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章 棉帕绢帕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38章 棉帕绢帕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面对三具完美的傀儡,托月马上想到轻舞操控傀儡,是不是意味着三具傀儡的操控者也在附近。

  就在她抬头四处张望,寻找操控者的蒇身的地点时,四道黑影从浓雾中冲出来,没有任何犹豫跟之前三具傀儡联手围攻墨染尘,墨染尘武功再高也使不上劲。

  傀儡之所以是傀儡,是刀剑砍在他们身上时,他们完全没有感觉,行动也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桃林里面烟雾浓浓,想找一个人都十分困难,何况是刻意想隐藏的人,托月取出支箭咬牙往掌心一划,毫不犹豫地搭箭拉弓,嗖的一箭射中一具傀儡。

  原本不怕掌拍、剑砍的傀儡,在中箭后马上痛苦地仰起头,撕开蒙在脸上的黑巾,张大嘴巴发出咆哮的声音。

  托月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到,生怕自已会闯下什么弥天大祸,不过很快便惊讶发现,傀儡渐渐恢复安静,空洞的眼睛里恢复神采,目不转睛看着托月动了动,没有半点血色的双唇。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托月离得远,听不到对方的声音。

  待要上前一点时,傀儡的身体突然化成粉末,随着雨水跟泥土混合在一起。

  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,托月愣了一下取出第二支箭沾上血,迅速地射向另一具傀儡,相同的情况再次出现。

  托月听不到傀儡在说什么,不过看他的目光倒是摆脱一般,仿佛死亡对他们是一种恩赐,莫非他们是在活着时被制成傀儡,并不是完全没有意识,而是对外界还有意识只是无法自主。

  想到此托月马上取出第三支箭,突然一阵急促的琴声响起,余下的五具傀儡马上退走,不留下一丝痕迹。

  托月策马上前检查,却发现地面上什么也没留下,若不是地上还有两个箭头,就好像傀儡从没有出现过。

  桃林里细雨霏霏,漫天桃花飞舞。

  宛如天下人凡的白衣少年郎,策马来到她身边,温柔地抓起她的手腕。

  “你不能受伤。”

  墨染尘看着掌心的伤口,鲜血得刺痛他的眼睛。

  托月低头看一眼道:“小伤口不碍事,出去后冰儿会处理……别动,血水会伤到你。”

  看到墨染尘想拭掉落在掌上的雨水,连忙出声制止,微微用力想挣脱被握着的手腕,不想墨染尘却加大劲道。

  “别乱动,我不想弄伤你。”

  墨染尘一手握她的手腕,从怀里取出一块帕子,小心翼翼擦干净上面血水。

  大约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,墨染尘的动作有些短缺,托月生怕会伤到他,只得反复小声地提醒他不要碰到伤口。

  清理干净伤口,想到托月的血剧毒无比。

  擦拭血迹的帕子不敢随意丢弃,以免伤及桃林附近的无辜百姓。

  墨染尘思虑再三后,把清理血迹的帕子,折叠好细细收进挂在腰间的荷包里面。

  托月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,递到墨染尘面前道:“这是我让冰儿用古医方配制的外伤药,止血疗伤效果比外头卖的宫里制的强,你也用些吧。”

  托月抬手指指墨染尘手臂上,几道不浅的血痕道:“是被傀儡抓伤吧?也不知道有没有毒。”

  “若是有毒呢?”

  “我有药。”

  墨染尘一问,托月不假思索回答。

  出门前,阿弥和冰儿剩下她身上塞了不少东西,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能应对。

  墨染尘微微一笑。

  托月看到后,眼前仿佛都桃花在飞舞。

  无意中看到托月的神情,墨染尘愣一下笑着接过药瓶,倒出一些药粉在她掌心。

  重新取出一方干净的绢帕。正想替托月包扎伤口时,托月却递给他另一方棉布帕:“包扎伤口,棉布比较合适。”

  墨染尘含笑收起自已的绢帕,接过她的棉帕子,边包扎边道:“你今天带了多少块帕子,好像一直掏不完似的。”

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托月还真没注意过帕子的事情。

  大约看到她用了别人的帕子,两个丫头都往她身上放了几块吧。

  墨染尘忍不住笑了笑,托月回他一个灿烂笑容,拿起药瓶道:“你把袖子捋一下起来,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。”

