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、毫无头绪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63章、毫无头绪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你注意分寸,别伤她性命。”

  “你放心,我知道分寸的,不会伤害……”

  “九妹妹,九妹妹不能睡,快点睁开眼睛看着我,不能睡啊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迷迷糊糊中,感觉到有什么暖暖的,润润的东西压在自已唇上,还有无数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熟悉的、陌生的、担忧的、悠然的、着急的……忽然嚯的一声响,强烈的光线照在脸上,托月本能地抬起手遮挡。

  还没适应过来,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欢喜地叫道:“姑娘醒了,冰儿你快进看看,姑娘真的醒了……这回是真的醒了,不是骗你的。”

  急促的脚步声,手腕被人拉下来探脉息。

  冰儿边把脉边指挥道:“阿弥快把窗关上,没看到姑娘捂眼睛吗?”

  窗户很快关上,房间内的光线恢复正常,托月才缓缓放下手,刚想坐起来就感一阵眩晕,无力地重新回枕头上。

  “我怎么了?”托月有气无力地问。

  “姑娘,您都晕睡三天三夜,再不醒就要把您送回皇城医治。”

  阿弥跪坐在床边说明,托月愣一下道:“不会吧,只是被人打了一下晕倒,怎么可能睡了三天天夜。”

  冰儿轻叹一声道:“姑娘,您是被打了一下晕过去了,可是您不知道的是晕倒后,有人大量抽取您的血液,要不是六公子及时赶到,那些人怕是要放完姑娘的血。”

  “我的血是剧毒,谁会要啊?”托月努力回想着,曾经在耳边响过的,乱七八糟的声音。

  “是剧毒也是良药,还是最好驱除毒物的药。”冰儿冷冷提醒托月道:“想是有人要去那有毒障、毒物遍布之地,需要您的血为他们开路。”

  “在定海城,应该没人知道我的事情。”

  托月疑惑地问,墨染尘、云齐、离王他们没有必要偷,直接问她要即可。

  冰儿压低声音道:“这个问题奴婢也想过,还跟六公子他们商议过,却没有想到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“他们?”托月不解。

  “是二公子、六公子、离王殿下、云三公子,还有圆悟大师。”

  从阿弥口蹦出一串名头,托月面无表情道:“他们什么时候凑到一起。哦对了,那天那个稳婆呢?”

  冰儿让阿弥出外面看着,关上门才小声道:“稳婆虽然逃跑,不过二公子已经派人解决。二公子说,应家的人虽低调却从不任人欺凌,已经秘密处置掉。”

  “应家人理应如此。”

  托月没有太多的意外,应家人低调却从不低微。

  闻得她的声音有些沙哑,冰儿起身倒一杯水道:“姑娘先喝点水,奴婢去看看粥熬好没有。”

  阿弥从外头进来道:“姑娘,奴婢已经吩咐院子里的人,暂时不要把您醒来的事传出去,以免打扰您休息静养。”

  托月点点让她去取些水进来梳洗,回想着迷迷糊糊时听到的声音,取血人中有人跟她甚至关系匪浅,不然是不会提醒同伴不要伤她性命。

  到底是谁?

  托月心里有一个很大疑惑。

  熟知她的一切,却又愿意给她带伤害。

  梳洗完后,托月精神好了很多,起身坐到窗外下的榻上。

  打开窗户看着外面景致出神,冰儿端着粥经过时,笑道:“姑娘,快别想了,赶紧吃粥吧。”

  从窗口把粥放到榻上的小几,托月低头看一眼道:“这是药膳粥……我只是被放了点血,不是生病也不是毒发。”

  “粥里放了补气生血的药材,姑娘多少吃一点,赶紧把身体调养好才能吃好吃的。”冰儿可不会因为托月不喜欢,就轻易妥协,盯着托月吃完才给一盏当地水果制的果脯。

  托月拈了一小块放口中,去掉口中的药味道:“那日我走后,二嫂嫂和孩子可安好?”

