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1章 一家团聚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21章 一家团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关于这个问题,周先生也说过。”

  托月自从服食过火鸟后,记起不少属于应离的记忆,可是她不想被任何人察觉,所以这个问题她不打算深淡。

  面对墨染尘的质疑,托月含笑道:“托月却觉得是环境改变了自已的性格,从前托月只面对父亲仇家的报复,死生皆是一人事,回府后肩负的是应氏一族存亡荣耀,托月不得不改变自已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墨染尘马上会意,有一句话叫身不由己。

  这个女子一直想低调、平静,生活环境却让她不得不肩负起家族的兴亡。

  周先生愣一下道:“你这么一说在下十分惭愧,若没有向皇后娘娘推荐,你依然还可是从容沉静的应家九姑娘。”

  托月轻笑一声道:“时间不可逆,从前的事情不必纠结,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吧。”拿起面前的竹简,继续研究还没解决的问题,在没有完全找回记忆前,是不会轻举妄动,以免被人看出端倪。

  “其实……从前的记忆若是不开心,不记起也罢。”

  周先生思索一会儿才开口,墨染尘听出一些弦外音,犹豫一下没有提醒托月。

  忽然起一事,墨染尘轻声问:“九妹妹,你是真的知道武安君的本名,还是随口胡乱一诌?”

  “瞎掰的。”

  托月理所当然地回答。

  当然不能告诉他们,是武安君自已告诉苏润,不然她如何说明得清楚。

  托月头也不抬道:“虽是胡诌,不过看他的神情有一点可以证明,他的名字真的出自一句诗。”

  “从古到今多少诗,找一个名字还真不好找。”墨染寺脑子里一片诗的海洋,硬想不出一个合适武安君的名字。

  “你可以查安乐郡主的名字,或许从中找到武安君的名字。”周先生提出一个建议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假如先生只知道托月的名字,您能从学生的名字,推测出我几位兄长的名字吗?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周先生没有再多言,极少有人家的女子跟男子从同一个字。

  墨染尘看着师生二人的对话,忍不住道:“从前我一直以为九妹妹是个满腹诗书,端庄清雅的大家闺秀,直到听到两位方才的谈话才发现,原来九妹妹在府里是个捣蛋鬼。”

  “真相了,你悔恨还来得及。”

  周先生故意揭托月的短道:“就她送给云三公子那个机关盒,做好后她在她父亲面前炫耀,在里面装了一把黄豆,结果把应大人最心爱的屏风打得千疮百孔,要不是她是女儿又体弱多病,一顿鞭子是逃不掉的。”

  墨染尘听到后不禁哑然失笑,没想到萧盈盈不是第一个被祸害的主。

  托月却不以为然道:“爹爹还是很疼学生的,不然他生气了,不会第一时间叫学生滚。”

  “你一个女孩子被自已父亲叫滚,你还觉得很得意,有没有羞耻之心。”

  周先生脑子里都能想象出就老爷当时的神情,一定是被得五窍生烟、两眼冒火,一副要吃人的表情。

  托月却一脸困惑不解问:“父女间难道不是这样子相处吗?学生忘了,先生还没有成亲,是体验不到这种乐趣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在下现在打她,你不会有意见吧。”周先生已经抄起竹简,墨染尘想一下道:“等五国论道过后,先生再找她算账不迟,免得她找借口不参加五国论道。”

  “就看在五国论道的份上,姑且放过你。”

  周先生打开竹简道:“你看一下这里,能不能说明大家的问题。”

  托月接过竹简道:“先生,你变脸变得真快,你们男人什么时候开始,比大家女人还善变。”

  “你个小丫头……”

  “九妹妹,兵符在玉德公主身上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墨染尘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,有些失礼地打断周先生的话。

  托月头也不抬道:“托月了解过玉德公主的性情,她不到二十年的人生,看似是风光无限实则凄惨无比。”

