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傀儡再现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37章 傀儡再现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嗖!

  长箭破空的声音。

  托月、墨染尘终于找到第一个恶人靶,由托月射出他们这组的第一支箭。

  桃林上空,一朵青色的烟花在空中盛放,而这一轮青色恰好代表景国,托月却不由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墨染尘收回目光,看到托月的疑惑,说明道:“为了保证论道公平,每支队伍所全用的箭,不仅箭羽的颜色不同,箭头上抹的东西也不同。箭靶一旦被射中就会触动里面的机关,藏里面的烟花信号就会被点燃。”

  “烟花的颜色,是跟箭头上抹的东西有关吗?”

  面对新鲜奇怪的东西,托月总无法抑制自已的好奇心,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
  墨染尘点一下头道:“确实是跟箭头上的东西有关,不过具体怎么做我也不清楚,但现在不是讨论的时候。”

  天空上的青烟渐渐消散,墨染尘道:“东西是好的,却会暴露大家的位置,大家赶紧换一个地方吧。”因为在骑射场内你永远不知道,危险潜伏在哪,什么时候会出现。

  “好。”

  托月的顺从,是墨染尘最欣慰的事情。

  两人刚离开不久马上有几人骑马赶到,其中人看看地上的马蹄印,率先往托月他们离开方向跑。

  嗖!

  嗖!

  嗖!

  两朵青色及一朵黄色烟火,先后在天空上开放。

  墨染尘和托月相视一眼,武国的人也进来,看来得他们得抓紧时间找箭靶。

  就在此时另外两个方向,都有青色烟花盛放,武国也不甘落后,不久之后就有两朵黄色烟花在空中盛放,回应他们的是两朵红色烟花。

  “大伏国也进来了。”

  托月正要收回目光,突然一簇黑色的烟花升起。

  墨染尘面色一凝道:“离王的警告,有杀手潜进来了,提醒大家要小心应付。”

  突然提到杀手托月愣一下才点头,早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,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,不知道谁是他们的目的。

  “跟着我。”

  墨染尘十分慎重地提醒。

  托月不假思索地点头,跟在墨染尘身边寻找其他箭靶。

  突然一朵灰色夹着一丝绿色的烟花盛放,墨染尘和托月相视一眼,景国有人错射平民靶。

  按规定要倒扣五支箭的成绩,两人没有讨论是谁射错,而是加快脚步寻找箭靶,而在桃林的某处,武安君看着渐渐的灰青色烟花,露出凝重的神情。

  “景国前面的努力算是白费。”

  安乐郡主忍不住幸灾乐祸,武安君淡淡道:“事情没有那么简单,你一会儿小心些。”

  两人的谈话声刚落,天空上又先后出现五朵属于景国的青色烟花,这就是景国对众人质疑的回应,在外面观看的景国人也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  “你们猜会是谁射错?”萧盈盈似笑非笑地问。

  “还用问,肯定是应托月,就她会拖大家后退。”旁边的黎若晴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“九姑娘什么时候拖过在家后腿。”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,云夫人神情平静道:“从昨天论道开始,九姑娘就没给战队添过任何麻烦,你们说话要凭良心,活像一群深闺怨妇。”

  “你这小丫头,怎么不帮你们家姑娘说话。”

  云夫人忽然转过头,跟坐在她旁边的丫头说话,正是托月他们进骑射场后,留在外面等候的冰儿。

  冰儿欠身行礼道:“回云夫人,大家姑娘常说:不管什么事情,未观全貌,不可妄论。再说以姑娘的性子,是不会把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猜测上。”

  “这是九姑娘的性子,没错的。”

  云夫人言辞间都是对托月的欣赏,眼下又十分满意的冰儿的回答。

  萧盈盈咬咬牙不敢再说话,幸好冰儿也不是阿弥不会得理不饶人,见萧盈盈再不说话也保持安静。

  “冰儿,这箱子是……”云夫人看着冰儿身边檀木箱问。

  “回云夫人,是奴婢的药箱。”冰儿看一眼道:“不过奴婢希翼,今天不要开药箱。”

