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儿女情长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55章 儿女情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九妹妹,虽说儿亡父亲悲是常情,可也总有例外的。”

  大约是猜到托月的想法,应予淡淡道:“兄长来定海城之前,父亲调查定海城的情况,认为兄长有能力应付,才教兄长接下定海城城墙督建的职务,说明梁仁并不是什么难以应对的人物。”

  “那兄长说的例外是什么?”

  托月好奇地问,应予淡淡道:“并不是所有的父亲,都如大家的父亲一样,疼爱孩子不分嫡庶。”

  闻言托月微微一怔,父亲确实对他们兄妹几人很好,不同的孩子给予不同的教育,给予他们同等的机会,或许只有早夭的落月,以及不得不死的梅月,是父亲午夜梦回时的遗憾吧。

  “九妹妹,你在想什么?”

  看到托月又在出神,墨染尘轻声问。

  托月愣一下淡淡道:“忽然想起七姐姐,还有素昧谋面的四姐姐。”

  应予愣一下没说什么,墨染尘只知道应梅月死于非命,却不曾想到其中还另外有故事,不过他不得承认应烘云在教育儿女方面很成功,每个孩子都在不同领域取不小的成就。

  定海城的沿海防墙一旦修成,应予不仅会获得朝廷的嘉奖,他的名字也将载入青史为后世人敬仰。

  墨染尘看一眼天色道:“时候不早了,染尘该告辞。”

  应予含笑道:“九妹妹,兄长还要去看你嫂子,你代为兄送送六公子吧。”

  “是,兄长。”

  托月缓缓起身,亲自送墨染尘出门。

  墨染尘打量着院子里的景致,倒与皇城桐华巷应府的有几分相似。

  看出他的心思,托月淡淡道:“二哥哥不想与大哥哥为了争夺家主之位,伤了兄弟间的情谊,情愿一个人在外面打拼。”

  “你们兄妹的感情真好。”

  墨染尘忍不住感叹,他也有庶出兄妹,他却跟他们没有什么交集。

  托月疑惑地看一眼,墨染尘淡淡道:“我大哥、二哥、三哥、四哥皆是庶出,唯有五哥与我是一母所出,大家俩的感情也最好,只是不似你们应府兄妹那般亲密无间。”

  他对墨衡宇更多的是敬畏,而对其父墨太傅更多的是服从,父子之情极为凉薄,平时相处更像是上司跟下属。

  “你不是有云三公子吗?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地回一句,比墨衡宇他跟云齐的关系似乎更好些。

  墨染尘愣一下,笑笑道:“云齐……我在娘胎时他就认识,当时两家还约定,若我是女的便指腹为婚,若都是男的就结成兄弟。”

  “亏得你是男的。”

  想到云齐的性格,托月忍不住调侃,不然以墨染尘肯定受不了云齐。

  墨染尘笑笑道:“他若是女的,该发愁的是离王殿下,云齐从小就很喜欢腻离王殿下身边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托月眼里充满好奇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离王府出事后,云齐病了很长一段时间,醒来也不爱说话。”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迟疑半晌托月道:“怪道上次在骑射场,离王会把云齐带在身边,可是云齐为什么会如此依赖离王?”

  墨染尘眼里有一丝笑意道:“云齐小时候长得粉粉嫩嫩的,比小姑娘还可爱,所以很多小姐姐都喜欢掐他的脸蛋,而他那时还小反抗不过,只有跟在离王殿下身边才没人敢碰他。”

  托月了然地点点头,墨染尘又道:“后来大家才知道,离王误以为他小妹妹,以为他被欺负才一直保护他。”

  “后来知道真相的离王殿下,是不是觉得是被雷劈了一下。”托月可以想象到当时离王的表情,小姑娘变成小男孩太过骇然,换谁也很难接受吧。

  墨染尘笑笑道:“不过那是很多年后事情,那时候大家都已经长大。”

  很多年后……

  托月知道指的是什么事情。

  当今皇上登基后便流放离王一族,很多年以后才又重新召回。

  想了想忽然道:“云三公子……靖王郡主若是不肯放手,他将来怕是会情路坎坷。”

  说句实在话皇上那道圣旨,阻止得了一时阻止不了一世,而且谁要靠近云齐,以萧盈盈的地位当真是百无禁忌。

  墨染尘却不以为然道:“九妹妹可不要小看云齐,以云齐的本事,如果真遇上心仪的女子,自然会想尽办法保护她周全,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。”

  “好了,云齐的事说完,是不是该说说你的事情。”

  墨染尘忽然一脸认真地看着托月道:“老靳到底有何特别之处,值得你为他开口说话?”

