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离王出现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58章 离王出现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应大人,你今天来是……”

  墨染尘好奇地问站在一边的应予,他是来迎接大理寺的人,应予又是在等谁。

  应予面容酷似其母,只是眉眼间更温润如玉,含笑道:“工部派了人来,跟六公子一样也是今年春闱的进士,是工部右侍郎汪大人家的公子,故顺道前来迎一迎。”

  “汪大人府上的公子,倒是有些印象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是春闱的第十三名进士,其妹妹汪姑娘跟九妹妹颇有些渊源。”

  应予面上闪过一丝不解,墨染尘目视前方道:“这位汪公子是庶出,在汪家并不受重视,从前读书靠在窗外旁听,穷得连书都买不起,算是自学成才,是九妹妹雪中送炭,赠他书卷才有会机会中举。”

  “怪不得。”应予恍然大悟道:“九妹妹非要我出来迎一迎,原来有这般渊源。”

  “九妹妹自已怎么不出来?”墨染尘看一眼应予身后,发现并无马车停在附近,眼里有一丝失落。

  自从那天分别后,他忙着收拾梁大人留下的烂摊子,待他差不多全部解决时,就已经过去大半个月的时间,连中秋节都没时间陪她过。

  应予含笑道:“拙荆即将临盆,母亲一人既要照顾拙荆,还要操持家务太过劳累,九妹妹便留在府中,协助母亲处理府中大小事务,是以没有出门。”孩子尚出生,他脸上却有着初为人父的喜悦。

  “本府提前恭喜二公子添丁之喜。”

  墨染尘淡然恭喜应予,应予迟疑一下道:“六公子,你当真考虑清楚,要娶九妹妹为妻?”

  此问一墨染尘怔一下,笑道:“你是觉得我就算娶了九妹妹,也未必能做真正的夫妻,更别说是生儿育女,就质疑我对九妹妹的心意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应予肯定地回答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我娶她是想跟她在一起,而非传宗接代。”

  “恐怕令尊、令堂不会同意。”

  应予轻叹一声,心知这段情缘不会有结果,不禁心疼托月。

  墨家乃当世名门,岂容庶女进门,以九妹妹的情况更加不可能,两人强行在一起未必会幸福。

  猜到应予的心思,墨染尘淡淡道:“如若有一天,我愿意舍弃一切,你们是否愿意让九妹妹,随我一起远离朝堂,浪迹天涯海角,或归隐山水田园。”

  “如果是我,我是愿意的。”

  应予不假思索地回答,不过也仅能代表他自已。

  认真看着墨染尘道:“前些日子我也问九妹妹相同的问题,你知道她怎么回答吗?”

  “怎么回答?”墨染尘有些紧张。

  “天下之大,莫非皇土,岂是想走就能走。”应予轻叹一声道:“你能理解九妹妹的意思?”

  “染尘知道。”墨染尘望着前面的路,她的才华太过耀眼,多少人在觊觎、多少人想据为己有,岂会容她无走高飞,眼里一丝无奈道:“倒不如让她一直相貌平平,学识平平,粗鄙无礼来得安稳些。”

  “皇城是个是非地。”应予感同身受,淡淡道:“这些年在外面看似很辛苦,不如在皇城锦衣玉食,我却是乐不思归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墨染尘什么都明白,只是他和她太难。

  他们的才华在别人眼里,是神兵利器,必须要掌控他们在手里才放心。

  正如他不愿涉足官场,可是他早知道,不管他是否愿意都会被动拉进某个阵营,不如主动还能换点自主权利。

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应予轻声提醒。

  几匹马奔驰而来,走在最前面的,俨然是离王萧律。

  跟在离王身边的是云齐,后面离王自已的手下,不过都做大理寺衙役的打扮,最后面是一辆马车。

  骤然看到离王的云齐,墨染尘面上一愣,回头与应予相视一眼,眼里划过一丝无奈,最后面无表情看着离王他们走到面前。

  “墨小六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云齐趴在马匹上,边吐边朝墨染尘打招呼。

  墨染尘无奈上前,扶他下马道:“出不了远门就不要逞强。”

  “本公子……”

  话没说完,赶紧冲到一边继续吐。

  应予看到好奇问:“六公子,你这位朋友,或许需要一位大夫?”

