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放榜以后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43章 放榜以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放榜了。”

  应书一脸兴奋正要下车去看,帘子忽然从外面掀开,一道白色身影走进来,从容静地坐在马车里面。

  待看清楚来人的脸时,两人马上张大嘴巴,再看到他怀里的东西时,下巴差点跌落在地上,好半晌兄弟俩才回神,尴尬地咳嗽两声,整理一下衣冠。

  应书指着来怀里的东西道:“云三公子,你抱着乌龟来看榜,是会带来好运吗?”

  云齐一屁股坐下,指着怀里的乌龟道:“三百多岁老龟,云家近十代人喂养,炖汤一定是大补,九姑娘喝老龟汤就能补气补血。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你又混说。”

  应轶年纪略长些,清楚云齐的来意后,指着老龟的眼睛道:“三百多岁的老龟,已经通了灵性,岂能说炖就炖。”

  云齐放下老龟道:“九姑娘帮过云齐,云齐不是忘恩负义之流。只是因为墨染尘那个家伙离家出走,家人恐我会去找他看得紧些,趁着看榜才有机会出门,向你打听一下九姑娘的情况。”

  “用了不少好东西后,比原来又多了几口气。”应轶轻叹一声道:“想来命是保住,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。”

  “这个给你们。”

  云齐把一个小瓶子塞给应轶。

  应轶打开小瓶子,一段清香扑面而来。

  里面有两颗指头大小的丸药,好奇地问:“云三公子,这是什么丹药?”

  云齐吱吱呜呜半天道: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丹药,不过有一年我大哥遇刺,抬回来时只有一口气,我母亲就给他服用这种丹药,休息一晚上就好起来,所以我想九姑娘应该用得上。”

  “该不会是你偷的吧。”

  应书看看云齐的神情,再听他的语气忍不住问一句。

  云齐呵呵干笑两声道:“笑话,拿自已家的东西,怎么叫做偷呢。再说药吃了才有用,摆在家里一文不值。”

  “谢谢云三公子!”

  兄弟俩朝云齐拱手作揖,一起下车去看榜。

  云齐怀里还抱着那只老龟,短短一段路就有十来个人问他,抱着乌龟干嘛?

  “祈福。”

  云齐不假索地回答。

  应家兄弟二人主动放慢脚,不想跟他一起走。

  还没有等云齐靠近,人群里就有人大声道:“云三公子别挤了,你是第三名。”

  仔细辨认一番才发现,是徐还舟的书僮徐尘,云齐马上反问道:“第一名、第二名都是谁,有没有墨染尘。”

  “第一名是六公子,第二名是我家公子。”徐尘马上大声回答,云齐马上一脸悲催道:“徐还舟又不当官,干嘛考那么好跟本公子抢排名,原本完公子可以是第二名的。”

  应轶和应书听到后,很想揍这个家伙一顿,只能说不愧是皇城十子之首。

  “四公子,你是第八名。”

  应轶的书僮也跑回来报喜,旁边众人马上纷纷道喜。

  很快应书的也回来,边跑边道:“夫人、六公子,十五名,您中了第十五名。”

  “这个成绩……”

  应书有些疑惑,不解看一眼应轶。

  应轶不解地问:“这个成绩怎么了,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“成绩比我想象中好太多,有些不敢相信,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。”

  应书清楚自已的实力,他会中举但名次一定不会太过靠前,再好也不会超过二十五,应该是第三十名左右。

  云齐却不以为然道:“白纸黑字写着还会错吗?再说为了保证科举的公平,阅卷的可是景国各大书院的先生,朝廷的官员根本不能近,连我爹也是在开考前说几句话。”

  “公子,五公子榜上无名。”

  应书的书僮小声提醒,应书不以为然道:“意料中的事情,九妹妹早说过。”

  旁边还有一个声音小小声道:“可是昀公子也没中,而且还跟五公子一起被带走,不知道是不是犯了什么事。”

  想到方才的事情,应轶忽然想到托月的警告道:“六弟,九妹妹从前提醒过大家,无论是什么原因,都不能跟五弟走太近,看来她是猜测到什么,才会一再地提醒大家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云齐好奇地问一句。

  应轶淡淡:“跟康王府有关,且不是小事啊。”

