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六艺论道1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34章 六艺论道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大公子,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看到应熙突然把剑架在冰儿脖子上,换以前阿弥肯定吓得尖叫,现在却可以顶着压力问明情况。

  跟在托月身边已经有一年多,阿弥早就习惯面对这种事情,看看应熙的神色道:“大公子,奴婢们一直小心翼翼地侍候姑娘,不知犯了什么错,大公子要把剑架到大家脖子上,还请大公子让奴婢们做个明白鬼。”

  应熙斜一眼阿弥道:“跟你无关的事情不要随便揽上身,姑娘还需要人在身边侍候,不要胡乱给姑娘惹麻烦。”

  阿弥偷偷看一眼冰儿,冰儿挺直胸膛道:“一人做事一人当,关于今天的事情,姑娘完全不知道情,还请大公子天亮后莫要为难姑娘,不要影响她参加五国论道的心情。”

  “若不是考虑五国论道,你以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跟本公子说话。”

  “奴婢知罪,任凭公子处置。”

  “行了。”

  应熙收起剑道:“现在处置你,就等于承认你的罪行,连九妹妹也脱不了关系。“

  冰儿不敢出声,应熙冷冷道:“好好的照顾姑娘,今天的事情以后再跟你算账,再有下次绝不轻饶。”

  “奴婢谢公子不杀之恩。”冰儿卟嗵地跪在地上,应熙冷哼一声道:“本公子今天不杀你,是因为九妹妹离不开你的医术,下次你可不会这么走运。想从轻舞手上抢人……尸体,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已,自不量力。”

  “大公子,奴婢们……”

  “何必为一具皮囊,连累一个关心你、对你好的人,更何况……”

  应熙最后的话只说一半,便头也不回地离开,阿弥和冰儿马上松一口气跌坐在地上,后背瞬间被冷汗打湿。

  良久后两人才恢复力气,冰儿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床边,看着熟睡中仍蹙眉的托月,忽然就明白应熙那句没说完的话的意思。

  关心她、对她好的人也时日无多,何必再让姑娘为她操心劳神。

  忽然闻到一阵香味,阿弥端一个碗进来道:“你在外面奔波一天,先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“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冰儿拔着浸泡在牛奶里,琥珀色的胶状东西问。

  阿弥毫不犹豫道:“是桃树胶,挖野菜时看到,顺便收了些回来做甜点。你尝了若觉得好,明天再做给姑娘。”

  “桃树胶是个好东西,偶尔做给姑娘尝尝也无妨。”冰儿喝了小一口道:“你糖放多了,姑娘不喜欢太甜的,明天记得少放一点糖,不过很合我的口味。”

  “滚。”

  阿弥走到床前,伸手进被窝里,摸一下托月的脚。

  回身把一个汤婆子塞被窝里,叹气道:“都三月了,姑娘还睡不暖被窝。”

  冰儿端着碗,沉吟一下道:“姑娘的身子虚弱,本就不适合参加这种劳心费神的论道,等五国论道结束,我会去向老爷回明情况,请他尽量安排姑娘静养,别再为旁务劳心动神。”

  “老爷也是身不由己。”阿弥无奈道:“皇后娘娘一声令下,谁敢违抗啊!”

  “是啊。”冰儿轻轻叹一声道:“在景国皇后娘娘的话最大,谁也不能违抗,谁也不敢违抗,只是可怜了姑娘。”

  “商神医一直不回来,是不是因为找不到解药?”一眨眼便过去半年多,阿弥不得不担忧,冰儿心里面却很清楚,若不是有那半只雪山火鸟,只怕姑娘的身体会更差。

  前来搜查的人终于离开,桃林渐渐恢复安静,却忽然响起一阵清远的琴音。

  春深夜寒,琴音里却像一股暖流,徐徐流进听到琴音的人的身体里,一下子驱走春夜的寒意。

  翌日清晨,鸟鸣声一阵阵。

  窗外微雨伴着桃花纷飞,连空气里都透着一丝淡淡的桃花香,闻着让人心情舒畅。

  托月站在窗前深呼吸,无意间看到廊下的脚印,回头问:“阿弥,外面那么多脚印,可是昨天夜里有什么人来过,你怎么不叫醒我呢?”

