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、真是可笑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64章、真是可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墨染尘也知道自已水性不好,却不以为然道:“不好可以练习,定海城气候暖和,此时下水练习并无不妥。”

  离王却看向云齐:“云齐,反正你也不急着回皇城,不如留下来给六公子当助手,协助六公子找到新航道,待到日后也算是将功补过。你以为如何?”

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云齐马上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。

  墨染尘面无表情道:“定海城多的是精通水性的人,就不用劳烦云齐。”

  他岂会不知道云齐的心思,更明白离王此举的用意,不过他早有对策,根本不给云齐机会显摆。

  云齐顿时像被霜打茄子,委屈巴巴地看向离王。

  离王却看着墨染尘道:“五公子很不放心你,还是让云齐留在你身边吧。”

  意思是云齐若不留下,墨衡宇自会派别的人过来,到时候他会被人盯得更紧,根本不会有机会靠近应托月。

  墨染尘看一眼云齐,转身看向窗外道:“殿下放心,染尘很清楚要的是什么,是不会跟应家站到一个立场。”

  “只怕到时你会身不由己。”

  离王望着眼前的背影道:“你心里应该很清楚,大家成功之时便是应氏一族灭亡之时。就算本王到时赦免九姑娘,九姑娘能否抛下仇恨跟你在一起。”

  “或者换一个结局。”离王继续逼问墨染尘:“若失败的是大家,你是否又能放下仇恨跟九姑娘在一起?”

  “非要走到这一步,应大人也从未表明立场,他站在大家的对立面,他之所没有跟大家站在一起,是因为他认为大家连敌人是谁都没有弄清楚,而且也是他发现这股,潜藏在大家身边的势力存在。”

  “是九姑娘告诉你的。”离王冷冷反问道:“你有证据证明,这股势力的存在吗?”

  “有,我有证据。”墨染尘肯定地回答:“在定海城这段时间,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,梁仁在死前留下一份账册,这份账册用一种特殊的文字记载,眼下无人能po jiě。”

  “无人po jiě的东西,没有任何作用,不足以为证。”

  离王不是故意刁难墨染尘,而是不想在最后的时刻出任何差错。

  墨染尘想了想道:“那就请殿下看看这些账册,定海城这些年有大批的银钱不知去向。同时还培植几批地痞流氓,冒充海盗轮番鱼肉百姓,五年前也是他们劫走官银,若非那天不小心露了马脚,恐怕梁仁也不用死。”

  “官银?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墨染尘把那锭银子放到离王面前,继续道:“据梁府管家所言,梁仁在死前一直在整理账册,可是在跟我交接的时候却拿不出一本像样的账册。很显然他做的不是定海城的账册,而是他背后主子的账册。”

  “后来呢?”云齐按捺不住问。

  “第二天上午交接时,有人给梁仁送了一颗人头,账没有做好我让梁仁回去重作,不过是逛了一会儿菜市场……”

  “等等……”云齐打断墨染尘,好奇地问:“你没事逛什么菜市场。”

  “想了解当地人生活水平如何,看看他们的菜蓝子便知道,结果菜市场商贩告诉我,当官的买菜从不付钱。”

  “说到菜篮子,本公子倒发现,你书房里放了很多,那种外面的大叶子编成的篮子。六公子,你不打算跟大家讲讲这些东西的来历吗?”云齐朝墨染尘挤挤眉。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如你所想,这些东西都是九妹妹编的。”

  离王一听也就无语,似乎他们的话题,永远都绕不过应托月,很多事情都不由自主扯到她身上。

  “好了,言归正传。”离王把话题拉回来道:“梁仁死了,海盗也被杀了,大家现在是什么线索都断掉……九姑娘突然端掉海盗窝,是因为有人意图谋害她刚出生的侄子,一气之下才会斩草除根。”

  “抱走孩子的稳婆呢?”