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周先生一脸凝重地问。

  托月神秘地一笑,以旁观者的身份分析起玉德公主、分析自已。

  “年幼丧母,作为父亲的襄国公爱她吗?不爱。没有生母保护,没有父亲宠爱,一个孩子活得多不容易。”

  “襄国公府的人对她好吗?不好。因为生母背负的冤屈,苏家人根本不待见她,甚至将她视为一个污点。”

  “周知贤爱她吗?不爱。周知贤不仅不爱她,还是害死她母亲的帮凶,他利用她,最后还把她送去和亲。”

  托月分析完玉德公主的心理,淡淡道:“换位思考一下,有什么比毁掉这些人的梦想,来得更痛快呢。所以兵符她是一定会送归还武安君的,不管她有没有喜欢过武安君。”

  墨染尘有所感悟道:“以玉德公主的才华,加上武安君的实力,若是没有那一箭,景国如今离亡国不远。”

  “你这丫头……”

  周先生白一眼托月道:“景国亡了,对玉德公主有什么好处。”

  面对质疑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是没有什么好处,但也没有什么坏处。不是吗?”

  墨染尘瞬间了然,以玉德公主的能力、势力,就算是身处乱世亦能保全自身,是谁当皇帝于她而言并不重要。

  驿馆内。

  安乐郡主跪在武安君面前。

  武安君淡淡道:“你遇到一个强劲对手,以你的能力就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  “安乐明白。”

  “你出云吧。”

  安乐郡主起来,不太情愿地离开。

  走出武国居住的殿宇,远远看到三名女子坐在一起聊天。

  “安乐郡主,快过来坐呀。”

  桑绮最先发现安乐君主,起身邀请她过来一起聊天。

  安乐郡主犹豫一下走过去,坐下轻声道:“九姑娘果然是一个利害的对手,本郡主决定余下的时间认真备战,不再过问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。”

  所谓备战不过是借口,事实是跟他们说明,她不会再对应托月有任何举动。

  桑绮深知其意,庞如雪若有所思道:“岂不是说应托月也了解如雪,还有沈姑娘的情况,那可怎么办呀?”

  沈香宜不以为然道:“有什么好担忧的,五国论道不是一个人就能赢的,以景国目前的形势,一个庶女都能参加,还有什么上得台面的人吗?”

  安乐郡主不出声,桑绮淡淡道:“你可别小瞧了九姑娘,张嘴就能揭你的老底。”

  庞如雪却不以为然道:“如雪从小到大,除了读书什么都没做过,应托月爱查她就查,不相信她能挑出我的短。”

  沈香宜、庞如雪还没接触过托月,目前仍然十分乐观。

  桑绮和安乐郡主都接触过应托月,深知对方的利害,希翼真正交手时,两人不会崩溃痛哭。

  桐华巷。

  托月面带笑容道:“谢谢六公子相送。”

  墨染尘看一眼托月,转身策马离去,真如初见时冷心冷血冷情。

  “姑娘?”

  良玉看向托月,不明白两人为何如此生疏。

  托月微微笑道:“没有外人在,何须伪装。”

  “姑娘会嫁给六公子吗?”

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

  面对一桩不纯粹的婚事,眼下乱世将致,谁会知道最后的结果。

  良玉迟疑半晌道:“姑娘,这样真的能找到公主的遗体吗?万一……皇后娘娘已经毁了公主的遗体。”

  “毁也要看怎么毁,若是扔到荒郊野岭喂野兽,知道兵符在公主身上,皇后娘娘一定会派人去寻找;如果是把公主的遗体焚化,兵符不可能被化掉,肯定早被人发现。你们让人小心盯着,总会找到的。”

  提到兵符,托月不得不考虑武安君。

  以他的能力、势力,有没有乒符并无不同,何须固执一块冷铁呢?