  “是大公子带人巡逻,知道姑娘睡下了便不让奴婢们打扰。”

  阿弥怕影响托月心情,没提轻舞来过的事情,故意岔开话题道:“奴婢昨天采桃胶制成甜品,姑娘可要尝尝。”

  托月轻轻摇一下头道:“还不知道身体能不能适应,五国论道结束以后大家一块吃,吃多少都无所谓,现在按平时的早膳就很好,我不想最后时刻因为吃食不谨慎出问题。”

  “是奴婢大意。”

  阿弥赶紧把平时早膳端上来。

  用过早膳后,冰儿捧着今天要穿的衣裳进来,亲自为托月换上。

  准备把薄荷糖装进荷包时,却发现里面有一缕发丝,冰儿抬头一脸惊讶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低头看一眼,淡淡道:“拆开公主发髻取乒符,不小心带下来几根头发,就把头发团起来装荷包里面……公主的遗体被制成傀儡,行动为人所操控,你们恐怕还难带她走。”

  几经思考后,托月还是觉得,应该告诉冰儿他们真相,免得他们枉送性命。

  “傀儡?”

  冰儿颤着声音问。

  托月淡淡说道:“是的,没有灵魂、没有生命的傀儡。”

  “奴婢一直以为傀儡术,只是神话志怪,没想到……”

  后面的话冰儿说不下去,比起被制成傀儡,她更愿意玉德公主死后,扔到荒山野岭被野兽啃食掉。

  看着冰儿难过的模样,托月几乎忍不住要表明身份,最后还是把发丝重新装进荷包,放到一个到紫檀林雕花盒里,塞到冰儿手里道:“是否要对一具皮囊固执到底,你们自已看着办吧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冰儿没有多说什么,收好雕花盒,继续为托月更衣。

  新荷包装上薄荷糖以及一颗丹药,系在托月腰间道:“姑娘,今天一定要当心啊。”

  托月点点头系上玉佩,想了想道:“帕子放在哪里,我昨天找的时候没找到。”语气里有一丝委屈。

  “帕子在斗篷里。”

  冰儿取下架子上的斗篷,给托月披上顺便指放帕子的位置。

  托月才发现斗篷里侧有口袋,而且不只一个口袋,一时心血来潮道:“能装几块点心在里面吗?”

  “当然可以,不过……”冰儿笑着提醒托月道:“姑娘今天要射箭什么,穿斗篷带点心怕是不方便,还不如让奴婢跟着您,您要是饿了奴婢喂你吃。”

  “这样不好吧。”

  托月有些犹豫,毕竟没人带丫头参加五国论道。

  冰儿不以为然道:“规则上也没说不许带丫头,不,是不许丫头跟着。”

  “……好像很道理。”

  托月一时间竟找不到拒绝理由,是要善于利用规则嘛。

  结果在第四项六艺论道上,大家就看到托月身后,跟着一个气质不俗的女侍。

  很多人想提出质疑,可是又找不到一条规则,说参加五国论道不可以带侍女,只不过总有人忍不住趁机奚落几句。

  “九姑娘,你是故意在拉低五国论道的档次。”萧盈盈一看到就忍不住挖苦,这句话从面上看是因为冰儿的出现,拉低五国论道的档次,实则是在讽刺托月身份太低。

  托月也不生气,目中含笑道:“可惜呀,五国论道看的是才学……不然也轮不到托月区区庶女来参加。”

  萧盈盈当众挖苦托月身份低贱,托月也毫不掩饰地讽刺她才学太差,差到景国不得不让她一个庶女参加五国论道。

  萧盈盈向骄傲,两人的仇从此结上,以后怕是要不死不休。

  “你连弓都拉不开,少在哪里得意。”

  萧盈盈身边一名女子突然出声呛托月,托月拉不开弓是众所周知的事情。

  托月微微一笑道:“托月连内力都没有,昨天照样赢了论剑,不知换成两位一对四的话,有几成把握取胜。”

  萧盈盈同那女子默契地相视一眼,若换他们中任何一人上场论剑,结果都是必输无疑,可是他们以不甘心就这样被区区一个庶女踩在头顶上。

  “谁跟你说论剑,眼下是论骑射。”

