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解除婚约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40章 解除婚约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大家注意,骑射场雾气浓郁,一定要细细搜索。”

  应熙一声令下,带着几十名手下马上冲进骑射场,骑射场外面每个人神色凝重。

  骑射时间已到,除了托月所有人都骑射场内出来,更奇怪的是里面的人出来时,就看到应熙就已经带人入口处严阵以待,仿佛是里出了什么大事情。

  而在入口附近,还有五个人明明在瑟瑟发抖,却强装镇定自若。

  冰儿抱着药箱,伸长脖子着急往骑射场内看,由于要参加下一环节的论道,墨染尘他们也不能继续逗留。

  “冰儿姑娘,若是找到九姑娘,还烦告知一声。”离王上前十分客气地问,冰儿心里窝着火仍不失礼道:“多谢离王殿下的关怀,姑娘的事情不敢劳诸位费神,还请诸位把心思放在自已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冰儿姑娘……”

  “你们赢下后面的环节,大家姑娘耳根也能清静些。”

  墨染尘刚开口冰儿冷冷打断,无论姑娘因什么原因未能及时出来,发生这种情况肯定是内部出现问题。

  以冰儿的身份讽刺挖苦他们,按礼法挡诛,可是……“九姑娘出事是本王的过错,待五国论道结束,本王一定会登门请罪。”

  离王等人深知,即便他们什么也不说,应熙也能查到原因。

  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,唯有五国论道结束后,亲自上门请罪才是正理,应烘云在朝中的影响力不容小觑。

  冰儿回头看着瑟瑟发抖的五人,突然取出三枚银针道:“快说,你们究竟把大家姑娘怎么样,否则我就用这根银针把你们一个个废掉。”

  “你个贱人啊……”

  大伏国一名世子刚出声,话没说完就变成大声惨叫。

  冰儿弹一下露出在外面的针柄,淡淡道:“这根银再往里七毫,世子爷就得断子绝孙。”

  取出另外三枚银针,在庞如雪面前晃了晃道:“庞姑娘,你才智平平于国无利,若是再不能生育,可知道后果?”

  庞如雪黝黑的面容上露出深深的恐惧,抱紧自已的身体道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只是往她身射了两箭,没有要她的性命啊……”凄厉的惨叫声响起。

  天色渐渐暗下,应熙阴沉着脸道:”大家分头找,务必在天黑之前,找到九姑娘。“

  忽然从左边的浓雾里传来一道急促的声音:“应大人,这边有几株枯死的桃树……发现血迹,应该就在附近。”

  应熙马上带人冲过去,看到蹲在血迹前人时,面色微微一沉却没有多说什么,边让人扩散寻找,边提醒众人不要碰地上的血迹,脚步走得比任何人都着急。

  “应大公子……”

  “应府的事情,不需要外人插手。”

  墨染尘刚想继续跟上前寻找,就被应熙冷声制止道:“六公子请回吧,万一你出什么意外,大家应府承待不起。”

  忽然一阵马蹄声从来后传来,离王领着云齐他们几人来到应熙面前道:“应大公子,没看顾好九姑娘是本王失职,理应协助应大公子找到九姑娘。”

  面对离王,应熙丝毫不给面子道:“大家应家的事情,不需要外人插手。”

  离王深知应熙是何等智慧,就算众人什么也不说,他也知道是有人故意逼走应托月,以至于她孤身陷险境。

  “大公子。”

  阿弥与冰儿同骑一匹马赶来。

  两个丫头眼圈都红了,冰儿强忍着泪水道:“大公子,救人要紧,不要浪费时间。”

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应熙沉着脸问,冰儿吸一下鼻子道:“奴婢已经审问过五人,得知姑娘身上有伤,若不能及时把伤口处理好,根本无法把姑娘带走。”

  “知道了,走吧。”

  应熙带着众人,低头仔细寻找血迹。

  天空一直在下雨,很多血迹都被冲淡,甚至是直接消失不见,找起来特别困难。

  墨染尘忽然捡起一粒白色的东西,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同激动地大叫道:“是薄荷糖,是九姑娘身上的薄荷糖,大家快仔细地找找,附近一定还会有的。”

