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画作被毁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19章 画作被毁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墨染尘。”

  萧盈盈气得想打人,什么叫才智学识太低调,分明是说他们才智学识都不如应托月。

  墨染尘缓缓回过头,看着二人道:“不服气,你找皇上请旨,代替她参加五国论道,没有这个胆量,就少在她面前张牙舞爪,本公子没有心情也没时间看笑话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你这么说,盈盈姐会伤心的。”

  萧微微不想两人关系闹得太僵,出声说和二人,声音轻柔清婉,听着让人个外的舒服。

  墨染尘一脸不屑道:“要不是因为你是个郡主,要不是因为她得顾及家族存亡,她身边的侍女就能收拾你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你越说越过份。”

  萧微微语气微露愠色,起身对萧盈盈道:“盈盈姐,他就这个性子,你不要跟他计较。”

  “本公子用得着害怕她计较吗?”

  墨染尘冷笑一声,面无表情地回到自已的坐席。

  旁边,墨衡宇凑过来小声道:“你要是不放心,离开一会儿也无妨。”

  “墨宝跟着她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早在他说话之前,就已经打发墨宝出去,在外面等着托月。

  云齐一脸不高兴道:“萧盈盈,好好生辰被你闹成这样,本公子是跟你有仇吗?”

  萧盈盈一脸尴尬道:“我……我不想这样的,我就是想让她知道,皇室也有优秀的女子,让她不要太过得意。”

  “九姑娘什么时候得意过?”云齐冷声反问,瞟眼一旁边的萧微微道:“若不是皇上下旨,九姑娘根本不会过问五国论道事情,顶多在旁边看看热闹。”

  “上次云府雅集……”

  “上次是大家诓了她,不然大家会输得十分难堪。”

  云齐忽然看着萧微微道:“你要觉得微微郡主比九姑娘优秀,大可以向皇上举荐,何苦为难人家九姑娘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你怎么也跟盈盈姐打趣微微。”萧微微面带笑容,谦虚地说道:“五国论道,女子中皇上第一个想到是九姑娘,说明九姑娘是皇上心中第一优秀人选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在场的人一皱眉,不知情的人肯定以为皇上对九姑娘有非分之想。

  云齐眸子一沉道:“微微郡主,是我母亲向皇后娘娘举荐九姑娘,皇上才会让九姑娘参加,请你注意言辞。”

  云齐最是好相与,嘻哈玩闹,没心没肺。

  从来不轻易与人颜色,更别说用严肃的语气跟他人说话。

  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疾言厉色,在场的人不由一愣,不过一想也明白他的用意。

  女儿家的名声有多重要,在场的人心里都清楚,有时候一句话就能毁掉一个好女儿,不怪云齐会如此疾言厉色。

  萧微微也是一脸尴尬道:“云三公子误会微微了,微微是想说九姑娘才学出众,需要用人之际,皇上才会第一赶时间想到九姑娘,并没有其他的意思。”

  “有没有,微微郡主自已心里清楚。”

  云齐待人向来墨染尘的态度,萧微微不在墨染尘肯定接触、相信、欣赏的名单里面。

  忽然一个充满笑意的声音响起:“云齐,听说九姑娘送了一份寿礼,本公子忽然有些好奇,九姑娘会不会送你一方砚台?”

  “吹衣公子,本公子问过了,九姑娘说不是砚台。”

  云齐马上肯定地回答,回身正要拿过盒子,萧盈盈却抢先一步把盒子抢走。

  “萧盈盈,你不要太过份。”云齐两眼冒火地看着萧盈盈道:“你没有有家教,有没有教养,你要不要脸……我一定请求父亲和太傅大人力荐你去和亲,让你有多远滚多远……”

