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章 初入海城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51章 初入海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姑娘,快来看,这边有个螃蟹洞。”

  阿弥蹲在沙滩上,激动地大声打招呼,坐在礁石上看日落的托月。

  冰儿无奈地摇摇头道:“二公子明明说,是让姑娘您出来散散心,结果倒把一只笼困兽给放出来。”

  原来托月来到定海城也有几天,始终是闷闷不乐,大夫人他们又忙着照顾发,即将要临盆的二少夫人郭氏,应予生怕闷坏这个妹妹,就建议她到海边走走。

  结果出来后,阿弥迷上赶海,几乎每天都要出来溜达一趟。

  托月每天对着夕阳不是吐纳就是出神,不知道是在回忆过去,还是在思念着某一个人,反正就是依旧不肯说话。

  懒洋洋看一眼欢脱的阿弥,托月回过头继续看向大海。

  冰儿淡淡道:“姑娘,要不大家过去瞧瞧。“

  托月迟疑一下,走下礁石来到阿弥身后,看着用小铲子不停地挖。

  几分钟从里刨出一只海碗大的螃蟹,阿弥献宝似的送到托月面前道:“姑娘,回去奴婢给您做海蟹粥。”

  托月点一下头,回头看一眼还没有完工大程,定海城是景国三座沿海城之一,而定海城要面临着琅国的威胁,所以府衙什么的就在沿海扎根。

  修建防海城墙,不仅是防着琅国攻打,还有几伙神出鬼没的海盗。

  海盗入城烧杀抢夺,比敌国军队攻入城还惨,望着近十丈高的围墙,远远望去就像是耸立在海边的庞然大物。

  “这么大的工程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成,真是为难二公子……”不等冰儿说完,就听到有rén dà声叫道:“不好,海盗来了,快跑呀。”

  原本在附近赶海的村民,一听海盗来了,马上慌慌张张往城里跑。

  有些人拔腿就跑,连工具都来不及拿,可见海盗在百姓心里堪比洪水猛兽,听到点风声就跑得比兔子还快。

  果然看到一伙十二人,提着刀追赶着渔民们。

  托月没有理会什么海盗,而是好奇地看着海面,海上并没有可疑船只靠近。

  这伙海盗是从哪来的?托月在心里打个问号,不由眨眼功夫,海盗已经追上一名跑得略慢的渔民。

  海盗的刀要砍下去时,托月随时捡起一块贝壳,直接打在海盗的手臂上,大刀无力地跌落地上,渔民愣一下赶紧往托月这边奔跑,躲在托月身后的礁石后面。

  “大胆海盗。”

  冰儿朝海盗大喝一声道:“竟敢在光天化日下行凶,眼里还有王法吗?”

  突然遇袭,海盗们也愣一下,回头看到站在礁石上,衣着不俗的女子顿时便乐了,盯着托月口水都快流到地上。

  海盗头上咽了咽口水,笑哈哈道:“原本只是想抢些粮草鱼肉果腹,没想到赶上一个大美人,真是不枉大家冒险,大白天走这一遭啊。”

  托月虽蒙着面纱,可是一身不俗的气韵,足免让这伙海盗眼馋。

  面对这些人,托月只感到无比恶心,翻腕一把小贝壳打出,悉数在十二名海盗身,瞬间洞穿他们的手脚,海滩上顿时惨叫声连连,十二名海盗连爬带滚地离开海滩。

  海盗一走那名渔民马上出冲来,拍着大腿道:“天哪姑娘,你怎么能打伤这伙海盗,他们是一定会回来报仇的。”

  阿弥不以为然道:“怕什么,他们要是敢来,大家杀干净便是。官府的人就在那边,还收拾不了区区几个海盗。”

  “哎哟我的天哪。”

  渔民拍着腿道:“你们外地来的不芯片,海盗哪有这么好收拾。”

  冰儿不解地问:“大叔,海盗大白天出来抢东西杀人,官府就不派人管管吗?”

