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 梁仁自尽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57章 梁仁自尽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神仙也要吃饭吗?”

  市集里面,墨染尘付了买鱼钱,正准备离开时,就听到卖鱼的小贩这样问。

  墨染尘和托月相视一笑,托月淡淡道:“神仙也是人变嘛,自然也要烧火做饭,况且大家又不是神仙。”

  原来两人容颜、气质太出色,让没见过什么世的人,以为他们神仙下凡,毕竟大户人家的公子姑娘,是不会到市集这种又脏又乱的地方。

  知道小贩的想法,托月指着墨染尘道:“这位公子便是你们的新知府大人,他特地到市集转转看看,了解一下大家的生活过得好不好,有没有人欺凌霸市。”

  “真的吗?”鱼贩不信。

  “逗你玩的。”托月调皮地回答。

  鱼贩马上乐呵呵笑道:“我说嘛,哪有这么年轻的知府大人,再说当官的买东西从来不给钱,新知府大人买东西,怎么可能会给钱。他们不抢大家的东西就不错,不过应大人是例外的,他从来不白拿大家的东西。”

  托月看一眼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却扫视附近的小商贩,眼里有几分悲愤。

  托月轻轻拽一下他的衣袖道:“放心,你来了,很快就可以结束这一切。”

  “我只是没想到……联合海盗打劫官银就算了,居然连平头老百姓的血汗钱他们也抢,岂能容这等人继续作恶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不要生气。”托月看到他神情不对,马上细声安慰道:“以你的才华能力,很快就能结束一切,让大家过上好日子,不用再受人欺凌。”

  “嗯,大家走吧。”

  墨染尘提着篮子,继续走往别的摊买东西。

  “公子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

  两人买好菜刚回到客栈,墨宝就火急火燎地冲上来。

  墨染尘冷冷道:“慌慌张张的像什么话,有什么事情慢慢说,没看到有谁在吗?”

  闻言,墨宝马上调整好情绪,恭恭敬敬向两人见过礼才道:“公子、姑娘,方才收到消息,梁大人悬梁自尽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托月和墨染尘一惊,默契地相视一眼。

  回来前还想着如何让梁仁,把吃掉的老百姓血汗钱一点点吞出来,没想到他竟然会悬梁自尽。

  墨宝继续道:“据梁府的人说,梁大人从府衙回来后,连午膳都没用就把自已关在书房里,梁夫人送午膳到书房,推开门就发现梁大人挂在梁上,把人放下来时已经没气,正四处寻公子不到呢。”

  把菜和篮子一起塞到墨宝手上,墨染尘同托月一起回到府衙,让人马上把那颗冰镇的人取出来。

  “这个人不在早上,要杀我的海盗人马里。”

  托月看清楚人头的长相后,无须仔细地辩认,就马上得出结论。

  墨染尘自然相信她的话,淡淡道:“恐怕威胁梁大人的,就是今早给他送人头的,只是这个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“原先还以为梁大人是康王残部,现在才发现不是。”托月迟疑一下又道:“景国还有这样一号手眼通天的人物,托月不知道也就算了,如今竟然连父亲也毫不察觉,可见此人隐藏之深。”

  墨染尘否认托月的话,淡淡道:“令尊应该是察觉到,不过也是在你二哥来定海城后。你二哥在定海城遇到困难,自然向父亲求助,令尊暗中一查便发现景国这号隐藏至深的人物。”

  “你是想说,是我父亲以我为饵,故意把你引到定海城。”

  托月看着墨染尘问,墨染尘毫不隐瞒道:“是的,因为令尊应大人知道,我一定会到定海城来找你。”

  墨染尘低眸深深看着托月,眼中含笑道:“你也别多心,我并没有责怪的意思,令尊是设局,入不入局却是在我。或许连令尊也觉得此人十分难对付,需要你我,还有你二哥,三人联手才能对付。”

  “看来得先确认此人的身份。”托月指指人头道:“了解他的身份,了解他和梁大人的关系,才有机会往下查。”

  “萧氏皇族就那么几个人,还有谁有资格觊觎皇位?”托月自信掌握的信息够多的,却一时间想不到还有谁,不由自主地看向墨染尘道:“六公子,你心里可有合适的对象。”

  “叫六哥哥,就告诉你。”

  “你……无聊。”

  托月嗔了墨染尘一眼道:“你是先到梁府看看,还是先审问昨天诬告靳先生,怀揣官银的债主。”

  墨染尘细细思索一番道:“三位债主我已经让信得过的人看守,然后……是大家一起到去梁府。你心比我细,帮我仔细瞧瞧有什么不对劲。”

  “请本姑娘做事,费用很高的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本府以身相许,九姑娘以为如何?”