  嘭……

  骤然一声巨响,吓得云齐赶紧往后退。

  稳住脚步就发现墨染尘、墨衡宇,以及古书玉和徐还舟,四人居早早就躲到这里。

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愤怒的叫声,覆盖了云齐的声音。

  云齐惊讶地回过头,就看到两道身上糊满粉末的身影。

  特别是萧盈盈已经看不到五官,脸上全是红的、白的、黑的粉末,连发髻都被爆发力喷得歪到一边。

  萧微微算是被殃及的池鱼,虽然没有萧盈盈那么狼狈,不过也没好多少,那身价值不菲才上身的新衣裳算是报废,却顾不得心痛而体贴安慰起萧盈盈。

  “盈盈姐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萧微微顾不得自已也浑身狼狈,就帮萧盈盈擦去脸上的粉末。

  面对萧微微的关怀,还有一众人嘲笑的目光,萧盈盈终于忍不住哗地一声放声大哭。

  哼哼……

  哈哈……

  云齐从憋着笑,到最后终于忍不住,指着两人放声大笑起来。

  “报应啊报应,真是报应哈哈……”云齐好不容易止住笑道:“活该,让你抢本公子的礼物,九姑娘这份礼物太合本公子心意。”

  “云星,你一会儿去福家楼,挑几样点心送给九姑娘,就说是本公子给她的谢礼。”总算有人整治这个霸道不要脸的女人,这份生日礼物太好了,他自然要好好感谢的。

  呵呵……

  云齐说完,看到两人丑样,忍不住再次笑起来。

  除了墨染尘外,另外几人也是宛然一笑,想不到九姑娘会送这样的礼物。

  徐还舟好心提醒道:“云三公子,你还是要感谢盈盈郡主,如果不是她先打开盒子,现在哭的人就是你。”

  “你怎么不觉得,这一切都在九姑娘的掌控中呢?”云齐不以为然地反问,总之在有之年能看到萧盈盈哭,是他近二十年人生里最幸福、快乐的事情。

  “诸位接下来怎么安排?”

  古书玉问在场的几人,他已经按捺不住想看画。

  徐还舟温文一笑,淡淡道:“在下想去看画圣的画,诸位意下如何?”

  墨衡宇马上表态道:“陈敏之先生的四君子图,就算只能看到其三,却也是千载难逢的,自然不能过。”

  “还等什么,走吧。”

  云齐丢下两位郡主,率先走出风雨平生。

  墨染尘他们相视一眼也转身外面走,其他客人见连主人都不在,也纷纷起身离席。

  眨眼间,宴席只剩下两名女子,委屈地默默相对视,只有各自的贴身丫头帮他们一点点清理身上的粉末。

  忽然一名打扮利落,眉宇英气的女子走进来行礼道:“奴婢见过盈盈郡主、微微郡主,云三公子吩咐人送热水进来给两位郡主梳洗。”两手轻拍一下,几名女子端着热水进来。

  “怎么是你过来?”

  萧盈盈认出良玉,不由想到方才的恶作剧。

  良玉面带笑容道:“总不能让云三公子身边的书僮,给两郡主送水梳洗吧。”

  “怎么,盈盈姐,认识这婢女?”萧微微忽然好奇地问,萧盈盈冷哼一声道:“九姑娘的侍婢——良玉姑娘。”

  “九姑娘送的礼物,真是让本郡主大开眼界。”萧微微忽然感叹一句,萧盈盈面色一沉道:“老你实交待,九姑娘是不是故意整大家俩,故意让大家出丑。”

  “尊卑有别,大家姑娘岂敢以下犯上,不怕连累家族吗?”

  良玉马上为托月说明道:“姑娘昨天傍晚才收到请柬,哪有机会提前知道宾客名单。”

  萧微微却上下打量一番良玉,若有所思道:“你的意思是,九姑娘没准备参加云三公子的生辰宴,莫非她今天是顺道参加生辰宴。“

  “微微郡主可以这么理解。“

  良玉是什么人,一听就知道萧微微在挑话里的毛病。

  萧盈盈没好气道:“好了,还不赶紧把水端过来,难道让大家自已动手吗?”