  墨染尘看一眼呕吐不止的云齐,道:“水土不服虽不是大病,还是烦请冰儿姑娘跑一趟客栈。”

  离王看一眼淡淡道:“没本事离家出走,就不要随便乱跑,若不是遇汪公子他们,你这条小命早就报销掉,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商量解决,非要离家出走不可。”

  “萧盈盈她不要脸……”

  云齐刚说半句又继续吐,吐完又道:“大半夜摸进本公子的房间,想强迫本公子就范。”

  墨染尘不由皱起眉头,就听应予道:“靖王郡主闹成这样,靖王他们也不管管,莫非是要认定你们云府,一定会取他女儿不成。”

  “本公子对天发誓,绝对没有碰萧盈盈一根手指头。”

  云齐强忍着不适感,举起右手发誓,爬过来靠在墨染尘脚边道:“墨小六,本公子以后也学你,凡敢靠近的一律用脚侍候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应予好奇地问一句。

  “把意图近身的一脚踹飞。”云齐向应予大吐苦水道:“皇城爱慕墨染尘的姑娘,比本公子不知多多少倍,自从他当众踹飞一名不知轻重的宫女以后,就再也没有人敢靠近他一丈以内。”

  “九妹妹不是……”

  “九姑娘是例外的,在她身边大家没有压力。”

  闻言应予有些意外,想不到自已的妹妹,在诸位公子心中评价如此高,应予不禁有些欣慰。

  忽然幽幽道:“你们是没有压力,九妹妹的压力应该很大,皇城那些姑娘一定以为,是九妹妹夺走他们的光芒。”

  墨染尘、云齐面上一愣,此时才忽然明白,为什么皇城那些女子总喜欢跟她作对,除了她本人太耀眼,还有他们的原因在,他们不应该跟她走得太近。

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离王淡淡道:“以令尊的威名,也没人敢把她怎么样?”

  云齐也笑道:“应二公子,你是没见过九姑娘对付那些姑娘的手段,估计没有敢冒犯她第二次。”

  “是吗?”

  应予自然不信,不过以后确会如此。

  面对几位世家公子,以及一位亲王,应予淡淡道:“几位郡主可没少找她麻烦,不过那也是因为她武功没有恢复,如今她修为已恢复,再不知轻重想要找她的麻烦,只怕不是削掉发髻那么简单吧。”

  这是裸的警告,而且警告的是一位亲王。

  云齐看一眼离王,打圆场道:“是啊,九姑娘绝顶聪慧,是不会让自已吃亏的。”

  离王看一眼应予,露出平和的笑容道:“改天九姑娘回皇城,本王自会约束家人,不教她找九姑娘麻烦。”

  “多谢!”

  “好说。”

  应予淡然回应,并不因为对的身份而退让。

  离王也没有同他计较,回身道:“汪公子,接你的人来了,你还不快些下来见过。”

  帘子掀开了,从里面走一下名二十上下的公子,上前见过众人,最后朝应予行礼道:“汪重华见过应大人,以后在工作上还请大人多指教。”

  “兄长在信中提起过你,说你在工学方面天赋异禀,以后大家在工作上就相互协助,相互学习。”

  面对新人应予没有摆前辈的谱,汪重华有些拘紧地说道:“重华来之定海城之前,应大公子说过跟在二公子身边,只要认真工作就可以,无须理会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以前是,现在恐怕不是。”

  应予不想太过打击新人,面带笑容道:“你先休息一下,回头我再跟你细说吧。”

  汪重华愣一下点点头,别过在场众人后上了各自的马车离开,云齐忍不住道:“应家二公子看着斯斯文文的,说话行事竟如此的霸道。”

  “他可是应烘云的儿子,还是唯一的嫡子,气势只会比应熙更强,只是他比应熙更懂得内敛。”

  离王虽是第一次见到应予,却给出比应熙还高的评价。

  云齐忍不住道:“要是本公子也有他的气势,皇城那些姑娘铁定不敢对本公子有非分之想。”

  “成长环境决定一切,你没有机会啦。”

  墨染尘拍拍云齐的肩膀,跳上自已的马匹道:“梁大人一家还没搬走,只好委屈你们随我一起暂住客栈。”

