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明知故犯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22章 明知故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这么有特色的声音,大家一听就知道是谁,不少人皱起眉头。

  云三公子是什么人物,莫说是皇城那些长得千娇百媚的小姐们不敢妄想,就连靖王府的郡主都被拒绝,应嘉月有多长时间没照镜子,她那副另人作呕的尊容,居然还意思惦记着人家不放。

  应老爷似是没有听到,继续吩咐小辈们道:“应轶、应书,周先生能教的都教你们,以后就在书房看书。”

  “是,父亲。”

  “是,大伯父。”

  两人起身欣喜地回答,让他们在书房看书,实则是应老爷要亲自教导。

  三夫人和余姨娘都欣喜若狂,陆氏和燕夫人虽羡慕却没有办法,面皮再厚他们也不好意思凑上前。

  “大伯你,云三公子会来吗?”

  特色声音再次响起,大夫人想开口数落却被黎妈妈制止。

  应老爷看一眼托月,托月淡淡道:“八姐姐,你忘了五姐姐是怎么死的,这回你又想搭上谁的命。”

  提到应秋月的死,应嘉月马上不敢出声,二夫人面上也不自然,托月继续道:“用过晚膳,八姐姐回去后,记得照照镜子,你这副尊容是想吓死云三公子吗?”

  “九丫头,过了。”

  应老爷淡淡提醒,让她适可而止。

  托月冷哼一声,转头装做跟应紫月聊天,不理会陆氏想杀人的目光。

  大家继续聊天说往后的安排,直到晚膳开始都没人理会过这对母女,老太太也没有特意照顾。

  托月平素吃得并不多,今天又多吃了几块点心,喝了碗汤吃了几口菜,便让阿弥不要再挟菜。

  陆氏看到后像是揪着托月小辫子,故意拉长声音道:“九姑娘,你这是饭量小呢,还是不愿意跟大家在这一起?”

  “二婶母这不是明知故问吗?”托月冷斜一眼应嘉月道:“当然是不愿意跟你们一起吃饭,您非要把话挑明的话,托月只能如实说,换谁对着一个丑八怪也吃不下饭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陆氏马上看向老太太:“母亲,您瞧瞧,九丫头说的是什么话。”

  大夫人一脸不屑道:“九丫头饭量小,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二弟妹想找麻烦,记得下次找个好一点的借口。”

  “大嫂嫂……你没听她怎么诋毁自已的堂姐。”陆氏望着被托月打击数次的女儿,几乎要哭出来,大夫人瞟一眼应嘉月道:“诋毁?八姑娘那副尊容,还用得着她诋毁吗?”

  意思是托月说的大实话,就算应嘉月戴着帷帽,大家只要想象一下面纱下的尊容就吃不下饭。

  陆氏没想到大夫人也变得如此牙尖嘴利,说起损人的话一点也不逊于托月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安慰女儿,只能再次向老太太求救。

  “母亲……”

  “你就不能让一家人安静的吃顿饭吗?”

  老太太终于出声,却不是帮陆氏说话,而是十分不悦地提醒陆氏,是她折腾得大家心里都不舒服。

  陆氏一脸委屈地看着老太太,老太太淡淡道:“九丫头还没来时,你就一直在背后说三道四。是我老太婆一时兴起想大家坐下来吃顿饭,九丫头不知情晚到一点怎么啦,你做长辈就不能包容一下小辈吗?”

  “你知道今天出门,她碰上的人物有多难缠吗?”老太太看一眼女儿,继续质问:“你知道武国武安君有多可怕,他的为人有多难应付吗?”

  “换成攸宁和八丫头遇上武安君,能如此妥善的处理吗?估计人家还没说话,就直接跪在地上求饶。”

  老太太不仅责骂二夫人,而是连同外孙女儿也一起带上,大约是想到大儿子之前的抱怨,继续道:“到时候丢的不只应家、燕家的脸面,还有景国的脸面。你们怎么还有脸为一点小事,就在这里找她麻烦呢。”

  “母亲……”

  燕夫人没想到老太太连自已的女儿也一起埋汰,顿时为女儿感到十分委屈。

  老太太扫视众人道:“眼下皇后娘娘让参加五国论道的几位公子,到应府听周先生讲学是对应家的信任,是应氏一族的荣耀,你们谁要是胆敢从中破坏,就直接家法伺候,再逐出家门。“

  “听明白吗?”

  老太太猛一拍桌子,陆氏整个人猛地一震。

  这话自然是对陆氏、对二房的人说,因为除了他们没有人会坑害应家。

  应老爷终于出声道:“好了,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,今日一聚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再聚之日。阿弥,给姑娘再盛半碗碧粳米饭,你就当是多陪陪祖母吧。”后面一句话自然是对托月说。

  “是,爹爹。”

  托月只得耐着性子坐在席上。

  陆氏被老太太一顿喝斥后终于消停下来,一双眼睛却写满不甘。

  好不容易吃完晚膳,托月回到成碧馆,舒舒服服地浸泡在冰儿准备的药汤里。

  忽然想起陆氏不甘的目光,坐起来对阿弥道:“阿弥,让人好好盯着二房,有什么动静马上告诉我,这次绝计不让他们有翻身的机会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自从得知几位公子要到应府听学后,管家就带着人把应府里外拾缀干净。

  出于安全考虑,从大门通往沁园的道路,更是十步一亭地派人把守,不许闲杂人等靠近,不过有些事情却非人力可阻止。

  两天后的早晨,应府大门前热闹非凡。

  墨、云、徐、古四家,以及离王府的马车,先后停在应府外面。

  云齐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道:“墨染尘,你说九姑娘会不会跟大家一起听学?你说她一个姑娘家,跟大家几个大男人在一起听学,会不会觉得不好意思?”

