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隐患暗藏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26章 隐患暗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五国论道,面对这场关系家国命运的比斗。

  每天各种训练、演练让托月的时间过得飞快,有很多事情她都来不及关心过问,距离五国论道只剩下两天时间。

  五国论道有五项内容:第一项五国必答题,第二项五国古今历史;第三琴棋书画;第四项六艺造诣;第五兵法。

  五项内容的第四项,六艺造诣让托月有些棘手,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中的射和御,都需要过人的臂力,偏偏这两样都是托月没有,且不可能短时间内解决的。

  针对托月的情况,五国论道开始之前,墨染尘他们针对她的弱点,做了很多的准备工作,为证她不会成为累赘。

  托月也十分配合,经过一段时间磨合,七人目前也算是配合默契,更让他们的惊讶的是,五国论道的地点竟然是城西郊外的桃林。

  三月桃花盛放,细雨帛帛,风景如画。

  这一切看起来十分美好,可是对所有参加论道的人却是一种挑战。

  照规矩众人会提前一天出发,前往五国论道的地点,出发的前一天周先生特地把七人聚在一起。

  把桃花林的地形图摆在七人眼前,故作乐观道:“作为东道主,大家还是有优势的,你们一定要把地形图牢牢记在脑海里面。”

  离王皱着眉头道:“定桃林为论道地点,到底是哪一国的主意。”

  “是皇上。”

  周先生答案一出,众人不由皱起眉头。

  桃林万倾桃花盛放固然美好,可是绵绵细雨,对身体虚弱的女子是极为痛苦的事情。

  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托月,托月一脸淡然道:“事以至此,多思无益,还是先研究地形图,提前作好应对之策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不生气吗?”

  云齐小声问,此番去桃林可不是为了赏花,而是要跟人家拼命。

  托月回头笑笑道:“生气又不能解决问题,还不如心平气和记熟地形图,争取多一分胜算。”

  “你可是在众人眼里的软柿子。”古书玉忍不住出声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书玉公子这话,说得另外四国的队伍里没有女子似的,除非你们要在这种情况下,展示你们的绅士风度,不然每支队伍都有弱点。”

  呃……

  六名男子被呛得不轻。

  若不是托月提醒,他们还真会很绅士避开对方的女队员。

  周先生马上听出问题,淡淡道:“在下再强调一遍,论道中没有男女之别,除了自已的队员余者皆为敌。”

  “是,周先生。”

  六人暗暗汗颜,没想到他们犯这样的错误。

  最后临别前,周先生看一眼托月道:“明天正午西华门集合,大家一起出发前往桃林,在下不希翼有人迟到。”

  托月别过众人后回到成碧馆,歪在床上看丫头们收拾东西。

  良玉看到后问:“姑娘在想什么,想得那么出神,是不是今天学堂又发生什么事情?”

  “别提了。”

  阿弥气乎乎地,把学堂上的事情,一一说与良玉。

  良玉沉吟片刻:“姑娘是担心,几位公子的失误,会导致姑娘受伤。”

  托月叹气道:“虽说一个队伍的人应该相互信任,可是我总觉得求人不如求已,再说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。”

  “冰儿,你有什么办法,能让我在紧急关头,动用一下自已的内力……”

  “想都别想。”不等托月说完,冰儿就一口否认,冷声道:“姑娘只是参加五国论道,没必要搭上性命。”

  “这……不是我要搭上性命,是别人想要我性命。”托月努力向冰儿说明道:“五国论道可不是云府的雅集,两支队伍坐在一起,客客气气你来我往,而是可以使用任何手段打倒对手。”

  闻言,冰儿迟疑一下道:“动用内力不可能,让姑娘保持体力,奴婢倒是有办法。”

  托月马上激动地坐起来,一脸期待看着冰儿,冰儿回房取来一个小瓶子道:“服用一颗能让人两天内没有疲惫感,只是过后会疲惫是数日,倒是对身体没有什么损害。”

  托月接过瓶子,好奇地倒出一颗在掌心上,是一枚白色的散发着奇特香味丹药。

  放到鼻子前闻了闻,却闻不出是药材制成的,问:“丹药是要提前服用,还是感觉到泛力的时候再使用?”

