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、意外发现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62章、意外发现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殿下说得不错,是于毕剑留下的伤口。”

  墨染尘蹲下身体,检查过附近尸体上的伤口,一眼就能认出于毕剑留下的伤口。

  指着其中一具尸体,对离王道“于毕剑上有一个非常独特的设计,若只是被剑划伤还好说,若是被剑穿透身体,这个独特设计会让鲜血一直不停地留,就算是有经验的大夫都无法止血。”

  离王看着地上老的少的、壮的弱的尸体,露出一丝担忧道“九姑娘下手如此狠绝,若传回皇城恐会有损闺誉。”

  “九妹妹从不在意这些。”

  墨染尘不以然,那女子太过独立,根本无所顾忌。

  离王想了想道“倒是本王多虑,九姑娘岂是寻常女子能比,只怕大家这些人都难以企及。”

  两人继续往村子里面走,一路上皆是尸体,只不过在这些尸体里面,不只有男人的还的妇女、儿童,以及行动不便的老人,甚至村里养的狗都不曾放过。

  “六公子,九姑娘是不是有点过了?”

  连老弱妇孺都死在于毕剑下,离王有些看不过眼,觉得托月有些过份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“先别急,九妹妹从不滥杀无辜,她杀他们自然有她的道理,不管如何她会给大家交待。”

  “是给你交待。”

  离王不指望托月会跟他说实话。

  两人最后出了村子,眼前出现一片从未见过的海滩,

  细沙如雪,水如琉璃,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。

  潮湿的沙滩上有一排浅浅的脚印,一直延伸到不远年的海崖下面,两人没有心情欣赏美景,而是飞快地前往海崖。

  走近才发现海崖下面,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洞口,外面同样是尸横遍野,且都死在于毕剑下,只不过这些尸体的体格强壮魁梧,应该是常年练家子的海盗。

  这些人皆是两剑毙命,似乎是第一剑出了意外,不得不补上第二剑,而且第二剑的伤口似乎有异。

  从第一个伤口来看,这些人明明毫无还手之力,可是那女子为何还要补上第二剑,想着不禁让人背后直冒冷汗。

  墨染尘拔出剑走入内。

  离王多看一眼尸体的伤口,才飞快追上墨染尘的脚步。

  山洞中点满了火把,把山洞里的景象照得十分清楚,倒在地上的不仅仅有强盗的尸体,还有许多年轻女子的尸体,只不过他们并非死在于毕剑下,而更像是被人活活折磨死,尸体上全是伤痕。

  离王特意检查一下洞中海盗的尸体,发现里面的海盗都是一剑毙命,伤口却跟洞外尸体上第二剑的情况相同。

  洞口外面的尸体明明一剑就能杀死,完全不需要补上第二剑,其中一定有什么原由,逼得应托月必须补一剑。

  到底是什么原因?

  离王带着疑惑,继续往里面走。

  两人自进洞后便没有遇到活人,很快便悄无声息来到深处。

  里面有无数的夜明珠照明,把宽敞的洞口装点得宛如宫殿,而里面的布置也的确如宫殿。

  精美图案的纱幔随风轻轻飘扬,墙壁上有着工艺高超的浮雕画,内容连在一起像是在记录某件事情,只不过内容却无法跟任何一个朝代联系上。

  墨染尘方才想上前,却被离王拦下道“九姑娘目前没有危险,大家在暗中盯着就好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  “为何?”墨染尘惊讶地问。

  “你看九姑娘右手,她的掌心是不是有伤?”

  墨染尘马上看过去,果然看到托月右手有一丝血迹,确实是有受伤的可能。

  以海盗毫无反抗力情况,那女子断不可能受伤,就算要伤也不可能伤到掌心,除非是……她自已割伤了自已。

  忽然灵光一闪,瞬间明白洞口外面的人为何多一剑,抬头望着站在最后一名活着海盗面前的纤柔身影,墨染尘破惑回鞘,目不转睛看着托月的神情。

  托月看着跪在地上海盗问“你们突然是什么人,为何不能轻易杀死?”