  门房的显叔迎出来道:“九姑娘,老爷让管家来传话说,说姑娘一回来就请即刻到书房。”

  托月应了一声知道,走进大门径直来到书房。

  应老爷看着女儿问:“乒符玉德公主身上,你怎么不告诉父亲。”

  “推测而已嘛。”

  除了玉德公主,谁能肯定乒符的去向。

  托月对应老爷质疑不以为然道:“再说女儿觉得,武安君的目的未必就是乒符。”

  “岂话怎讲?”

  应老爷一问,托月便说在文心楼的情况。

  经过一番考量后,应老爷淡淡道:“五国论道带来的局势,确实让爹很苦恼。”

  托月故作一脸内疚道:“都是女儿不好,女儿不应该任性不参加雅集,连累父亲受苦受累,女儿这次会努力的。”

  “就算没那场雅集,四国也会想办法派人进皇城。”应老爷安慰女儿道:“爹不想你为了家族一再妥协,活得越来越不像自已。明天你大姐姐和姐夫就要南下,一会儿到你母亲屋里用膳。”

  “是,女儿知道。”

  山雨欲来风满楼,托月心中一阵感慨。

  应老爷也叹气道:“如今皇城多纷乱,他们离开皇城也是好的。”

  “爹爹,景国会亡吗?”托月小声问一句,应老爷愣一下道:“时局太乱了,爹也不知道。”

  “你在外面大半日也累了,回去休息一下,晚膳时你母亲会让人叫你。”深知女儿每次出门都心力憔悴,应老爷体贴地没有让女儿多休息。

  回到成碧馆。

  托月换了衣裳,靠在榻上休息。

  看着在跟前忙碌的良玉和冰儿,托月闭着眼睛道:“路已经帮你们铺好,接下来就要看你们自已的表现。”

  良玉迟疑一下道:“陵叔的意思是不能连累姑娘,所以大家不打算动用天旋坊的力量,大家聚集不少公主的旧部,他们愿意为公主再拼杀一回,以报公主当年知遇之恩。”

  “你们自已掂量,不行再跟我说。”

  托月没有拒绝他们的好意,毕竟眼下她也有一堆事情要处理。

  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的事情太多,托月不一会儿便睡熟,等阿弥进来把她唤醒时,天色已经全部变黑。

  出门时却看到黎妈妈在外面,黎妈妈上前道:“九姑娘,老太太说此番一别不知何时再见,希翼一家人能坐在一起吃顿家常便饭。老爷、大夫人不好拒绝,特地让奴婢过来通知姑娘。”

  “知道了,走吧。”

  托月一听就知道,一会儿又少不得要应付二房。

  走到前堂,远远就听到二夫人的声音:“咱们家这位九姑娘,架子真是越来越大,居然要长辈们等。不是我多嘴,大嫂你也该好好管教管教这个小庶女,不然就得骑到你脖子上。”

  托月跟黎妈妈相视一眼,大步走进前堂道:“二婶母倒是认真管教子女来的,结果一个在牢里,一个死了,一个做走狗,还有一个见不得人。母亲要听二婶母的话,大房岂不是出要重蹈覆辙。”

  骤然听到这番话,大夫人、三夫人相视一眼会心一笑,等了半天等的就是这一刻,真是大快人心啊。

  陆氏那张嘴也只有托月能收拾,果然托月一出声就呛得陆氏说不出话,两人不禁在心里偷偷着乐呵。

  “应托月,你怎么跟我母亲说话。”

  从旁边传来一个冒火的,十分嘶哑的声音,语气里充满警告。

  托月看一眼说话人道:“八姐姐怎么在这里?你在这里让大家怎么吃得下饭。”

  无视应嘉月要杀人的目光,侧眸对阿弥道:“福家楼的点心还有吗?”

  阿弥马上应道:“有的,云三公子差人送了姑娘好些福家楼的点心。”

  提到云齐应嘉月呼吸一紧,托月看到后淡淡道:“想是云三公子很满意我送他生辰礼物,才会回送大家点心吧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把点心交给奴婢时,也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阿弥深知其中原由,心领意会地配合托月演出戏,就是要故意气死应嘉月。

  陆氏看到女儿受辱,嚯一下起身道:“应托月你说什么话,有你这么跟姐姐说话嘛,你的礼仪是狗教的吗?”