  蓦地提到康王府,云齐不假思索道:“难道康王府敢干涉科举,不至于吧。”

  三人沉默良久都没有说话,最后约定下次见面的地点,就各自回府报喜,应轶回到府时大家都候在大门外面。

  “第八名。”

  应轶按身份向家人行过礼后,从容自若地说出名次。

  如果是一年前,这个名次他连想都不敢想,现在却可以轻松平静地面对。

  “好样的。”

  应熙上前跟应轶碰一下拳头,用兄弟的方式道味道。

  儿子取得这样的好成绩,应老爷自然高兴,面带笑容道:“今晚设宴,大家一家子好好庆祝。”

  大夫人一看情形,识趣道:“那感情好,我跟三位妹妹一起操办家宴,你们父子几个好好聊。哦对,还得让人跑一趟老宅,向母亲道喜。五哥儿和昀哥儿想必也高中,还得向二弟妹道喜。”

  “还是夫人想得周到。”

  应老爷回头对管家道:“你亲自跑一趟,向老夫人他们道喜,再挑些喜庆之物送过去。”

  管家应下马上带人挑东西,大夫人带着三房姨娘去操办家宴,应轶笑着安慰余姨娘几句,亲自扶她进大门,回头马上敛起笑容道:“父亲、大哥,五弟和应昀在放榜前被人带走。”

  “到书房。”

  应老爷一听就知道事情不简单。

  到了书房后,应老爷马上问:“怎么回事,清楚对方的身份。”

  应轶马上表示不知道,想了想道:“九妹妹以前就提醒大家,不能跟五弟走进太近,九妹妹还质疑过应昕的成绩,如今想来九妹妹就猜测到什么,只可惜九妹妹不能跟大家一起商量。”

  “熙儿,新宅重新的时候,围墙有按我要求加高吗?”

  应老爷没有深究应书他们被带去哪,而是问了应熙一个看似无紧关要的问题。

  当初新宅装修时,应老爷什么都没有过问,唯独让人加高围墙,以及把所有出府的门,都换成是铁木加精钢的合成门。

  “父亲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“皇城要乱了,你这些日子巡逻在小心。”

  应老爷交待远应熙,转头对应轶道:“万一真有什么的话,你一定要保护府中人,知道吗?”

  “儿子明白。”

  应轶有些激动,终于可以为家族出力。

  儿女有出息,作为父亲的应老爷更欣慰,不过脸上仍然一丝担忧。

  “哦对了。”应轶取出云齐给的丹药道:“这是云齐三公子送来的丹药,说云大公子当年遇刺,只剩一口气就是用这药救回来的,特取出了两颗送给九妹妹。”双手把小瓶子送到应老爷手中。

  “他还把丞相大人养的龟带来。”

  提到那只乌龟,想到云齐抱着龟的画面,应轶忍着笑道:“说是送给九妹妹炖汤,儿子没敢要便只收下丹药。只是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药,觉得管用就送过来,还是偷的。”

  应老爷收好丹药,含笑道:“云三公子心思单纯,一会儿我拿给冰儿瞧瞧。”

  三人在书房细细商量定可能发生的事情,应老爷拿着丹药来到离居,走进和风容与径直来到女儿的床前。

  大量的神物以口服、药浴、外用的方式,用来女儿身上后,双唇终于有一丝血色,脸上的鞭除此也开始结痂,上面照掉涂着一层淡绿色的药膏,防止伤口发痒女儿无意下抓伤自已。

  “老爷。”

  阿弥奉上茶汤。

  应老爷接过道:“冰儿在干嘛,怎么不见她守在姑娘身边。”

  “回老爷,冰儿在给姑娘熬午膳的羹。”阿弥答完后道:“老爷若是有急事,奴婢马上去叫冰儿过来。”

  “有人送来丹药,你让冰儿过来瞧瞧,是否合适姑娘使用。”应老爷让阿弥赶紧把人叫来,冰儿过来后不及客套,打开瓶子先闻了闻,再倒出一颗在掌中,细细查看一会儿。

  经过多番的检查后,冰儿才淡淡道:“如此名贵的丹药,用一颗少一颗,云府怎会舍得一次就送两颗。”

  “什么丹药,这么名贵?”

