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围攻应府1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45章 围攻应府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蓦然听到康王造反的消息,阿弥愣一下福身道:“麻烦黎妈妈告诉大夫人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奴婢们一定誓死保护九姑娘,绝不让姑娘受到任何伤害。有得着奴婢们的地方,或是需要什么尽管开声。”心里并没有太多惊讶。

  “姑娘们的心意,我一定会告诉夫人。”

  黎妈妈给离居传完话,继续带着人给府中各院传话报信。

  冰儿了解情况后,难以置信道:“怎么会这么突然?按照姑娘的推测,不应该啊。”

  托月早就预测康王会造反,只是比她预计的时间提前了足足两个月,所以冰儿和阿弥才会觉得十分奇怪,不过托月还说过若有外力施压的话,康王会提前启动计划。

  定然是有什么刺激到康王,逼得他不得不提前起兵造反,不过匆忙起兵,准备不足必败无疑。

  “姑娘不去算命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阿弥忍不住感叹,居然早早料到康王会造反,甚至连各种可能都预测到。

  冰儿不以为然道:“哪有什么神算子,不过通对人性格的了解,以及一些蛛丝马迹,推测他们可能要办什么事情,就跟老爷断案差不多,能过一些线索找到证据。”

  说到这里,取出一支信号弹放在身上,姑娘受伤后良玉留下的信号弹。

  他们早早就约定,万一府里有什么危险,可以发这枚信号弹,到时候自然会有人来相助他们。

  当然,冰儿不希翼动用这支信号弹,最少证明应府是平安的。

  回头看着睡容安静如婴儿的女子,跪坐在床沿道:“姑娘,你就安心的休息,奴婢一定会保护你。”

  “谁要伤害姑娘,先从奴婢身上踩过去。”阿弥不知道从拿找来一把匕首,左看看右看看道:“话说,姑娘是怎么把匕首藏在衣袖里?”

  冰儿看一眼匕首问?“你也想学姑娘,偷袭比自已强的敌人吗?”

  阿弥摇摇头道:“我不会武功,关键时刻或许只能挡两三刀,只是不想被人挟持住连累姑娘。”

  “你个傻丫头。”冰儿摸摸阿弥的头道:“放心,有我和良玉在前面挡着呢,还轮不到你当肉盾,再说你当老爷是什么人,怎么会不派人在暗中保护应府。”

  “姑娘睡着,错过了看戏的好机会,以后醒了一定会生气。”

  冰儿忽然冒出一句话,阿弥不解地问:“大家在府内,不一样看不到外面的情况。”

  只看到冰儿露出一个古怪地表情,忽然跳出窗外,直接落在外面的梧桐树上,施展轻功爬上梧桐树最高的位置。

  “冰儿,你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阿弥惊喜地跑到窗边好奇地问,差点忘记这棵老梧桐树,高度足够看清楚府里府外的情况。

  冰儿站在树冠上,只见近不少地烽烟四起,官兵沿路烧杀掳掠,甚至有士兵趁机抢劫金银物,军队所过之处一片狼籍。

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阿弥把脑袋探出窗外。

  冰儿跳下来,回到屋内道:“简直是土匪过境,烧杀掳掠,无恶不作。”

  “天哪,想不到造反是这样的。”阿弥惊叫一声道:“我以为造反只会对皇上,和皇上的军队动手,没想到普通老百姓也跟着遭殃,真是一场无妄之灾,这回不知道又有多少老百姓无辜惨死。”

  阿弥走到床前,看着托月道:“姑娘若醒着,一定会弹奏一曲《往生》,超度这些枉死的灵魂。”

  冰儿缓缓走到床前,看着恢复得越来越好的托月道:“姑娘手段虽然狠辣,却也只是针对恶人,对普通老百姓向来是心怀仁慈,从来不会看不起他们,有时候还会施以援手。”

  “阿弥,你知道吗?”冰儿拉着托月的手道:“姑娘名下的产业里,收留了很多无家可归的可怜人做事,虽然不能大富大贵,却也可以平安度日,不必遭受他人异样的目光。”

  “什么可怜人?”阿弥好奇地问,冰儿淡淡道:“你还记得卢家的恶行,专门所作抢掠拐卖年轻女子,这些女子吃尽苦头、受尽凌辱,最后获救时很多人都选择自尽。”

  “他们为什么自尽?”