  渔民大叔马上大吐苦水道:“官府现如今哪管得了那么多呀,除了保证城墙修建不受影响,别的事情他们是一概不闻不问,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。”

  托月听到眉头轻轻一蹙,定海城的管理松散到这程度,也不知道二哥哥是怎么忍受的。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从后面传来一声呼唤。

  原来是应予听闻有海盗,赶紧带着几名侍卫赶过来。

  看到托月安然无恙,应予含笑道:“九妹妹没事就好,那些海盗没有为难你们。”

  冰儿看一眼渔民道:“姑娘把十几个海盗打伤,这位大叔说姑娘闯了大祸,还说海盗一定会回来报复。”

  “无防。”

  应予不以为然道:“他们若也来,二哥地挡在前面。”

  冰儿想了一下问:“二公子,海盗qg tiān bái ri就出来杀人抢劫,官府还有驻军怎么就管管呢?”

  看着渔民们遗留在海滩上的工具,应予一脸不屑道:“他们不跟海盗同流合污,打劫修建防海城墙的款银,倒卖修建城墙的工料就不错。若不是畏惧父亲在朝的势力,只怕你二哥也活不到今天。”

  托月蹲下,在沙滩上写下一行字:“为何不上报朝廷?”

  应予长叹一声道:“你二哥可没有父亲和大哥精明,能一下子查清谁是幕后黑手。”

  “二哥哥是没有时间吧。”

  托月写完字后,指指面前一段城墙,这么高质量的建筑,怕是得花费不少时间和心血。

  应予却不由长叹一声道:“二哥过来过来之前,城墙已经修了一大段,只是质量……一个巨浪就能打烂,二哥才发现修建城墙用的都是最差的材料,根本经不起大一点风浪。”

  “然后……”

  应予看着托月道:“正所谓强龙难斗地头蛇,二哥当初正数乍到,自然不敢与他们正面作对。”

  面向大海发出一声无奈的长叹道:“只能假装抱怨前任督建官员,一边重新修建城墙,一边暗地调查,直至向你们报喜时才顺便告诉父亲。”

  托月顿时有些疑惑,父亲收到信没道理不上报朝廷,就听到应予淡淡道:“岂料还没等父亲的回复,定海城的知府大人便高升,准备到皇城任职,眼下还不知道会派谁来接管。”

  闻言,托月迅速写下一句话:“地头蛇一旦离开自已的地盘,就是别人的盘中餐。”

  应予马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却看托月抬手轻轻一拂,上面的字就消失得干干净净,还重新留下两个字,看到字后马上明白附近有人在tou kui。

  “九妹妹,回去吧。”

  应予不理会暗中窥视的人,亲自带着托月离开海滩。

  待他们兄妹二人离开后,躲在暗处的人马上冲出来,看到上面的字时气得破口大骂。

  原来托月在上面下留下“走狗”二字,故意警告tou kui的人,他们已经发现他的存在,故意留下字警告他不要再继续窥视。

  回到府里,大夫人正陪着媳妇散步。

  看到兄妹二人一起回来,忍不住笑道:“方才还跟你媳妇说,你们再不回来,就得派人去海边找。”

  应予上前扶着妻子,含笑道:“回母亲,儿子忙完政事,看到九妹妹看海边欣赏夕阳,忍不住过去陪她看一会儿,倒连累母亲和夫人牵挂。”

  “是母亲下厨,做了夫君最爱吃的菜,恐你回来晚了影响口感。”

  郭氏含笑看着应予,眼里充满爱慕、崇拜之情,不用一言一语就让人知道,夫妻二人有恩爱。

  托月朝三人福一下身,准备离开时却被郭氏拉住,郭氏含笑道:“九妹妹,把你的饭菜拿出来,跟大家坐一块吃,只是坐在一个屋里,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热闹些……”

  郭氏说到一半时却猛地打住,原来她忽然想起托月不说话,从她来到定海城后,就一直没有出过声。

  应予轻拍着妻子的手,安慰道:“夫人不要着急,九妹妹现在肯站在这里听大家说说话,已经是很大的进步,大家再给她点时间,相信她很快能打开心结。”

  托月再次行过礼,带着两个丫头回到自已居住小院。

  阿弥举着手中的篓子道:“都怪那几个海盗不好,奴婢螃蟹还没挖够,就来捣乱。”

  冰儿不以为然道:“先养着,明天大家继续去,没准还能遇上海盗,到时候我给他们一人发一颗毒药,让他们帮你挖螃蟹挖螺。”

  “主意不错。”

