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离王萧律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23章 离王萧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比如说……”

  “比如说学生因为忤逆您的意思,曾经被父亲罚了几回,有那么一两回差点死掉。”

  周先生刚开口,托月清冷如霜的声音就响起,所说之事是不给周先生半分面子,可见周先生不止是让她多说话,

  周先生很是尴尬地咳嗽两声换话题道:“以几位的才学见识,论道的题目自然难不倒你们,皇上把大家聚在一起,是要大家认清楚一个事实——论道的结果将决定各国的命运。”

  “所在……”

  周先生一脸凝重道:“你们的对手在努力取得胜利同时,也会不惜余力的对付你们,所以在论道过程中若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已,乃至对景国的残忍,你们要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论道一切以景国的利益为上。”

  “我有疑问。”

  云齐忽然出声,周先生示意他说。

  云齐起身笑道:“若在论道过程中,队员出现危险,而时间又刻不容缓时,是救还是不救?“

  提到这个问题,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托月。

  六人中只有托月没有一点内力,万一出现危险能自救的可能性不大。

  周先生也明白大家的意思,淡淡道:“面对这种情况,在下只能说三句话——量力而行,量事而为,量时而动。”

  大家细细琢磨着三话的意思,周先生幽幽道:“五国论道,不是吟诗作对,不是风花雪月,而是一场残酷的战斗,是一场属于三十个人的战斗,你们每走一步,每一次选择都决定景国,以及万千百姓的命运。”

  “岂不是说,大家还得带着武器参加五国论道?”

  托月忽然出声问,周先生面上露出一丝苦笑:“记得带上皇后娘娘赐你的于毕剑,以你的聪慧一定能用好这把剑,没准你能让它发扬光大,万众瞩目,成名一把传世名剑。”

  “周先生,不如九姑娘每天加训一项。”

  离王忽然出声,让众人心中一震,纷纷惊讶地看着离王,他为何突然关心起九姑娘。

  托月也露出惊讶的神情,离王淡淡道:“本王识得一套步法,虽然不能用来制敌,逃跑保命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“你放心,只要有一线可能,大家都不会弃你于不顾。”墨染尘忽然出声,其他人先是一怔,云齐已经兴奋地大声附和道:“说得对,大家是一个队伍、一个团体,不应该落下任何一个队员。”

  “在下怎么从来不觉得,大家队伍里最需要保护的人是九姑娘。”徐还舟轻描淡写一句话,就把凝重的气氛冲散。

  “在下也觉得九姑娘的实力不差。”古书玉也出声道:“有时候一个人的实力强弱,不是以内力来衡量,中秋节那天晚九姑娘的表现,就足以说法明一切。”

  “说得很是。”

  周先生意味地深长地应一句。

  目光落在托月身上道:“九姑娘,大家说了那么多,你有什么想说吗?”

  “尽人事,听天命。”‘

  托月六外字概括自已的一切。

  无论说得有多好听,现实都会把一切击碎。

  大家瞬间无语,他们说一堆激昂的言辞,人家只一句尽人事听天命。

  周先生笑笑道:“现在你们可以理解在下的苦衷,想要她多说几句话有多么困难,就差还没根鞭子抽打。”

  “周先生,大家身边有同款的,完全可以理解您的痛苦。”

  云齐悄悄指一下墨染尘,这个人向来是你不问他不说,有时候甚至问了也不会开口。

  周先生看着一脸兴致泛泛的托月道:“五国论道新增了一条限时作答的规则,虽然打消对方以消耗九姑娘体力取胜的想法,可同时也缩短了大家各项比斗的时间,新规矩有利有弊,只是看你们如何利用。”

  离王淡淡出声道:“先生的意思是?”

  周先生淡然一笑:“论学识、见识,在场诸位都没有问题。所以大家接下来的时候,就好好的研究一下规矩。”

  “九姑娘。”

  突然又被点名。

  托月无奈道:“善于利用规则也是实力。”

  周先生同样无奈道:“我是想提醒你,不要犯lǎo áo病,在课堂上走神。”

  “周先生,九姑娘经常在课堂上走神吗?”

  云齐十分好奇地问,他一直以为托月会是个乖乖女孩,现在似乎跟想象不同。

  周先生笑笑道:“那边架子上的竹简,就是九姑娘被罚抄时抄出来的,每次惩罚不会少于二十遍,最多四十遍。”

  “那不算多呀。”云齐不以为然。

  “你要知道这一年里,她听学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两个月。”

  周先生提醒一句,大家顿时觉得不算少,离王却不解道:“周先生,本王说一句话得罪的话,您用教导其他人的方法教九姑娘,是不是有些不合适?以她的学识和能力,难免会觉得无聊乏味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进府之前,可从未上过学啊?”周先生有一丝疑虑,离王淡然一笑道:“且不说应大人学识过人,本王听闻九姑娘生母,荼蘼亦是能文能武,写得一手好文章的才女,自然是悉心教导九姑娘。”

  “是这样吗?九姑娘。”周先生不解地问托月,托月想了想道:“不记得,先生问学生的父亲吧。”

  “不记得!”