  “回答,不然杀了你。”

  托月冷声威胁,于毕架在对方的脖子上,却没有碰到对方的皮肤。

  海盗颤着声音道“我……我原本就是个打渔的,遇到风浪来到海滩,是洞主救了我,我只知道跟着洞主干,大家就可以永生不灭,不仅永生不灭还不会变老。”

  托月讥讽地一笑道“不老不灭,还不是死在我的剑下。”

  海盗侧眸看一眼地上的尸体,咽了咽口水道“真的可以不老不灭的,我亲眼看到过死去的人复活,就算不在原来的身体复活,也会在别的身体上复活。”

  “别的身体?”

  托月沉吟一下道“你的意思是说,死去的人灵魂附在别的身体上。”

  海盗的头马上点得鸡啄米似的,托月的心猛地一颤,面上却平静问“这个复活是自主的,还是需要有人举行祭祀仪式才能完成?”

  “需要找年龄、体格差不多的人,举行祭祀礼才能复活。”

  海盗是知无不言,托月却不完全相信,有这样神奇的再生术,没道理史书上一点记录都没有。

  托月眼里闪过一丝狡黠,眼里带着笑意问“本姑娘再问你一个问题,是我长得好看,还是你们洞主长得好看?”

  “啊……不知道。”海盗举着双手说明道“我从未见过洞主真容,洞主一直戴着铜制面具,全身裹得密密实实,似乎特别害怕与空气接触,只能隐约看出是女儿身。”

  “再问你一个问题?”托月面上露出一丝笑容“你为什么不逃走,是专程在等我吗?”

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海盗支支吾吾说出不来。

  托月想了想道“莫非是你们洞主看上我,想设法把我留下来不成。”

  闻言海盗不出声,托月想了想道“哦对了,那些姑娘的尸体是怎么回事,他们因何血尽而亡?”

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“他们祭祀的一部分?”

  海盗还没有回答,托月就说出自已的想法。

  大约见托月已经猜到原由,海盗小声道“祭祀需要纯洁女子的鲜血为引,那些女子便是血尽而亡。”

  “这么多尸体……最近有很多人要复活?”托月想到了被自已杀死的海盗,难道他们是在复活他们?如果是那些杀死在大门外面的尸体,二哥是不是交给墨染尘处理,他们会不会也复活。

  “你们洞主在哪?”

  托月一脸平静地问,她突然冲进来,除非山洞有密道,不然人一定还在山洞里面、

  海盗却突然一甩头,脖子从剑刃上划过,鲜血喷薄而出,很快便倒在地抖动几下,最后目光涣散彻底地死亡,脸上却露出摆脱的笑容。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墨染尘从藏身处走出来。

  走到托月面前,取出一方帕子替她包括好右手掌的伤口。

  离王也走出来,道“九姑娘,你对此事有什么想法,他们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“谢谢!”

  托月面无表情地道谢。

  听到离王的问题,淡淡道“不清楚,不过托月不信世有永生不灭之法。”

  “你为何不信?”

  “除非是亲眼看到,否则我都不会相信。”

  离王想了想又问“九姑娘,你如何知道洞主是女子,而非男儿身呢?”

  托月环视一周道“你看看这洞府的装饰,哪有男子住所会这样布置,分明是品味不俗的女子才会如此布置。”

  “你们再看看这浮雕壁画,上面记载着一个女婴出生,举国欢腾的场面。只是……我想了很久,也没有想到天下曾经何时出现过,以女子为尊的朝代。”

  “有没有可能是某个,不为人知的部族?”