  冰儿倒了一盏清水放在她面前,面带笑容道:“二少夫人和小公子都平安无恙,只是小公子的名还没定下,二公子和二少夫人的意思是名由姑娘起,字由老爷来取。”

  “这孩子是应家孙辈第一人,给他起名可能不太马虎,容我再想想吧。”

  托月仔细想了想,他们这一辈男儿起名除二房从了日字旁,其余人都起得十分随意,这个孩子可不好随意。

  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卷书翻阅,正是那天从书铺买回来的书籍,只不过这一卷记载的是附近海域的岛屿,从岛屿的方向及附近海域情况,书中都记录得清清楚楚。

  托月让阿弥取来一方白布,按着书中描写的内容,竟画出一幅海上群岛分布图。

  望着不算详尽的群岛分布图,托月取出另一卷书,看完后竟也能画出一幅地图,准备拿第三卷书籍时,却发现书架上的竹简全部不见。

  “?”

  托月一脸疑惑。

  阿弥从外面进来道:“姑娘,赶紧收一下东西,该用些晚膳。”

  记挂着书架上的书,托月心不在焉道:“阿弥,我书架上靳先生的书呢?”

  “猜。”

  阿弥故作神秘。

  冰儿提着食盒进来道:“是奴婢藏起来,姑娘才醒来不宜太过劳神。”

  此时冰儿的话就是命令,到底冰儿也没有太过绝情,给的是白饭素菜和清汤,饶是如此托月也吃得很香甜。

  托月也没有平静太长时间。

  用过晚膳不久,应予便独自来到小院探视。

  进门就看到托月坐在书房内,盯着墙上的两幅地图出神。

  “九妹妹,这两幅地图有有什么不同吗?”

  应予出声打断托月的思路,托月回过神要起身行礼时,应予抬手示意她不要必行礼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二哥哥,你看墙上的海域图,是妹妹根据靳先生书上描写的内容,画出来海上群岛分布图,以及对应的海上星辰分布图。”

  “只有两幅吗?”应予疑惑地问。

  “两个丫头不许我太过劳神,把其他书收起来。”

  托月无奈地说明,指着两幅图道:“妹妹心中纵有疑惑,也不能马上解开。”

  应予含笑道:“九妹妹才醒来,确实不是疑太过劳神,再说研究海上航线也不是你的事情,这些事情就交给墨知府自已来完成吧。”

  “二哥哥误会了,妹妹研究这些与六公子无关。”

  托月一听知道应予误会了,淡淡道:“妹妹看书习惯把书的内容放到现实中比对,否则看书就没有意义。”

  应予愣一下笑道:“早闻九妹妹有自已的读书方法,今天总算见识到,怪不得妹妹对书本理解得如此透彻,以后兄长也试这样看书。”

  “兄长是没有机会了,不过可以要求小侄子这么做。”

  托月不是在挖苦应予,而是应予眼下根本没时间这么做,实践花费的时间和精力,是看书的十倍不止。

  应予自已想一想也是,淡淡道:“提到你侄子,二哥若是对你说谢谢又太生疏了,所以你嫂子坚持让你取名,字就由父亲来取,赶紧为你的小侄子取个名吧。”

  “按族谱辈份来取话,二哥哥们是从日,到小侄子这辈应该是从水,兄长觉得这个字如何。”

  托月提笔写了一个字,应予看到后笑道:“澈,应澈,兄长也希翼他能一直心如水清透无垢,不必像大家这一辈心思总是千回百转,不能做纯粹的自我。”

  忽然听到应予的感慨,托月浅浅一笑,为了家族的兴盛,很多时候他们无法遵从内心的选择。

  应予望着托月,忽然淡淡道:“九妹妹,那天墨染尘送你回来,二哥看得出他心里面有你,你何不考虑接受他。”

  “那又能如何?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,淡淡道:“妹妹对他的感情,还没到六亲不认的程度。”

  喜欢一个人也是有层次的,最少目前墨染尘的表现,还不值得她为他抛弃父母至亲不顾。

  应予听完忍不住笑道:“怪道父亲丝毫不担忧墨染尘把你拐走,倒是墨家人似乎很担忧,你会把墨染尘拐走,特意把两个人送过来,盯着墨染尘的一举一动。”

  “谁来了?”

