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 六艺论道3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36章 六艺论道3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墨染尘怔一下问,不明白她为何这样问。

  托月看一眼观看席上道:“六公子太受欢迎,若目光是箭,托月已经被射成马蜂窝。”

  “你多虑了。”

  墨染尘擦掉鼻梁上的墨迹,淡淡道:“前面大家已经连赢,你又提前赢下论剑,论乐可以不用那么拼的。”

  托月其实比安乐郡主幸运,大部分墨汁都是溅到斗篷上,脸上又有面纱挡着,只有零星几点在额头上面。

  “闭眼睛。”墨染尘道。

  “?”

  托月一脸茫然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眼皮上也有墨迹。”

  惊讶啊一声,托月抬手要擦掉,却被墨染尘抓住道:“武安君、英王哪个先出现?”

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托月平静地回答。

  两人突然出现在身边,根本分清谁先谁后。

  墨染尘没有继续追问,他清楚她的性格,不会在威胁她安危的事情作隐瞒。

  帕子在托月面前晃一下,托月马上闭上眼睛,就感觉到帕子在眼皮上轻轻拂过,耳朵却有一些奇怪的声音,只是一时间分辩不出是什么声音。

  再睁开眼睛时,墨染尘像昨天一样,把用过帕子系到她的玉佩上。

  从里斗篷里取出一块帕子,递到墨染尘面前道:“妹妹用了你的帕子,妹妹把自已的帕子给你用。”

  墨染尘低头看一眼帕子,跟托月的人一样简单,上面只绣点点绿色,乍一看去就像是地上刚长出来的小草,明明很简单却像是看到了春天。

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接过帕子墨染尘才发现,料子时普通棉布。

  托月微微一笑道:“抱歉,我不喜欢丝绸锦缎,倒觉得棉布比较好用。”

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墨染尘记得第一见面,她身上穿的就是棉布衣裙。

  即便如此也无法掩饰她清雅出尘,浅笑道:“棉布挺好的,不过你的这块帕子,比市面上的棉布要精细。”

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 托月笑着回答,除了喜欢制作砚台,偶尔还会纺织打发时间。

  墨染尘马上明白,这布是出自她的双手,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,笑着把帕子收到衣袖里面。

  两人一直低声音交谈,加上亲密的举动,看得在场的人羡慕不已,云齐重重地咳嗽两声道:“我说,你们俩有多少悄悄话不能回去说,非要在这个时候吗?”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地扶托月起来,淡淡道:“没有悄悄话,只是好奇武安君、英王如何破大家的防线,在所有人都无法觉察的情况下,就来到九妹妹身边,这是大家接下来要研究的问题。”

  “九姑娘也没有发现吗?”

  离王惊讶地问,她的神情明明很镇定。

  托月马上应是,其他人马上倒抽一口气,对手比他们想象的更可怕。

  云齐一脸好奇看着托月道:“九姑娘,你太利害了,武安君、英王都拿剑指着你,你居然面不改色。”

  “那托月改了,他们也不可能把剑拿走。”托月很真实地说明,在那种情况无论做什么都是多余的,再说两人也不能对她做什么,毕竟她也不会任人拿捏。

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云齐无话可说。

  墨衡宇道:“好了,大家准备一下吧。”

  古书玉和徐还舟相视一眼,隐约感到墨衡宇有些不悦,原因自然是他的宝贝弟弟。

  “很难拒绝吧。”

  徐还舟看一眼托月,若有所思地说一句。

  就在他们说话间,安乐郡主已经换上一袭簇新华丽的衣裙出现。

  很明显安乐郡主是要放弃骑射,毕竟昨天的伤不是闹着玩,托月出手更不会后留情,直接让她无法参加骑射。

  看到安乐郡主的情况,桑绮担忧地看一眼身边六人的情况,忽然惊讶发现他们一直在用实力在论道,景国却是实力结合脑子一起论道。

  景国七人在几项论道下来,他们一直在赢可是没一人受伤。

  那怕是被四国视为弱点的应托月,在几轮下来后也是毫发无损,想要对付他们必须使些非凡手段。

  接下来的骑射是四国认定的机会,景国必须有人在这一关淘汰,应托月连弓都拉不开,没道理能通过这一关测试,除非她也有什么非常手段。

  托月脱下斗篷递到冰儿。

  冰儿接过斗篷道:“姑娘,奴婢出来前,听阿弥说要给姑娘炖野生鲫鱼汤。”

  托月握着小拳头,大步走回到队伍里,里面的衣服跟昨天一样,不过长袍只到膝盖,然配上一双白色及膝长筒靴,纤弱的身体显得格外的英姿飒爽。

  云齐看一眼自已的手,嗒舌道:“这小腰啊……感觉一掐就能断。”

  刚说完就感觉到一道冰冷目光,周边的温度骤降十度不止,不用想也知道带冰的死亡凝视来自谁。

  “九姑娘,这是什么?”