  “只是小伤罢。”

  “我只看一眼,图个安心罢。”

  墨染尘拗不过她,只好捋起衣袖,露出几道狰狞的伤口。

  伤口上透着幽蓝,很明显是中毒,所幸毒性并不是很强,没有马上要掉墨染尘的性命。

  托月把药瓶里的药粉均匀地倒在伤口上,找出一块棉帕折起来盖在伤口上,再用墨染尘自已还的绢帕绑好。

  “这枚和清丹应该能帮你压制毒性。”

  托月把一颗淡绿色,散发着丝丝凉意的丹药送到墨染尘面前。

  墨染尘看一眼丹药道:“你不说是和清丹,我还以为是从前吃过的薄荷糖。”

  托月听到后愣一下,赶紧把丹药放到鼻子前闻闻,尴尬笑笑道:“抱歉,拿错了,这颗是薄荷糖。”

  “究竟放在哪里?”

  托月口中含着薄荷糖,两手往自已身上能放东西地方找。

  墨染尘抬手往身上点两下,忍不住笑道:“你呀万一哪天中毒,会不会因为没能及时找到解药,把自已给坑死。”

  “你还有心情开玩笑……找到了。”托月从领口处的暗袋里,取出一枚粉色的丹药道:“冰儿曾经说过,凡是用来保命的东西,都放在触手可及地方,以便重伤无法动弹时自救。”

  “粉色的!”墨染尘讶然。

  “是粉色的,怎么了?颜色又不影响效果。”

  墨染尘笑笑道:“只是没有想到和清丹,这样一个名字的丹药居然会是粉色的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:“那没办法,谁让配制丹药的人是一个未满十八的少女,你不能阻止她把丹药制成粉色。”

  闻言,墨染尘没有再说知,两指拈过丹药扔到口中。

  丹药刚入口,墨染尘就马上皱起眉头,露出十分难受想吐出来的表情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托月一脸担忧地看着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艰难地咽下道:“太甜了。回去告诉冰儿,下次别放那么多甜,薄荷糖的甜度就很合适。”

  “什么下次?”托惊讶地看着墨染尘道:“你还想再中一次毒啊,制作和清丹用的药材是很昂贵的,冰儿如此担忧我的安危,也只给了妹妹一颗防身。不过……我也用不上罢,便宜了你。”

  墨染尘自然明白她为什么用不上,世间还有什么毒毒得过她身上的无名剧毒,就连完美的傀儡都无法抵御。

  托月从箭筒里取出天启国的箭羽:“你若是想安慰我几句,还不如帮我把这支箭给射了,替我报个小仇。”抬手指指旁桃树上的平民靶。

  “云齐说得不错,千万不要得罪女人,太记仇。”

  墨染尘接过箭羽,直接往平民靶一扔,一朵灰色夹着蓝色的烟花盛放。

  待烟花消散尽后,墨染尘淡淡道:“走,边找恶人靶边去找离王他们,大家得尽快跟他们汇合。”

  恶人靶的数量本来就不多,五国平分也不过三十个,从骑射开始到现在光倒扣的就不止五分一,现在骑射场内所剩的恶人靶已经不多,他们必须抓紧时间。

  忽然一阵嘹亮的笛声响起。

  墨染尘愣一下道:“离王在求救。”带着托月,顺着笛声传来的方向走。

  托月他们赶到时,云齐面色苍白趴在马匹上,离王守在旁边吹响横笛,察觉到有人靠近马上拔出配剑。

  直到看清楚是墨染尘和托月他们才放下横笛,松口气道:“你们终于来了,没想不到连你们也遇袭受伤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是受伤吗?”托月上前好奇地打量一眼云齐。

  “目前还不清楚。”离王面露担忧道:“本王方才已经检查过,云齐身上既找不到伤口,也没有受内伤的症状。”

  “你们跟那些傀儡打斗时,有没有跟他们发生接触,或许是中毒也不一定。”托月用没有受伤的手翻开云齐的眼皮看一眼,只感觉到他的体温有点高。

  “傀儡?”

  离王一脸惊讶道:“你说跟大家的交手的黑衣人是傀儡?”

