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7章 五国论道1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27章 五国论道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应托月,你胡说八道什么?”

  这个节骨眼上说这样不吉利的话,萧盈盈终于忍不住冲过来。

  托月不屑地冷笑一声道:“靖王府又没有人参加五国论道,胡说八道跟你有关系吗?自作多情可不算关系。”

  在场的人谁不知道萧盈盈自作多情、一厢情愿地喜欢云齐,只是敢当面点破谦挖苦,应家九姑娘是第一人,接下来应该怎么收场,怎么说也是靖王郡主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萧盈盈被托月连番讽刺挖苦,羞得话都说不出,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。

  托月却不打算放过她,冷冷道:“原本你喜欢云三公子,跟托月没什么关系,偏偏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居然派靖王府的暗卫刺杀托月。”

  玉手轻轻摊开,露出一声特制的令牌。

  王府中人根据不同身份,都持有特制的令牌,且令牌都是御制的,外面根本无法复制。

  “你胡说八道,本郡主怎么可能派人暗害你。”原来羞愧不已萧盈盈,马上复活似的大声叫屈,一把夺走托月手上的令牌,看一眼令牌大声道:“这明明是离王府的令牌,你……”

  刚说到一半,萧盈盈就猛地打住。

  回头惊讶地看着萧微微,喉咙像是被卡住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托月趁她不注意一把抢回令牌,认真看着上面的字道:“还真是离王府的令牌,看来是我一时间记忆出错。”

  萧微微全身都在发抖,托月回头看着离王道:“离王殿下,托月跟您认识时间不长,不记得何时得罪过您。”

  “五国论道结束后,本王会给九姑娘一个交待。”

  离王从托月亮出令牌起,就知道是那个人是谁,该肩负的责任他不会逃避。

  萧微微瞬间哭得跟泪人似的,眼泪不要钱地往下掉,她太了解自已的兄长,绝对会让她付出永世难忘的教训。

  墨夫人几次想开口都被两个儿子拦下,最后一次墨染尘才淡淡道:“母亲,九姑娘已经做得很好,否则她会把令牌直接交给皇上,由皇上出面处理。”

  私下解决,跟闹朝堂,结果是天差地别。

  墨夫人在儿子提醒下,顿悟其中的道理。

  此事一旦闹到皇上面前,获罪的将是整个离王府,眼下离王绝不能出半点差错。

  “希翼离王说到做到。”托月冷声回答,转身对应熙道:“大哥哥,五国论道在即,一切以大局为重。”

  “兄长明白,你去吧。”

  跟别人的依依不舍相比,应熙的表现太过冷漠。

  离王让人把妹妹送回府,回头对众人道:“时辰快到了,大家出发吧。”

  桃林中有一片占地面积颇广的,题名为桃居的竹楼,五国论道部分内容将提前在桃居内完成,而非一项接一项地按顺序完成。

  五国的队伍先后来到桃居,一一在安排好的位置上落座.

  景国清一色年轻俊男,坐在那里格外的抢眼,不过再抢眼也抢不过坐在边上的托月。

  托月往那里一坐,给他们第一感觉就是——平静,平静得仿佛昨天什么都没有发生,可那是近百杀手的行动,那场面想一下就让人震惊。

  结果人家却安然坐在他们面前,甚至隔着一层面纱,他们也能感觉对方的嘲讽.

  “九姑娘,青云山一别,大家又见面了。”

  大伏国桑绮一来眼便主动跟托月打招呼,仿佛昨天暗害队伍里,没有大伏国的人似的。

  托月看她一眼道:“还未恭喜桑绮姑娘,五国论道一结束,就能马上接任大祭司一职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什么意思,大家花了数秒钟,解读托月话里的意思。

  桑绮最先读懂托月话里的意思,除了震惊外,眸子里流露最多的深入到骨髓的恐惧。

  托月默默地把一切都看在眼内,看来大祭司的意外死亡,对桑绮并不是什么好事情。

  大家陆陆续续领悟到托月话里的意思,纷纷用耐人寻味的目光看向桑绮,想看她对大祭司的死作何说明。

  “大祭司还活着好好的,还请九姑娘以不要开这种玩笑。”