  冰儿收好丹药道:“此丹药虽入腹即起作用,不过奴婢建议姑娘,在论道开始后两个时辰后服用,不要等到无力反抗的时候再用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论道过程中,没有人会给她时间消化药力。

  最好是在还力气抵挡的时候服用,让自已一直保持充沛的体力,坚持到论道结束。

  体力不再是弱点,托月依然不敢掉以轻心,还有一件问题必须在天亮前解决,用过晚膳便把自已送到书房,一直熬到丑时才解决问题。

  简单梳洗一下便上床休息,直睡到巳时才起床。

  梳洗打扮好走出大门,应熙已经等在外面多时,还有他手下的十八骑也在场。

  托月惊讶地看一眼应熙,应熙扶她上马车道:“如今皇城不太平,父亲让为兄带人护送妹妹到桃林。”

  托月也知道另外四国的人,都把她视为五国论道上的强敌,自然会想方设法阻止她前往桃林,不过父亲会如此慎重倒是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忽然明白父亲的用意,托月心里一阵苦笑。

  “谢谢大哥哥!”

  “你我兄妹,谢什么呀。”

  抬头看一眼门前的梧桐树,看到枝头上点点绿意。

  托月叹惜一声道:“过不了几天,大家就要搬走,看不到桐花发故枝。”

  应熙听得出她是话中有话,却只当她是小女孩悲春伤秋,没有接她的话,就直接命令队伍前进。

  由于五国论道将开始,皇城的人明显比平时多了很多,大多数是来看热闹的,不过有应熙威风凛凛地在前面开路,后面有十八骑的威慑。

  托月马车一路通行无阻。

  某处茶庄楼上,萧盈盈和萧微微站在窗前,看着下面缓缓驶过的马车。

  “瞧瞧这架势,比大家出门还气派。”

  想到差不多一个月时间,托月都跟墨染尘他们在一起,萧盈盈心里的醋意能酸倒一条街。

  两人正打翻醋瓶子时,忽然看到托月探出身体朝他们挥挥手,两人惊得跌掉下巴,直到马车走远后两人才回过神,相视一眼突然想哭想流泪。

  这是长了一双透视眼吗?

  竟然在马车内,也能找到他们在哪。

  托月的马车提前一刻来到西华门,不过不是停在城门口,而是巨城门口还有一里远的距离。

  这辆马车的出现,瞬间吸引无数目光,每道目光都恨不得能穿透马车,看清楚里面的情况。

  “是不是太张扬?”

  不远处,离王皱着眉头问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琅国庞如雪,天启沈香宜,武国安乐郡主,他们都是大伏国桑绮的手下败将,而桑绮是九姑娘的手下败将。桑绮胜他们是险用,九姑娘是碾压式打败桑绮,他们可不希翼九姑娘顺利到达桃林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这是……”

  云齐看向墨染尘,这女子有什么目的。

  墨染尘沉吟一下道:“把敌人引出来,化为被动为主动。”

  “太冒险。”

  离王马上下结论,顿一下又道:“不过值得一试。”

  云齐想了想,忽然道:“以九姑娘的手段,除掉那几个人不成问题。”

  “大约她从没把那些人视对手,不屑对他们出手。”说话的是徐还舟,温和地笑道:“盛名在外的桑绮在她面前,简直不堪一击,其他人就更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墨染尘忽然冷冷道:“你们不用同情九姑娘,以她的性格才不会吃哑巴亏。”

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云齐忽然叫一声。

  从北面冲过来一伙,不顾一切地冲向。

  应熙从容地打了一个手势,十八骑马上排开举起弓箭。

  大理寺十八骑不负盛名,箭无虚发,每一箭都命中目标,那伙人还没有靠近马车就被彻底消灭。

  “应大人还真是宝贝这个女儿,居然派出大理寺十八骑护送。”古书玉望着一地的尸体感叹:“两家有仇是不假,却不得不承认他是好父亲。”

  “言之过早。”

  墨染尘却有相反的看法。

  以应烘云品阶应该让女儿低调点,而不是抢尽其他女子的风头。

  墨衡宇制止大家聊天道:“你们快看,又有一批杀人过来,看他们还有什么办法对付。”

  由于第一波袭击,附近的民众已经zou guāng,应熙一挥手十八骑收起弓箭,每人手上多了一个盒子,对准冲过来的杀手。

  “那个不是……”

  看到盒子,云齐马上激动。

  还没等他说完,就看到一缕缕寒芒从盒子内喷出。

  细如发丝的针瞬间穿透杀手的身体,有些甚至穿透头部,看得云齐等人一身冷汗。

  云齐咽一下口水道:“那个盒子……跟她送我的一模一样,没想到它不只是个玩物,还是一件可怕的杀器。”