  “你放心,九姑娘不会抗旨不尊。”

  墨染尘目光只看向前方,参加五国论道是任务,就算再不情愿她也会参加,听学也是必然的事情。

  几人走进沁园,面上纷纷露出惊羡的神情。

  徐还舟打量一番四周的环境道:“在如此环境下读书,怪道应家五子参加秋闱,五子皆榜上有名。”

  闻言众人也不由点头,沁园不仅环境更是古朴清幽,景致绝丽,各朝各代的名人典籍更是摞满书架,虽然不是原本而是后来抄写的手稿,不过也十分难得。

  快走到学堂时,远远就看到一道美丽的倩影,带着帷帽站在学堂前面的石阶下面。

  大家还在研究女子身份时,云齐就兴奋地冲前道:“九姑娘,本公子初次上门拜访,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。”

  从袖里取出一个盒子,朝站在门前的女子打开,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,五颜六色的粉末冲出,然后大家就先后听到两声惊恐万分的惨叫声。

  “妖怪啊!”

  云齐不知看到了什么,大叫一声惊恐万分冲回来,躲到墨染尘身后。

  而站在堂前的女子蹲在地上,抬臂用衣袖掩面,另一只手慌乱地不停地在地上摸索,像是在找什么东西。

  “你们好早啊!”

  墨染尘看到落在地上的帷帽,正想上前帮忙时,熟悉的声音却在身后响起。

  云齐一脸惊讶地回过头,托月戴着面纱露出一双狡黠眼睛,白衣绿裙翩然走近,马上大声投诉道:“九姑娘,你们府里有妖怪,长得十分可怕还会化成人形的妖怪。”

  妖怪?

  托月不解看着云齐。

  云齐抬手指了指,他的手指头都在发抖,可见是被吓得不轻。

  托月顺着方向看过去,就看到穿着跟自已一样衣裳的女子,慌乱地戴上帷帽想往外面跑。

  “良玉。”

  良玉快步上前拦住女子的去路。

  女子愣一下换个方向继续逃跑,良玉出手点住她的穴位让她无法动弹。

  托月不用看也猜到是谁,走上前道:“八姐姐,祖母早有话擅闯沁园者,家法伺候,逐出家门。”

  蓦地被点破身份,应嘉月惶恐不安地叫道:“你不是八姑娘,你住口,你闭嘴……不许提起我名字……”不能动弹的女子,用嘶哑的声音大声地叫喊,意图盖住托月的声音。

  托月走上前含笑道:“妹妹不说出来,如何让云三公子知道,姐姐为了他连家族存亡都不顾呢。”

  这话一出应嘉月死死盯着托月,恨不能用目光划开托月的颈项,看着她鲜血喷出,洒在自已有脸上时仍是温热的。

  托月隔着面纱都能感到应嘉月,恨不得杀死自已的目光,淡淡道:“良玉,把八姑娘送到祖母跟前,就说八姑娘把云三公子吓坏了,让她老人家想个法子,杜绝类似的事情再发生。”

  “应托月……”

  “八姐姐,妹妹这可是为你好。”

  托月轻声提醒应嘉月,二房不会再有人站出来替好受过。

  上前揭下她的帷帽,露出满是粉末的面孔,故意道:“云三公子不用害怕,这位姑娘不是妖怪是应府八姑娘,请云三公子看在她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,饶她不死吧。”

  当着爱慕的男人面露出丑容,应嘉月崩溃地大叫道:“应托月,应托月……你这么恶毒,就不怕将来会有报应吗?当着墨家人的面害我,就不怕被婆家嫌弃吗?就不怕墨六公子厌恶你吗?”

  “八姐姐,妹妹为了应府的存亡,顾不得自已的声誉。”

  托月不紧不慢道:“姐姐可以为一已私欲,妄顾至亲的性命不顾,妹妹却不可以学习你的自私自利。”

  用帕子擦掉应嘉月脸上的粉末,托月面带笑容道:“为了能进云府当个小妾,姐姐故意在靖王郡主面前,搬弄是非说妹妹对云三公子有意,以致盈盈郡主处处针对妹妹,令妹妹处处为难。”

  “你们二房为了抢夺我的财物,去年中秋夜请杀手想要我的性命,后来你们又为讨好康王府,把妹妹的行踪透露给康王郡主,差点让霏霏郡主设局毁了妹妹的名节,直到今天你还打扮成妹妹模样意图栽赃陷害,妹妹对八姐姐十分的失望。”

