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才情低调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18章 才情低调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嘭……

  用过午膳后,一声巨响在在成碧馆,确切点是在书房里面响起。

  成碧馆的人冲过来时,就看到托月一边咳嗽一边从窗户爬出来,头发上、脸上、身上全是白色的粉末。

  望着灰头土脸的托月,众人瞬间石化,姑娘今天又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,差点连屋顶都被掀飞,估计阖府的人回过神都会往这里赶来,姑娘少不得挨老爷一顿数落。

  阿弥第一个反应过来,冲过去擦掉托月脸上的粉末,边擦边怼道:“姑娘,你又捣腾什么东西。”

  冰儿过来,用手沾起粉末闻一下道:“还好只是面粉,不然姑娘这张脸就得毁掉。依奴婢看,拍是不拍不干净的,姑娘还是直接沐浴吧。”

  “还有人要过来呢。”

  “谁啊?”

  冰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阿弥笑笑道:“姑娘闹出这么大动静,别人不说,老爷一定会过来看看情况。”

  果不其然,阿弥刚说完应老爷的声音就传来:“九丫头,就算大家快要搬府,你也不用提前拆了成碧馆,还要住一个多月呢。”

  “我说你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蓦然看到托月满身面粉,狼狈不堪的模样,应老爷也被吓了一大跳。

  托月正想行礼,应老爷马上制止道:“别动,你这副行德行,还恭恭敬敬的行礼,爹看着磕碜。”

  走到书房,还没时门口就被飘出来的粉末呛到,只得停下脚步,抬手在鼻子前扇了扇道:“你们都愣着干嘛,还赶快带姑娘去梳洗干净。”

  阿弥和冰儿才回过神,带着托月去浴室。

  回头看一眼尘埃乱飞的书房,露出一脸嫌弃的神情,对在场的下人道:“姑娘梳洗好,让她到书房找我。”

  走大门外面,恰好看到闻声而来的大夫人,赶紧拦下道:“九丫头自已作死,弄得满屋子都是面粉,你别进去看,免得得一身面粉。”

  “没事吧。”

  “比几个小子还精神呢。”

  应老爷摇摇头往书房走,大夫人愣一下让黎妈妈进去,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黎妈妈进去很快便出来,跟大夫人说明情况后,大夫人哭笑不得道:“这丫头真有能闹。行了,大家回去清点东西。”

  托月梳洗完毕出来,被告知应老爷让她到书房。

  趁着冰儿为她弄干头发的时间,迅速做了一个小玩儿,然后让阿弥取了一把豆子装进里面。

  托月披白色的斗篷出现在书房,里面家常的衣裙,长发梳成松松粗辫子,眼里还氤氲着一层薄薄的水气,脸颊上是热水熏出来的红润。

  美人初出浴总是最清新自然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应老爷看到女儿不由感叹道:“好不容易养大的闺女,转眼就要成为别人家的。”

  托月听后不以为然,行过礼后跪坐一旁道:“谁教爹爹早早就给女儿定亲,虽说是皇后娘娘的意思,不过爹爹当时要是不点头,没准……”

  “没准到了四月,爹就可以给你上坟了。”

  应老爷一句话差点噎死女儿,当时的情形若没有鲛珠,女儿必定会因为高热不退而亡。

  “说吧,你今天又在捯饬什么,屋顶都快被你掀飞。”

  “回爹爹,女儿做了一个很好玩的,小小的机关。”

  托月从袖里取出一个盒子道:“既可以用来捉弄人、打人、教训人,还可以用来杀人,是一物多用的好东西。”

  “胡说八道。”

  应老爷冷扩斥一声,继续看手中的公文。

  此知一行公文还没看完,就听到咔嚓一声,随之而来就是一阵啪啪的声音。

  面前一架精致的屏风瞬间被打成筛子,托月正要炫耀时忽然感到气氛不对,抬头就看到应老爷冷如冰雪,深邃的眼里却在冒火……一触即发那种。

  “爹爹……”

  “滚。”

  不等托月说话。

  应老爷马上冒火地让她滚。

  托月一看情势,二话没说就自觉地滚走。

  走到门口外面,就听到后进去的管家哀嚎:“那个天杀的,把老爷最心爱的屏风打成筛子,这可怎么办呀。”

