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章 绝不留情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33章 绝不留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桃居内一片沉寂,所有人都一动不动地盯着托月,很好奇站在她面前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从莫名收到古玉开始,托月觉得不对劲,尤其是在修复古玉的时候,总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已,方才不过是最后确认一下,没想那人就站在自已面前,眼下小心脏也不由地卟嗵卟嗵乱跳。

  “逗你玩罢。”

  托月假装不以为然撤回剑。

  就在她的剑入鞘后,面前文心琴的琴弦地悉数断掉。

  很明显不是托月的所为,而是在她面前有一个,大家都看不到的人挑断琴弦。

  自从琴弦断尽后,那种压抑的气氛便消失,托月轻轻吐一口气,便感觉到旁边墨染尘深沉的目光,眼里马上溢上笑意。

  “九姑娘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看到托月撤回剑后,云齐仍然心有余悸地问。

  隐形人的可怕他见识过,没想到他们一直跟在她身边,就站在她面前。

  墨染尘什么也没说,不着痕迹地放下手中剑,淡淡道:“为什么不告诉我,他们一直跟在你身边?”

  “立场不同,不足为谋。”

  托月八个字提醒墨染尘,交易始终是交易。

  他们没有信任她,自然她也不会信任他们,谁也不指望谁最合适。

  墨染尘听完她的话后没再说话,执笔翻译手中的古籍,托月则拆掉挑断的琴弦,取出新琴弦重新为文心琴装上。

  面和心不和,大约说的就是他们吧。

  书画论道需要静心凝神,尽管大家对方才的事情充满好奇,此时谁也不出声打扰。

  桃居内出奇地安静,看似简单的题目却难倒一众才子才女,作为唯一完成题目的人,托月眼皮好几次在打架。

  托月实在是熬不住,起身拱手道:“几位先生,今天的论道内容若是已经全部结束,晚辈可不可以先走,或是到外面走走,不然晚辈都快睡着。”说完抬手掩面打呵欠。

  “这不合规矩。”

  其中一位中裁先生面带笑容道。

  托月看着老先生觉得有些面善,却想曾在哪里见过。

  墨染尘如古琴般低沉的声音适时响起:“九姑娘,这位中裁先生是书玉公子的祖父古老先生。”

  古书玉的眉眼跟其祖父长得极其相似,怪道她会觉得面善,想到两家的关系,托月不失礼貌地重新落座,懒洋洋的目光从其他人身上扫过,猜测他们大概需要多少时间能完成。

  “九姑娘,若实在无聊,再给大家抚一曲如何?”离王从帛布中抬起起头,眉染笑意道:“本王看了近半个时辰的印鉴,眼花缭乱不觉生出些许的烦躁,正需要姑娘的琴音静静心神。”

  离王的声音里都透着笑意,托月轻轻点一下头,想了好一会儿双手才落在琴弦上,一段轻柔的琴声音响起。

  桃居的安静添上几分古仆禅意,教人灵台清明、清醒。

  “何曲?”

  武安君突然出声问。

  托月边抚琴边道:“托月无意中听到的,并不知是何曲。”

  徐还舟忍不住称赞道:“看来九姑娘不止是能过目不忘,还能过耳不忘,怪道能凑响文心琴。”

  “还舟公子谬赞了。”

  托月淡淡回一句,语气不是谦虚,只是不以为然。

  沈香宜忽然出声:“似乎大家无法解决的问题,九姑娘都能轻易解决,不知道可有九姑娘不懂的事情。”

  “有啊。”

  托月不假思索道:“托月对女红一窍不通。”

  本以为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,结果只是不打紧的女红……沈香宜当自已没问过,继续研究面前难题。

  “闻说九姑娘未进应府前,时常到青云寺聆听佛音,可是九姑娘的行事风格却跟佛道大相径庭,难道连无边佛法也度化不了九姑娘心中的恶吗?”

  安乐郡主伤疤还没好就忘记了痛,再一次挑衅托月。

  托月看着安乐郡主道:“除恶即扬善,托月没必要跟一个恶魔论善良。”

  “你说谁恶魔?”

