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表明心意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41章 表明心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出大事了,应家大公子强行扣下四国中五人,把他们绑在马后拖到西华门外面,正准备拿人家当箭靶射。”

  五国论道结束的第三天,一个消息把皇城炸翻,皇城中应家人向来低调,现在却一反常态的高调,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刺激到他们,好事者纷纷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西华门。

  皇城各大豪门世家自然也收到消息,纷纷派人过去观察情况,总不能让应家的人肆意妄为。

  西华门外面,应熙一身常服,拿着一张弓,沉着脸坐在椅中。在他身后是一排骑在马上全副武装亲信,站在他最近是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,一副恨不得把五人千刀万剐的表情。

  前面有一个临时搭建的大架子,架子上面吊站着四男一女,此时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外伤。

  那是应熙截下他们后,绑在马匹后面一咱拖行到西华门造成,且每个人右膝往上三寸处,都插着一支紫色箭羽。

  “应大人,以大局为重。”

  朝中一名大臣赶来后,马上出声劝止应熙。

  应熙头也不回道:“陈大人放心,应熙向五国论道中裁先生们请教过,结论是他们五人折磨舍妹是私怨,所以今天应熙报的是私仇,跟景国没有任何关系,绝对不影响到景国与四国的关系。”

  “你是景国的臣子啊。”陈大人大声提醒。

  “应熙今天告假休沐,所有行为都与朝廷无关,一会儿出什么事也不劳大家相助。”

  “阿弥。”

  应熙轻唤一声。

  阿弥马上打开手上册子,大声道:“第二处伤口在左肩上,是红色箭羽从后面贯穿而过。”

  闻言马上有人转身五人身体,让五背对着应熙取出一箭道:“五国论道输赢的结果是国家朝廷来承受,你们不应该因为输给景国战队,就联合起来拿我妹妹泄愤,她承受过的所有痛苦,你们都将从头到尾体验一遍。”

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五支红色箭羽的箭射出,准备地贯穿五人左肩,西华门前惨叫声连连。

  阿弥正要继续往下念时,三道身影突然落在应熙面前,最前面的人道:“应大公子,还请你以大局为重。”

  应熙眼眸都不动一下道:“三位不用着急,你们过河拆桥害得舍妹受尽折磨的仇,应熙会另外找时间、找机会报,别以为你们可以置身事外。”

  “应大公子……”

  “想救他们的话,用你们府上的全部嫡出女眷来代替。”

  云齐刚开口应熙就说出条件,看着三人迟疑的神情,讽刺道:“刀不扎你们身上,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痛。”

  “全部嫡出?”墨衡宇于马上抗议道:“九姑娘可是庶出,还是外室所出。”

  “庶出怎么啦?”应熙冷冷挖苦:“就算把你们三位府上全部嫡女加起来,也抵不过我一个九妹妹,九妹妹能让景队的战斗力提升十倍不止。他们能干什么?躺床上还嫌他们技术不如"ji nv"好。”

  应熙的话,那怕是后侮辱人的话都让人无法反驳,怕是天下女子加起来也比不过吧。

  离王朝应熙拱手行礼道:“让九姑娘遭此罪过是本王失职,本王愿意承担所有罪责。”

  “那离王就去死吧。”

  应熙轻描淡写地回应一句道:“不然……少在本公子面前惺惺作态。”

  墨衡宇马上怒了,大声道:“应熙,你不要太过份,离王已经屈尊降纡向你赔礼道歉,你还想要怎么样。”

  “你知道你们现在这副嘴脸像什么吗?”

  应熙一脸鄙夷道:“你们就像是进了青楼里的女子,还故作清高想立贞节牌坊。”

  墨衡宇气得火冒三丈:“应熙,是本公子害了九姑娘不错,但也不要以为本公子怕了你。”

  离王马上抬手拦下他,温和平缓道:“应大公子,本王知道无论如何也弥补不了九姑娘……”

  “那离王殿下还废话什么?”应熙冷冷反问,看着前面的人道:“要么满足我的条件,要么马上滚蛋,大家应家报自已的私仇,谁也无法阻拦,不然……应家将视你们为宿敌,让你们这些年的努力——归零。”