  “他们清白被毁,回去一则让家族蒙羞,二则也为家族不容。”

  冰儿说完长叹一声道:“所以有些人获救后却自杀,还有部分人不肯归家,于是老爷便这部分交给姑娘,姑娘便会把他们安置到各地的产业,让他们有个容身之所,安度余生。”

  “第一次见到姑娘时,就知道姑娘是好人,当时就希翼姑娘能选中我,结果没想到姑娘真的选中我。”

  “行了,你少在这里嘚瑟。”

  冰儿打断阿弥的话,看不到听不到外面的情况,有些不放心道:“我到树上盯着,你照看了姑娘。”

  阿弥马上点点头道:“姑娘跟康王府是有过节,还有五公子他们,没准他们趁机使什么计谋带人来报复,大家得提醒大夫人他们,小心提防二房那边的人使诈。”

  “你去吧,我在上面盯着。”

  冰儿飞身上到老梧桐树上,阿弥出了离居,快步往大夫人的住所走。

  重新回到树上,冰儿马上发现有军队朝他们这一带过来,队伍里还混着普通百姓,不知道是路过还是另有目的。

  军队领头人似乎在四处查看,似乎是在找哪户人家,很快便朝他们松风巷过来,冰儿来不及多想赶紧发出示警。

  离居一名妈妈马上跑外面,边跑边大声道:“大家小心防备,有一支军队朝大家过来,大家一定要看好门户,不要随便给陌生人开门,那怕是普通百姓也不行。”

  大夫人这边听到叫声,再看一眼还没有离开阿弥道:“你赶紧回去看顾九姑娘,外面的事情轶儿会处理。”

  几房姨娘此时也在场,从未经历这样的场面,大家都是一脸紧张的神情。

  阿弥若无其事地安慰:“大家放心,房子在重新装修时,不仅仅是粉饰一番,还加设了很多机关,就算有人闯进府里也会被机关斩杀掉。”

  大夫人和三位姨娘相视一眼,暗暗松一口气,让阿弥赶紧回离居。

  冰儿老梧桐树上,看到应轶领着人冲到大门前,后门那边也由管家带人看守,再加上房间加高的围墙,军队也在大门外面停下,跟站在旁边的人在小声商量着什么话。

  “到大门提醒四公子,门外有诈让他们千万别开门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声音刚落,马上有人飞快的跑大门。

  冰儿小心注视着外面的情况,可惜看不清楚那人的长相,不然可以说得更清楚些。

  大门外面,应阳在跟骑在马上的人道:“凤将军,要是能攻进这座府邸,保管您的军队可几十年不愁军饷粮草。”

  他身上穿着还是放榜那天的衣裳,上面不仅有污迹还有血迹,头发凌乱。应该是刚让人从大牢里救出来,家都没回就领着人来松风巷。

  “应大人为官清明,凭他的俸禄,怕是不可能吧。”凤将军也不傻,自然不会轻信他人之言。

  应阳马上道:“凤将军有所不知,我大伯父是两袖清风,可是他那个宝贝女儿,收藏不少价值连城的字画古籍。”

  “那个庶女,哪来这么多宝贝。”

  凤将军不以为然,应阳继续煽动道:“虽然庶女,生母却是第一女杀生荼蘼,给她留下不少宝贝。”

  见凤将军仍然是不信,应阳马上道:“文心楼,想必将军是知道,那便是应托月的产业之一,光是那把让天下眼馋的文心琴,就是不可多得的宝贝,将军难道不心动吗?”

  “应托月可不好对付?”

  关于应家九姑娘的事情,凤将军多少听说过。

  应阳却不以为然道:“将军尽管放心,应托月在五国论道遭人暗害,直到现在都昏迷不醒。”

  此时应阳只顾碰上煽动凤将军,闯进大伯府的新宅抢杀,却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,全都落在应轶眼里,早已经拔剑在门内严阵以待。

  望着昔日兄弟的丑恶嘴脸,应轶真想冲出去一剑解决他们。

  凤将军看看面前的大门,以及旁边的围墙道:“这围墙……似乎比寻常人家的高些,该不会是在重修时特意加高,防的就是今天的有人攻府吧。”