  “这盒子怎么啦?”离王不解地问,云齐心有余悸说明道:“云齐生辰当天,九姑娘送了云齐一个作为礼物,不过里面装的是些面粉之类,纯粹是用来做弄人的,没想到这盒子居然是个杀器。”

  “然后呢?”离王还是不解。

  “这盒子大家只是用来捉弄人,应大人居然想到用来武装十八骑。”

  墨衡宇笑颜如风道:“在下不得不感叹应大人的奇思妙想,同时也为九姑娘的智慧折服。”

  “盒子是九姑娘的做的!”离王有些意外,不过更多的是惊喜,道:“本王倒觉得应大人做法没有问题。”

  “只是……”离王如看到希翼,眼里有光芒,平静开口道:“九姑娘的发明,不应该只作用于大理寺,若是能运用到军队中,景国的军队简单是如虎添翼。”

  离王没有穿象征身份的衣服,没有外放气息,如同普通人一样无慑人之威,可是他站那里就能撑起一片天。

  这是站在他身边,景国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的感觉,墨染尘不优秀吗?墨衡宇不优秀吗?古书玉、徐还舟,云齐,他们号称景国年轻一代的翘楚,面对离王依然会不自觉地仰视

  “九姑娘送我的盒子还在,不如拿来殿下研究研究,或许真能用于军队。”

  “此事不用大家操心。”离王面带平静笑容道:“你们别忘了,应家在军队里也有人,应大人不会让弟弟错过立功封候的机会,只要有一支军队在使用,其他军队也会很快用上的。”

  “殿下远见。”

  五人同时向离开行礼。

  墨衡宇含笑道:“九姑娘真是生错女儿身,若是男儿……”

  “若是男儿身,兄长在朝中又多一个劲敌,岂不是更加头痛。”

  墨染尘看着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马车,淡淡道:“你们说,九姑娘有没有可能,根本不在马车里面。”

  云齐抱着手臂道:“以那个丫头的性子,倒是有可能,可是……”环视一圈四周道:“西华门附近最好的观察点,就在大家脚搞不好,你们说九姑娘会藏在哪?”

  “藏在你们身后啊。”

  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,六人马上调转身。

  托月一身利落的打扮,蒙着面纱,抱着剑走进来笑眯眯道:“几位公子,看戏过瘾吗?想不想活动活动。”

  “还是不用了。”离王面带笑容道:“这里是别人的地方,砸坏东西赔钱事小,影响人家生意就不好,不过九姑娘的胆子也太大,如此招摇就不怕被人发现吗?”

  “拜见离王殿下。”托月上前行过礼,又与众人行过礼才道:“他们的目光都被马车吸引,哪里会注意托月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什么时候下的马车?”

  云齐好奇地问,他们一路跟过来,只看到她上车没看到她下车。

  “你猜。”

  托月故作神秘。

  云齐愣一下道:“是本公子唐突,问了不该问的问题。”

  离王指着十八骑用的盒子道:“本王听他们说,十八骑用的东西是姑娘做的,它究竟是件玩物还是杀器。”

  “因人而异。”

  托月简单的四个字,马上说明一切。

  机关盒是什么属性,全看是什么人在使用,人心决定机关盒的作用。

  望着还在奋战的十八骑,托月淡淡道:“杀手来了一批又一批,巡防营和御林军再不到,十八骑再利害也要败。”

  “照理说,四国不可安排那么多杀手进皇城。”云齐满腹困惑,托月一脸淡然道:“想托月死的可不止国四的人,景国也有很多人希翼我死,想要嫁给六公子的姑娘还是很多的。”

  托月是话中有话,不少人马上猜到,这番话是说给谁听的,只是都明智地没有点破。

  见大家都不出声,托月继续看着外面的战况,忽然发现这一批杀手中有一个背影很眼熟,而且还有两名杀手专门保护。

  托月已经猜到那人的身份,趁人不注意到走到窗前,挽起衣袖露出小臂上的袖箭。

  “九姑娘……”

  “嗖。”

  云齐还没说完,透明的短箭射出。

  那名有人保护的杀手突然就倒在地上,而且还很痛苦地在地上不停翻滚。

  六人看着那名杀手,从不停翻滚到一动不动,然后当着他们面一点点消失,最后惊讶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扫一眼面前六人,看着其中几张惊讶的面孔道:“你们不用那么惊讶,是用托月喝过水制的冰箭,冰箭上的毒从内部把人给化掉。”

  其实托月心里有些失望,看来神鸟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奇,体内的毒性丝毫没有减轻。

  墨染尘深深看着托月道:“九姑娘,你是知道自已情况的,五国论道中一定要保护好自已,千万不能再受伤。”

  “尽力而为。”

  托月眼里露出一抹苦涩笑意。

  徐还舟看一眼窗外道:“九姑娘,那么多杀手你不动,为什么动那个修为最差的。”

  “因为她是熟人。”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,望着外面已经打乱的杀手道:“那个人,托月要是没有猜的话,应该是大伏国的大祭司。”

  “什么!”

