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又见故人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20章 又见故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托月匆匆跑到二楼大堂展厅时,画圣的三幅画作多处出现颜色变浅的现象,可惜隔得太远她看得不真切。

  “周先生。”

  托月看向旁边,同样为画作担忧的周先生。

  周先生上前对守卫的将军道:“在下景国周尚贤,不知可否让在下近前一观,看有否修复的可能。”

  “你能修复?”

  那位将军一脸惊讶地问。

  周先生拱手道:“在下需上前细看过才知道。”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将军有些犹豫,似是拿不定主意。

  托月刚想开口,就被墨染尘打断:“九姑娘,你是不是研究古文字研究糊涂。”

  墨染尘走到托月身边道:“你也不想想,就算画作受气候影响褪色,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褪得这么严重。”

  “你的意思是画作是假的。”托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墨染尘淡淡道:“还是近期才临摹出来,能把画临摹到连你都挑不出破绽的境界,我只想到一个人——短鬼手魏岑。”

  短鬼手魏岑,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造假大师。

  他仿造出来的东西,堪称鬼斧神工,在短时间内连最好的鉴宝师,都分辩不出真伪。

  只可惜仿造出来的东西稳定性极差,用不了几个月就会出问题,故称之为短鬼手,不过用来应急却相当好使。

  闻得这番话,负责看守的几位将军面面相觑,其中一名将军难以置信道:“画不可能是假的,三幅画从离开库房,就是大家几人轮番看守,一路上没有出过任何差错,怎么可能是假的。

  “事实摆在眼前。”

  在场马上有人大声叫起来,画在不断褪色足以说明一切。

  托月若有所思道:“几位将军该考虑的问题是,画一开始就是假的,还是在路途中被人调包。”

  几位将军顿时无话可说,人家提醒得一点都没有错,如果一开始画就是假的,他们自然不必担负责任,若画作是在路途中被人调包,他们几人就得负全职,可是……目光开始在人群中转动。

  旁边正为画作出问题难过女子,忽然来了精神道:“画作是在文心楼出的问题,自然是由文心楼来负责。”

  “安乐郡主,几位将军,当初你们可是与文心楼立下的契约,且是有官府盖章认可的。”

  陵叔从人群中走出来,抱着一个匣子道:“契约上写得清清楚楚,你们只租用场地,余者由你们自已负责,中途若出问题皆与文心楼无关,所以就算是真画损坏了,跟大家文心楼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“无论你们是私了,还是报官处理,大家文心楼都有理有据。”

  陵叔打开匣子,取出契约向在场的人展示道:“大家都知道,大家文心楼内名贵字画、古籍、古玩无数,其中还包括大家都想一试文心古琴,自开张以来从未曾出现过盗窃的情况。”

  “这里还有一份声明。”陵叔取出另一个匣子,取另一份竹简道:“画作入驻文心楼时,大家要求验明真伪,你们是坚决拒绝大家验证,于是便立下这一份声明,声明上就真伪问题,契定你们是责任方,跟文心楼没关系。”

  “郡主,你什么时候签定的契约?”其中一名将军惊讶地问女子,安乐郡主回头无奈道:“裘将军,安乐若不签,他们宁愿毁约也不肯让大家把画放进来展览。”

  安乐君主,托月记得这个名字。

  是参加五国论道女子的之一,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托月沉吟片刻,冷冷道:“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几位怕不是展示画圣画作那么简单。”

  陵叔马上会意,对方把画作送进文心楼是另有所图,沉下脸道:“武国把假画送进文心楼,意欲何为,明说吧。”

  “本君想要文心古琴。”

  从楼上降下一道威严的声音。

  托月整个一震,心脏也在轻轻颤动,想不到竟然是他的计划。

  英伟神武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范围,一身黑金色长袍,每一步都散发让人感不安的气势。

  武安君不到三十的年纪,五官轮廓深俊美深刻,龙相峥嵘,眸如星空黑洞般深邃,无限大气直逼众人,在场的人纷纷低头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当然不是所有人都会低头,最少托月他们依然站得笔直,迎视着武安君。