  “凤将军,您可别听信应阳这个小人之言,他是要借刀杀人。”

  应轶突然出现在墙头上,看着应阳冷冷道:“将军若伤了我九妹妹,荼蘼的部下岂会放过将军。”

  他不清楚凤将军是哪冒出来的,更不清楚朝中何时出了一位凤姓将军,不过此人肯定不清楚皇城的情况,故而会受应阳的蛊惑来此行匪径。

  生怕应阳继续煽动,继续道:“五国论道那些伤害九妹妹的人,不仅他们惨遭我大哥折磨,连同他们的家人也被荼蘼的旧部诛杀干净,死相比那五人还惨,将军应该不想家人遭受同样的劫难吧。”

  “你说的借刀杀人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凤将军似是要被应轶说动,同时好奇两家人明明是骨内至亲,为何会闹到你死我活的境地。

  应轶马上道:“他们二房的人,自我九妹妹回府开始,就一直觊觎我九妹妹的东西,他们自已没本事抢夺,就想借凤将军您的力量达成心愿,却把凤将军您及家人置于险境。”

  “应轶,你不要含血喷人,明明是你们大房排挤我二房。”

  应阳同样害怕阴谋被揭穿,马上颠倒黑白是非道:“他们大房见祖母偏爱二房,生怕将来祖母会把家产,都给大家二房的这边,在调查卢氏一族案件,只因我姐姐与卢家有婚约,便把我父亲和大哥送进大牢,是他们有错在先。”

  “凤将军,莫要被应阳的话绕进去。”应轶笔直站在墙头上,面带笑容道:“无论孰是孰非,结果都是您今天若是动了这宅子,动了里面的人,您和您的家人一定会遭到报复。”

  “凤将军……”

  “本将军知道怎么处理,无须你指手画脚。”

  应阳刚开口,就被凤将军打断,望着墙头上的应轶道:“四公子,大家不如坐下来谈谈。”

  闻言应轶笑笑道:“若凤将军今天只是路过松风巷,路过大家应家的大门口,在下可以当做什么没有都没看到。”

  “如果不是呢?”凤将军淡淡反问。

  “凤将军,及凤将军身后的千人军队,松风巷应府吞得下。”

  应轶一脸平静地回答道:“康王今天起事早在家父意料中,自然也在皇上的意料中,凤将军此时回头不晚。”

  凤将军和应阳相视一眼,半信半疑,应轶却继续道:“凤将军有千人之军,应府内也有重重机关,将士们再强悍也是血肉之躯。”

  “凤将军,他这是心理战术,您可千万别上他的当。”

  应阳马上大声道:“当今皇上昏庸无道,贪恋女色、荒废朝政,康王起兵乃仁义之师,救百姓于水火之中。”

  凤将军看着粉饰一新的宅子道:“四公子,推翻昏君,救老百姓于水火,是我辈的责任,本将军只好得罪。”

  他的“罪”字刚落,就听到咔嚓一声。

  无数的短箭从幽黑的大门上射出,把离大门近的士兵身得透透。

  这些士兵不仅被射得透透的,同时身上发出吱吱的声音,他们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迅速溶解,最后只剩下一堆铠甲布衣在地上。

  看得在场所有人心惊肉跳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这么可怕。

  应轶趁着一波箭羽,早就退回到大门内,马上有人迎过来道:“冰儿姑娘让奴才通知四公子,军队里面混有百姓,恐对方有诈,请四公子不要轻易开门。”

  回头看一眼那株参天大树,淡淡道:“你回去告诉冰儿,大家会小心应对。”

  那人得到话后马上返回离居,没等他走出多远,箭雨从天而降,其中一支箭羽穿透他的头颅。

  应轶马上深吸一口气道:“通知府中所有的人,不要对任何意图闯进应府的人客气,不管是谁统统斩杀掉,誓死保护好应府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“攻墙。”

  外面也传来一声命令。

  攻城云梯马上搭在围墙上,另一边也有推开撞门车,准备撞门强攻进应府。

  凤将军看着眼下的画面,忍不住感叹道:“想不到拿下一个小小的应府,本将军竟要拿出攻城的本事。”

  “开启机关。”

  应轶一声令下,就晌机关启动的声音。

  正要爬上云梯的士兵,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就被一片火海吞没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