  那名女子故意转移话题,努力为皇城的嫡女们挽回颜面。

  托月不知这女子是哪冒出来的,人家不客气对她也就更不客气,道:“拉不拉开弓对托月的影响不大,反正又不用托月去和亲。”

  噗……

  云齐看了半晌,终于忍不住笑喷。

  看着三女斗嘴,离王也有些无语,这丫头是专戳人家痛处。

  萧盈盈瞬间明白托月话里的意思,万一景国输了和亲之事便不会取消,面色瞬间雪白。

  托月看在眼内,却看着女子一脸好奇地问:“这位姑娘托月不曾见过,不知是哪位大人府上的千金。”

  “是黎国公府上三姑娘。”

  云齐嘴快,一下就报出人家姑娘的身份。

  黎托月笑道:“黎三姑娘,别家的姑娘云三公子从来记不住,却记得黎三姑娘,偏偏你们又都排行第三,可见这是天定的缘份。”

  呵呵。

  云齐干笑两声,果然女人都不是好惹的。

  黎三姑娘刚讽刺完托月,托月马上就为她拉仇恨,说萧盈盈最忌讳的事情。

  墨衡宇皱着眉头道:“九姑娘,你向来不爱与人结交,为何今天一反常态,打听黎三姑娘的身份。”

  托月看一眼黎三姑娘,冷哼一声道:“托月在为景国荣耀努力,却有人故意向托月泼冷水,托月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皇后娘娘,请皇后娘娘为托月作主。”

  呃……

  黎三姑娘一脸愕然,从没想到托月还会告状。

  应托月是在暗示他们,让她参加五国论道,是皇后娘娘的意思,反对她就是反对皇后娘娘。

  萧盈盈硬着头皮,咬咬牙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,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庶女,皇后娘娘岂是你想见就能见到。”

  “托月的父亲每天都上朝……哦对了,皇后娘娘身边的轻舞姑娘眼下也在桃林,托月可以请轻舞姑娘来理论理论。就说黎三姑娘不服托月参加五国论道,意欲代替托月参加接下来的五国论道。”

  托月自然不知道轻舞在桃林的事情,是冰儿在背后小声提醒。

  提到皇后娘娘,黎三姑娘瞬间败下阵。

  景国内,凡是质疑皇后娘娘的人,都会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看到对方一脸惊慌的表情,托月似笑非笑道:“黎国公乃景国名将,作为名将之后,黎三姑娘自然是拉得开弓弦,驾驭得了烈马战车,此时换上黎三姑娘参加五国论道正好合适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误会了,若晴没有取代你的意思。”

  黎三姑娘生怕会真的她上场,惊慌中急巴巴地向托月说明清楚。

  离王轻叹一声道:“六艺论道马上开始,两位姑娘都退下,不要影响九姑娘参加论道的心情。”

  萧盈盈瞪一眼托月,拉着慌得失了神黎三姑娘悻悻地离开,应托月她可以不放在眼内,其父大理寺卿应大人却一直是让人忌讳莫深的人物。

  “你何苦吓唬他们?”

  送走两位姑娘后,离王轻声责问,不过此事也不全是她的错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托月也不想吓唬,谁让他们不懂规则呢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古书玉不解地问。

  “五国论道中途不能换人。”墨染尘面无表情回答。

  无关紧要的事情说完,离王一脸认真问:“九姑娘,不是本王怀疑的实力,射箭你真的没有问题吗?”

  托月看一眼不远处六艺论道的入口,淡淡道:“离王殿下放心,托月不会拿景国的荣耀开玩笑,托月若有无法解决的问题一定找诸位商量。”不找他们说明难题已经解决。

  “本王相信你。”

  离王向来知道,托月取胜靠的是脑子而不是气力。

  他们一行七人走到六艺论道入口前,四国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他们,目光聚焦点却是托月。

  项渊看一眼沈香宜,沈香宜马上道:“应姑娘一直蒙面纱不肯露出真容,是相貌太丑陋无法见人,还是别有所图?再说你一直蒙着脸,如何向几位先生证明你的身份。”

  “沈姑娘所虑极是。”庞如雪也马上出声附和,大声道:“谁知道景国为了胜利,会不会使用一些不光明的手段。所以如雪希翼应姑娘能摘下面纱,让大家看清楚你的容颜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