  离王惊讶地看向托月,她有回答让人觉得是在敷衍。

  周先生看一眼托月道:“九姑娘身负剧毒,每次受伤毒发会失去部分记忆,不记得也很正常。”

  “什么毒,平时无事,发作后会这么严重的后果。”离王下意识地问,周先生笑笑道:“商神医正是为查清此毒,离开皇城至今未归。”

  意思是他们真的不知道,没有敷衍任何人的意思。

  离王会意没有再说什么,周先生才开始逐条规则讲解,寻找其中可以利用的漏洞。

  上午的听学一结束,托月马上拜别众人,出了应府后墨衡宇马上道:“离王的事情,衡宇原不应该过问,只是……”

  “你是想本王为何对九姑娘如此上心,对吗?”

  离王接过墨衡宇的话,墨衡宇马上拱手道:“在下的确很好奇,毕竟您跟九姑娘素不相识。”

  看着众人疑惑的眼神,离王思虑再三才道:“本王有位小姑姑,二十年前被人从府中掳走,祖母因此而一病不起,祖父、父王寻遍景国,却始终没有寻到这位小姑姑,父王去世后便再无人提起。”

  “离王是觉得……”

  “本王虽不曾看到九姑娘容颜,但她的眼睛……跟小姑姑极为相似。”

  离王轻笑一声道:“大约是本王太想完成父王遗愿,所以看到九姑娘时才会失态,以后会控制好情绪。”

  云齐一脸意外道:“九姑娘是离王的小姑姑。”

  众人一阵无语,古书玉道:“你也不想想九姑娘的年纪,怎么可能是离王的小姑姑。”

  离王沉吟片刻:“本王不想被此事干扰,三公子、六公子是见九姑娘容颜的,可否给本王画一幅九姑娘的画像。“

  “让墨染尘画吧。”云齐笑眯眯地说明道:“他们是有婚约的,就算被人看到也不会引起误会,我要是画了九姑娘的画像,怕萧盈盈会找九姑娘麻烦,九姑娘可不会一味的容忍,没准一生气就……”

  云齐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,大家明白是什么意思,那女子想要杀个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“此事不急,时间长着呢。”

  离王仰望着道路两侧的梧树,白衣如画,随风飘动。

  正午的阳光洒落在他身上,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,刹那风华让人想跪伏下去朝拜。

  墨染尘他们站在他身后,跟他看着同一个方向,无不被眼前人的无上风采折服,仿佛他一个人就可以撑起一片天。

  托月坐在书房,回想着离王的身姿,想不到景国还有这样一位王爷,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一个人,他站在那里仿佛就能照亮一片天,照亮每个人的心海。

  “姑娘,该用膳了。”

  阿弥提着食盒进来,就摆在窗下的小几上。

  托月无意识道:“想不到景国还有离王这样的人物,我以前怎么从未听人提起过。”

  “当今皇上的皇位便是已从故离王手中夺来的,皇上登基后为了抚恤几位王爷,只流放离王一族并没有赶紧杀绝,几年后就恢复了离王爵位,眼下这位小离王过得十分低调,稍不留神便会让人忽略他的存在。”

  冰儿的声音从书房深处传来,托月有些愕然道:“可他看起来一点都不低调,就像以前阿弥形容我的,他长得就很高调。皇城有这样的人物,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注意到过他。”

  “因为以前姑娘不在皇城啊。”

  阿弥一言道破原由,托月尴尬地笑笑,差点忘记现在她是应托月,不是襄国公府的苏润。

  应托月上一年前才到皇城,自然注意不到这位王爷,可是眼线遍布皇城的玉德公主,竟然也没有注意到,这就太不应该啊。

  “姑娘又在想什么?”

  冰儿抱着几卷竹简走出来,把它们放到箱子里面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在想一个一直很低调的人,突然以不容忽视的姿态出现,他是不是将有所行动。”

  “冰儿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看到冰儿搬书,托月不由多问一句。

  冰儿笑笑道:“把姑娘近期用不上的东西提前送到新宅里面,免得搬家东西太多,被二房那边浑水摸鱼。”

  托月才记起如今二月已经过去大半,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也要搬走道:“这事你跟母亲说了吗?没有的话赶紧过去回母亲,免得到时候被人说闲话。”

  “姑娘也太小心了。”

  冰儿不由感叹一声道:“奴婢一会儿就去回。”

  阿弥把筷子递给托月:“厨房特地给姑娘做了菜鲈鱼,姑娘好歹吃一点。”

  托月接过筷子愣一下:“哦对了,良玉把人送过去后,祖母那边有什么动静,还是说跟以往一样直接放走。”

  “良玉走后,慈晖堂就紧闭门户,现在还打探不到消息。”阿弥盛了一碗碧粳米饭,放到托月面前道:“老爷说前两天姑娘进碧粳米饭进得香,以后就给姑娘配碧粳米。”

  “我那是进得香吗?”

