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、取舍的痛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60章、取舍的痛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若靖王府,能像殿下这样管束微微郡主,本公子就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清楚离王对萧微微的态度后,云齐不由唏嘘感叹一番道:“也不知道靖王,到底是有什么依仗,任凭女儿胡闹。”

  离王听到后笑笑道:“大家过来之前,你可以有听到九姑娘弹的是什么曲子?本王除了海浪的声音,可是什么也没听到,在这个地方练琴……有点意思。”

  “九姑娘嘛,做事向来没合理的时候。”

  云齐不以为然,却忍不住打趣道:“不过看九姑娘的态度,似乎并没有在意骑射场内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离王听后长叹一声道:“在不在意,本王不知道,不过九姑娘身上……有一种本王从前没有见过的东西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恢复了武功修为,感觉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。”

  “为何会这样?”云齐不明白其中原由,离王想了想道:“或许九姑娘恢复的不只是修为,还有她失去的记忆。”

  “恢复记忆也不能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吧。”云齐还是心存疑惑,淡淡道:“除了拒绝帮助大家破案,九姑娘也没有什么不同地方呀。”

  想到从前待人有礼,行事谨慎的托月,离王淡淡道:“从前她对大家总是进退有度,现如今却是毫不留情面。”

  云齐却不以为然道:“若是本公子也有那么强大的后盾,也会像她一样对谁都不留情面……不过她倒是很听墨染尘的话,两人的关系似乎比从前更密切。”

  “从表面上看是如此,可云齐你不觉得,六公子对九姑娘的感情越来越深吗?”

  “两人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,感情深是很正常的事情。”云齐自然听得出离王在怀疑九姑娘,可他却觉得托月对墨染尘并没有用心计,且她也不屑于此道。

  离王笑而不语,望着前方的大海道:“但愿有情人能终成眷属,天下太平昌盛。”

  云齐愣一下道:“殿下将来大事若成,便是云齐的保护伞,即便将来父亲卸下丞相之职,云齐也不用担忧将来会为萧盈盈逼迫。”

  “若败了,还有九姑娘,对吗?”

  离王轻叹一声道:“不曾想,你对靖王郡主厌恶至此。”

  云齐尴尬地笑笑:“云齐不喜欢像我母亲一样强悍的女子,不想一辈子都要受女人的管制。”

  “你长大了,有自已的想法,是很好的事情。”离王有些宠溺地笑道:“可惜你不是女子,不然本王就娶你,只愿你将来得一心仪女子,与她共结连理。”

  “云齐小时候可没有故意骗你。”云齐马上为自已辩白道:“长得可爱,像女孩也是不我的错。”

  “是我眼神不好,没看出你是个带把的。”离王轻叹一声,为自已年少时眼拙买单,笑道:“再回到皇城,发现你是男孩时,本王确实是很失望,不过也就那么一瞬间,毕竟谁会对一个假小子有情。”

  “滚滚滚……”

  云齐马上翻脸,一甩衣袖大步往回走。

  离王笑着跟在后面,并没有因为多一个对手而担忧,反而像是卸下重担,连步伐都轻快的。

  快到应府,托月忽然出声:“六公子,你帮托月问离王殿下一个问题。你问问他,既然都是替身,为何却拥有跟皇后娘娘一样的魅力,同样能让男人们欲罢不能。”

  “叫一声六哥哥,或是叫一声六郎,我就帮你问……”

  “六公子不帮拉倒,改天托月自已去问。”

  “你呀。”墨染尘无奈道:“有那么难开口吗?你以前又不是没叫过。”

  “那是在演戏,不一样。”托月马上反驳,墨染尘却淡淡道:“有什么不一样,就是一个称呼而已。”

  “你也说了,就是一个称呼而已,六公子六哥哥有什么区别,你要再逼我,下次我就叫你知府大人。”。

  墨染尘无奈地笑笑道:“案子的事情,你不想过问就别管,只管安排好府上的事情。梁大人的案子也是一天两天能调查清楚,由着男人们折腾吧。”

  末了迟疑一下道:“倒是关于的印鉴的事情,妹妹恐怕得提前想好应对策,皇后娘娘很重视这个东西。”

  托月听到不由长一声道:“六公子既知是皇后娘娘重视此物,为何还要把印鉴的事情掏出来呢?如果皇后娘娘要治托月的罪,六公子打算如何救托月?”