  桑绮一脸严肃地警告托月,大家才明白方才只是景国的队员在开玩笑,不过咒人家死也太缺德,纷纷出言指责托月言失体。

  面对众人的指责,托月不以为然地笑笑道:“昨天托月在西华门遇袭,清理杀手尸体的时候,其中有一具尸体长得跟大祭司一模一样,以致……”

  “恰巧相似而已。”桑绮冷冷打断托月的话。

  “那就是一场误会,五国论道一结束,托月就让兄长把尸体火化掉,把杀手们的骨灰聚一起作花肥。”

  托月轻描淡写的语气,仿佛做这样的事情,就跟平时吃饭一样简单寻常,却让在场的女子听后无一不毛骨悚然。

  琅国的庞如雪忍不住开口道:“九姑娘,虽然他们冒犯了你,可是他们拿来作花肥,是不是太过不人道。你们景国人不是讲究入土为安吗?”

  “还不知道这位姑娘怎么称呼?”

  托月岔开话题,打量着对方淡淡问:“怎么,五国论道的名单,还可以随时更换吗?”

  生怕有人误会,琅国队伍里一名男子赶紧为托月作先容:“九姑娘,名单一旦定下就不能更换,这位姑娘正是鄙国太师之女庞如雪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说明道:“托月从前以为如雪是个形容词,现在才知道如雪原来是个愿望。”

  形容词?愿望?

  众人不解地看着托月,显然没弄明白话里的意思。

  托月看着庞如雪笑眯眯道:“抱歉,托月万万没有想到,唤如雪的姑娘会长得这么黑。”

  咳咳……

  除了坐在托月身边六人,其余在场人无一不石化。

  墨染尘他们早习惯的托月的毒舌,而第一次见识托月利害的人,却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回神。

  庞如雪却尴尬得要死,皮肤黑是天生本把也没什么,只是从托月口里出来,皮肤黑却成为下也的缺陷,真是跳进大海也洗不清。

  大家同情庞如雪时,忍不住看向在场的几名姑娘。

  庞如雪、安乐郡主、桑绮先后在托月手上吃亏,现在只剩天启国的沈香宜,不知她能不能让应托月败下阵。

  沈香宜悄悄看一眼坐在中间的英王项渊,冷冷道:“你们景国没人了吗?居然让一个庶女参加五国论道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换成桑绮姑娘,就一定不会问这么愚蠢的问题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因为对付你们,一个庶女就足够。”

  托月的答案一出,沈香宜马上明白自已的问题有多愚蠢。

  这话只能证明:在世人眼里尊贵无比的他们,实力却不如一个小小的庶女,而且是四人加起来的实力。

  五国论道是具有历史的意义的事情,他们今天的一言一行都将会记入史册,将来这些事迹不仅会传遍五国,还将会世代相传,成为他们永世不可磨灭的污点。

  “请中裁先生进场。”

  五国论道虽没有公平可言,最终结果却需要有人来见证。

  这些人寻常人可担当不起,都是各国德高望重且流离在五国朝堂之外,世间无牵无挂的人物才能担当重任。

  “闲话少说,开始吧。”

  其中一名老者直奔主题道:“五国论道第一项必答题,五国派代表上来抽签,抽到竹签上写着什么数字,就是你们提问的顺序,每个国家可以提问五个问题,被提问国家必须给出准确的答案,若是放弃不答、或被查出答案有假都视为答错。”

  “云齐,你最后一个去吧。”

  离王平静地指挥,对四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作为五国论道的东道国,理所当然最后才过去抽签,只剩下最后一份根本用不着抽。

  上面是一个“伍”字,正好符合他们东道主的身份,提问他们可能是最后的,回答问题他们却可能是最早的。

  抽到第一的是琅国,云齐马上皱眉道:“琅国跟景国隔着浩瀚大海,两国在国情上完全没有相通之处,根本没什么值得大家问的事情?”

