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五国论道2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28章 五国论道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木炭?

  琅国听人惊讶合不拢嘴巴。

  想不到困扰琅国多年的难题,用几块不起眼的木炭就能解决,激动得要掉下眼泪。

  云齐把面前纱布里的东西倒在托盘上,让人把托盘送到中裁先生面前,里面确实是普通木炭以及一种小石头。

  “这种小石头是……”

  “关于这种石头,大家暂时不向外透露。”

  云齐拒绝中裁先生们的好奇,很明显是要把它当成第三个问题,如果琅国真想解决水源问题。

  庞如雪等人犹豫半天,最后妥协地问:“琅国第三个问题时,与木炭放在一起的是什么石头?”

  “麦饭石。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经常接触各种石料,让她能一眼认识多种材料。

  第一、第二、第三个问题,景国给出圆满的答复,后面两个问题都没有什么技术含量,托月他们自然是轻松回答。

  “谢谢!”

  琅国领队起身拱手向景国众人致谢,离王也起身代表众人接受谢礼。

  天启国那边感到很不妙,同为沿海的国家,琅国一向跟天启国往来较多,如今却让景国生生插进一脚,就像挂在嘴边的肉被人抢先咬了一口。

  长此以往于天启不利,可惜还轮不到他们发问。

  景国刚回答完琅国的问题,抽到二号的大伏国得到许可后,就迫不及待地发问:“九姑娘,你也知道大伏国神鸟失踪的事情,请你告知大家神鸟的下落?”

  桑绮一袭白色斗篷庄正端雅坐在席间,精致的五官比外面的桃花还美艳,让在场不少男人垂涎欲滴。

  提到神鸟的事情,墨染尘等人马上侧身看向托月。

  他们一直很想知道神鸟的下落,偏偏这丫头一直卖关子,就是闭不提此事。

  桑绮一看到六人的反应,就知道神鸟的失踪果然跟应托月有关,真悔恨当初在青云山上没有多待点时间,没准就能找到神鸟的下落。

  大伏国神鸟丢失的事情已经不是秘密。

  察觉到桑绮在盯着应托月,其他人也不由自主地看向全场最平静的身影。

  “我吃了。”

  在众人好奇的目光,托月十分平静地回答。

  离王等六人早料到答案会很荒唐,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会这么荒唐。

  那可是大伏国百姓眼里的神鸟啊,是大伏国几代大祭司豢养近百年之久的雪山火鸟,居然成了她盘中的美食吃掉。

  离王都被气乐了。

  看着托月半天不知说什么好,真还没有什么事情是这小丫头不敢干的。

  墨染尘轻叹一声道:“那次在青云山,难怪你会晕睡三天,原来是吃了那等神物。”可不得三天才能炼化,只是如何能证明是她吃了那只神鸟。

  “九姑娘,如何能证明,是你吃了神鸟?”

  大伏国的中裁先生开口问,那可是两代大祭司驯养的神鸟,就这样让人吃掉真的很不值。

  托月一脸无奈道:“无法证明,托月身为大理寺卿的女儿,岂会轻易让人找到证据。不过神鸟的功效太让人失望,除了能果腹竟一点作用也没有。”

  “神鸟自幼以各种名贵药材喂养,具有解毒百毒的神效,分明是你们找不到神鸟,胡乱编了一个借口诓大家。”

  神鸟经由两代大祭司驯养,极具灵性,在大伏国子民眼里是神一样的存在,很多时候也是大祭司地位的象征,桑绮无论如何也要维护它的形象。

  还有一点是不能让景国发现,他们在年前就已经在景国境内,否则会被发现更多的秘密。

  托月忽然端起面前的水起身,当着众人的面泼到外面一株桃树杆上。

  除了墨染尘和云齐,所有人都不明白托月的举动,忽然有人大声道:“你们快看,桃树被水泼的地方在冒烟。”

  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被那株桃树锁定,桃花不仅在冒烟,还发出冷泼在热铁上滋一下的声音,随即就看到一树的桃花尽落在地上,而桃树本体已经漆黑如炭。