  墨染尘愣一下道:“以离王殿下、云齐的人品,他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  托月冷笑一声道:“你如何保证他们不会说出去呢?如何保证他们将来不会用此事,要挟托月为他们做事呢?”

  “世事无绝对,在利益面前,什么都不重要。”托月看着墨染尘,一脸平静道:“你回去顺便告诉离王他们,关于印鉴的事情如果有第五个人知道,托月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他们。”

  “九妹妹……”

  “虽然我不如母亲,不过杀他们还是易如反掌。”

  墨染尘轻叹一声道:“好了,九妹妹,此事是我欠考虑,后面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吧。”

  “我从来不把自已的命运……”托月看一眼墨染尘,似笑非笑道:“交到别人手上,所以你的保证对我不起作用,还是祈祷他们不要触犯我的底线。”

  马车停下,托月走下车。

  墨染尘站在马车上道:“九妹妹,你愿不愿意信任我。”

  “不愿意。”

  托月头也不回地走进大门,语气冷如冰雪。

  墨染尘神色黯然,朋友、亲人、她,还是没能处理好三者的关系。

  墨宝从后面追上来道:“公子,再这么下去,你里外都不是人。因你私自到定海城,太傅大人和五公子已经不满,眼下的事情再处理不好,公子会越来越被动,越来越吃力不讨好。”

  闻言,墨染尘沉默,亲人、朋友、她……

  墨宝却出声道:“公子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除非你有足够的筹码。”

  足够的筹码?墨染尘看一眼墨宝,转身走入马车内,良久后才淡淡道:“墨宝,那句话是谁教你说的?”

  托月刚进大门,门房的上来道:“九姑娘,府上来了一位高僧,他说是九姑娘您的朋友,二爷正在客厅招待,您赶紧过去瞧瞧吧。”

  高僧,托月点点头,抱着文心琴来到客厅。

  远远就听到一声佛号,托月懒洋洋道:“圆悟大师突然入红尘,是青山寺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。”

  “九丫头,不许对圆悟大师无礼。”不等托月进客厅,大夫人就冷斥一句,回头对圆悟大师道:“大师,这是府上九姑娘,还请大师看在年纪小的份上,莫要跟她计较才是。”

  “应夫人,言重了。”

  圆悟大师宝相庄严,面带祥和的笑容。

  托月真恨不得撕掉他的皮,漠然道:“大师还没说,缘何入凡尘。”

  面对托月的质问,大夫人尴尬地笑笑,圆悟大师却不以为然道:“出家人,云游四海,闻得故人在此,故而前来相见。”

  “当你的故人真累。”

  托月吐槽一句,起身对大夫人道:“母亲,女儿才从外面回来,还未见过二嫂嫂呢。”

  见托月牵挂着自已的媳妇,大夫人也没说好说的,挥挥手示意她去吧。托月起身朝在场三人辞别,转身离开客厅回到自已的房间,换回常服去见郭氏。

  大夫人最后把圆悟大是安慰在外书房,说是给郭氏念经祝福,祈求母子平安,甚至连名字都打算由圆悟大师起。

  托月却无心理会,焚香、摆琴,继续弹奏琴曲,只不过在府里只能弹奏《远浮华》曲,远离尘世浮华喧嚣才能换来生活的岁月静好,让众人烦躁的心情恢复平静,托月自已也恢复平静。

  “姑娘,是不是有心事?”