  托月露出一丝迟疑,墨染尘淡淡道:“你要是不方便说,那便不要说,等你什么时候想说,再来告诉我吧。”

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托月轻轻道一声谢道:“六公子,托月只能送到这里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才发现,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大门口,笑道:“九妹妹,这几天你便不要出门,以免梁大人他们对你不利。”

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托月微微福一下身。

  墨染尘转身上马车,托月看着马车走远才回府。

  正要回自已的小院时,就听到一个声音打趣道:“九妹妹,这几天你便不要出门,以免梁大人他们对你不利。”

  托月朝阴暗处白一眼道:“二哥哥怎么会在此,还偷听妹妹与他人的谈话,也不怕别人发现,大家家的脸面。”

  “别人是谁啊?”

  应予从阴暗处走出来,故意调侃自已的妹妹。

  审视着自已这个妹妹道:“九妹妹与六公子的事情,兄长也听母亲提起过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淡淡道:“婚约已解除,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,眼下二哥哥与他合作,不过是一时之需,将来会是什么情形尚未知晓。”

  “九妹妹,兄长看得出,你心里是有六公子的。”

  应予揭穿妹妹的心事,托月垂下眼眸道:“那又怎样,妹妹跟他是不会有结果的。”

  闻言,应予若有所思道:“以父亲对你的疼爱,你若真喜欢墨染尘,他或许不会反对你们在一起,妹妹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。”

  “就算父亲有心成全,墨家的人也容不下妹妹,何必徒增烦恼呢。”

  托月不清楚墨家对她的态度,解除婚约于他们而言更是求之不得,岂会再让他们有机会在一起。

  应予低头想一下道:“如果墨染尘肯放下一切,愿意与妹妹双宿双飞呢?妹妹可愿意放一切,与六公子离乡背井,从此海阔天空任尔游呢?”

  “兄长说笑了。”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天下之大,莫非皇土,岂是想走便能走。”

  “如果待大事已经成之后呢?”应予淡淡问,托月苦笑一下:“有什么区别吗?若父亲他们赢,墨氏一族就得亡;若是墨太傅他们成了,照样容不下大家应府。”

  应予长叹一声道:“你才十六岁,男人们的事情,本不应该把你牵连进来。”

  托月满不在乎道:“妹妹也是应氏的一员,无论将来是什么情况,都是要与应氏一族共荣共辱,不必说什么牵不牵连的话。”

  应予心疼地摸一下托月的头发。

  墨染尘回到客栈,就看到墨宝把两名女子赶出客栈外面。

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“公子,您可回来了。”

  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,墨宝如获大赦。

  迎上前道:“请公子先回房,不用理会这里的事情,墨宝会为您处理好的。”

  墨染尘一看便知是怎么回事,不过是官场的坏风气,新官到任必送美人侍候,点一下头直接走进大客栈里面。

  岂料他出现在客栈门前,早把在场的人看呆,就算是两名女子恩客无数,却从未见过这样风华绝世的人物,望着墨染尘的背影完全忘记反应

  墨宝一脸嫌弃道:“你们快滚,别来污了大家公子的眼睛,你们给我家公子提鞋都不配。”

  回头吩咐客栈的掌柜道:“掌柜的,以后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放进来,大家大人出身尊贵,岂是从眼前这些没见过世面的东西能比。”

  “是是是……”

  掌柜也是才知道,定海城的新知府,在他们客栈下榻,吓得连连称是。

  回到房间,墨染尘坐在案前看托月给的竹简,墨宝奉上茶道:“公子放心,墨宝没有让那两个女人进屋里面。”

