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7章 重重疑惑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47章 重重疑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望着满地死相诡异的尸体,墨染尘面上露出惊讶的神情。

  冰儿跟应轶交换一下眼神,道:“是姑娘杀了他们,姑娘今天突然醒来,说她饿了,就把这些人的精元吸光。”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墨染尘心疼地轻唤一声。

  托月神情呆滞,目光空洞,口中喃喃道:“我饿了,我饿了……”

  饿了?墨染尘愣一下后,从怀里取出一个宽口小玉瓶,倒出一颗深红的像丹药,又像是一枚果子的东西。

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冰儿猜不到是什么东西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是养魂果,据说此物对重伤者有神效。”

  养魂果,冰儿只在古医书看到过,这东西是有神效,可是生长环境太过苛刻,必须是万人以上流血之地,且须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,历经千百年后才能温养出一幼苗。

  眼前这枚养魂果,最少在地下埋了三千年,肉眼都能感觉到此丹药蕴含的力量。

  “好吃的。”

  托月盯着养魂果舔唇,眼里有一丝光芒。

  墨染尘把养魂果送到她面前道:“特地寻给你的,快吃吧。”

  冰儿方才想说什么,托月已经把养魂果拿过来,却不是放到嘴里而是放在掌心上,转瞬便只剩下一个黑核。

  “好吃吗?”墨染尘问。

  “种子。”托月把黑核送到墨染尘面前。

  墨染尘接过来,犹豫一下道:“这个可能种不起来,就算种起来也得花很长的时间。”

  大门嚯地一声打开,阿弥从里面走出,快走上前小心翼翼道:“六公子,不如让奴婢试试,平日屋里的花草盆景都是奴婢打理,奴婢试着能不能种出来。”

  “九妹妹留下种子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应轶不解地问,墨染尘把种子递给阿弥道:“好吃,所以特地留下种子,希翼能种活。”

  阿弥接过种子,小心翼翼对托月道:“姑娘,外面太乱了,大家回府里,奴婢给你做很多好吃的,你想吃什么奴婢给你做。”

  “怕是不行。”冰儿出声道:“奴婢觉得,姑娘说饿了,不是肚子饿。“

  “是九妹妹恢复身体消耗太大,需要大量的精元补充。”墨染尘若有所思道:“现在的九妹妹应该是没有意识的,是身体本能驱使汲取精元。”

  应轶有些疑惑道:“你说九妹妹没有意识,但她为何不汲取大家的精元。”

  墨染尘眼底下露出一丝笑意道:“即便她没有意识,但趋吉避凶是人类的本能,她能感觉到恶念和善意。”

  “别跑。”

  冰儿大叫一声,毫不犹豫地打出一枚银针。

  原来应阳想伺机逃跑,不想被冰儿发现,毫不犹豫飞针定住他。

  应轶缓缓走上前道:“五弟,难得来大伯父上一回,何不到府中坐坐,以免祖母说大家怠慢了五弟。“

  “四哥……”

  “不敢当。”

  面对再次变脸的应阳,应轶冷冷讥讽一句。

  命人把应阳押进府里,关到厢房里,等应老爷回府后处置。

  墨染尘看着应阳被押走,忽然感觉到衣袖被人用手拽了拽,回头就看到托月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墨染尘轻声问。

  “我饿了……”托月喃喃道,目光空洞、神情呆滞。

  冰儿和阿弥都有些头痛,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不就是想吸取精元,今tiān huáng城高手云集,精元管够的。”

  墨染尘变魔法似的取出两张面具,一个笑脸一个流泪的木偶娃娃,把笑脸面具戴在托月脸上,把流泪面具戴在自已面上,拉着托月的手道:“走,六哥哥带你去找好吃的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这不合适吧。”应轶马上出声制止道为:“万一传出去,九妹妹以后如何在皇城生活。”

  “所以大家带着面具。”墨染尘面具下,淡然笑道:“世人都知道应家九姑娘伤重昏迷不醒,怎么会料到是她把在皇城趁火打劫的高手杀光呢。”

  应轶迟疑一下道:“六公子,你一定要照顾九妹妹。”

  墨染尘低沉的声音缓缓道:“这一次不管发生什么,我都不会让九妹妹受到伤害。”

  “再信你一次。”

  应轶转身让人收拾眼前的局面。

  几百具干尸,不能往府里搬,也不能一直摆在这里。

  认真想了想道:“留下一具干尸搬到书房,其余就地烧掉,注意不要让左右邻居发现。”

  墨染尘见眼前事情已经处理好,刚想说什么时托月却突然飞起,墨染尘赶紧跟在后面,两人没几下便消失不见。

  官道附近尸体堆积如山、血流成河、到处烽烟,旁边的几条重要街道上,倒着无数普通百姓的尸体,还有不少姑娘死时衣不蔽体,屋内的财物更是被洗劫一空。

  托月忽然抬手一指。

  皇宫的方向,墨染尘道:“大家马上走吧。”