  “这应该是应大人留你在九姑娘身边的原因吧。”云夫人消息最是玲珑,冰儿是背影早摸清楚,玉德公主的下属。

  “正是。”

  冰儿没有多余说明。

  骑射场内,墨染尘和托月跟武安君一行人相遇。

  他们面前有一个平民靶,挡着大半个恶人靶,以各人的箭术都是轻而易举的,前提是没人阻挡。

  “九姑娘,好巧啊。”

  武安君笑着打招呼,目光不经意地落在托月拉弦手上。

  墨染尘策马到托月身边,武安君含笑道:“六公子不用紧张,恶人靶本君可以让给你们,只要九姑娘肯把手上的东西借来一观。”

  到底是什么东西,能让手无缚鸡之力人轻松拉开弓弦,大概是今天所有人都困惑的事情。

  墨染尘岂会不知道他的心思,淡淡道:“染尘十分仰望武安君,很希翼有机会跟武安君较量一场,择日不如撞日,就现在如何?”

  “本君也很想领教六公子破惑,不过眼下不是论剑。”

  以武国目前的国力,根本不算需要在意五国论道输赢,可是武国还应该更强大,国土也应该更辽阔。

  墨染尘正要出声,托月轻笑一声打断道:“比这小玩儿更利害,先前论乐就是机关盒把你们打伤,武安君可有兴趣见识见识。”

  “那个破盒子吗?”安乐郡主十分不屑地问,却不得不承认那东西确实利害。

  “破盒子!”托月讥讽地笑道:“如果不是五国论道规则言明不能杀人,把豆子面粉换成毒针、毒箭,你们就会像西华那些杀手一样,瞬间死倒一大片。”

  武国另外几人纷纷倒抽一口气,安乐郡主硬着头皮道:“应托月,你以为大家会害怕吗?”

  托月看一眼墨染尘才道:“托月没说用机关盒对付你们,只是想告诉你们机关盒也是托月的杰作,就算你们今天抢走托月身上的机关,托月也有办法克制你们。”

  “应姑娘是在暗示本君,本君应该把你抢走。”

  武安君敛起脸上的笑容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您不会冒这个险,除非您想无极城变成一座死城。”

  安乐郡主马上想到托月身负剧毒,那是连喝过的水都会变剧毒的东西,如果应托月要对他们不利,随时都可以要掉他们的性命,还会一不小心连累身边至亲。

  “武安君……”

  “本君心里面有数,无须你提醒。”

  武安君冷冷打断安乐郡主,看着托月道:“本君可以考虑在这里杀死你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武安君以及诸位就别想活着离开景国,包括你们在武国的亲人,他们都会死得非常痛苦。”

  “你一个小小的庶女……“

  “我母亲是江湖第一女杀手荼蘼。”

  托月不等安乐郡主说完,就出声冷冷打断道:“由她培养出来的杀手,不知道比十八骑强多少倍。”

  提到第一女杀手荼蘼,武安君也不由动容,猛地举起弓箭射向唯一的恶人靶,一朵黄色的烟花瞬间在天空中盛放,武安君带人骑马离开。

  “出来吧。”

  武安君一走,墨染尘马上冷喝一声。

  三名黑衣人飞落在他们面前,托月看到后面上没有丝毫的意外。

  尽管她没有内力,警觉性绝不输给任何人,应该那批潜入骑射场的杀手,只是不知道他们目的是谁。

  “放她走,不要伤及无辜。”

  墨染尘一句话,说明三人的目标是他而不是托月。

  托月看一眼三人道:“我在边上看着,你要是赢了我帮你毁尸灭迹,你要是受伤了我帮包扎伤口。”

  如果寻常杀手她一定会出手帮忙,可眼前三人给她的感觉不同,若是掺和进去只会连累墨染尘,不若在旁边静静等待时机,或许能在适当时机帮上忙。

  “别任性,快走。”

  墨染尘拔出配剑,催促托月赶紧离开,他也感觉三人的不同寻常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你不在我身边,我一个人在骑射场里会更危险,我就在旁边等你……”不等她说完,一支利箭破空而来,掀起一阵桃花雨。

  托月来不及多想就往下一趴,箭射在旁边的桃树上。

  蓝色的箭羽,是天启国的人,托月毫不犹豫抬起右手臂,迅速回敬对方一支短箭。

  “除了会用暗器,你还有别的手段吗?”

