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五国论道3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28章 五国论道3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托月没有理会叫喊的人是谁,现场没有人会比她更震惊。

  因为她看到一个早应该死去,腐烂得只剩下白骨的自已,正活生生地站在门口上,站在世人面前。

  苏润依然是死去那天的打扮,一袭华贵无比的金色嫁衣,凤冠熠熠生辉,步摇下面的流苏随风轻轻摇曳,就连脸上的妆容都出嫁那天,自已亲自化的桃花妆容。

  除了目光呆滞、面无情,苏润一如生前无异,一步一步走进大家面前,顿时满身生香。

  托月张开小口用力呼吸,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已的心情,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自已,一步一步朝自已走来。

  “是傀儡。”

  墨染尘低沉的声音,在耳边轻轻响起。

  托月心头猛地一震,她预想过皇后娘娘处理的尸体的方法,可从没想到她会把自已制成傀儡。

  “那个女人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托月压着怒火问,把一个死人制成傀儡,是为报复还是羞辱。

  墨染尘就坐在托月身边,能清楚地感受她的愤怒,淡淡道:“眼下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,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“乒符。”

  武国队伍中,有人大叫着冲出坐席,想要抢夺乒符。

  只是不等那人靠近傀儡,一道寒光划过,那人便身首异处,脸上还保持着死前激动的表情。

  武安君缓缓收起长剑,托月缓了缓情绪,起身道:“即便是具尸体也应该被敬重,诸位公子不便动手,还是让托月把乒符取下来吧。”

  “你去吧。”

  离王的声音,舒服得如暖风拂面。

  深入一点理解就是:你放心去取,他们会为她守好后背。

  托月微微颌首,离开坐席,缓缓走到苏润面前,朝前世的自已说了一声得罪,抬手取下头上的凤冠。

  凤冠十分沉重,苏润头部被压出一道深痕,在凤冠取下来的一瞬间,托月不由自主松一口气,把华贵的凤冠轻轻地放到地上。

  凝望着无神空洞的眼眸,明知只是一具皮囊,托月心里仍有无尽的悲哀。

  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,只能微微昂起头把眼泪吞回去,抬手在发髻上轻轻一捏,感觉到里面的坚硬。

  乒符依然好好地在发髻里面,托月小心翼翼地拆散发髻取出兵符。

  乒符出现的一瞬间,无数道灼热的、贪婪目光落在乒符上,若不是有离王、武安君在场,那些人怕已经上前抢夺。

  托月把眼眶里的泪水吞回肚里,抬手轻轻理顺苏润散下来的发丝,转身把乒符送到离王面前,却看到手上缠着几根墨黑的青丝,没想到尸体这么脆弱。

  离王垂眸看一眼托月,接过乒符道:“恐怕还得有劳九姑娘,重新把玉德公主装扮上,皇后娘娘怕是不会放手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点点头,回身看着另一个自已,长发在风中飞扬,美丽依旧只是美得空洞,就像是一个制作精良,却无比脆弱的人偶娃娃,心疼教人想拥入怀里。

  托月缓缓走上前,抬手要重新绾起发髻时,一个声“慢着”从外面传来,制止她的动作。

  轻舞一身宫女打扮从外面走进来,一直走到玉德公主身边,俯身捡起地上的凤冠,回身对托月道:“绾发这种小事情就不劳九姑娘,为了不耽误五国论道,还是由奴婢来代劳吧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托月朝轻舞屈膝行礼。

  轻舞代表的是皇后娘娘,眼下她还无法反抗皇后娘娘。

  似乎很满意托月的表现,轻舞看着托月道:“皇后娘娘对九姑娘寄予厚望,还望九姑娘莫要辜负皇后娘娘的希望。若景国得胜,皇后娘娘一定会有重赏。”

  “托月谨尊皇后娘娘懿旨。”

  托月拽紧手中的发丝,黯然转身回到坐席,脸上有一丝丝失落。

  轻舞咬着食指吹了一个哨音,系在苏润身体上的线像是被人拽起,迈着僵硬的步伐跟在轻舞后面。

  望着僵直高贵的背影,托月猛地端起面前的水,正要泼出去时却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手腕,耳边响起墨染尘警告的声音:“你不管应氏一族的死活,就尽管把水泼出去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不要难过。”