  望着渐渐露出真容的应嘉月,托月退开几步道:“跟姐姐的所作所为相比,妹妹眼下的所作所为已经很善良。”

  “长得丑想得倒美。”

  托月故意盯着应嘉月朝天鼻孔,冷冷地讥讽挖苦。

  末了把帕子塞到应嘉月嘴里道:“来人,把八姑娘送到祖母屋里,由祖母来处置吧。”

  很快便从门外走进两名粗使的妈妈,毫不温柔把应嘉月拖走,就像是安排好似的,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。

  “府中琐事,让诸位公子见笑了。”

  目送应嘉月离开后,托月回身向几人赔礼道歉。

  墨染尘面无表情说了“也好”两个字,就大步走进学堂里面,托月微微侧身请众人入内。

  忽然感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已,托月好奇地抬起头,却看到一名年轻英武的白衣人,站在三步外用一双满是沧桑的眼眸默默看着自已,清晨的朝霞洒满在他身上,染上一层大气庄严的神圣光彩。

  “这位……”

  无须有人先容,托月也能感到来人地位的超凡。

  墨衡宇一脸如桃花般灿烂的笑容道:“九姑娘,这位是离王殿下,他可是大家这些人的领队。”

  离王萧律,托月自然是知道。

  萧微微的兄长,出生天降曾天降异象,先皇故为他赐字长景。

  意思是要他保护景国江山长兴不败,面对被先皇帝寄予厚望的人,托月自然不敢怠慢,上前行大礼道:“托月不知离王驾到,有失无迎,还请离王恕罪。”

  “九姑娘不必多礼。”

  离王抬手虚扶一下道:“本王来听学不曾跟令尊应大人提起,你不知道也不算失礼。”

  很多人在知道自已的身份后,都会畏惧得失了平时的从容,想不到一个小姑娘竟能在短时间内,处理得分毫不差。

  “谢离王不罪之恩。”

  托月起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面对离王时莫名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 而且明明对方看起来并不比墨染尘他们出采多少,只是当你注意到他存在的一瞬间,就会感觉到他身上雄伟无比的强大的气势,仿佛有他在一切都会稳如擎天柱,他们可以完全不用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想到这里,托月心头猛地一跳,不敢正视对方的眼睛。

  离王若的所思地看一眼托月,迈步轻轻走进学堂,托月才随着其他人一起入内。

  熟悉的学堂早作一番布置,里面只摆着七张桌子,离王自然坐在最前面的位置,托月则坐在最后面。

  托月如往常一般,取出砚台轻轻磨墨。

  云齐却是个静不下来的主,一坐下来就打开话匣子:“九姑娘,你说是不是老天爷安排好的。上次你想用机关盒让本公子当众出丑,结果却鬼使神差的打在萧盈盈身上。本公子想用机关盒打你,结果却意外地打到八姑娘身上。”

  托月不出声,云齐继续道:“你间接地帮公子收拾萧盈盈,本公子一高兴就送你福家楼的点心;本公子今天也间接帮你收拾八姑娘,你是不是应该烤一条鱼来报答本公子呀。”

  云齐十分不要脸地提出要求,除了托月其他人都有揍他一顿的冲动。

  托月懒得理会云齐,磨着墨道:“你能来应府听周先生讲学,就是本姑娘对你的最大的回报。”

  “什么?你也太小气吧。”

  云齐不甘心被托月这样打发掉,忍不住吐槽托月敷衍自已。

  托月面无表情道:“云三公子可以试着,拿买点心的钱请周先生讲学,看周先生会不会理会你。”

  用买点心的钱请周先生讲学,云丞相要是知道肯定会狠狠地揍云齐,就价值而论能听周先生讲学,岂是几盒福家楼的点心能与之相比。

  “是本公子失言。”

  云齐回身向托月拱手道歉。

  托月头也不抬道:“云三公子要道歉的人不是托月,而是周先生。”

  呵呵……

  爽朗的笑声突然传来,托月停止磨墨,起身笔直地向来人行礼。

  周先生从外面走进来,与众人一一见过礼后道:“九姑娘,你可知道在下方才因何而笑。”

  托月刚坐下只得重新起身道:“大约是因为景国英才今日尽汇于此,先生想着能与诸位公子一起探知识,就不由自主地笑出声音。”

  “你这是夸自已,还是夸在场的诸位。”

  周先生故意让托月多说话,托月无奈道:“有其师必有其徒,学生夸自已便是在夸赞周先生。”

  闻言周先生忍不住哈哈大声,止住笑道:“六公子莫怪在下故意逗九姑娘,在下要是不逼她、逗她说话,她可以一天都不发一言,甚至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,可是在下喜欢听她说话,因为她说的话总是让人感到舒服。”

  “先生言重。”

  莫名被点心,墨染尘淡然回答。

  想到方才的应嘉月,墨染尘不知如何形容托月。

  离王却忽然出声道:“先生的意思是,九姑娘只会在不得已的情下才会开说话。”

  周先生看一眼坐在最前面提离王,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道:“离王殿下这么说也对,九姑娘的确话不多,大多时候开口说话都是碍于身份。”

  “比如说?”

  离王似乎对托月十分感兴趣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