  墨染尘带着托月,毫不迟疑地往皇宫的方向走,还没靠近就听到剧烈的打斗声音。

  两人站在一处屋顶上,看到一群黑衣人在围攻两人,两人身上明显受伤,待看清楚那两人是谁,墨染尘一脸惊讶地看向托月。

  托月面具下目光空洞,完全没有反应。

  墨染尘有些无奈,果然是完全认不得人,不然不会面对父兄有难,依然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两手扶着托月的肩膀,墨染尘一脸慎重道:“九妹妹,我先下看看,你待在这里不要乱动。想吃东西的话,一会儿看我的手势行事,我让你下来再下来,好不好?”

  托月似懂非懂地歪头,盯着下面的黑衣人不放,似是一只护食的小猫。

  墨染尘拔剑飞身而下,毫不犹豫格开马上砍在应熙身上剑道:“应大公子,他们是什么人,为何袭击你们。”

  他的声音太有特点了,应熙一听便知道是谁,淡淡道:“轮hui jiào的人,正跟我父亲交手的女人便是极夜。他们接下康王府的生意,在城中制造混乱,截杀与他们不和的官员。”

  清楚情况后,墨染尘回身朝托月招手,然后朝黑衣人指指,示意黑衣人可以吃掉。

  极夜看到有帮手出现,一时不知对手来路,边出招边道:“应大人,你的帮手来了,不过人数是不是少了点?”

  “强者不在数量。”

  应老爷反讽一句,挡掉另一名黑衣人的剑。

  极夜千娇百媚道:“有一支千人军队,正在攻打应府,不知道府上能支撑多长时间。”

  “应大人不回去帮忙吗?”极夜故意扰乱对手的心神,忽然一道纤细的身影从天而降,拦在她和应老爷之间。

  “你……”来人不容她多言直接动手,没有任何招式,只是随意一掌拍出,速度却快得让极夜没有机会闪避,修长纤细的玉手就拍在她身上,瞬间感觉到整个人都要化掉,瞬间使不上半点气力。

  “碎魄掌。”

  极夜惊叫一声,声音里透着恐惧。

  荼蘼的成名绝技,应老爷听到也是一震,天下只有一人会碎魄掌。

  碎魄掌如其名——碎人体魄,除非中掌者比施掌者的攸为高,否则体魄会在一瞬间碎裂。

  极夜还能说话,说明她修为施掌者要高很多,不过能让她感恐惧,说明对方的修为,已经给她带来不小的威胁。

  来人一掌没能拿下对方,继续拍出第二掌,完全不给对方喘气的机会,而且这一掌比方才一掌更猛,极夜自认没有能力接下这一掌,赶紧往后退。

  来人却穷追不舍,那速度……极夜来不及多想,再次重重挨上一掌,人也倒在地上喷血。

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“为什么会碎魄掌?”

  “你为何要跟大家轮hui jiào作对?”

  “你……”极夜下一个问题没有问出口,对手的玉手像磁石,紧紧贴在她的额头上。

  瞬间感觉到力量在抽离、生命在流逝,口不由自主地发出惨叫声,正在交手中的人纷纷停下来,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画面。

  轮hui jiào的教徒们,脸上纷纷露出骇然神情。

  极夜的头发渐渐变白,皮肤在老化,人也一点点干枯缩小,在向死在荒漠里干尸靠拢。

  托月却突然收手,没有像之前的人那样要掉性命,而是夺走极夜最珍贵容颜、修为,然后站在旁边茫然地看着极夜痛苦的哀嚎。

  “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 极夜嘶哑的声音,让人仿佛闻到喉咙血腥味。

  托月看都没看一眼,就扑向别的黑衣人,出手却不会再留情,而毫不留情吸尽对方的精元。

  应轶惊讶地看着面前纤弱的身影,隐约觉得有些熟悉,只是在他认识的人里面,并没有身手如此了得的人,尤其对方还是一名女子,还有如此诡谲的武功。

  应老爷却一眼认出自已的女儿,沉下面色冷声道:“六公子,你这不是帮她是害她,赶紧带她回府。”

  墨染尘看一眼托月,拱手道:“应大人,冰儿说消耗太大,需要大量的精元补充。再说眼下的情况非染尘能阻止,只能一路紧随其后,防止她伤及无辜。”

  “我去跟她说。”

  应老爷不信这是女儿的本意。

  墨染尘马上道:“这不是她的本意,是她身体的本能在操控。”

  他虽然一直刻意隐瞒托月的身份,可应熙是什么人,早从父亲的态度中猜到女子的身份,只是想不到九妹妹修为如此高深。

  应熙忍不住大声质问:“六公子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墨染尘只说明道:“她的意识没有苏醒,做的事情都是因为身体的需要。”