  这仅仅是一小杯水的作用,下一秒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托月,却被一个震惊的声音打断。

  “这水有剧毒,不能饮用。”

  庞如雪恐惧地后退,不敢靠近摆在面前的水。

  托月回到座位上,看着庞如雪道:“如雪姑娘放心,你们的水没有问题,只有我喝过的水才会有剧毒。”

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沈香宜下意识地问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托月身负剧毒的事情,不是秘密吧。”

  庞如雪咽了咽口水道:“可是……刚刚你只喝了一口杯子里面的水,什么毒会这么利害。”

  “不知道。”托月坦诚地回答道:“要知道是什么毒,神医商陆早就帮我解毒,不过恰好能证明,神鸟并没有传说的那么神,能解百毒不过一个蛊惑人心的谎言,说白了神鸟不过是一只被人养叼的火鸟罢。”

  “商神医居然愿意帮你解毒?”

  从观看席上传来一个惊讶的声音,商神医立誓不为应家人医治的事情天下人皆知道。

  托月面纱下面,嘴角微微扬起道:“事实上是商神医跪下来求托月让他医治,托月看他心诚才答应让他医治。”

  闻言,在场的人一阵无语,不过那确实是商神医会干的事情。

  “九妹妹,五国论道要紧。”

  墨染尘出声提醒,不要忘记今天的正事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神鸟是在吃一棵树上的灵芝时被打下,事实神鸟虽然被毁尸灭迹,托月却保留一样东西。”

  摘下腰间的香囊,从里里取出一根红色的羽毛,让人送到五位中裁先生面前道:“除了神鸟,想来景国内也不会有出现第二只雪山火鸟。”

  五位中裁先生相互认看过羽毛。

  其中一人肯定道:“经由大家五人确认,这的确是雪山火鸟的羽毛。”

  桑绮的嘴角抽了抽,强压骂人的冲动道:“那么大的一只神鸟,你怎么可能一个人吃完,而且以你的能力也不可能把神鸟打下来。那个人……到底是谁?”

  “这是第二个问题,桑绮姑娘是想浪费大伏国一个机会吗?”

  托月好心提醒桑绮,不要在没用的问题上浪费时间,就算桑绮要追问到底也早有说词。

  桑绮也明白继续纠结神鸟的事情,就是对大伏国子民的不负责,淡淡道:“大家的第二个问题是……春季是牛羊群瘟病的高发期,请问一下该如何防止。”

  “防止不可能,只能提前预防、减少发病率。”

  徐还舟一口否认大伏国的说法,淡淡说明道:“众所周知春季牛羊所吃草料,皆是去年收割的草料,草料在储藏的过程有没有出现发霉的情况,牛羊春季发病是否跟吃了发霉的草料有关?”

  “正所谓病从口入,不但适合于人,同样适用于牲口。”

  离王淡淡出声道:“在景营里,马匹的草料在进倒时马槽前,都要经过严格检查,没问题才会拿来喂马。”

  五位中裁先生相互交换过意见,对大伏国的人道:“大伏国诸位,大家五人经过认真商议后,认为景国提出的建议值得贵国牧民们一试。”

  “第三个问题。”

  大伏国某部落的世子道:“景国诸位,在下想问的是如何让大伏国变强?”

  墨染尘微微垂眸道:“很简单也很难,统一各大部族停止内战,只有大权掌控中一人手里,才能大伏国壮大,武国就是最好的代表。长鹰世子以为在下的答复如何?”

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长鹰承认了墨染尘的说法。

  同队几名队员却露出不满的神情,长鹰所在部落野心可见。

  另外一人不甘示弱问道:“敢问景国诸位,两个实力同等的部落,其中一个部落该如何吞并另一部落。”

  此言一出在场的人哗然,很明显两位世子所在部落明显不和,看来大伏国很快便会有一场内战,不过得看景国会给出什么样的提示,毕竟景国眼前需要大伏国牵制武国。

  “雪狼殿下,你可曾听过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故事?”开口的是托月,平静清冷的声线,给人无限的猜想。