  归零,是什么意思,眼前三人十分清楚。

  他们的一动一举,肯定没有瞒过应烘云,所以应熙是光明正大的威胁他们。

  应熙看一眼三人神情,淡淡道:“三位既然来了,不如留下来一起观看,只有看到他们的惨状,你们才知道九妹妹的承受过什么样的痛苦,才知道如何偿还她的人生。”

  离王轻闭一下眼睛不语,带着云齐和墨衡宇站到一边,神情平静地袖手旁观。

  “阿弥,继续念。”

  应熙一声令下道:“接下是来是哪个位置。”

  阿弥瞪一眼三人,继续念道:“右边胳膊脱臼,绳子捆住双腕吊起,用马鞭抽打共计二十三次……”

  随着阿弥的声音响起,各种刑罚一一用在五人身上,二十三鞭在相同部位打下后,五人已经浑身血淋淋,再后来当成练习使用小机关的靶子,浑身上下总共插着九支箭

  虽然每一箭都不在要害上,这么多伤害加注在同一具身体上,大家不用亲试也能想象得到其中的痛苦。

  云齐两手紧握拳头,终于忍不住大声骂道:“你们简直就是畜生,居然用这么凶残的手段,折磨一个没有缚鸡之力的女子……你们都应该去死。”

  墨衡宇的眼睛红了,他想象过会很惨,可是没想到会这么惨,两手紧紧拽住衣襟强装镇静。

  无意往旁边看一眼,看到人群里素衣出尘的身影,墨衡宇面色骤然大变,想快步走到自已的弟弟身边,只是不等他靠近墨染尘已经转身消失在人群里。

  “再吊他们一个时辰,谁敢上前拯救你们就射谁,出了问题算松风巷应府头上。”

  “应大公子尽管放心,一个时辰内绝不让任何人靠近。”领队的人大声保证,一个手势五人就被包围在圈里。

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应熙跳上马扬尘而去。

  阿弥收拾一下东西,朝旁边的马车走。

  快走马车时,云挤拦在前面道:“阿弥姑娘,你们家姑娘……还好吗?”

  “好不好,那里有几个样板,你们不会自已看呐。”阿弥毫不客气怼一句,粗鲁地一把推开云齐走上马车。

  “阿弥姑娘,请你转告应大人……”

  云齐还想说什么,车夫却一抖缰绳,驾着毫不迟疑离开,至于云齐说了什么,阿弥一个字都没有听到。

  离王看一眼血肉模糊的五个人,长长一叹息,面无表情道:“五公子,你方才有点想离开,是不是看到谁,还是发现什么问题?”

  “好想是看到六弟。”

  墨衡宇不太确定地回答,想了想又道:“或许是衡宇看错,六弟被父亲罚闭门思过,不可能出现这里。”

  自从五国论道结束以后,墨染尘一直拒绝见任何人,还让人把离王郡主示好送的礼物,当着人家的面扔出晚朝轩,墨太傅一气之下罚他在春闱前闭门思过。

  “是微微太过莽撞,与六公子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离王也十分无奈,他只剩下这个妹妹,自然希翼她有好归宿,能跟墨府结亲再好不过。

  云齐动动嘴唇想说什么,最后叹气道:“离春闱没有几天了,云齐也要回去看书,总不能跟他们差距太大,让丞相大人无脸见父老乡亲们。”

  待云齐离开后,离王叹气道:“靖王府的条件是,要云齐娶萧盈盈。”

  墨衡宇一阵苦笑道:“这跟让六弟放下九姑娘一样困难,以衡宇的意见时,最好不要强迫云齐娶靖王郡主。”

  离王愣一下淡然笑笑,墨衡宇是暗示他最近不要提两府联婚的事情,除了墨染尘放不下九姑娘,更重要的是墨染尘的心里只有应托月,强逼只会让墨染尘更加反感离王府。

  或者最好的,却未必合适。

  回想墨染尘跟应托月相处的画面,两人才是天设地造的一对。

  自从应熙在西华门为妹妹报仇后,皇城表面上平静了一时间,直到四月春闱开始前半个月才恢复热闹。

  离居,和风容与楼上。

  应轶坐在床前,看着没有丝毫生气的女子道:“九妹妹,你说过五国论道结束,你要送四哥和六哥去考场,赠大家每人一句话,让大家在考场顺利发挥,再不醒就要食言。”