  望着走路摇摇晃晃的托月,父子二人丝毫不怀疑墨染尘的话,的确不是正常人应有的表现,倒像是没有睡醒。

  应老爷一脸不赞同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吸取太多他人的精元,一则日后她无法压制,二则造成她内力不精纯,毕竟你我都不敢保证她醒来后,依然知道如何压制暴躁的内力。”

  “那可怎么办,现在显然停不下来。”

  墨染尘担忧地看着托月,看着一个一个轮hui jiào的人,在她手上变成干尸。

  还是应老爷先回过神道:“以后还要继续在城中生活,只能把这些人解决掉,杜绝旁人知道今天的事情。”

  望着眼前敏捷的身影,应熙有些无语道:“父亲,似乎不是用大家动手,没准大家一动手……会以为大家跟她抢夺猎物,把大家也当成猎物吃掉。”

  九妹妹三个字,应熙明智地用了口型,没有发出一丝声音。

  最后一个轮hui jiào徒倒下,托月戴着一张笑脸面具,洁净无瑕地站在满是死尸体的官道上,画面怎么看怎么诡异。

  同时托月已经指出另一个方向,墨染尘看到后道:“西北方向,有强大的内力波动。大家先过去看看,应府的事情已经解决,应大人赶紧去协助皇……”不等他说完,托月已经迫不及待地先出发。

  墨染尘马上追上去,生怕托月会伤及无辜。

  应熙看一眼极夜道:“父亲,这个女人怎么处置?

  “她是谁?”

  “你猜。”

  应熙的声音刚落,极夜沙哑的声音响起。

  结果应老爷代答,面无表情道:“关进大牢,严刑审问。”

  墨染尘追着托月来到思赋街,无意中看到一伙人在围攻文心楼,看来是想抢夺文心楼内古玩物件。

  “九妹妹,大家到下面看看。”

  墨染尘飞身下去,毫不犹豫地打斗中,让处于被动的良玉他们瞬间逆转。

  托月却站在屋顶上一动不动,很显然这里并不是她的目的地,而她的目光一直看向更远的地方,似乎哪里有力量更充满的东西。

  看到托月没有下来,墨染尘也不敢久留,解决问题后就匆匆回到托月身边。

  两人继续往前面走,最后不知不觉出了城,居然再一次来到桃林里面,一处托月拥有痛苦记忆之地。

  “九妹妹,你来这里干嘛。”

  四下无人,墨染尘也没有太多的顾忌,生怕她记起不开心的事情。

  托月不理他继续往前面走,一直来到那天她受伤害的地方,墨染尘正要出声时,却看托月用一种奇怪的步法,穿过旁边一小片桃林,不过一眨眼就失去踪影。

  墨染尘不敢有丝毫迟疑,学着托月方才步法,穿过那一小片桃林,眼前出现一个新世界。

  面前是一条细长的峡谷,峡谷云雾缭绕,各种飞禽走兽在峡谷穿行,看到人来也没有丝毫惊讶,有风吹来时能听到雷鸣的声响。

  想不到小桃林是迷阵,只能用特殊的步法才能穿过,才能来看到眼前的峡谷。

  墨染尘紧紧跟着托月,来到一道飞瀑面前,原来之前听到雷鸣的声音,正是瀑布从高处落下的声音,透过瀑布隐约能看到一个山洞。

  托月毫不犹豫穿过水帘,墨染尘紧跟在后面。

  穿过瀑布时,瞬间如身上如负千均,若不是他修为不俗,肯定直接跌落水里。

  庆幸的是也只是一瞬间,两人便来到爬满青苔,长满藤蔓的洞口前,托月抬手洞口指了指,墨染尘马上挥剑斩尽洞口前的藤蔓。

  藤蔓落尽后,里面居然有一丝光透出。

  走进去两三丈后,洞里完全没有外的潮湿,却让人觉得异常冰冷。

  墨染尘马上把外袍脱下,披下托月身上道:“洞里冷,不小心冻着,岂不是雪上加霜。”

  托月没有拒绝也没有感谢,拖着宽大的外袍继续往前,越发显得她身材纤细修长单薄,山洞却似是没有尽头,而且越往里走越冷。

  洞壁开始只是挂一层薄霜,最后完全的冰壁。

  终于来到山洞尽头,里面空间丝毫不逊色于一座殿宇,里面的陪葬品宛如一代公主。

  两人的头发上、眉毛上都挂着一层薄霜,墨染尘没有心情没理会,而是被大殿中间一座巨大的冰棺吸引,不知哪朝哪代的公主的陵墓,由于年代太久远而被遗憾,想不到今天竟被小丫头发现。