  托月浑身一颤,拉着阿弥赶紧跑,边跑边道:“阿弥,你一会儿悄悄打听,爹爹那架屏风是什么来头,回头从库房里挑一架送到书房。”

  “姑娘,你又闯祸了,还惹得老爷动大怒。”

  阿弥无语地摇摇头,托月却举起手中的盒子道:“还好我把东西带出来,不然爹爹一定会砸掉它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阿弥想说什么,最后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忽然想到一事道:“姑娘,画展马上就开始,您打算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盗画。”

  托月神秘地笑笑:“什么叫做众目睽睽之下盗画,本姑娘只是想让他们知道,算计本姑娘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呵呵……

  阿弥干笑两声道:“奴婢信您才见鬼呢。”

  闻言,托月脚步一顿道:“对,再加上一只女鬼,整个计划就完美。”

  “哎姑娘……”

  望着托月飘逸的背影。

  阿弥嘟囔道:“奴婢随便说说而已。”

  离开画展还有一天,一份请柬意外地送到托月手上,是云齐请她参加他的生辰宴。

  地点就定在文心楼,时间是跟画展同一天,托月想了想道:“阿弥,把我前几天做好的机关盒,挑个精致的装上墨粉,明天送给云三公子做寿礼。”

  “姑娘,不要吧。”

  阿弥和冰儿惊悚地看着托月,他们不记得云三公子有得罪姑娘。

  托月一记眼神,表明她非要这么做,谁让他们在雅集上算计她,不给他点教训以为她好欺负。

  两个丫头相视一眼后,阿弥无奈地轻叹一声道:“奴婢去做准备明天出门的衣裳、首饰,看看穿什么比较合适。”

  “奴婢去挑礼物。”

  冰儿也找了个事,“挑礼物”三个字说得特别重。

  托月低头看着桌子上,已经完全修复的古玉,上面的古文字在周先生给古籍上,竟然没有相关记载。

  失望地把几块古玉收到匣子里面,放到身后的架子上面,把翻译好的古籍放到书箱里面,准备明天一早去族学里,把东西交给周先生。

  “周先生也真是的,明知道明天要看画圣的画,还非要上半天学才肯放假。”

  阿弥看到她的动作忍不住埋怨,托月淡淡道:“此举正是周先生明智之处,你想想去年皇城十子开始前,明理斋大门前人山人海的情形,就知道周先生为什么要正午才过去。”

  冰儿哦一声道:“奴婢知道了,周先生是故意避开高峰期。”

  “聪明。”

  “姑娘更聪明。”

  翌日,托月一早交待良玉,转告云齐她到文心楼的时间。

  上午听学结束,托月午膳都没有用,就随着周先生一起前往文心楼。

  头次跟一个男人在如此的狭小的空间,托月感到浑身不自在,尽管她一直看着窗外,却能感觉到周先生探究的目光。

  回过头却发现周先生在看她的译文,不时提笔圈圈点点。

  托月不得不承认,此时此刻他的神态看起来,跟其弟周知贤竟有七八分相似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冷不丁周先生抬起头,发现她在看着他出神。

  托月尴尬地笑笑道:“看到先生一直在圈圈点点,学生心里紧张。”

  “真是难得!”

  周先生感叹一句道:“想不到九姑娘也有不自信的时候。”

  托月面上挤出笑容,恭维道:“先生始终先生,在先生面前,学生会紧张很正常嘛。”

  “狡辩。”

  周先生没有点破托月。

  应府的马车一出现在文心楼外面,守在大门外面的几拔人马上冲入楼内报信。

  良玉很快便满脸笑容从里面迎出来,看到周先生站在下面扶托月下车时,面上愣一下才大步迎上前。

  向两人行过礼后,良玉含笑道:“姑娘可来,再不来云三公子就要亲自去府里接你,还说你迟到了一定要罚你连饮三杯。”

  “周先生,学生先行一步。”

  托月别过周先生,带着阿弥和良玉往文心楼后面走,来到一座名为烟雨平生的小院。

  云齐早站在门口外面,一看到托月马上展颜笑道:“大家都等你半天了,本公子还以为你要爽约不来,差点就要亲自到府上接你过来。”

  “托月不是让人通知,这个点才到嘛。”

  “那也太慢了吧。”

  “托月下了学就直接过来,连午膳都没吃,哪里慢呀。”

  托月回头给阿弥一个眼色。

  阿弥马上把一个精美的盒子送上,旁边的书僮马上接过。

  云齐盯着盒子笑眯眯道:“人来就好,还送什么礼……”忽然想到什么,云齐顿一下问:“你不会也送我砚台吧?”