  沈香宜、项渊出现在托月面前,出言讽刺的自然是沈香宜。

  托月拔出于毕剑道:“托月一直很想见识一下灭将剑,不知道英王能否满足托月的愿望。”

  “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沈香宜马上大声挖苦托月。

  托月一脸平静道:“手下败将,最好闭嘴。”

  当“手下败将”这个词语一出,沈香宜顿时没了底气,昨天应托月可是以一敌四。

  项渊面露迷人笑容道:“本王一直很欣赏九姑娘自信,多次求见不得,今天终于找到机会,九姑娘可愿意稳步。”

  “不愿意。”

  托月毫不犹豫地拒绝。

  项渊笑容骤然一收道:“你最好不要挑衅本王的底限。”

  目光迅速瞥一眼旁边,三名杀手虽然奈何不了墨染尘,不过足以让他抽不出身来帮助应托月。

  “英王不自信过头。”

  托月完全不看墨染尘,仿佛是心里早有应对之策。

  项渊深知托月的手段,再看她完全没有向墨染尘求救的意思,一时间不敢靠太近。

  “应托月,你要干什么。”

  沈香宜大声叫起来,因为托月正快速拔下,她射在旁边桃树上的箭。

  托月把箭放到箭筒里,笑眯眯道:“当然是用你们箭射平民靶,反正你们也要把托月弄下马,不是吗?”

  两人尴尬地相视一眼。

  此时他们才记起有一条规则是:跌落马便直接淘汰出局。

  若是现在就把应托月淘汰出局,对后面书和数的论道应该十分有利。

  “九姑娘,你是自已下马,还是大家帮你一把。”

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沈香宜得意过头,竟直接地策马上前,项渊要阻止已经太迟。

  托月一看机会来了马上抬起左臂,一声惨叫后沈香宜已经躺在地上,与地面接触的衣服也被染上黑色。

  “应托月……”

  “死者不语。”

  沈香宜刚开口,就被托月怼回。

  淘汰出局的人,跟死人一样没有发言权,气得沈香宜双手捶地。

  “九姑娘……”

  “托月自已下马,不劳英王大驾。”

  托月毫不犹豫地跳下马,虽然被淘汰,项渊却不能继续伤害她,不然也是违反规则。

  项渊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中的怒火道:“不愧是应烘云的女儿,果然是比狐狸还狡猾,其实本王还是很想领教九姑娘的书法和术数。”

  “有点遗憾才是完美人生。”

  托月笑笑重新跳上马匹,尽管衣服还是干净的,不过鞋底已经染上黑色。

  项渊看到清楚后,再看一眼旁边的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同时面对三名顶尖杀手,除非是有奇迹出现,否则不可能继续后面的论道。

  确认这一点,项渊马上策马离开。

  沈香宜悻悻从地上爬起来,跨上马跟在项渊后面。

  墨染尘忽然回过头,匆匆朝托月点一下头,本来被压制的局面马上拧转。

  托月看到这一幕不由竖起拇指,果然是一个比一个狡猾,明明能打败三名杀手,却故意装做被压制,不然再添上英王项渊,墨染尘是必败无疑。

  确认托月没有危险后,墨染尘马上大开大合,施展出自已的武功。

  墨染尘手中的剑,很快便穿透其中一名杀手的胸膛,只是……托月看到了难以置信的画面。

  那名被刺中的杀手不仅没有倒下,而是跟没有受伤似的继续攻击墨染尘,要知道墨染尘的配剑破惑,是跟项渊的灭将剑一个级别的神兵利器。

  眼前的杀手,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  墨染尘没有时间发愣,避开攻击再挥出一剑。

  其中一名杀手的手臂被砍下,断臂竟然没有一滴鲜血流出。

  两人马上知道眼前是什么东西。

  是傀儡,完美的傀儡。

  比昨天看到的,玉德公主遗体制成的傀儡更加完美。

  这三个傀儡行动起来跟活人没有任何区别,托月和墨染尘都不由倒吸一口气,暗暗思考应对之策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