  冰儿敏感地察觉到托月情绪不对,往往只有无法平生心绪时,托月才会用各种事情麻痹自已。

  托月凝神一会儿,淡淡道:“没什么,只是在考虑取舍一些事情,舍弃是一个有点痛的过程,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适应缺少的部分”

  “你需要听贫僧念经。”

  蓦然一个挖苦的响起,书房内已经多了一个和尚。

  托月难得的一点伤感,瞬间不知道冲到什么地方,一脸无语道:“说吧,这次打算从我这里诓多少银两。”

  “贫僧要云游四海,自然是越多自好。”

  “青云寺好好的你云游什么四海,你老实说,是不是有女施主觊觎你的美貌。”

  “天下只你最懂贫僧。”圆悟大师忽然一脸激动,好一会儿才平静下道:“最近不是提拔上来很多的大官,他们升官发财自然要到青云寺烧香还愿,这得从那锅兔肉说起。”

  “说重点。”

  托月马上打断他的话。

  圆悟大师支支吾吾,终于把事情说明白。

  就是某天他打到只兔子,拿到山下酒楼让人做成干锅,味道太好不小心吃撑了,便慢悠悠地散步走上山。

  好巧不巧地被几家前来还愿的小姐看到,其中一位小姐还对他一见钟情,那姑娘自见过他后茶饭不思,压抑不住相思之苦跑到青云寺大闹,于是便有了一桩风流案。

  最后只好向应熙求助。

  应熙看到托月的面上,帮了他一把才事情搞清楚,只是他的得道高僧身份也自此暴露。

  结果前来青云寺的年轻姑娘越来越多,长老们看不过眼只好让他云游四海,圆悟大师哭丧着脸道:“阿离,你说贫僧冤不冤,长得好看又不是贫僧的错。”

  “长得好看的确不是你的错,长得好看还出去招摇就是你的错。”

  托月冷冷地挖苦他一顿,有些不解道:“你是如何知道我在定海城,不要跟我说是碰巧来到定海城。”

  圆悟大师讪讪地干笑几声道:“离开青云寺后,就在贫僧不知去何方时,忽然听到隔壁有人在聊天,说什么要前往定海城,协助墨染尘调查案子什么,还说他是为了你才来的定海城。”

  “是离王和云三公子?”冰儿不太肯定地问,圆悟大师马上点点头道:“贫僧就悄悄跟在队伍后面。”

  “你呀你,早跟你说过,打到什么野味拿到别院偷偷吃掉就好,你还跑到山下酒楼,抛头露面也不知道把遮一遮,看,被人家姑娘瞧上了吧。”

  “出家人慈悲为怀,不能杀生嘛。”

  圆悟大师马上反驳,托月顿时无话可说。

  冰儿却被气笑了,忍不住道:“大师,晚点退潮了,你要不要跟阿弥一起云赶海,抓大螃蟹、大海螺回来吃啊。”

  “当然要去的,来定海城不吃海产,那不白来一趟。”圆悟大师理直气壮地回答。

  “记得把脸挡上。”面对这种情况,托月突然觉得心好累。

  冰儿看到后道:“大师,大家姑娘累了,您要不先回屋,待阿弥去赶海奴婢再让人通知。”

  圆悟大师看一眼托月,摇摇头道:“看到你如今这副疲惫不堪的模样,早知道当初就度你当尼姑,不过……你的烦恼贫僧会帮你解决,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地狱。”

  “冰儿,送送大师。”

  托月直接赶人,敷衍一礼后径直离开书房。

  冰儿一脸无奈:“大师,您还是原来返回,若看到您从姑娘的院子出去,二公子非杀了你不可。“

  “你们应家几位公子,脾气一个比一个爆,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。”圆悟大师边吐槽边爬出窗口,冰儿听到在他背后继续道:“大师,墨家六公子的脾气也很爆,您也要小心他。”

  “你个小丫头,越来越坏,居然敢吓唬贫僧。”

  圆悟大师跳出外面,麻利地爬回自已的院子里面,亏得一路上没有被人瞧见。

  卧寝内,托月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一番竟然睡着,忽然卧室地门被猛一下推开,托月猛一下从梦中醒来,就听到阿弥大声地叫道:“姑娘,二少夫人要生了,你过快过去瞧瞧吧。”

  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

  托月一骨碌坐起来,阿弥马上端来漱口的浓茶。

  阿弥侍候着托月洗漱道:“黎妈妈刚过来通知,冰儿已经先过去,奴婢来请姑娘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