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,马上一口不认。

  打造一座砚台得花费不少时间、精力,才不会当礼物轻易送出。

  走进大门就感一股暖间袭来,穿过面前山石屏障,才看到众人都坐在廊下说话聊天。

  每个人面前摆一个炉子,炉子上面摆着一个砂锅,里面煮熟的东西散发出阵阵香味。

  正是文心楼发明的单人暖锅。

  这种自已动手,边煮边吃的用餐方式,十分受客人们的欢迎。

  托月迅速打量一下在场的人,有些意外道:“以云三公子的身份,人似乎少了一些。”在场的人的身份都不凡,人数比想象中少很多。

  容齐十分得意地笑道:“本公子为人处事还是很有原则的,不希翼自已的寿辰变成一场官场交际会,所以只请了相熟的朋友过来,大家坐下来聊聊天,饮几杯小酒。”

  “听起来不错。”

  托月不否认,这样气氛很不错。

  云齐带托月带两名女子前面,其中一人是萧盈盈,而另一名女子虽然十分面生,却有芙蓉出水的清雅高贵之姿。

  萧盈盈看一眼托月,开口挑衅道:“九姑娘,以后在皇城里再不是你一支独秀,什么五国论道、什么雅集,大家第一个想到人也不会是你。”

  “盈盈郡主说笑了,皇城从来都是人才济济,何时论到托月一支独秀。”

  托月并不介意萧盈盈的挑衅,萧盈盈却傲气十足道:“你既知道自已不过尔尔,以后为人处事记得要低调一些,不要挡了别人的路。”

  云齐一遇上萧盈盈就头痛,自顾不暇更别说是为托月解围,明知萧盈盈故意为难托月,还是硬着头皮先容道:“九姑娘,这位是近日才回到皇城,离王府的微微郡主,是本公子好不容易请到贵客。”

  “大理寺卿应府托月,拜见微微郡主。”

  托月没有多说什么,依照礼法一丝不苟地向萧微微行跪拜大礼。

  虽然只是云齐的私人宴席,不过礼不可废,关键是托月今天没有心情理会萧盈盈。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“托月拜见盈盈郡主。”

  萧盈盈还想说什么,托月却又已经向她行礼,让人挑不出一丝差错。

  云齐看到这一幕,顿时十分尴尬,强挤出笑脸道:“九姑娘,你的位置在那边,我带你过去。”

  托月面带笑容道:“云三公子不必客气,周先生还在前面雅间等托月,云三公子也要招待贵客,托月就不便打扰,先行告退。”

  “你怎么才来就走。”

  云齐自一脸惊讶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有些无奈道:“五国论道之事,周先生尚有诸多事情交待托月,还请云三公子见谅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大家也在讨论……”

  “云齐,以她的身份在这里不合适,你让她走吧。”

  云齐还想挽留,墨染尘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,托月愣一下朝云齐福身离开,没有丝毫要留下来的意思。

  望着托月的背影,云齐冲到墨染尘,指着他鼻子道:“墨染尘,你想干什么,九姑娘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你怎么可以让她就这样离开呢。”

  “你不让她走,是让她在这里忍气吞声吗?”

  墨染尘从坐席中站起来,面无表情道:“你要是顾不了她的周全,这样的场合以后就不要请她参加。”

  云齐动了动嘴唇,一脸委屈地看着墨染尘。

  萧盈盈却来火了,猛一下起身道:“墨染尘,你是什么意思,谁让她忍气天声。”

  墨染尘不屑地嗤笑一声:“盈盈郡主,九妹妹能在皇城一支独秀,不是因为她为人高调,而是你们的才智学识太过低调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