  “若为长远计,可问的事情多了。”托月淡淡出声,却没有说明具体事项。

  “九姑娘说得不错。”古书玉也出声帮腔道:“琅国地稀人多物质缺乏,景国有很多东西是他们没有的,若是知道他们缺少什么,再加上一条全新的航道,景国便可以此增进两国间的商贸。”

  五国论道就是五国在博弈,谁能利用好这次机会,谁便能成为五国论道真正的胜利者,第一项的必答题尤为重要。

  离王淡淡看一眼托月,提笔写下五个问题,递到托月面前道:“九姑娘,虽然规则只能问五个问题,你最近若有新的想法,不妨写下来,大家可以根据轻重缓急来提问。”

  托月没有接过竹简,淡淡道:“回离王殿下,托月最近在忙别的事情,关于琅国没有时间多想。”

  “什么别的事情,跟五国论道有关吗?”云齐似乎已经忘记了昨天的不快,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地跟托月说话。

  “跟五国论道有关。”托月不否认却也没有说答案,淡淡道:“五国论道增加一名女性成员,怎么看都是极期无聊的事情,真不知道是谁提出的建议,是吃饱撑着吧。”

  “或许因为某些问题,只有当中某位姑娘能回答吧。”

  墨衡宇若有所思地接话,其他四国女子他们都一一调查过,完全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。

  托月一听就知道是在指她,细想一下道:“我也没有什么好问,除了那只神鸟,关于托月个人问题,真的不觉得有什么好问的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你太小看自已。”

  徐还舟含笑出声,光是昨天那些机关盒,就能勾起无数人的好奇。

  墨染尘转过脸看着她道:“九妹妹,以你的学识,可以帮各国解决很多问题,你千万不要小看自已。”

  “随便。”

  托月无所谓。

  前面中裁先生开口道:“按照抽签顺序,由琅国先提问。”

  琅国抽到第一个发问,七人都有些激动,其中一人压抑着激动道:“大家想先提问景国,大家都知道琅国是岛国,淡水是很重要的资源,在雨水少的年份如何保证淡水量?”

  托月他们相视一笑,各国可能问的问题,他们早已经预料到。

  这个问题也他们预料中,墨衡宇面带笑容道:“贵国可以尝试过滤海水饮用,至于如何过滤,请看大家的方法。”

  很快七人面前都多了一个透明的花瓶,花瓶分上下可以分离的两层。

  上层如漏斗,中间有一个小孔连通,上层都已经铺上一层细密的纱布,然后在纱布上倒上细沙。

  随即有人提来一桶水,离王淡淡道:“桶里面水是景国海城,给皇上进献鲜活海产时用过的海水,琅国的朋友是否过来检查,确认这是一桶海水。”

  琅国人也不客气,真的派人过来检查,确认桶里面的是海水才回座。

  其实方法很简单,把海水倒时第一个花瓶,上层的细沙里面,经由细沙渗透滴落瓶子的下层。

  第一个花瓶的下层水满后,将经过一重过滤的水倒进第二个花瓶上层,依次类推直到最后一个瓶子,待最后一个花瓶水满后,倒进铜壶里放在炭火烧煮开。

  再把开水分倒进茶杯里,再一一送到五位中裁先生,以及琅国战队手上。

  最后七小杯,托月他们人手一杯端着慢慢喝,杯子里面的水虽没有井水清甜,饮用上却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琅国七人原本还有些犹豫,看到景国七人都饮用后,也端起杯子小尝一口,惊讶地发现水完全没有问题,若不是亲眼看着人家过滤,根本想象不到这些水原来是海水。

  庞如雪犹豫一下道:“这个方法大家也曾经试过,可是根本无法去掉水中的腥臭味,你们是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古书玉端着杯子,淡淡提醒对手:“如雪姑娘,这是第二个问题,在大家回答之前你们是否要商量一下?”

  “这便是大家的第二个问题,如何掉饮用水中的鱼腥味?”庞如雪得到领队许可马上提出第二个问题,眼下解决国内的饮水问题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是木炭,大家在过滤的细沙中掺进了木炭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