  安乐郡主当即翻脸,却不忘看一眼武安君。

  托月却慢条斯理道:“安乐郡主,你一定要在这时候跟托月讨论善恶问题吗?别忘记了,你的时间有限。”

  提到时间有限,安乐郡主才猛地想起自已还没答题,而她的答题时间只有半个时辰,原本是想套托月的话,没想到托月胡诌乱扯一番,就把她所剩无几的时间给耗掉。

  那边中裁先生马上就宣布,武国安乐郡主逾时答不出题目,当答题失败处理。

  安乐郡主根本不在乎结果,望着面前几块石头道:“不如应姑娘能滞告诉安乐,安乐面前几块石料,哪一块能用来做砚台。”

  “几块石料都可以用来砚台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只是好不好做,好不好用的区别,再有就是他们的价值不同。”

  “为何?”

  庞如雪好奇地问,都是石头有什么不同吗?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左边第二块是翡翠原石,右边第一块是常山砚台的原石。”

  “另外三块呢?”

  沈香宜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问。

  托月瞟一眼五位中裁先生道:“普通石头,应该是随便捡的。”

  尽管安乐郡主很不愿意相信,不过她已经从五位中裁先生的神情中得到答案,说明庆托月的答案是正确的。

  “九姑娘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古老先生也不由好奇地问,托月淡淡道:“晚辈只是记住前人的两句话: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

  “意思是……”沈香宜若有所思道:“很多书本上的常识,应姑娘都亲自实践过。”

  “沈姑娘话中有话,不知在暗示托月什么?”托月一脸好奇地问沈香宜,沈香宜犹豫一下道:“香宜闻说应姑娘博览天下群书,是不是什么书都看过,包括一些?”

  “当然不是什么书都看过?”托月认真想一下道:“比如市面上比较流行的话本,托月就从不会去看,家父也不许托月碰这些书。至于是不是沈姑娘口中,托月就不知道。”眼里露出一抹挑衅笑意。

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无意间看到托月的挑衅。

  沈香宜一句话脱口而出:“香宜说得不是话本。”

  说完后马上悔恨不已,托月一脸不解问:“还有别的吗?家父没有跟托月提起过。”

  “你看什么书,难道还要经过令尊应大人同意?”

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托月肯定地回答道:“难道你们看什么书不用经大人同意吗?”

  “那令尊大人最不喜欢你看何书?”离王忽然好奇地问一句。

  “是志怪类的,比如说《异血志》”托月不假思索地回答,无奈叹气道:“家父嫌我看完后问题太多,更担心托月离家寻根究底,故而不喜欢托月看此类书籍。沈姑娘说话本不是,不知何书是为?”

  “……”沈香宜。

  “住口。”

  项渊冷喝一声道:“还嫌不够丢人吗?”

  沈香宜顿时不敢再出声,什么是在场不少人都清楚,再纠缠下去丢脸的只有她自已。

  托月伸手扯了扯墨染尘的衣袖。墨染尘沉着脸道:“不准问,现在不准问,以后也不准问,回去后更不问令尊。”

  “不问就不问,用得着这么严肃吗?”

  托月继续弹手上的琴,直到此时大家忽然才注意到一点:

  托月虽然一直在说话,情绪也在不停地起伏变化,可是她的琴音从来没有变过。

  从头到尾都是伽蓝禅意,让人灵台清明,大约只有心灵纯净无暇之人方能做到。

  大家看向沈香宜时,不觉多了几分鄙夷之色,似乎认定她是一个心灵有污点的姑娘,就是托月口中的恶魔。

  至于安乐郡主所谓的恶,在应托月身上更不可能存在,甚至对于托月论剑时的极端的手段也能理解,毕竟她要面对的是一群恶魔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什么破书,值得你们装神弄鬼。”

  墨染尘冰冷的目光马上落在她身上,托月马上专心抚琴,不敢去看墨染尘的表情。

  “不弹了。”

  托月忽然一把推开文心琴。

  墨衡宇皱眉道:“九姑娘,现在可不是赌气的时候。”

  “谁赌气了。”托月马上大声反驳:“托月饿了、困了、累了,想休息一下不行吗?”