  “狗都教得比二婶母好。”

  托月上前给长辈们一一见礼,谢谢坐到应紫月身边道:“还有,谁是我姐姐?我姐姐在这里呢。”

  若不是众人在场,陆氏就要动手打托月,托月不屑地笑笑:“二婶母,别忘记你们陆家和卢家,是怎么做了康王府的替死鬼。”

  “你竟然敢诅咒大家。”

  “你们还用着诅咒吗?”

  托月冷声反驳陆氏,目光特意从应嘉月身上扫过。

  陆氏还想说什么,老太太终于发声:“好了,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,就不要为一点小事吵架。”

  “老太太,姑奶奶、表少爷、表小姐到。”

  管嬷嬷满脸喜悦,小跑着从外面走进来,后面跟着的正是燕夫人、燕攸宁,还有久不露面的燕昭。

  托月鼻子里冷哼一声,应紫月轻轻握着她手道:“九妹妹,只是吃一餐饭,你忍一忍也就过去了。母亲已经吩咐厨房另外做了好吃,也做了妹妹的一份,眼下就应过景吧。”

  燕夫人依旧是眼光高过顶,不把众人放在眼内,进来后只管向老太太行礼,就径直带着一双儿女落座。

  应紫月刚想起身就被托月按住,就看应嘉月起身恭恭敬敬地行礼。

  换来的却是燕夫人一脸嫌弃。

  燕攸宁和燕昭干脆直接别过脸,应嘉月顿时氛尴尬不已。

  大夫人暗暗庆幸自家孩子没有动,不然又要落得跟应嘉月一样的尴尬下场。

  燕夫人忽然看向托月道:“九姑娘,听闻你今天在文心楼遇上武国武安君,不知道他对你的印象如何?”

  “武安君对侄女是什么印象,侄女不知道也不在乎,不过……”托月看向燕攸宁道:“姑母放心,五国论道景国若是输了,托月绝对不会籁到攸宁表姐头上,更不会让燕昭表哥单独跟某个王爷、郡主单独见面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浓浓的huo yào味。

  燕攸宁、燕昭马上惭愧地垂下头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托月虽生的羸弱,但是该扛的责任,绝对不会推卸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“母亲,人都齐了吗?”

  燕夫人还想说什么,应老爷的声音就从外面传来。

  片刻后就看到应老爷带着应熙、应轶、应书、李守素从外面大步进来。

  在场的人除了老太太和燕夫人、二夫人外,纷纷起身行礼,待应老爷落座后,几位公子才上前向长辈们行礼。

  应老爷扫一眼在场的人道:“既然是一家人团聚,怎么不见应明他们?管家,你让人去把他们都请过来,一家团聚就该有一家人团聚的模样。”

  “大伯,他们就不用来……”

  “眼下应府还是我做主,等大家搬府以后,你再做主吧。”

  应老爷冷冷打断陆氏道:“母亲,孩子们都上了族谱,就是应家的人,团聚岂能没有他们。”

  陆氏默默垂下头,应老爷看向托月道:“九丫头,你要准备五国论道,以后就免了晨昏定省,把时音都用来看书,别辜负皇后娘娘对你的信任和希望。”

  “女儿会努力的。”

  托月聆听完教导,安静地坐在应紫月身边。

  很快二房外室的三位公子、还有六位姑娘就来到前堂,大约知道到应老爷在场都不敢造次,恭恭敬敬地行礼落坐。

  应老爷看一眼全场的人道:“皇后娘娘担忧九丫头的安危,就安排此次参加五国论道的几位公子,过两天到沁园听周先生讲学,府中与此事无关的人不得靠近沁园,否则杀无赦。”

  “听明白吗?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应府的小辈们纷纷起身回答。

  忽然一个小声问:“大伯父,云三公子会来听学吗?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