  “拜见武安君。”

  安乐君主和几名将军上前恭敬地行礼。

  想到前世的种咱,托月深吸一口气,随着众人一起见过武安君。

  注意是见过,而不是拜见,见过意味着大家平等,拜见是下国对上国之礼。

  尽管如今景国形势不乐观,两国真要来一场大战,武国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,更何况武安君手上没有兵符。

  武安君是封号,本姓陌,他的名字早已经无人记得。

  托月却知道得一清二楚,还是苏润的时候,武安君就告诉过自已。

  “抱歉,文心琴不售卖。”

  陵叔是不低首的人之一,很直接地拒绝武安君的请求。

  武安君看一眼陵叔道:“本君记得,你曾经是玉德公主的人,岂忍心让旧主遗物落入不懂它的人手上。”

  闻言陵叔不卑不亢道:“新主知琴、识琴、懂琴,文心古琴在她的手上,定能得到妥善照顾,假以时日文心古琴定能成为一把传世名琴,不至于淹没尘埃里。”

  “除了文心琴,你还有别的旧物吗?”武安君敛起身上的戾气,如同老朋友般询问陵叔。

  “有一个消息,算是公主对武安君的回报。”陵叔迟疑一下道:“公主是带着兵符出嫁,并没有辜负您,只是那支箭来得太莫名其妙,以致公主失约。”

  “你的意思是兵符在润儿身上。”

  武安君连称呼都改了,可见玉德公主在他心中,占据着不小的位置。

  托月的心微微一颤,当时她对景国、对襄国公府只恨意,只想找一个能帮她报仇雪恨靠山。

  武安君就是最理想的人选,手握重兵、野心勃勃、雄才大志,吞并周边国家是早晚的事情,所以她选择了他,不想从暗处飞出的利箭让计划成空。

  “是。”

  陵叔平静地回答。

  武安君沉吟一下道:“你把消息透露给本君,不怕景帝追罪吗?”

  “无妨,消息不只透露给您,在下还透露给很多人。”陵叔笑意吟吟道:“只不过武安君您是免费的,别人得花十两银子购买消息。”

  武安君的嘴角勾了勾道:“看来你的新主很缺钱,这种钱也敢赚。”

  墨染尘悄悄看一眼托月,周先生也悄悄看向托月,感受到两人的目光,托月腰挺得更直

  “天旋坊嘛,有什么生意不敢做的。”陵叔不以为然地回答,武安君沉吟片刻道:“说得不错,没有天旋坊不敢做的生意。文心琴既有新主,本君不会强求,只求一观,可否?”

  “实在是抱歉。”陵叔拱手道:“几天前,姑娘突然取走文心琴,在下也不知她何时归还。”

  “姑娘?”

  武安君面露惊讶道:“想不到天旋坊的主子,居然是一位姑娘,真是让本君意外。”

  托月有些无语,武安君的关注点真是与众不同,人家都在关心文心琴的去向,他却关注天旋坊的主子是位姑娘。

  两道意味深的目光同时落在她身上,托月岔开话题道:“几幅假画差点坏了本姑娘的心情,短鬼手的功夫真是越来越差劲,再多坚持两天,让本姑娘开心开心也好。”

  “这位姑娘想必就是,参加此次五国论道的应家九姑娘吧。”

  先前还在推诿责任的安乐郡主,忽然跳出来拦住托月的去路,为成功用假画引出托月而得意洋洋。

  看着对方得意的神情,托月眯起一双清眸,冷冷道:“你就是那个被武安君强行退婚,最后以兄妹相称的安乐郡主,你跟在武安君身边,是在等有一天他回心转意吗?”

  此言一出,在场所有人都怔住,难以置信地看着托月,武安君则是死死盯着托月。

  安乐郡主没想到托月会当众揭她的短,此时全身都在发抖,只觉得一盆冰水淋在头上,心口又冷又痛。

  托月却在她耳边得意洋洋道:“在你为用几幅假画,把我引出来而自豪时,我已经把你的老底都摸清。”

  “你这叫什么呢?”托月绕着沈香宜走一圈,啪地打一个响指:“你这叫丢脸丢到国外,从此人生黑到底,到时你还有勇气参加五国论道吗?”