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望着地上带血迹的拖痕,阿弥潸然洒泪。

  应熙也闭上眼睛,一路上从各种痕迹他已经推测到,这个妹妹都经历过什么折磨。

  越往前走离王一行神情越凝重,如果当初……可惜没有如果,血淋淋的现实就在眼前,此事若不能妥善处理,以后在皇城他们将寸步难行。

  “找到了。”

  应熙的手下大声提醒,冰儿和阿弥马上冲过去。

  墨染尘想过去,应熙一剑砍过去道:“滚,你们都给我滚,不许再靠近我妹妹一步,否则我杀了你们。”

  大理寺的人马上拦住去路,不许其他人继续往前走,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,大约半个时辰后,应熙骑着马怀里抱着个人疾驰而过。

  后面跟着阿弥和冰儿,紧接着离开的十八骑,以及几十名禁卫军。

  天空上的雨忽然大了,墨染尘仰天起头,任雨水打在脸上,一次一次地保证会保护她,结果是他辜负了她的信任。

  离王等人缓缓走上前,墨衡宇上前想拉住弟弟。

  墨染尘一把甩开他的手,转头冷扫他一眼,两腿一夹马腹冲进雨雾里面。

  望着弟弟的背影,墨衡宇两手不由自主握紧缰绳,从前弟弟从不会这样对待他这个兄长,六弟向来最听五哥的话。

  “五公子,给六公子点时间。”墨衡宇想上前离王轻声制止,淡淡道:“他需要安静,大家……需要沉着,大家明天还有一场硬战要打,九姑娘的事情过后再处理,后面还有一个更头痛的事情。”

  墨衡宇马上明白离王的意思,应托月是应烘云最宠的女儿,如今女儿受到这样的伤害,无论如何他都要讨回公道。

  这个公道绝对不是上门赔礼道歉,就能轻易解决的。

  他们必须付出沉重的代价,甚至会影响他们密谋已久的大事,计划或因此不得不搁浅。

  “祸是衡宇闯的,衡宇会承担所有责任。”墨衡宇从托月离开一刻就开始悔恨,冲上小山坡时还抱着饶幸的心理,那怕是在进行书与术数论道,还抱有一丝饶幸心理。

  “你怎么承担责任?”离王淡淡反问:“九姑娘若是救不回来,你赔她一条命吗?”

  “吹衣公子,你别傻了。”徐还舟淡淡道:“以我对应烘云的理解,他会让大家付出,比生命还惨痛的代价。”

  “提醒大家最近减少活动,以免让应烘云抓住把柄。”离王轻叹一声道:“也不知道经此一事,应大人会不会彻底跟大家站在对立面。”

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“想说对不起?收回去,没用。”

  离王说完策马离开,云齐拍拍墨衡宇的肩膀。

  古书玉经过时劝道:“你别怪六公子,应托月……是一个很难让人拒绝的姑娘。”

  徐还舟什么都没有说,直接从身边纵马而过,眼下说什么都是多余的,还不如回去关注一下那女子的情况。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良久之后,墨衡宇来到弟弟身后。

  地上有一个荷包,尽管上面满泥土,还是能一眼认出是那个装薄荷糖的荷包。

  附近是一圈又一圈的拖痕,到处都是血迹跟泥土和在一起,墨衡宇看着都觉得痛,伤成这样还能救回来吗?

  墨染尘伸手捡起荷包,里面还有一些薄荷糖,只是已经被雨水淋湿已经有些融化,捡起来不假思索地放到怀里面,雨水的冰凉一下渗透皮肤,心跳一瞬间加速。

  “你动情了,你曾经保证过不会……”

  “这也不应该是你驱逐她的理由,九姑娘什么都没有做过。”

  墨染尘冷声打断自已兄长,毫不隐瞒道:“是我先动情了,跟她没有有任何关系,你要怪也只能我。”

  “兄长是担心你越陷越深。”

  “你以为现在是在拯救我,你只是让我体验失去的痛苦。”

  墨染尘说完转身跳上马头也不回地离开,经此一事那女子永远不会再信任他,甚至不会再见他一面。

  回到桃林别庄,墨染尘就发现应府的马车不在,马上赶去找离王他们,结果是应熙以别庄药物短缺为由,连夜带着那女子回城医治,他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“那几个谋害九姑娘的人呢?”