  墨染尘头也不抬道:“你去安排一下,明天大家出门后,也务必要有人看守房间,里面的东西别少了也别多出来,岂外大家不在时,连客栈的小二都不得入内。”

  “墨宝明白。”

  墨宝自去找人,墨染尘转到内间,把自已浸泡在浴池内。

  忽然屋顶上一阵细碎的动静,很快便传来打斗的声音,墨染尘闭着眼睛道:“一个都不要留。”

  霸气低沉的声音穿透屋顶,客栈内的其他人只听到一阵阵风声,很快客栈便恢复安静,而后就是客栈的小二们打扫的声响。

  那些准备看戏的人才明白,墨染尘不是他们能动的。

  大约天太黑,小二们看不清楚,天亮后人们仍然能看到点点血迹,暗示昨天这里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。

  客栈大堂里,墨染尘旁若无人地用早膳。

  旁边是一早赶来请罪的,负责定海城治安的军队的将领纪桓。

  墨染尘细细用完早膳,拭干净嘴角,接过茶对墨宝道:“这蟹黄包很不错,你再让客栈做几笼,亲自给九姑娘他们送过去,再到府衙来找我吧。”

  “属下这就去办。”

  墨宝识趣地退下,却不是找掌柜而是回房间。

  看到此间只余下墨染尘一人,将领马上道:“墨大人,末将是来……”

  墨染尘抬手制止纪桓,起身道:“纪将军,你可愿意与本府一起走走看看,本府想好好看看定海城的风土人情。”

  “末将领命。”

  纪桓哪敢违抗,顺从地陪在墨染尘身边。

  墨染尘也不急着去府衙,真是的一路走走看看,有时候还会蹲下来,跟小摊贩们闲聊几句。

  跟在身边的纪桓完全摸不透他的心思,直至快到府衙前才听他道:“果然运气这种东西不能比,九妹妹随便出个门就能发现龙涎香,本府找了半天却连件像样的东西都没发现。”

  纪桓愣一下道:“墨大人有所不知,应家九姑娘发现龙涎香的那条街,是定海城专卖古玩奇物的好去处。”

  墨染尘故意想一下才道:“明白了,你说的好去处就等于皇城的思赋街,改天有空本府也过去瞧瞧,没准运气好的话也能发现宝贝,或是找到什么能人异士,助本府开开辟新航道。”

  “九姑娘不是向大人您推荐了靳先生吗?”

  纪桓不解地问,心中暗忖道:“这位墨大人年纪轻轻,做事果然不太靠谱,还跟小姑娘较劲。“

  墨染尘轻叹一声道:“纪大人,你不在皇城自然不知道,应尚书向来与家父墨太傅政见不合,若能开辟出新航道,就是大功一件,谁不想争一争。你说,对不对?”

  “大人方才不是……还让人给九姑娘送点心吗?”

  纪桓有些迷惘了,一时间摸不透二人是什么关系,昨天明明对那应家九姑娘十分殷勤来的。

  墨染尘面不改色道:“九姑娘向本府推荐了靳先生,不管用与不用本府都得先还她的人情。就像皇城那些官员暗地再不和,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的。”

  啊!

  纪桓一脸讶然道:“想不到在皇城当官这么复杂,不过末将是没有机会体验这种生活。”

  墨染尘眼底下藏着冰,面上却十分和气道:“若能开辟出新航道,定然也有纪将军的一份功劳,没准有机会上皇城觐见皇上,运气好的话还能见到皇后娘娘。”

  “真的?”

  幸福来得太突然,纪桓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墨染尘却淡淡道:“皇后娘娘最是看重九姑娘,所以跟九姑娘交好并无坏处。”

  绕了半天,墨染尘最终目的是希翼纪桓他们,不要有动托月的念头,用另一种方法来保护托月在定海城不被伤害。

  “应家九姑娘不过是庶女。”纪桓有些不明白,一个庶女如何就动不得碰为得,墨染尘笑笑道:“因为当今的皇后娘娘也是庶出,不照样震慑六宫、母仪天下,所以格外看重有才华横溢的九姑娘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纪桓拱手一礼道:“末将谢墨大人的提点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