  “那九姑娘呢?”

  武安君忽然出声道:“你身为江湖第一女杀手荼蘼之女,就不怕有人来寻仇吗?’

  托月回身一笑,不以为然道:“无妨,反正因为我父亲的关系,隔三差五就被人刺杀、暗害,追杀,本姑娘到现还活得好好,说明想杀本姑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“本君也查过九姑娘,几次大难不死,实属不易。”

  武安君淡睨一眼面前的小姑娘,脸是陌生的脸,可眼神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托月也不甘示弱道:“本姑娘也查过武安君的,世人都已经忘记您的名字,本姑娘却知道是它出自一句诗。”

  “知道太多的人,通常活不长。”武安君语气里有一丝威胁。

  “武安君说对了,本姑娘真的是个短命鬼。”托月十分坦诚地回答,瞟一眼安乐郡主道:“五国论道见。”

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安乐郡主大叫着冲出展厅。

  托月狡黠地一笑:“承受力如此脆弱,怎么参加五国论道?”旋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展厅。

  望着托月清冷孤高的背影,周先生对墨染尘道:“六公子,据闻你对古文字也有涉猎,有没有兴趣一起。”

  “若能为你们解忧,后学愿意一试。”

  墨染尘也不推托,他也很好奇那些文字到底有什么作用。

  两人回到池塘边的小楼,就看到托月抱着一盒点心,使劲地往嘴巴里里塞,腮帮都被撑得鼓鼓的。

  周先生忍不住调侃道:“方才明明是你占尽上风,你现在生的又是哪门子的气?”

  “云齐送的点心。”

  墨染尘却一眼就看到,盒子上福家楼的标记。

  托月放下点心道:“本姑娘送给云三公子的礼,萧盈盈吃饱撑着,居然拆别人的礼物。”

  “礼物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周先生听出一点苗头,神色凝重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不出声,墨染尘只好说明原由,也难怪她觉得憋屈。

  周先生摇摇头道:“九姑娘,你在家里胡闹就算了,你要把人家云三公子打坏,看你爹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“就一盒子面粉,顶多吃点灰。”托月不以为然地撅起嘴,周先生忍不住道:“你呀就是被你爹给惯坏了,云府是你能得罪的,靖王府、离王府是你能得罪的?”

  “爹爹哪里惯学生了?”托月小声嘟囔道:“该罚的时候罚,该打的时候打,一样没落下过。”

  “最近吃辣椒吃多了,火气这么大。”周先生拿起案上的竹简,托月忍不住抱怨道:“日子过得如此憋屈,还不如早点毒发身亡,两眼一闭两脚一蹬,从此万事皆空哎哟……”

  周先生一竹简打在她头上道:“越说越不像话,也不想想令尊为了你,费了多少心思和精力,你就这么回报他?”

  托月揉揉被打痛的额头,拿起桌上的竹简道:“自从回到应府,就各种麻烦找上门,学生的耐性都快被这些只会仗势欺人,装模作样、矫情做作的夫人、小姐、小人给磨灭掉。”

  “这些小事情也值得生气,真是越来越出息。”

  周先生失望地叹一口气道:“你看人家六公子,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,怎么不见他为这点小事气,归根到底还是你自已修行不够,有时间生气不如给我翻阅资料。”

  “我翻。”

  托月深吸一口气,埋头看资料。

  周先生递给墨染尘一份竹简道:“六公子,你先看这里面的内容,看完后说一下你的理解。”

  墨染尘笑着接过竹简,坐下后没有第一时间看内容,而是若有所思道:“九姑娘,你有没有想过,你脾气变差了可能跟体内的毒有关?”

  “怎么个说法。”

  周先生比托月还关心这个问题。

  墨染尘理一下思路道:“有时候记忆,是可以左右一个人习惯。”

  闻言,托月心里咯噔一下,回想近日的行为,发现自已很多时候变得越来越像应托月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