  墨衡宇没有忘记,那五个在骑射场入口,瑟瑟发抖的淘汰者。

  离王若有所思地淡淡道:“应熙没有动他们,不过五国论道结束后就很难说,荼蘼的势力可不止在景国。”

  六人沉默良久,离王才缓缓地起身道:“大家休息调整一晚,明天兵法论道,大家绝对不能输,不然对不起九姑娘前面的努力,重要的是让她耳根清静些。”

  尽管如此,大家谁也无法入眠,愧疚、忧虑纠缠着他们。

  五国论道,翌日顺利结束,在五国都缺少人员的情况,景国最终也取得不俗的成绩。

  结果一公布出来,墨染尘马上骑马回城。

  回到太傅时,下人们正一拔接一拔地往府内搬东西。

  看清楚他们手上的东西,墨染尘一脸惊讶道:“这不是送去应府的聘礼吗?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管家一看是墨染尘,赶紧迎上前道:“回六公子,今天早朝上,应大人上书请皇上解除你和九姑娘的婚约,皇上已经同意,这是应府退回来的聘礼。”

  墨染尘深吸一口气,努力平静情绪道:“应府那边有什么情况,九姑娘可有消息?”

  管家迟疑一下道:“太傅大人收到五公子传回来的消息,就派人到应府去打探情况,结果打探消息的人还没回来,皇上就下旨解除两家婚约,刚过正午聘礼就都退回来,大人和夫人都在为此事苦恼。”

  “知道了,你们忙吧。”

  墨染尘大步走回晚朝轩,把自已锁在书房里面。

  大门外面下人们小声道:“想不到大家六公子神仙一样的人物,居然会被小小的庶女退亲。”

  “可不是,就算要退亲,也应该是大家太傅府先提出。”

  “应府要解除婚约,这让六公子的脸面往哪搁,应家肯定是故意让大家六公子出丑吧。”

  “你们说,这样会不会影响到六公子科举?应家也太会挑时间,居然选在春闱前退婚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大家讨论剧烈时,响起两声咳嗽声,大家瞬间禁言。

  墨衡宇回府时神情有些沮丧,却听到墨染尘被退婚的消息,淡淡道:“六公子回府没有,在哪里?”

  管家马上道:“六公子一回来,就把自已关在书房。五公子若有时间,就去看看六公子,万一直就影响到春闱的发挥就不好。”

  墨衡宇不等管家说完,就径直来到晚朝轩。

  走到书房,就看到墨染尘坐在窗下,看着种在窗下的兰草出神。

  兰草细长的叶片,在雨水的滋润下显得格外青翠,却不知道什么原因,看到兰草时总会想起那女子的模样。

  墨衡宇走到窗前,看着一脸平静有的墨染尘道:“六弟,兄长很抱歉,没有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。还有,兄长知道你不在乎外面的人怎么传,你只在乎她的情况,兄长一定会尽快打探到九姑娘的消息。”

  “兄长,不必了。”

  墨染尘轻声拒绝,不能改变结果,知道也无用。

  世上最了解墨染的人就是墨衡宇,偏偏害他伤心难过的人就是自已,墨衡宇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到他。

  兄弟二人盯着兰草看了一会儿,墨衡宇淡淡道:“我让墨宝给你熬了粥,你无论如何也要吃一些,不然只怕还没等九姑娘的消息,你自已就先病倒。”

  墨染尘像是没听到一般,偏偏有下人来报道:“六公子,微微郡主来访,夫人请你过去说话。”

  “滚。”

  “啊?”

  从墨染尘口中挤出一个字,害得下人不知道如何回复。

  墨衡宇马上道:“你去回夫人,就说五国论道刚结束,六公子身心疲惫正在休息。”

  闻言下人暗暗松一口气,六公子平时脾气再不好,也不会差到让人滚,可见是深受退婚事件的影响。

  “六弟……”

  “染尘累了,兄请回吧。”

  墨染尘关上窗户,默默看着摆在案前的砚台墨语出神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