得是奇迹,而且还必须是从驯养,成年的火鸟是不可能驯化的。

  用临时削的筷子,把锅里的鸟肉拆分开,把一半的汤和肉到用竹子掏制成的碗里,正想递给圆悟大师,回头就看到他已经就着锅喝汤吃肉。

  托月无语地摇摇头,端着竹碗不紧不慢地喝汤吃肉。

  就算没有放盐,汤也鲜美得让人胃口大开,向来胃口不大的托月,竟也把自己那份吃得点滴不剩。

  “阿离,张嘴。”

  “什么……”

  托月回过头,不等她说完话,一样东西东西塞进她嘴里。

  还没等托月回过神,一股腥臭味就在口中散开,随之而来的是让她想呕的苦味。

  两者结合在一起,托月马上猜到是什么东西,正想要吐出来,一只大手捂住她的嘴巴,强迫她吞下口的东西。

  大手一松开,托月马上一阵干呕。

  赶紧掏出一颗薄荷糖含在嘴里,随着清凉的甜味散开,口中苦臭味才慢慢消散。

  托月的的面色才没那么难看,有些失态地大声道:“你干什么呀,那苦胆我明明扔掉了,你是从哪里翻出来的。”

  “别以贫僧什么也不懂。”圆悟大师斜一眼托月道:“贫僧看书不比你少,古书上记载火鸟最精华部分就是苦胆,具有解毒神效,你居然敢扔掉,不想活命你。”

  “你不是不知道它是火鸟吗?”

  “你说了贫僧就知道,所以不管行不行,总要试试才知道。”

  托月无言以对,默默清理案发现场,把骨头、羽毛统统扔到灶里,用火烧掉不让人找到丝毫痕迹。

  看到她一系列毁尸灭迹的动作,圆悟大师忍不住感叹道:“真不愧是大理寺卿的女儿,你要是犯罪,怕是除你父亲再没人能查不到你头上。”

  托月没有接话,而是坐着发呆。

  忽然道:“日后若有人问起,你就说今天吃的野生鲤鱼。”

  刚才洗东西时她在那汪泉水里,发现有鲤鱼的踪迹,以后有人查到也可以说明清楚。

  圆悟大师思考一下番,却出声道:“你试着跟我一起做,能更好的吸取火鸟的药力。”

  托月无语。

  白雪茫茫的山谷中。

  僧人念着口诀,少女跟着口诀做相应动作,仿佛是要把自己融入大自然冰雪的世界里。

  “没感觉。”

  运行完一个小周天后,托月说出自己的感受。

  圆悟大师瞟她一眼道:“促进消化吸取而已,你想要有什么感觉?拉肚子吗?”

  托月捂脸,早知道这家伙没有下限,偏偏每次都会中招,起身道:“时辰不早,再不回去,丫头们会担心的。”

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圆悟大师一脸的不情愿。

  送托月到应府别院,圆悟大师就直接回青云寺。

  托月走进大门时,却赫然看到墨染尘坐在廊下,有些意外道:“六公子怎么会在这里,不用陪令堂吗?”

  “等你。”

  墨染尘简单地回答,面上也没有多余的表情。

  托月坐到他对面,面带笑容道:“六公子等托月,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托月做吗?”

  “是母亲想见圆悟大师。”

  “随缘吧。”

  墨染尘刚说完,托月就一口拒绝。

  圆悟大师是朋友,而不是用来交换的筹码,墨夫人想见只能靠自己。

  托月接过阿弥奉上的热姜茶道:“六公子可以直接告诉令堂,圆悟大师是个酒肉和尚,见不见都无所谓。”

  “圆悟大师找你……有什么要紧事吗?”

  墨染尘迟疑一下问,托月也不隐瞒,只是把雪山火鸟换成野生鲤鱼。

  若是没有亲眼看到过,圆悟大师求着要吃烤鱼,墨染尘一定会怀疑托月的话,眼下却是深信不疑。

  圆悟大师如何知道托月今天会来青云山,他早从张伯口中打探清楚,圆悟大师有饭后散步消食的习惯,经过应府别院前会跟张伯他们招呼,自然知道托月上山的消息。

  “你给圆悟大师吃肉,不怕青云寺的僧人找你麻烦?”

  墨染尘有些好奇地问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这不是第一回,也不会是最后一回,反正他不在乎主持这个位置。”

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城?”