  回头就看到托月在一堆陪葬品里翻找,走过蹲下道:“九妹妹,你在找什么,六哥哥帮你一起找。”

  托月一把扯掉面具,面无表情道:“我饿了,我饿了……”

  两只小手不停在陪葬品中拔拉,陪葬品不知冰封了多长赶时间,冷硬无比,不小心就划破她的皮肤。

  墨染尘看到后想伸手去制止,忽然一个发黑的小盒子从宝瓶里跌出来,托月眼睛马上一亮,毫不犹豫地把小盒子抢到手里,紧紧拽着不放。

  “放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  墨染尘把托月散落的发丝,轻轻别在耳后。

  托月神情木然,打开小盒子的速度却很快,墨染尘还没看清楚里面的东西,就已经到了托月嘴里。

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墨染尘难得露出笑容。

  托月没有任何反应,忽然看向旁边的冰棺,神情变得有些耐人寻味。

  墨染尘陪她一起走到冰棺前面,那是一块完整的寒玉,没有一丝缝合的痕迹,人仿佛在玉形成之始就已经在里面,遗憾的是女尸带着一张银白面具,让人看不到的她容颜。

  “痛。”

  托月忽然出声。

  墨染尘抬头,就看到托月泪流满目。

  面无表情小脸上,此时露出痛苦的表情,泪水不要钱的往下掉,

  想着她方才吃了不知名的东西,墨染尘赶紧扶着她赶紧地问:“哪里痛?是不是肚子不舒服。”

  托月指指自已心口,墨染尘马上明白她是心痛,不等想明白原因,托月忽然趴在冰棺上放声痛哭,就像是失去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墨染尘被吓了一跳,自他认识托月以来,从未她如此失态过。

  莫非……

  墨染尘有些不敢相信自已的推测。

  能让托月在没有意识的情况,依然痛哭不止的世间只有一个人——生母荼蘼。

  渐渐地托月的哭声越来越小、越来越无力,墨染尘赶紧把她抱离冰棺,托月本能地紧紧缩在他怀里取暖。

  墨染尘来不及多想打横抱起托月,准备离开时无意中发现,冰棺上面多了几颗剔透的水晶,仔细看才发现是托月的眼泪落在冰棺上被冻结住,看起来像一颗一颗水晶。

  “九妹妹,别哭了,眼睛会被冰住的。”

  墨染尘取出帕子,反复擦拭托月流出的眼泪,一遍一遍又一遍。

  托月忽然紧紧抓住墨染尘的领口,十分虚弱地说道:“我爹杀了我娘,我爹杀了我娘,我爹杀了……”

  看着悲伤不已的托月,墨染尘有些不知所措,最后只能紧紧地抱着托月,直到最后托月无力地闭上眼睛,再次恢复到沉睡的模样。

  墨染尘担忧托月情绪大起大落,生怕会伤到她的身体,抱着飞快离开山洞。

  从附近的村民手上买了一匹往城里赶,快要进城时墨染尘却不得不放慢速度,经过一个白天不知城里是什么情况。

  zào fǎn、镇压……

  墨染尘不知道两个事情,能不能在一天内完成。

  离城越来越近,墨染尘凝神细听,里面已经没有打斗的声音,只是不能确定是哪一方取胜。

  忽然一朵银白色的烟花在空中盛放,墨染尘看到马上面露喜色,是墨宝在给他传消息,银白的烟花代表城中一切已经恢复正常。

  墨染尘毫不犹豫地策奔,来到西华门外面时,却看到应熙和冰儿守在外面。

  两人一听到马蹄声马上伸长脖子,看到墨染尘策而来时,两人脸上都露出欣慰的笑容,不过看到紧闭双眼的托月,脸上的笑容再消失。

  “九妹妹这是……”

  应熙紧张地问墨染尘,生怕托月又再陷入沉睡。

  墨染尘抱着托月跳下马,淡淡道:“九妹妹吸取太多精元,现在需要时间慢慢消化。”

  旁边的马车里,早早铺好厚软的铺盖,墨染尘安置好托月,重新跳上马道:“应大公子,染尘有一事不明,需要当面请教应大人,明天会上门拜访。”

  “不用等明天,父亲也在等你们。”

  应熙笑着回答道:“父亲也有话要跟你说,一起到府上吧。”

  墨染尘略迟疑道:“……不合规矩,万一传出去会影响九妹妹的闺誉,明天拜访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冰儿一把掀开帘子,探出头道:“六公子,你不随你们一起回府,奴婢如何知道姑娘在外面都吃过什么东西,怎知道如何调理。”

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墨染尘迟疑一下道:“不过染尘……不在府上过夜。”

  闻言,应熙有些欣赏墨染尘,淡淡道:“没问题。需要派人通知的书僮吗?”

  “不必。”

  默染尘肯定地回答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