  墨染尘上前说明:“回殿下,的确是傀儡,是行动却如常人一样的完整傀儡。”

  “后来怎么样?”

  “他们突然被一阵急速的琴声召走。”

  墨染尘抢在托月之前回答,并不想让人知道是她的血打退了傀儡。

  托月马上心领意会,就听到离王道:“大家这边不是傀儡,不过他们听到琴声确实离开,只是临走前洒一把粉末。云齐担忧本王安危,用自已的身体挡在本王前面,结果就成了这样。”

  “九妹妹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蓦然看到托月正在摸云齐额头,墨染尘马上冷冷地问一句,似乎十分不悦。

  托月赶紧收回手道:“云齐三公子体温在上升,倒跟托月八姐姐去年中毒蛊的情况有点相似,不若托月试一试。”

  “试什么?”离王问。

  “试一下是不是毒蛊。”

  托月若有所思道,若真是中毒蛊,感觉到她靠近一定会有反应。

  上次应嘉月中毒蛊,几个丫头和商神医偷偷拿她的血做过实验,血生魂那样的毒蛊也想逃跑。

  “怎么试?”

  “别胡来。”

  离王和墨染尘一前一后开口。

  托月笑眯眯道:“很简单的,把你的荷包给我。”

  墨染尘马上摘下腰间的荷包,托月接过荷包放到云齐身上……然后骇人的一幕出现。

  从云齐的头发里、耳朵里、鼻孔里分别爬出一条半透明的虫子,那画面实在是太过恶心,托月马上别过脸,生怕会把自已早上吃的东西吐出来。

  离王、墨染尘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,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动容。

  墨染尘用剑把蛊虫挑到地上。

  岂料蛊虫一碰到地面马上烧起来,最后一点痕迹也不留。

  托月把荷包还给墨染尘道:“留下来挂在屋子里,保证夏天不会有一只虫子打扰你,大家成碧馆就从来不会有老鼠蛇类爬进来。”

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墨染尘接过荷包,重新系在腰间。

  离王马上检查一下云齐的情况,看到他的面色确实好转,悬着的心才会恢复原位。

  就在他们救治云齐间,墨衡宇、古书玉、徐还舟三人也赶到,了解情况后纷纷朝托月投去好奇的目光,没想到她身的剧毒还有这样的功效。

  托月马上躲到墨染尘身后道:“你们别指望托月送你们每人一滴血,托月血就算是毒血也是很珍贵的。”

  徐还舟忍不住噗嗤笑出声音:“九姑娘误会了,还舟是在嘲笑自已,明明你才是最需要保护的那个人,结果反过来却是你在保护大家。”

  “你们高看托月了。”托月一脸无奈道:“托月已经落马被淘汰。”

  “……?!”

  除了墨染尘和云齐。

  离王他们四人一脸惊讶、疑惑地看着托月。

  古书玉咽一下口水道:“九姑娘,是谁这么利害,居然能算计到你。”

  “是托月自已主动下马。”

  “为什么呀?”

  离王惊讶地问,双脚着地便是淘汰。

  托月轻叹一声:“不主动下马,难道托月要跟英王项渊打吗?”

  四人马上看向墨染尘,墨染尘淡淡道:“当时在抵挡傀儡的攻击,自顾不暇,实在是帮不到九妹妹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地笑笑:“不过大家景国也没有吃亏,在我被淘汰前我也淘汰了沈香宜,方才还用他们的箭射平民靶,倒扣他们五个恶人靶,算是小小的报一个仇。”

  “果然,女人都不好惹。”忽然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,就听到离王兴奋道:“云齐,你终醒了,差点吓死本王。”

  “九姑娘,有没有带薄荷糖。”

  云齐没有理会离王,而是直接跟托月要糖。

  托月摘下荷包递给墨染尘道:“托月手上有伤,麻烦六公子喂给云三公子吃。”

  墨染尘伸手接过荷包,却转递给离王道:“方才帮九姑娘处理伤口,还是小心谨慎一些比较好。”

  离王毫不犹豫接过荷包,托月忽然想起一件事道:“离王殿下,薄荷糖中淡绿色的,其它颜色的糖另有作用,不能给云三公子服用。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离王倒了两颗淡绿色的,喂到云齐嘴巴里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