  离王轻声安慰托月,神色平和,坐在哪里独领风骚。

  托月知道自已不应该难过、不应该愤怒,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已,即便是离王也只能让她保持清醒。

  望着走远的身影,托月终于软下来,墨染尘也松开她的手腕道:“五国论道要紧,你若让一具尸体乱了心神,便辜负皇后娘娘对你的希望。”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托月深吸一口气,把缠在手上发丝,团好装进香囊里面。

  离王让人把乒符送到中裁先生手上,五人确认那些虎状的金属,确实是武国乒符后重新还到离王手上。

  “乒符是大家武国,离王是否应该归还武国。”武国队伍中终于有人出声,离王开口道:“乒符是否归还,本王不能做主,还是五国论道后,诸位跟我朝君上相商吧。”

  意思是乒符可以归还,却不是白白归还,自然是要有条件的。

  那人还想出声,武安君冷声道:“够了,五国论道要紧,只要大家赢了,有什么东西要不得。”

  武安君的话自然无人敢反驳,第一项必答题还在继续,不过于一个强国而言,景国真的没有什么值得他们深究的东西。

  “第二个问题,文心琴何在?”

  所有人都没想到,武国第二个问题,居然是一个不痛不痒的问题。

  托月愣一下,敛起失落的情况道:“文心琴也在桃林,就在托月暂时居住的屋里,需要命人取来一观吗?“

  “自然是要一观。”

  武安君峥嵘帝相,一双鹰眸紧盯着托月。

  离王对身后人道:“你去一趟九姑娘屋里,把文心琴取来。”

  托月摘腰间的玉佩,递给那人道:“你把玉佩给我的丫头,他们会把琴给你的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那人接过玉佩,飞快地离开桃居。

  目送那人离开后,武安君若有所思问:“照这么说,九姑娘就是文心楼的东家?”

  托月平静地开口道:“武安君,这也是一个问题,您确定要知道答案吗?”强国就是任性,完全不在乎五国论道的重要性。

  “你说吧。”

  “托月就是文心楼的东西。”

  武安君朝五位中裁先生点头,示意他已经接受结果。

  还有两个问题先后被武国另外两人抢问,都是些无关痛痒的问题,其中一个问题居然问如何夺回兵权。

  云齐胡乱给出一个答案,居然得那人和武安君的认可,有一瞬间托月觉得五国论道是一场闹剧,直到文心琴出现在眼前才让人记起这是五国论道。

  托月接过文心琴,横在案上,信手弹拔一段旋律,让人送到武安君面前。

  武安君接过文心琴放,抱在手上细细打量着这张久违古琴,琴身漆黑如墨,看不到半点光泽,宛如无边的暗夜。

  “不错,这就是文心古琴。”

  经过一番确认后,武安君十分肯定地回答。

  托月微微垂下眸,还是苏润的时候,武安君时常见到这张琴,他能认出来并不奇怪。

  武安君却没有马上归还文心琴,而是细细抚过文心琴每一根琴弦,脑海里出现一个女子在月下抚琴的画面,琴声幽幽像是在诉说一个又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  “本君可否弹奏一曲。”

  “武安君,请!”

  只是抚一曲,托月没道理拒绝。

  桃居内,响起一阵清扬婉转、哀而不伤的琴声。

  别人也许没有感觉,托月却感触颇深,原来他并没有想象在那么在乎苏润。

  很好啊!