  良玉轻轻一扬下巴,几名女子马上端着热水上前,协助两位郡主的侍婢,麻利地清理两位郡主身上的粉末。

  前面文心楼二楼大堂,三画被整齐地挂在墙壁上,距画一丈远之地摆着隔离栏,还几名魁梧的将军亲自看守,人们只能站在护栏外面欣赏画作。

  面对这种情况,众人只能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。

  “大家快看。”

  看客中忽然有人大声叫道:“红梅傲雪图的梅花,颜色是不是有些变淡。”

  大家的目光马上集中到梅花上,果然看到鲜红如蜡的梅花在变淡,忽然又有人道:“你们看另外幅画,上面的绿色是不是也在变淡。”

  “是真的。”

  马上有人肯定地回答。

  画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化,守卫的将军相视一眼。

  其中一位将军匆匆走上三楼,不一会儿就领着一名女子匆匆走下楼,女子几乎是小跑着走到画前。

  “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只见女子趴在画前,着急地不停质问,现场却没有一人能回答。

  画作无端起变化,大家也说不出所以然,忽然看到一行人走来,众人马上像是见到救星。

  “书玉公子,画作出问题了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“五公子,快来看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现场有人认出一行人,马上大声地求救,希翼能挽救三幅画作。

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墨衡宇率先问,大家马上你一言我一语地回答。

  云齐也挤上前,看一眼墙上的画作道:“你们该不会是把画拿出来后,直接就挂在墙上吧。”

  闻言护画的将军,以及趴在画前的女子都是一脸茫然,他们的表情已经是默认,武国的人居然把传世国宝,未作任何保护措施就挂在墙上的展览。

  “有病吧。”

  “是哪个蠢才的干的。”

  “换大家皇上,早拖出去砍掉。”

  “有没有常识,不知道古画不能暴露在空气中吗?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在场的人见画作被毁,纷纷出言指责。

  虽然没有点名是谁,不过从女子的表现,正是女子无知的举动毁了画作。

  墨染尘站在护栏外,冷眼看着墙上的画,忽然不动声色地调转头,悄然地离开二楼大堂。

  云齐看到后也悄悄离开,小心翼翼跟在墨染尘身后,竟然来到一方池塘前面,透过半敞开的窗户,隐约看到里面有三道飘逸的身影。

  “后学墨染尘见过周先生。”

  进来后发现周先生也在场,墨染尘从容上前见过行礼。

  周先生放下手中的竹简,打趣道:“六公子定是觉得一个人看画难尽兴,特地来找在下的学生作伴吗?”

  托月细观墨染尘的神情,不像来请她看画倒像是来问罪,淡淡道:“观六公子的神色,前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?”

  “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无意看到竹简上古老的字体,墨染尘心里掀起一丝波澜。

  周先生看出一丝问题,淡淡道:“九姑娘帮在下翻译的古籍,大家在个别古字产生歧义,正在查阅相关书籍。”

  墨染尘扫一眼案上、地上,摞成堆的竹简,淡淡道:“武国展出的三副画圣遗作,因为他们自已维护不当,在未作维护的情况下,直接把画挂到墙上展出,至使画面……”

  “真该死。”

  不等他说完,周先生匆匆离开小楼。

  托月愣一下,悲愤大叫道:“天哪,我还没有看画呢。”

  拎着裙摆冲出小楼,飞快地朝前面主楼跑,留下面无表情的墨染尘,对着一对古籍反省出神。

  “墨染尘,什么情况?”

  云齐悄悄摸进来,就看到墨染尘站着出神。

  再看过去时,却发现他是盯着案上的竹简出神,轻手轻脚地走上前。

  云齐盯着竹简看了一会儿,主动放弃道:“本公子突然觉得自已的智商受到严重的伤害,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

  “是本游记,不过细看之下更像是……一张地图。”墨染尘不太确定,碍于他的家教,以及非礼勿动之说,他不能把案上的书籍拿起来看完全部内容。

  “周先生、九姑娘是怎么回事,怎么一个接一个往外面跑?”

  两人的举止太反常,云齐按捺不住心里面的好奇,墨染尘淡淡道:“听闻画作被毁,赶着去看最后一眼。”

  “你匆匆过来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云齐不够聪明不代表他不聪明,想到墨染尘来时的气势,总觉得是有什么事情。

  墨染尘却转身走出小楼,离开前忽然回头看一眼小楼,他曾经在这里用文心琴弹过一曲,只有一个听众的乐曲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