  阿弥马上举手赞同。

  托月在窗前坐下,看着窗外的有着宽大叶子的植物出神。

  沏好茶后,阿弥和冰儿去厨房,不一会儿就端着晚膳进来,一一摆在托月面前。

  摆好膳后,阿弥忍不住道:“定海城鱼肉不缺,就是蔬菜种类少了些,不过天气倒比皇城热乎些,改天大家去集市上买些种子回来,回头在院里头自已种些自已吃。”

  托月没有接话,而接过冰儿递过来的汤,用汤勺喝了一口后便放下碗。

  看到托月这样,冰儿轻声劝道:“姑娘,此处不比皇城府里,有小厨房可以自已做些吃食,你多少吃点吧。”

  定海城的条件不比皇城,甚至连青云山别院都比不上,阿弥无奈道:“这边水果挺多的,要不姑娘吃点水果,等明天奴婢上街买个小锅回来,就在院里给姑娘熬些粥喝。”

  托月微微点一下头。

  阿弥马上欢喜地笑起来,赶紧去切水果。

  第二天太阳西下后,托月照旧来到海边,丝毫不担心海盗会出现。

  渔民们为了生计,也是早早来到海边等着退潮,托月盘腿坐在昨天的礁石上,开始对着夕阳一番吐纳。

  阿弥背着小篓子,拿着小铲在沙滩上走来走去,冰儿在临出门时被大夫人唤住,说是郭氏突然有些不适,让她过去瞧瞧是怎么回事。

  忽然感觉到有人靠近,托月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就看到昨天渔民大叔,大叔一脸惊悚道:“姑你们怎么还敢来海边赶海,不怕海盗们回来报复。”

  海盗?

  托月心里不以为然一笑。

  阿弥离得并不太远,不以为然道:“大叔不用担心,海盗们奈何不了大家姑娘。”

  俗话说福祸相依存,姑娘受重伤虽是祸,伤好后虽不能说话,武功却恢复如初,区区十几个海盗根本不放在眼内。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“他们要是敢来,就让他们帮忙挖螃蟹。”

  阿弥挥挥小铲子,继续在沙滩上等着退潮,边走边道:“今天来得早些,一会儿退潮没准能抓到鱼啊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飞身而起,凌空踏在海面上,宽大的广袖轻轻挥舞几下,几条鱼直接落在阿弥脚边,阿弥看着鱼嘴角抽搐几下道:“姑娘,赶海,顾名思义是趁着退潮,追着海水捡好货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托月立在海面上,不解地看着阿弥。

  阿弥马上道:“姑娘用武功把鱼赶上来给奴婢,奴婢赶海就没有意思啦。”

  “大叔,这几条鱼送你,谢谢您的提醒。”阿弥大方地把鱼送给渔民大叔,笑着对托月道:“就像姑娘喜欢自已制作文房四宝一样,奴婢也想能过自已的努力,让姑娘吃一顿海鲜大餐嘛。”

  渔民大叔根本没有看沙滩上的鱼,而是看着立在海面上的托月。

  忽然扑一下跪在地上,口中大声叫道:“谢海神娘娘恩赐!谢海神娘娘恩赐!谢海神娘娘……”

  “大叔,您混叫什么。”阿弥打断渔民大叔道:“什么海神娘娘,那是大家家姑娘,她武功修为高,所以可以立在海面上,还能感知水里的鱼,用内力把鱼震沙滩上。”

  “你们家姑娘是神仙投胎吧。”

  渔民大叔一脸震惊地问,仍然跪在地不肯上起来,生怕冒犯了海神。

  阿弥不以为然道:“大家家姑娘是从皇城来的,老爷是朝廷的大官,谁敢动大家家姑娘一根汗毛,保证杀得他们鸡犬不留。”

  “真的?”

  “比珍珠还真。”

  闻言,渔民大叔松口气道:“姑娘以后还是少来海边,那些海盗杀起人可不管什么是身份。”

  托月看一眼阿弥,阿弥故作一脸不解道:“不说是海盗嘛,怎么没看到他们的船,难道他们也住在定海城附近?”

  渔民大叔看看四下,见无人压低声音道:“哪来那么多的海盗,不过是应大人来后,当官没有油水可捞,纵容一帮流氓混混伪装成海盗,四处杀人抢劫,遇到大户人家便要收保护费。若是不给就找机会,bǎng jià人家公子或是xiao jie,逼他们交赎金救人,不然就杀人撕票。”

  阿弥听到后,一脸气愤地问:“他们这么无法无天,就没有上报朝廷嘛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