  云齐惊叫一声,冲着托月大声道:“你为什么要射杀大祭司。”

  托月眉头一皱:“云三公子,这么愚蠢的话你已经说了两次,托月只能提醒你,在五国论道过程中,你最好不要有任何不利于托月的举动,否则托月会以通敌的罪名直接斩杀你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云齐骤然愤怒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冷哼一声,转身走出六人所在的雅间。

  过了好半晌后,云齐回过神大叫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威胁本公子吗?”

  “是警告大家所有人。”古书玉深吸一口气,墨染尘马上否认道:“你们都错了,她只是不信任大家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不是在下要说你,你怎能这样质问九姑娘呢?”徐还舟难得开一次口,淡淡道:“大祭司带人来暗害九姑娘,九姑娘为何不能反杀呢?”

  “她又不在下面。”

  “她要在下面呢?”

  云齐刚反驳完,墨染尘就冷声反问。

  离王看着云齐轻叹一声:“五国论道还没开始,你们倒先内讧起来,很好嘛。”

  “云齐,你要分清谁才是敌人。”墨衡宇敛起笑容道:“云夫人虽然跟大祭司有交情,那也不过是私情,若闹开对云夫人不利、对云府不利,你要考虑清楚结果。而且……九姑娘是言出必行的人,你自已也要注意言行。”

  “应托月还真敢杀本公子不成。”

  云齐表面上不以为然,其实他心里很没底,那个女子真的没有不敢的。

  墨染尘看一眼云齐道:“但愿你是说得气话,不然……她一个生命在倒计时的人,没有什么不敢的。”转身淡然走出雅间。

  城门前,尸体横陈。

  御林军和巡防营正在清理尸体。

  托月提着剑,淡然穿过大街,走到应熙身边。

  应熙跳下马,扶她上马道:“那个杀手是谁?”

  能从这么远的距离,射杀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,只有这个妹妹才能办到。

  “是大伏国……”托月无意中看到脚边的尸体,怀里似乎藏着什么东西,用剑挑开那人的衣襟,从里面跌出来一块制作精良的令牌。

  托月迅速捡到手上,翻看令牌看一眼,无语地递到应熙面前。

  应熙接过令牌看一眼,递到托月面前道:“这块令牌你在手,该算的账就去算,不用委屈自已。”

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托月接过令牌收好。

  帘子忽然从里掀开,周先生从里面走出来。

  随后良玉也出来道:“姑娘,先上车休息,外面的事情大公子会处理。”

  托月走上马车,回望一眼地上的尸体道:“皇城内便如此嚣张,出了城门还不知道有什么在等着大家呢?”

  “无论是什么,都不用姑娘担忧。”

  良玉替托月盖上薄毯道:“姑娘好好休息,一路上不会有人打扰你。”

  托月嗯一声闭上眼睛,为了解决一些问题,她可是熬了一个晚上没有休息,现在急需要补眠。

  大约一刻钟后,应熙领着队伍出了城门,只不过队伍中多了十几号人,正是墨染尘他们一行,有他们的加入队伍的实力更加强大,就算有人想偷袭也要慎重考虑。

  从西华门到桃木不过十里地,一路上皆有重兵把守,虽然有几次偷袭都一一被扑灭掉,众人平安来到桃林。

  托月打着呵欠走下马车,来到安排好的住处,良玉一铺好床便又继续睡觉,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精神饱满地起来,用过早膳才到前厅跟大家见面。

  前厅不仅有参加五国论道的人,还有各人的家长也在场。

  五国论道不是大家坐在一张桌子前的雅集,其中有多少风险只有经历过的人知道,亲人们自然要过来话别。

  “大哥哥。”

  托月径直走到应熙身边。

  应熙淡淡道:“你一定要回来,兄长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托月淡淡应了一声是,静静站在应熙身边,冷眼看着一幅幅母亲拉着儿子话别的画面。

  “九姑娘。”

  终于有人注意到托月。

  萧盈盈讥讽道:“想不到会是九姑娘最后一个出现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怕来早了,打断你们生死别离,故而来得晚一些,给足你们时间话别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在场所有人的面色一沉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