  “明天或者后天,看家里人什么时候有空来接。”

  托月抬手用衣袖挡住脸,轻轻打了一个呵欠道:“抱歉,我有些累了,想休息一下,六公子请自便吧。”

  墨染尘黑眸定定地看着托月,忽然淡淡垂下眼眸道:“你去休息,我喝完这盏茶便会离开,不过……已经定了亲,以后还是跟男子保持距离,即便对方是得道高僧。”

  托月起身的动作一僵,墨染尘淡淡道:“演戏也要演全套,不要让人看出问题。”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起身径直走进房间。

  阿弥、冰儿上前为她宽衣,侍候她睡下才离开房间。

  再次来到走廊,墨染尘已经离开,阿弥收起茶盏道:“就外貌才学而言,六公子跟大家姑娘挺配的。”

  “当年玉德公主跟周丞相也很般配,最后还不是反目成仇,落得一个同归于尽的下场。”冰儿面上露出一丝讥讽,语气如冰道:“很多事很多人不能只看表面,否则会粉身碎骨。”

  “是啊!”

  阿弥感同身受,她上一任主子便是死得很冤。

  冰儿看着阿弥好奇地问:“阿弥,你前一任主子到底是谁,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。”

  阿弥愣一下道:“默默无闻的庶女罢,无缘无故当了嫡女的替罪羊,她死之前连一顿饱饭都没有吃上,死后拖到乱葬岗随便一埋,连块墓碑都没有,那家人怕是早就忘记有过这个女儿吧。”

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阿弥收拾一下心情道:“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食材,缺了什么得赶紧到山下采购。”

  冰儿也到水房烧煮热水,天气再冰冷药浴不能断,尽管作用微乎其乎,不过能清除掉一点是一点,最少每次毒发时能减轻姑娘的痛苦。

  “冰儿,我觉得腹部这里,有一团暖暖的东西。”

  夜里泡药浴时,托月感觉身体跟平时有些不一样,马上跟冰儿说明身体的情况。

  冰儿怔一下马上为托月把脉,迟疑一下问:“姑娘今天是不是吃过什么,有解毒奇效的东西,虽然还不能完全化解掉姑娘体内的毒,不过姑娘以后也会好过一些,不用担心有人对姑娘不利。”

  “是雪山火鸟。”

  托月迟疑一下说出答案道:“此事机密,不能向任何人透露。”

  冰儿木然点一下头,沉思一会儿道:“雪山火鸟的青胆,的确是有解毒奇效,可是效果没有这么好啊。”

  “是用珍贵药材喂养的火鸟。”

  “所以姑娘今天跟圆悟大师,吃的不是野生鲤鱼,而是雪山火鸟炖的汤。”

  托月微微地点一下头,冰儿想一下道:“不过,大家景国怎么会有火鸟,而且还出现在青云山,大师自己养的?”

  托月仍然是摇一下头:“圆悟大师说是偶然发现的,这只火鸟是年前出现,每天都会定时飞到青云山,吃一棵被雷霹过的松树上的灵芝,圆悟大师让我用袖箭把它打下来,就地煮了吃。”

  “管它是怎么来的,反正对姑娘有用就行。”

  冰儿懒得深究火鸟的来源,心还盘算着能不能让人再多找几只过来试试。

  药浴结束,托月又继续睡觉,丝毫没有因为下午睡了一觉而走困,甚至比平时更快入眠,冰儿点过安神香的功夫,就听到托月睡熟后均匀的呼吸声。

  看着托月熟睡的容颜,冰儿出了一会儿神才离开房间。

  事实托月睡得并不踏实,各种各样的画面从脑海翻起,甚至有一幕是自己在大雪山中追捕火鸟。

  第二天醒来后精神奇差,冰儿有些奇怪地问:“姑娘,您昨天晚上睡得不好吗?怎么看起来脸色如此憔悴,就跟整晚上没睡似的,眼底下都是乌青。”

  托月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道:“昨天晚上一直在做恶梦,不是被人追杀,就是我在追着什么东西跑。”

  冰儿贴心地替托月揉着太阳穴道:“是不是昨天圆悟大师拉着姑娘跑太得急,姑娘才会浑身酸痛提不起精神,奴婢现在帮你推拿一番,姑娘再歇息一会儿就不会觉得难受。”

  “阿弥呢?”

  推拿了一会儿,托月才发现没看到阿弥。

  冰儿推拿边道:“阿弥到山下集市,给姑娘买早点,顺便带一笼屉大肉包。”

  托月马上会意,在等待的过程中还不停地打呵欠,结果不只等来了阿弥,还等来大哥应熙,以及他手下的人马。

  “大哥哥,您怎么来这么早,妹妹连雪都还没采呢?”

  这明显是上来公干,大约是青云山一带又发生什么重大案件,托月却故作不知地问。

  应熙看着她呵欠连连,皱眉道:“大哥是来公干的。还有,你这副没睡够的样子又是怎么回事,以你的性子没有道理熬夜。”

  “做恶梦了。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悄悄往外面看一眼道:“大哥哥,青云山一带有什么大案吗?”

  应熙迟疑一下小声道:“大伏国的神鸟一天一夜未归,皇上下旨大理寺的人,协助顺在府找一找。”

  大伏国的神鸟!

  托月心里马上咯噔一下掉到谷底,完全不敢去看应熙的表情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