  墨染尘很快便想到古玉的发源地,就是躲在深山里面的,鲜为人知的部族所遗留。

  托月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,淡淡道“是了,梁大人府中搜出的账册,用的便是与古玉上相同的文字,说明海盗里面也有人精通此文字。”

  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很有可能来自那个被世人误以为,已经灭亡的部族。”

  大概受托月影响,墨染尘也了解古玉出现的年代,尽管查到的信息不多,不过关于部族的传说还是略知一二。

  离王看到两人都在为一个远古部族费神,忍不住出声道“你们俩赶紧收收心,按海盗的话死人能复活,云齐现在正陷在危险里,大家得赶紧回去帮忙。”

  托月环视一圈洞府道“你们俩先回去,不确认洞主的去向,我心有不安。”

  “九妹妹……”

  “六公子不必多言,托月来此只为结私怨。”

  墨染尘讶然看一眼托月,淡淡道“九妹妹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决定,你是不是决定要……”

  离王忽然一个闪身挡在墨染尘前面,手中长剑一挥把一支利箭挡掉,三人心中皆是一凛,抬头看向箭射来的方向,那里却什么也没有。

  托月却莫名一阵紧张,淡淡道“隐形人可能也在此,两位请多加小心啦。”

  “是轮hui jiào吗?”

  墨染尘记得,隐形人出自轮hui jiào。

  托月马上否认道“隐形人是隐形人,轮hui jiào是轮hui jiào。”

  虽然经常同时出现却不是一伙,只能说他们有共同的目的,也许都想知道长生的秘密。

  “关于复活之事……”

  “海盗的话不可信,你们若不放心,赶紧回去瞧瞧吧。”

  离王刚开口托月就冷声打断,提着剑继续山洞深处走,这里只是山洞的一部分,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东西。

  墨染尘还想说什么却被离王拦下,离王若有所思地问“九姑娘对你冷淡了许多,你们是不是因为什么事情吵架,还是你做了什么在惹恼她的事情。”

  “错的是在下。”

  墨染尘承认是自已错了,却没有说明原因。

  离王轻叹一声道“本王明白你的难处,若帮本王便得负了九姑娘。你让九姑娘说出印鉴的事情,就把她置于危险的境地,所以九姑娘……她决定舍弃你。”

  “九姑娘担心本王会以此胁迫她?”离王轻声问墨染尘。

  “殿下会吗?”

  墨染尘淡淡地反问。

  离王迟疑一下道“本王不知道。”

  闻然,墨染尘一脸讶然,离王淡淡道“成大事者,不应拘于儿女情长。”

  “六公子。”离王忽然慎重地看着墨染尘,淡淡道“你若真心喜欢九姑娘,何必在大事成后,把她留在身边。”

  “殿下是什么意思?”墨染尘心里莫名一阵不安,离王淡淡道“你应该很清楚,无论皇后娘娘如何挣扎,他们都撑不过两年,早晚是要让出皇位的,你何不到那时再留住九姑娘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墨染尘一脸茫然。

  离王含笑道“本王若登基,就算应氏一族当诛,也可以留下九姑娘。”

  “殿下不了解九妹妹,若了解便不会说这样的话。”那女子岂会轻易屈服,墨染尘拱手道“在下不放心九妹妹,还是跟过去看看清楚,请殿下先行回去支援云齐吧。”不等离王点头,墨染尘就往托月离开的方向走。

  望着墨染尘的背影,离王轻叹一声道“正是因为知道她不会屈服,本王才希翼你能远离。”

  山洞里面错综复杂,偶尔无数个岔口出现在眼前,托月往深处走不安感越是强烈,里面肯定有让她恐惧的东西。

  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这是托月急着弄清楚的事情。

  是否跟隐形有人关?每次隐形人对她生出杀意时,恰好是她受伤流血时。

  莫非……

  托月看一眼掌心的伤口。

  隐形人同样畏惧她的血,看到或闻到她的血,同样会生出强烈不安感。

  或许他们不是害怕她的血,而是害怕她血液里的剧毒,毕竟她的血连毫无知觉的傀儡都能唤醒杀死。

  突然发现身中剧毒也不错,托月不由加快脚步,迅速往山洞深处走,只要弄清楚这具身体的情况,就算是死在山洞里面她也没有任何遗憾。

  “怎么没有路了?”

  盯着十丈外隐隐有光的洞口,托月一脸的不甘。

  若对方能过去没道理她会过不去,一双眼睛在细细地打着眼前环境。

  忽然从对面传来一个缥缈的声音,托月还没听清楚对方在说谁什么,就感到脖子后面被人重重一拍,眼前一黑倒在地上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