  应老爷也不由好奇,冰儿收好丹药道:“此丹药出自药王谷,不过是近两百年前的事情,只是丹药的配方随着研制出此丹的谷主,在某次意外中一起失踪。”

  “血凝丹。”

  冰儿刚说完,应老爷便说此丹的名字。

  血凝丹用什么配制而成,世间已经没有知道,不过它的作用一直在传说。

  无论多重的伤,只要还有一口气在,服下丹药后都能保住性命,恢复情况由伤势及后期医治而定。

  冰儿看一眼应老爷。

  应老爷轻点一下头,示意她可以喂女儿服用。

  凝血丹太过珍贵,冰儿舍不得浪费一点,直接把丹药放进托月中,让丹药自已慢慢融化。

  看着女儿服下丹药,应老爷没有离开而守在床边,忽然笑道:“阿离,你四哥和六哥都中进士了。你四哥还取得第八名的好成绩,你不想起来为庆祝吗?”

  “你都睡了快一个月,春天都快过去了。你离居还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种。”

  “大家搬新家了,你不起来自已布置房间吗?虽然几个丫头布置得不错,不过父亲还是觉得你眼光独到,同样的房屋你能装饰出不一样的感觉。”女儿的品味,无人能及。

  “还有。”

  应老爷笑笑道:“墨家六公子是第一名,你是不是也为他高兴。”

  冰儿和阿弥在旁边听着,紧张得十指紧扣,他们相信姑娘能听到这些话,会在亲人呼唤声里醒来。

  “姑娘,良玉又淘回来几块上石料,外面人都说是好石料,可奴婢们只相信姑娘的话,姑娘说好的就一定是好的,所以奴婢又去福家楼,买了几斤姑娘最爱的绿茶味葵花子,你再不醒奴婢就一个吃完。”

  冰儿没有说话,而是默默关注凝血丹,关注托月的变化,特别是在服用凝血丹,这种逆天的东西后。

  过了一刻钟后,阿弥有些失望地走开。

  再过半个时辰,应老爷还在公务要处理,不得不离开离居。

  离开交待冰儿有任何情况马上通知他,眼下只有冰儿一人守在托月身边,直到阿弥把羹汤端过来,还是没有丝毫变化。

  “难道是我弄错了,凝血丹不这样服用。”

  冰儿不由怀疑自已,是不是哪一步出错,才会导致凝血丹不起作用。

  阿弥笑着安慰道:“你就别太过担心,或许是姑娘伤得太重,凝血丹的作用要久一点才体现出来,你不如无吃点东西保持体力,才能继续守在姑娘身边。”

  “阿弥,我发现自从姑娘出事后,你比以前懂事多了。”

  冰儿忍不住打趣阿弥,阿弥害羞地叫了一声“哪有”,就红着脸地跑开。

  阿弥离开后,冰儿马上掀起一角被子,拉出托月没有半点血色的手腕,闭眼睛细细听托月脉息。

  服用了凝血丹,就算表面上不起作变化,脉息总能感觉到一点,然而结果却让她十分失望,托月脉息一如既往的柔弱如丝,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断掉。

  傍晚时分,外面热闹起来。

  离居内依然冷清,冰儿起身点亮床前灯。

  就在背着大床的瞬间,宛如死人般一个月时间的托月,睫毛轻轻地动一下,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。

  寝卧内的灯一一点亮,一时间到处烛影摇曳,在冰儿点上安神香后,熟悉的味道弥漫在房间,一切仿佛回到从前,托月只是一个容易梦魇的女孩。

  就在两个丫头实在撑不住,闭上眼睛瞌睡的时候,一定飘逸的身影悄然潜进。

  素衣如雪,缓带飘风,墨染尘如天人般出现,站在床前默默看着床上的女子,面上露出一丝浅淡的笑容。

  把两个小坛子放到床边,俯在托月耳边道:“放心,你计划里还没未完成的事情,我都会帮你一一完成。这是你一直想要的,青云寺后面枫林的枫叶露,还有一些我埋在应府别院,你醒后大家一起搬到新居可好。”

  墨染尘不知道托月能否听到,只是想告诉她他把她没做的统统都做了一遍,希翼她醒来后心中没遗憾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