  从此以后两不相欠。

  托月调整好情绪,平静地听完武安君抚完一曲。

  曲终,武安君道:“此曲送与知己,愿玉德公主一路走好,下辈子不再投胎公侯府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,收回文心琴横放在自已面前,目光去看向天启国众人,最后一个提问他们的便是天启国,不知道他们能提出什么难题。

  天启国、景国实力不相上下,两国向来极少起纷争,谁也不想干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。

  离王举起面前杯子浅抿一口,示意他们可以提问,英王项渊看着对方,迟疑一下道:“本王有一个难题,希翼景国的诸位精英能帮忙解惑。”

  “英王,请讲。”

  离王神情如常,平静又让人琢磨不透。

  项渊轻笑一声道:“本王无意中发现一个山洞,里面藏有无数兵器。本王推测到是谁藏的兵器,唯恐此人用来祸乱天启国的安危,想把兵器搬走可是本王人手不足,可是门上有一把奇铁打造的锁,本王尝试了很多办法,都无把锁打开,希翼景国诸位帮忙想过办法。”

  “有什么难的,马上搬救兵啊。”

  云齐不以为然地回一句,仿佛不是多了不起的事情。

  项渊马上摇头道:“搬救兵动静太大,定会惊动藏兵器的人,他们马上就会转移兵器。”

  托月几经思索道:“再多加几把锁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云齐惊讶地看着托月道:“多加几把锁,不是更取来不吗?”

  沈香宜马上挖苦道:“九姑娘是把王国论道当成雅集,既会想如此儿戏的办法,也不惹人笑话。”

  “就是要取不出来啊。”托月很认真地回答,墨染尘噗嗤一笑出声道:“你个机灵鬼,没点脑子还真想不过你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啊?”云齐不解地问,墨染尘浅笑道:“再多加几把锁,英王虽然无法转移兵器,可藏兵器的人也同样无法使用这批兵器,不是吗?”

  “xxx”

  云齐一爆出句粗口。

  看着托月道:“真有你的,这么损的办法,也能让你想到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托月就当云三公子是在夸托月足智多谋,在这里说一声谢谢。”

  这个办法确实是很损,众人却不得承认它很实用,若用来争取时间已经足够,同时也不佩服不托月的逆向思维。

  原本十分不分严肃的五国论道,因为托月一个损人利已的办法,引来不少欢快的笑声,更多人是被托月古怪的思维惊艳到,很多时候换一个角度考虑问题,会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“英王,对这个答案可满意。”

  离王含笑相问,这个办法确实有违常理,可是不能否认它的实用力性。

  项渊看一眼托月,想着办法着实损,又好气又好笑道:“很好很实用,本王谢谢九姑娘的妙法。”

  “客气了。”

  托月淡淡地回一句。

  沈香宜却像是被人扇了一记耳光,脸上火辣辣地发热,更不敢去托月的眼睛。

  项渊没有理会沈香宜的小情绪,而是继续第二个问题:“天下人都知道,天启国善打造兵器,是因为国中多铁矿,本王却担心有朝一日铁矿挖尽,景国诸位可有预防的办法。”

  “英王也说是预防,说明铁矿被挖尽是不可逆的事情。”离王不假思索地淡淡道:“本王建议是合理挖掘,且金属是可以反复冶炼利用的东西,你们可以考虑回收破旧、损坏、废弃的金属用品,重新冶炼使用也是一用节约。”

  墨染尘待离王说完后,淡淡补充道:“或者是考虑用别的东西代替铁,兵器及某些器皿不一定非得用铁打造,青铜兵器古人也用了很多年,不是吗?”

  “离王殿下、墨家六公子说得很对,本王回国定会跟陛下说起。”

  铁矿被挖尽不可逆转,项渊不得不承认他们所担忧的问题,早在景国几人的考虑范围内。

  景国几人给出的答案也正是天启国目前需要的,自然得乖乖承认对方给的方案是最好的,不然人家会反问他们想到的解决之道。

  两国间由于太过了解,反倒没有什么可问题的事情。

  接连两个问题都没有技术含量,景国几人的回答也有些不太上心,可是不能说他们的答案没用。

  沈香宜有些不甘,无意中看到已经神游的托月,忽然抢先开口道:“九姑娘,听闻文心琴能测才学,请问如何能证明文心琴此功能?”

  “沈姑娘弹一遍文心琴便知道。”

  托月大方地让她弹奏文心琴,沈香宜却瞬间变得犹豫不决,迟迟不敢接过文心琴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