  “你什么时候学会油嘴滑舌。”

  “云齐说姑娘喜欢油嘴滑舌。”

  “我又不是那些姑娘……”不等她说完,墨染尘已经揽着她的腰飞出府衙。

  梁府就在府衙后面,两人几个起落就来梁府,墨染尘亮出身份后,马上有人领他们一路走进书房。

  梁夫人正趴在丈夫身上哭得死去活来,托月走过朝尸体一礼,开始检查尸体是否有异,一番检查朝墨染尘摇摇头,表示没有任何发现,梁仁确实是自尽而亡。

  墨染尘对在场的人道:“上午本府与梁大人交接时,梁大人还好好的,怎么就突然想不开要自尽。”

  梁夫人哭得快晕过去,管家只好代为回答:“大人从府衙回来后,就一脸愁苦,午膳都没用就把自已锁在书房里,似是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。”

  “这几天呢,梁大人有什么异样?”墨染尘问,管家想一下道:“大人忙着整理账册,也没有什么异样啊?”

  “那有见过什么人吗?比如说平时很少出现,甚至是陌生人?”墨染尘一边问一边观察众人的表情,管家马上肯定地回答没有,道:“大人除了去府衙做事,就是忙着整理账册,哪有时间理会别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什么账册?”

  托月十分敏感地问一句,墨染尘也马上会意。

  梁仁若有认真整理账册,岂会无法正常交接,除非他整理的是别的账册。

  墨染尘想了一下道:“账册还有吗?可否拿与本府一观,反正本府早晚也是要接管的,不如此时交与本府,了却梁大人生前的愿望。”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管家犹豫地看一眼梁夫人,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梁夫人边抹眼泪,边抽泣着道:“你去拿给墨大人,早些交接,老爷的灵魂也能已早日上皇城赴任。”

  管家从书架下面箱子里,抱出一个方方正正的箱子,摆到墨染尘面前道:“墨大人,这就是大家家大人最近一直在整理的账册,请您过目。”

  墨染尘觉得箱子有些眼熟,仿佛是在哪里见过,却没有时间多想便直接打开,里面静静躺着几卷竹简。

  打开其中一卷看后,墨染尘愣一下把竹简递给托月,托月疑惑地接过竹简,打开一看整个人愣住,这不是她研究的古玉上的文字吗?

  居然有人用来记账,这种感觉很是不妙。

  墨染尘轻声问:“这东西不好解开,你对此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托月轻轻摇一下头,连古玉上面那几个字都解不开,何况是写得密密麻麻的竹简。

  把竹简还给墨染尘,示意他看一眼墙上。墨染尘看过去才发现,墙上居然的一幅定海城,附近海域地的地图。

  “梁夫人,此物大家拿走,另外……请您节哀。”墨染尘说完后给了管家一个眼色,管家识趣地跟出到外面。

  “其实在梁大人回府前,他曾收到一个大礼盒。”墨染尘在管家耳边低语两句,退开几步道:“本府想请管家移步到府衙,确认一下那个东西的身份,不知管家是否愿意。”

  “既与我家大人有关,在下义不容辞。”

  管家十分答应,墨染尘马上带着他来府衙书房。

  看到放在桌子上的箱子,终于明白为何会觉得装账册的箱子眼熟,原来两个箱子竟一模一样。

  墨染尘放下装账册的箱子,打开装着人头的箱子道:“烦管家上前看一看,是否认识此人,与你家大人相交如何?他们是敌还是友,还是别的什么关系?”