  墨衡宇眼尖,发现托月衣袖里面藏着个东西。

  托月故意吊他们胃口,故作神秘道:“暂时保密,一会儿你们就知道它的作用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每次都这样,太没意思。”云齐不满地吐槽,托月淡淡道:“太早说出来,才会没意思吧。”

  “骑射,骑你是没问题,射的话……”想到去年初见,云齐轻叹一声道:“可不会像皇城十子那天,有张桌子让你慢慢地折腾。再说在骑在马上,桌子你也用不上。”

  云齐很认真地替托月分析眼前的现实,想套出托月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地笑笑道:“云三公子不必为托月担忧,就算不用桌子借力,托月也能轻易把弓拉开。”

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  墨衡宇冷冷chā j一句,似乎不相信托月能解决问题。

  托月笑而语,大约是因为墨染尘论乐前一番话,墨家五公子就开始对她充满敌意。

  出于公平考虑,论道上用到工具都是统一配备,骑谢所需要的马匹弓箭也统一准备好,同等的条件下才能看出谁的技术更胜一筹。

  骑射论道每匹马都经过精心挑选,经过驯养却保留着一定野性,所以连能否安然上马也是一种考验。

  托月走到马匹前抓住缰绳,抬手轻抚马匹的脖子,检查过马匹、弓箭没问题后轻松上马,跟在六人后面策马来到论道场入口处。

  本应该直接进入专门为骑射开辟的山林,其他队伍却停在入口外面。

  原来入口设了五个箭靶,很明显还要能过一轮考核才能进骑射场地,只是不知道会怎么考核。

  五位中裁先生坐在帐子下面,其中一人有些幸灾乐祸道:“门口外面的箭靶是为五位姑娘准备,只有你们把三支箭射中靶心,你们所在队伍才能进入骑射场。”

  “骑射场在不同地方,设下一百五十个恶人箭靶,以及五十个平民箭靶,射中恶人箭靶数量就是你们的得分,若是错射平民箭靶,倒扣五个恶人箭靶,所以诸位一定要看清楚再射。”

  古老先生用平静的说明规则。

  楚老先生马上补充道:“还有一点,中途若跌下马,直接淘汰出局。”

  旁边老先生不甘心道:“骑射限时为一个时辰,时辰一到便结束,所有人必须回到这里,否则算放弃论道。”

  托月策马缓缓走到指定地点。

  桑绮第二个出列,紧接着庞如雪、沈香宜。

  最后一个是脚上有伤的安乐郡主,毕竟手没有受伤嘛。

  “开始。”

  中裁先生一声令下,托月毫不犹豫取出箭。

  看到托月干脆利落的动作,所有人都屏住呼吸,想看看她用什么办法拉开弓弦。

  “应姑娘,是不是太着急了。”

  每次看到托月从容自信的模样,安乐郡主忍不住挖苦几句。

  就在她声音刚落后就听到啪一声响,代表着景国的箭靶红心上,稳稳插着一支箭羽。

  托月边取箭边道:“托月不是心急,而是越早进入骑射场,越有机会抢到更多的恶人箭靶,托月不想因为自已而连累全队的进度。”

  说完后再次从容举搭箭起弓,拉开弓弦,嗖一声后箭靶红心上又多一支箭羽。

  整个过程一气呵成,看得在场所有人都惊叹不已,云齐忍不住大声喝采,却想破脑子也想不通其中的原理。

  “六公子,你怎么看九姑娘的表现?”

  离王忽然回头问,墨染尘却猜是跟她手上的东西有关,不太确定道:“应该是一个可以省力的小机关吧。”

  闻言离王轻笑道:“的确只是小机关,不过光凭这个小机关,还有机关盒……九姑娘在应大人、在皇后娘娘心中,就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,他们一定会竭尽所能保住应姑娘。”

  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墨染尘并不乐观,策马前骑射场入口。

  就在他们说话间,托月已经身出第三支箭,六人马上策马进入骑射场。

  骑射场内经过特殊布置,浓雾缭绕,三丈外便看不到人,在这种情况射中恶人靶,还不能误射平民靶,简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“六公子,你照顾好九姑娘。”

  离王没有追问小机关的事情,而是按照计划的开始分组。

  墨衡宇、古书玉、徐还舟一组,离王带着云齐一组,墨染尘和托月一组,三组分三个方向寻找箭靶。

  走了一会儿后,托月忍不住感叹:“骑射场内雾这么浓,混几个杀手进来,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。”

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墨染尘只有两个字。

  托月轻轻点一下头,除了小心谨慎还能怎样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