  “五公子……”离王拦下墨衡宇,面带笑容道:“九姑娘是女儿家,又不似你我有内力支撑,再加上方才论剑时又以一敌四,自是耗费不少精力体力,会饿会困会累也是自然的事情,你不要勉强九姑娘。”

  离王开口墨衡宇自然不好拂他的意,继续埋头调配他的十二种颜色,同时也在反省自已为什么总看应托月不顺眼。

  “几位先生,他翻译过的书册,晚辈可否一观?”

  托月看到墨染尘放到一边的书卷,很想知道书册记载的是什么内容便随口一问。

  古老先生跟旁边人相商,片刻后含笑道:“你抽到的题目,换成旁边人莫说一刻钟,怕是一个时辰想不出,是我等低估你们的能力,书便容你一观,算是对你的补偿吧。”

  “托月谢过几位先生。”

  托月行过礼回头时,几卷书册已经放到她面前。

  墨染尘边翻译边道:“你安安静静的看会儿书,想来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结束。”

  果然如墨染尘所言,用了不太长时间就能结束,知道答案下在继续努力,实在是想不到答案的都纷纷弃权。

  第一天论道宣布结束,托月小跑着第一个冲出桃居。

  离王看着她的背影无奈道:“六公子,你明天最好带几块点心身上,本王可不希翼九姑娘中途闹情绪。”

  墨染尘也是第一次看到月在外人面前失礼,轻叹一声道:“这也不能怪九姑娘,实在是出题水准太差劲,以九姑娘的能力当出题人还差不多,不过明天她就没有机会无聊。”

  “你太小看了。”

  离王若有所思道:“九姑娘的表现,是一点都不为明天担忧。”

  云齐一脸困惑道:“明天是要比射箭的,九姑娘连弓都拉不开,她没道理不担心啊。”

  “拭目以待。”

  墨染尘不是小看托月。

  是明天别人有更多机会对她下手,所以她没有时间无聊。

  回到住所,托月胡乱用过晚膳,沐浴梳洗过后就倒床上,冰儿不在阿弥只得完成她的工作。

  服侍托月喝了安神汤、点上安神香,直到托月睡沉了走到外面,不一会儿就看到一道女子的身影,趁着夜色悄悄来到她面前。

  “姑娘睡下了。”

  冰儿拉下脸上的布巾问。

  阿弥看看四下道:“先进去再说话,小心被人看到你们。”

  冰儿没有进托月房间,而是在外面的花厅就匆匆忙忙换下身上衣服,直接把衣服投到火盆里烧掉,甚至还到浴室里面从头到脚梳洗过。

  “成了吗?”

  冰儿从浴室出来后,阿弥小声地问。

  冰儿轻摇一下头道:“公主的遗体像是被什么控制,大家根本就没办法带走。”

  阿弥犹豫一下道:“可惜姑娘睡沉了,不然可以听听姑娘的意见,再说今天上午姑娘也见过玉德公主,或许她会知道一些事情。”

  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两个丫头相视一眼各忙各的事情。

  很快外面就响起敲门声,阿弥示意冰儿到房间里面,自已则飞快地出去开门,不一会儿就带着应熙和轻舞进来。

  冰儿马上坐里面迎出来,行过礼道:“大公子、轻舞姑娘,姑娘今天想是累了,回来用过晚膳就梳洗睡下了,眼下已经睡沉怕是叫不醒,有什么问题明天再说吧。”

  “应大公子,奴婢进去看一眼九姑娘便出来。”

  轻舞不等应熙点头便走进寝卧,很快便复出来问:“应大公子,九姑娘睡觉一直有喝安神汤,点安神香的习惯?”

  应熙拱起双手道:“家父跟在下提起过,九妹妹梦魇情况严重,每天须得服食安神汤,再辅佐安神香才能安然睡到天亮,不然会整夜梦魇,影响到明天的五国论道。”弦外之音是一切以明天的五国论道为重。

  “明白,奴婢告退。”

  轻舞深深地看一眼冰儿,转身带着人离开房间。

  应熙送到轻舞,拔出剑架在冰儿脖子上道:“再有下次,本公子绝不手下留情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