  管家知道里面是人头,硬着头皮上前看一眼,马上一脸震惊道:“这是府衙的经历司,掌握一府出纳文移诸事。”

  经历司,替梁大人管银钱的,他却死在梁大人之前。

  是梁大人背后的主子也觉得,定海城的账根本无法填平,唯有梁大人一死带走所有的秘密。

  梁大人却不甘心就这样死去,故意留下不易懂的线索,是希翼有人能解开账册,从而揭他去死的幕后正主。

  墨染尘若有所思道:“九妹妹,官员在升迁前被逼上吊自尽,此案非同小可,必须上报皇上,怕是应大人,不,应大公子得来一趟定海城,亲自过问此案。”

  “应该是新任大理寺卿,只是不知道是何人担任此职。”

  托月纠正墨染尘的错误,墨染尘想了想道:“令尊上任户部尚书也有一段时间,大理寺卿一职也该早定下人选。”

  “大约任命文书还在路上吧。”托月想了想笑道:“希翼新任大理寺卿跟父亲一样靠谱,否则不是大哥哥把他给逼疯,就是他把大哥哥给逼疯。”

  “以令兄的能力,不至于吧。”墨染尘也不禁有些担忧。

  “但愿吧。”

  墨染尘让管家先行回去,同时命人把人头撤掉。

  刚要说什么时,就听到一声奇怪的声音,从托月的肚子里发出,顿时收住话拉着托月出了府衙。

  回暂时居住的客栈,墨宝马上迎出来道:“属下估摸着是没有时间自已做饭,就把买来的菜交给厨房处理,没想到刚做好公子、九姑娘就到,再晚些时间菜就不好吃,两位请赶紧用膳吧。”

  简单用过膳后,托月建议到海边走走。

  两人刚来到海滩边,阿弥已经拿着工具,站在礁石上等着他们。

  “奴婢出门前就说,姑娘肯定到海边找奴婢的,没想到一语成谶,姑娘真的来了,还带着六公子一起。”

  面对活泼开朗的阿弥,墨染尘含笑道:“早知道你会来赶海,我就带着炉子什么的出来,现要捞现烤,肯定是十分的鲜美。”

  “改天也可以啊。”

  阿弥不以为然道:“反正奴婢没事就来赶海,姑娘也时常会来。”

  托月取出文心琴,盘腿坐在礁石上,对墨染尘道:“六公子,你可以跟阿弥下去玩玩,体验一把渔民的生活。”

  “行,我去赶海,你弹《月染》给我听。”墨染尘不等托月拒绝便道:“听着琴声,我才知道跟你的距离,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可以马上回到你身边。”

  “你去吧。”

  托月没有拒绝,反正在这里也不能练习《安神》曲。

  望着一高一矮两道渐渐走远的身影,托月缓缓拔动琴弦,空灵幽远的琴声,陪着海浪声飘响。

  如果可以一直这样简单地幸福快乐,托月觉得自已会毫不犹豫接受墨染尘,不用理会外面的纷纷扰扰,只管好每天的生活即可。

  醉人的琴声里,甜蜜中透出一丝苦涩,让人心头千回百转不是滋味。

  墨染尘不自觉地听痴,原来她是这样无奈,渴望着触手可及幸福,却又不得不努力地抑制自已的情感。

  从来都知道她心里有他,可是她却不能毫无顾虑地爱他,面对自已时只能小心翼翼地隐藏着这份心思,难怪她的琴声里甜蜜、苦涩、无奈交织在一起。

  自梁大人出事后,眨眼间便过去十来天,

  这天太阳将至中天时,墨染尘带着几名手下在北下南上的城门前,迎接前来查案的大理寺卿。

  “大人,梁大人明明是自尽的,为何会惊动皇上。”

  底下的一名典史小声地问,就算墨染尘再年轻,在经过十来天的接触后,也没有人再敢小觑他。

  墨染尘看着前方路,听着隐约可见的马蹄声道:“梁大人的确是自尽,可他不是自愿的,而是有人逼他上吊自尽,所以本府奏请皇上,派人来调查梁大人,及经历司刘业的真正死因。”

  典史一脸崇拜地看着墨染尘,却无人注意时眼底却闪过一丝阴冷,只是很快便消失不见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