  “九姑娘的意思,本世子明白。”雪狼朝托月拱手道:“不过,本世子不想听这些大道理,本世子需要的是统一大伏国八大部落的方法,九姑娘可比这有更好的答案。”

  “雪狼殿下想要,托月一定会给你。”托月取出一份竹简道:“这里面的内容,你可不能让第二个人看到。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雪狼一按桌面,跳出坐席。

  直接来到托月,托月握着竹简道:“雪狼殿下,上面的办法是要付出代价的,请慎用。”

  玉手把竹简递到雪狼面前,雪狼一把拿过竹简,打开里面的内容匆匆扫视一眼,欣喜若狂地大笑起来,大摇大摆回到座上道:“雪狼接受九姑娘的帮助,这个问题算你们答对。”

  托月微微颌首道:“雪狼殿下客气了,请问第四个问题吧。”

  “大祭司何在?”

  长鹰世子抢先所有人问,大祭司在子民心中地位,比部分落首领还高。

  托月把一样东西抛给长鹰世子,面带笑容道:“托月方才说大祭司死了,桑绮姑娘却坚持说她还活着,托月只好拿出证据。长鹰世子手上的,便是大祭司唯一的遗物。”

  “大祭司的尸体何在?”桑绮颤着声音问,大声道:“没有看到尸体,桑绮是不会相信大祭司的死讯。”

  “没有尸体,直接就被化成一滩水。”托月十分沉着地回答道:“第五个问题结束,该换另一国来问大家。诸位若是还有别的疑问,五国论道结束后可以来找托月,只要有诚意一切好商量。”

  “谢谢,不必了。”

  桑绮笔直坐在席上,努力掩饰内心的不安

  托月看到后不禁有些好奇,只是眼下却没有时间让她多想,第三个国家已经开始提问。

  武国的队伍里,武安君赫然坐在队伍中间,坐在他身边的则是安乐郡主,如同一朵花下众多绿叶中一片,完全没有存在感。

  跟这样优秀的男人在一起,安乐郡主的压力很大吧。

  托月正在分析对手的心理,而对手同样在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,仿佛她身上藏着什么秘密。

  武安君坦然看着托月,毫不犹豫地问:“九姑娘,本君第一个问题是,你为什么把玉德公主的人留在身边使用?”

  “原因有三。”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第一个原因,防止他们有任何为旧主复仇的行动;第二个原因,托月正好需要几个人,打理皇城内的一切事务;第三个原因,他们真的很好用,把托月皇城的生意打理十分妥当。”

  托月轻松说出三个原因,武安君朝五位中裁先生点头,示意他愿意接受这样的说明。

  此事大家也不难理解,景国大理寺卿应烘云是什么人物,天下人皆知道,没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底下搞小动作。

  武安君也不浪费时间,直接开始第二个问题道:“第二个问题是大家很关心的,本君丢失的乒符,是否如传言是在玉德公主身上,可有什么凭据。”

  “乒符的确在玉德公主身上。”

  离王面带笑容道:“本王这里有乒符为证,武安君可要亲自验证?”

  武安君霸气的目光正视着离王,笑道:“本君自然是要检查一番,不过从离王手上接过乒符,如何能证明乒符在此前一直在玉德公主身上,毕竟本王问的是传言是否属实。”

  托月马上明白武安君的用意,他是要以此为借口,要检查玉德公主的遗体。

  “六公子,你可知道答案。”

  托月小声向墨染尘求证,墨染尘轻摇一下头,表示他们也不知道。

  真相是推测出武国可能问的问题,离王当天便入宫向皇后娘娘求证,只是结果如何离王却没有跟他们任何人提起。

  感觉到大家的目光,离王迟疑一下忽然拍了三下手,不久众人就听到一阵机关启动的声音,随后就听到一阵不自然的脚步声,就像是走路人行动起来很不方便。

  随着脚步声靠近,人们又听到步摇晃动的声音,伴随着一阵极香的味道传来。

  桃居的大门猛地从外面推开,门上站着一道着华贵嫁衣的女子,面无表情、目光呆滞,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上。

  “天哪,怎么可能?”

  看清楚女子的面容后,一个震惊的声音在观看席内响起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