  冰儿把茶送到应轶面前,看一眼托月道:“姑娘太累了,需要好好休息,总会醒的。”

  应轶轻轻点一下头,握着拳头道:“若不是父亲和大哥拦着,我一定要狠狠地揍墨家那两个混蛋一顿。”

  “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应老爷从外面走进来,坐在床沿上。

  抬手抚着女儿苍白,没有半点血色的脸庞道:“无论是谁欠大家应家的,都必须得偿还。”

  应轶轻轻应一声是,应老爷看着他道:“你只管好好应付春闱,到时候会有机会让他们难过。必须要从前小看大家应府的人知道,应府已经有能力跟他们抗衡。”

  “是,父亲。”

  “你回去看书,后天父亲送你去考场。”

  待儿子离开后,应老爷小声问:“冰儿,阿离有几成醒来的可能。”

  冰儿小心翼翼回道:“回老爷,姑娘受了这么重的伤,能活下已经是万幸,至于何时能醒,奴婢不敢妄断。”

  其实冰儿心里也十分惊讶,以姑娘的体质受了那么重要的伤,按照从前情况来判断是完全没有活下来的可能,可是结果却是姑娘活下来了,尽管只是吊着一口气而已。

  “奴婢倒觉得……”

  冰儿犹豫再三道:“姑娘的身体眼下就像一个蛹,在积攒力量等待破茧而出。”

  应老爷低头看着女儿一言不发,冰儿猜不透他的心思,淡淡道:“姑娘身上的伤口恢复慢,是因为姑娘无法正常进膳,无法给身体提供足够的力量,若是有东西能温养姑娘的身体,或许姑娘能快点醒来。”

  “你是想说再来几只火山雪鸟吗?”

  应老爷马上明白冰儿的意思,女儿需要像雪山火鸟那样的神物。

  冰儿尴尬地笑笑道:“越多越好,回头再找良玉报账,她一定会想办法把银子赚回来。”

  自打那天开始,无论是正规拍卖场上,还是鬼市上出现珍禽异兽神物,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无名氏高价买走,如流水般送进松风巷应府。

  四月二十三,春闱开始。

  应轶和应书拜别父母长辈,因为托月依然没有醒来,两人都略带一丝失落走进考场。

  目送儿子和侄子进考场后,应老爷转身打算离开时,却发现墨染尘站在旁边默默看着自已,似是有什么话要说。

  “六公子可是有话。”

  应老爷一直看得出,女儿是喜欢墨染尘,只是一直在努力克制。

  墨染尘上前拱手道:“染尘因犯过受罚,直至春闱开考方才得出门,有一句请应大人转告九妹妹。”

  “你说吧。”

  应老爷拦下要骂人的大夫人,最少女儿愿意听他的话。

  墨染尘一脸平静道:“只要她能醒来,无论是何种情况,染尘都会娶她为妻,终身不纳妾。”

  看着面前一脸坚定的年轻人,应老爷良久才淡淡道:“只怕墨太傅不愿意,毕竟离王府也很想跟你们墨府联婚。”

  “染尘已经拒绝过。”

  墨染尘很平静地回答,就在今天出门时,萧微微向他表明心意。

  他当着父母、兄长、离王,以及所有下人的面毫不犹豫地拒绝,并请求萧微微不要再来打扰他。

  “好。”

  应老爷毫不犹豫地答应。

  墨染尘朝应老爷、大夫人深深一礼,提着书箱大步走进考场。

  应熙看一眼旁边墨宝道:“你家公子……真的拒绝离王郡主?”

  墨宝马上为主子抱屈道:“其实我家公子早就拒绝过,公子被太傅罚闭门思过,也是因为公子把离王郡主送的东西统统扔出晚朝轩,是萧微微脸皮实在是太厚。”

  “怎么了……”

  大夫人听出点什么来,十分好奇地多问两句,想知道其中原因。

  墨宝小声道:“想不到今天临出门前,她竟然拉着离王一起来提亲,还说公子不答应就不让他去春闱。”

  “厚颜无耻。”

  应熙马上送萧微微四字,随即在墨宝耳低语几句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