  托月一脸平静地问。

  应予反问:“难道离王殿下、云三公子,不是来盯着墨染尘吗?”

  提到离王萧律,托月笑笑道:“离王殿下确实有此意,至于云三公子……兄长是不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云齐在她心里一直是个没长大的大男孩,在云夫人的强势完全失去自我,倒不像特别有心计的人,不过……也有可能是他太会演戏,把自已的真面目隐藏得极深。

  “目前还没有发现问题,不过总觉得堂堂丞相公子,没道理被一个郡主逼得离家出走。”

  应予想了想道:“但愿是二哥多心,不过多留一个心眼总没错。哦对了,你还没告诉二哥那天发生的事情,以你的修为不应该被人偷袭打晕。”

  “晕倒前妹妹来一个深渊前,从对面传来一阵很缥缈的声音,妹妹想要听清楚的时候,就被人从后面打了一下。”

  托月努力回想着当时的情形,不太肯定确实道:“后来还听到很多陌生的、熟悉的声音,还有个人提醒另外一个人注意分寸,不要伤害到妹妹,后面还有人提醒我不能睡……”

  “声音太多太杂,都听不出是谁说的,只是觉得不陌生。”

  想得越多托月的脑子里就越乱,根本分清是真的听到,还是在梦里听到的声音,

  托月认真分析道:“二哥哥,妹妹觉得取血的人中,最少有一人跟大家是认识的,甚至可以说是很了解妹妹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应予问。

  “他很了解妹妹的性格,知道如何分散妹妹的注意力。“

  “从那一句话关心的话,妹妹于他而言是不一样的存在,所以这个人应该就在,或者是曾在妹妹身边。”

  应予补充说明,当是跟着妹妹进山洞只有离王和墨染尘,他们两人有嫌疑不过动机不大,所以或许还有其他在场,他们当时却没有察觉到。

  托月赞同应予的想法,不过目前在定海城的熟人,真的是屈指可数。

  生怕她又劳心费神,应予淡淡道:“算了,反正你也安然无恙回来,就不要管外面的事情。”

  托月点点头,外面是男人的世界,而她应该待在深闺里,每天读书写字研究自已感兴趣的东西,完全不用理会外面的风风雨雨。

  接下来的时间,托月也真的这样做。

  府衙里,离王一脸同情道:“九姑娘彻底不露面,你这条海上航线得靠自已完成。”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,淡淡道:“我又一次没有及时保护好她,让她受到了伤害,她从此不出门也是好的。再说开辟新航线本来就是我个人的事情,跟九妹妹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“靳先生那边怎么说?”离王关心地问。

  “他正尝试把多年著写的书籍绘制成地图,看能不能有什么新发现。”

  墨染尘每天除了公务,尽快让定海城一切恢复正常运转,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靳海的著作,尽快找到景国与琅国海上新航线。

  “附近海域,还有靳先生不清楚的?”

  离王有些意外,墨染尘淡淡道:“据靳先生自已说,有一片海域,无论他用什么办法都无法靠近。“

  云齐一听马上愣住,道:“这话怎么说,什么叫做无法靠近?是这一片海域风浪太多,还是礁石太多,妨碍他的船驶过去吗?”

  “打个比方吧。”墨染尘想一下道:“你站在这里殿下就站在哪,然后萧盈盈来了,你想躲到殿下身后,可是无论你怎么走,都始终走不到殿下身边,就好像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,在无形中引导你往错误的方向走。”

  墨染尘放下手中的书卷道:“据靳先生自已说,他明明就是往那片海域前进,结果在行驶一段时间后,却发现他的船已经偏离目标,或者是已经穿过那片海域。”

  “这么神奇吗?”云齐目瞪口呆。

  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离王淡淡问。

  “定海城有人来接手后,我得亲自走一趟,弄明白其中的原由。”

  墨染尘有一丝无奈,云齐不由提醒道:“墨染尘,不是本公子小瞧你,以你的水性贸然出海是很危险的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