  离王不以为然道:“大家先去府衙,本王想先听听你对案件的看法,是什么原因值得你惊动皇上,还要出动大理寺前来调查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墨染尘策马先行离去。

  离王把云齐扔到马上,跟在墨染尘后面前往府衙。

  应府,托月正在发呆,忽然听到脸在唤自已,回过神才发现是郭氏,忙起身见礼。

  “二嫂嫂,怎么不在屋里歇着。”托月看一眼郭氏的肚子道:“母亲一会儿看到,又该说您不注意保重自已,不顾惜未出世的宝宝。”

  “屋里闷得很,嫂子就想出来走走。”

  郭氏扶着托月的手,看着院子里的景致道:“这要是在皇城,树叶子早就落得差不多啦。”

  托月微微一笑道:“定海城气候暖和,怕是没有皇城的秋景,定海城换了新知府,还给二哥哥派了得力帮手,想来以后会有更多时间陪着二嫂嫂。”

  “陪不陪的,嫂子不敢要求什么,只求他能平平安安。”

  郭氏虽是妇道人家,却也知道丈夫在外头艰苦,特别是来到定海城后更是不容易。

  托月含笑安慰道:“六公子是个可靠又有才干的人,不会与下面那些官员同流合污,想来以后二哥哥的工作会进展得更顺畅,更不会有人威胁到二哥哥的性命,二嫂嫂只管专心待产即可。”

  “就在这几天了,赶紧生完,还能赶上吃螃蟹。”

  郭氏意味深长地看一眼托月,因为托月平时做的美食,她大多数只能看看闻闻而不能品尝。

  托月尴尬地笑笑道:“妹妹一定在回皇城之前,教会府上的厨娘,待小宝宝断奶以后,能让嫂嫂吃上妹妹发明的美食。”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郭氏看着托月道:“你跟别家姑娘真的不一样。”

  “哪里有什么不同?”

  “嫂嫂从未见过哪家姑娘,喜欢自已动手做饭、种菜。”

  郭氏含笑道:“从前只在夫君口中,偶尔听到妹妹的事情,如今相处才发现妹妹是真的,进入厨房出得厅堂。”

  托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,忽然看到冰儿背着药箱过来,淡淡问:“是皇城来了什么人,竟劳动你亲自出马?”

  “回姑娘,是云三公子有些水土不服,奴婢过去瞧瞧便回。”冰儿一脸温柔的笑容回答,末了对郭氏道:“少夫人散步时间也别太久,定海城的气候虽暖和,不过秋天一到寒气下来,散步时还是得多加衣裳。”

  “记住了,下次一定多穿些。”

  郭氏应得有些敷衍,托月深知也没有点破,只让冰儿快去快回。

  待冰儿走后,郭氏却一脸好奇问:“能让冰儿亲自出马,想来这位云三公子的身份、地位不凡。“

  “是丞相府的公子云齐,排行第三。”托月轻声说明道:“妹妹受伤昏迷不醒时,是他曾赠与妹妹灵药,妹妹才有机会醒来,他如今因水土不服病到,冰儿理应过去看治。”

  “九妹妹,你若是担忧,不如也过去看看。”郭氏看出托月的心思,催促着她也出门。

  “妹妹不是大夫去了也没用,有冰儿就可以。”托月拒绝郭氏的好意,不过有几分好奇,云齐为何会出现在定海城,莫非朝廷派出来查案。

  似乎不可能?托月马上否认自已的想法,等冰儿回来一切便明白。

  “哎哟。”

  郭氏忽然惊叫一声。

  托月马上紧张看着她,郭氏却笑笑道:“这小家伙踢了我一脚。”

  闻言托月马上松一口气,拍拍胸口道:“吓了妹妹一跳。这么调皮,铁定是一个小子,迫不及待地想出来。”

  其实是冰儿把脉后说过,郭氏腹中是个男孩,不过他们却没有对任何人提起,算是给他们一个小小的惊喜。

  送郭氏回房后,托月也回到自已房里。

  冰儿很快便从外面回来,进来时手上还提着两个大的食盒。

  放下东西回话道:“姑娘,是离王殿下来了,云三公子为了躲避靖王郡主纠缠,才随着离王一起来定海城。”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