  托月冷冷道:“我那是想赶紧吃好了事,回屋睡大觉。”

  阿弥满不在乎道:“管它呢,碧粳米总比白米好,姑娘能吃能喝奴婢就高兴。”

  “慈晖堂那边,我还是不太放心……”托月想了想:“冰儿,你去库房把那面琉璃镜找出来,用过午膳我带过去给祖母请安,顺便探望照看一下八姐姐。”

  “奴婢知道怎么做?”

  冰儿笑着退出外面,不由地摇头笑笑。

  阿弥一脸不心疼道:“琉璃镜多贵,放到八姑娘屋里,真是糟蹋好东西。”

  “小气鬼。”

  托月故意卖关子,捧起饭碗开始用膳。

  慈晖堂。

  老太太头痛地扶额。

  管嬷嬷小声道:“老太太,得罪丞相府可不小事,再加上几位公子都奉旨前来,万一传到皇上那里,只怕大老爷、三老爷,以及几位公子的前程都会受到影响,您得赶紧拿主意。”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“九姑娘原话的意思是,只是不想类似的事情再发生,而不是要八姑娘的性命。”

  见老太太还在犹豫,管嬷嬷小声道:“老太太换一个折中的方法,把八姑娘弄晕了连夜送到别庄静养,也算是对九姑娘有个交待,云三公子那边若要追究起来,九姑娘也有个交待。”

  老太太终于拿定主意:“眼下也只能这样,再找几个力气大的婆子看守,绝对不能让她再出来闹事。”

  “老太太,九姑娘来了。”

  门外在妈妈进来回话,神情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老太太怔一下道:“请九姑娘进来,不管如何处置,她都有权知道结果。”

  托月进来后乖乖行过礼,老太太轻叹一声道:“祖母已经决定,连夜把你八姐姐送到城外别庄静养,再派几个得力的妈妈看守着,绝不会让她再出现在应府。”

  “祖母可知道,今天离王殿下也在场。”

  托月毫不犹豫搬出离王,老太太面色一白,千算万算没算到居然有皇族莅临应府。

  “祖母若想八姐姐安安稳稳静养,就得先灭了她心中的执念。”

  悄悄观察过老太太的神情,托月淡淡道:“不然就算送到天涯海角,八姐姐也会想办法逃回来。离王他们能容许应府出一次错,但绝不容许大家出第二回错。”

  “如何灭?”

  老太太着急地问。

  离王是什么身份,一句话就能碾压他们。

  托月起身行礼道:“祖母若信得过孙女,这件事情就交给孙女办吧。”

  管嬷嬷看一眼老太太,主动应话道:“九姑娘,八姑娘就在西厢房,您尽管过去办吧。”

  老太太看一眼管嬷嬷,无奈朝托月挥挥手,托月马上带着冰儿走向西厢房,还没有靠近就听到拍门的声音。

  “放我出去,我要见云三公子,你们放我出去……”应嘉月一边用力地拍门,一边大声狂叫,哪有一年前回府时初见的傲娇嫡女模样,简单就是一个疯子无疑。

  在外面的看守的婆子,知道托月如今身份不同往日。

  主动开口道:“九姑娘,您怎么上这里来?八姑娘起了性子,怕是不好应付。”

  托月面带笑容道:“托月奉祖母的命过来,好好劝和八姐姐,你们把门打开,让大家进去吧。”

  “姑娘小心。”

  冰儿提醒托月,给妈妈一个眼神。

  妈妈马上前打开门锁,应嘉月似是听到声音,锁头一拿开她马上从里拉开门。

  应嘉月一脸喜出望外,托月缓缓走到门前道:“八姐姐,妹妹看你来了,还给你带来一份礼物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“跟云三公子有关哦。”

  提到云三公子,应嘉月马上咽下骂人的话,一脸激动道:“是云三公子给我的礼物吗?他是不是被我感动?”

  面对着疯疯癫癫的应嘉月,托月微微一笑:“姐姐不请妹妹入内吗?难道姐姐要当着外人的面,打开妹妹给你带来的礼物,这可是一易碎的份礼物。”

  托月带着冰儿入内,把应嘉月此到梳妆台前。

  上面的铜镜已经用布蒙上,看来祖母还是十分心疼孙女,不忍应嘉月看到自已的容颜难过。

  “八姐姐,快坐下吧。”

  托月把应嘉月按坐在凳子上,冰儿突然出手封住应嘉月的穴位。

  应嘉月猛地回过神,一脸惊恐道:“应托月,你想干什么?我告诉你杀人可是犯法的,你要是敢动我的一根头发,五哥哥是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“八姐姐不用害怕,杀人犯法妹妹知道。”

  托月一脸淡然笑容:“把八姐姐定住不能动,是担心八姐姐一会看到礼物,激动过怼打碎云公子的礼物。”

  提到云齐送的礼物,应嘉月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下来,努力表示自已一定不会打碎礼物,冰儿趁机又一指,这回无论应嘉月怎么叫,都不会发出一点半点声音。

  托月缓缓打开带来的礼物,不紧不慢地摆在梳妆台镜子的位置上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