  “应予秘密解决了,稳婆全家一个活口都没留。”

  云齐和离王两人一问一答,听着怎么都觉得是应家在杀人灭口。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道:“有没有一种可能,是那股大家不知道势力在暗中操控,目的是让大家与应大人他们为敌。”

  “兹事体大,不得不防。”

  离王并不完全否认墨染尘的想法,努力了那么长时间,绝不容许有任何差错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染尘只是觉得一切太过巧合,还有待查证。或许……大家都是别人手上的棋子,别忘记景国目前最有说话权的人……不是皇上。”

  大家心里都明白,皇上不过是皇后娘娘手上的傀儡。

  墨染尘心里一动,道:“如果皇后娘娘真是异血脉,以她不生不灭的能力,景国将会进入无休止的死循环。”

  “你想清楚……解决皇后娘娘不是容易的事情。”离王看向墨染尘道:“风险很大啊,你可要考虑清楚,不小心会搭上你们墨氏全族。”

  墨染尘也慎重地提醒离王:“但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,殿下做的一切就是为他人作嫁衣。”

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呢?本公子听得好糊涂。”云齐一脸懵,开始还明白,后来完全不知道。

  “你呀什么都不用明白,就这样子挺好。”墨染尘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你要没什么事情,就帮我打理府衙的事情,皇城才是大家战场,不能在这里逗留太长时间,所以必须得赶紧解决航道的问题。”

  “本王知道,九姑娘很重要,你去吧。”

  离王纵然不愿两人多接触却不得不承认,应托月的学识和敏锐的洞察力,能让他们事半功倍。

  墨染尘面无表情道:“殿下,染尘觉得大家都应该习惯一件事情,习惯没有应托月的生活,梁尘自信没有她照样能把事情办好,终究这是男人的事情,不应该依靠一个女子来完成。”

  “你……你是对的。”

  离王迟疑一下认同他的说法。

  骑射场的事情发生后,很多人对他产生质疑。

  他太想证明自已,结果心急犯了更多的错误,还不小心暴露了自已,被放到大理寺卿的位置。

  “殿下别急,一切都会结束。”墨染尘起身道:“我去找靳先生,研究一下那片无法靠近的海域,看有没有办法弄清楚那片海域的情况。”

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离王不喜欢做没有把握的事情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找靳先生……认真学习水性。”

  云齐马上惊讶地啊一声,嘟囔着跟他想象中的答案不一样。

  墨染尘边走边道:“我不在这段时间,你就帮好好打理府衙的事情,以你的能力管理府衙是绝对没有问题。还有,你没事不要随便对女人笑,本府不希翼府衙大门前有莺莺燕燕筑巢。”

  “本公子尽量,你快去快回。”

  云齐不耐烦地挥挥手,催促着墨染尘赶紧走。

  离王看着墨染尘的背影,若有所思道:“总觉得这一次的事情,不会那么顺利。”

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云齐马上来了精神。

  离王看着云齐的变化道:“应予已经怀疑你了,收好你的尾巴。”

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云齐一脸不敢相信。

  离王笑笑道:“友善提醒,你自已小心啊。”

  定海城某处海湾,漂着一艘不算大的渔船,不过船上却没有人,好一会儿后才从水里冒出两个人头。

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上船后,靳先生直接问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抹掉脸上水道:“正如先生所言,欺山莫欺水,山再高都能踩在脚下,但水不可以。”

  “所以想要征服大海,就得了解大海,了解它什么时候高兴,什么时候会发脾气,还……它拥有什么样的特殊力,它什么地方是不可触碰的等等……探索大海是会上瘾的。”

  靳先生很耐心地为墨染尘先容海上的情况,什么季节雨多,什么季节风大,什么时候会有暴风雨。

  墨染尘难得露出一丝笑容道:“的确是很魅力,难怪您会穷其一生探索大海,若余生能在大海上度过也很有意思,还是个很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 “继续吗?”

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两人再次跳进水里。

  就这样眨眼便过去七八天,这天托月又在书房研究画好的海域图。

  门猛一下从外面推开,三道身影同时走到她面前,托月愣一下露出一个疑惑的神情。

  “有事吗?”

  托月收起惊讶问。

  云齐一屁股坐下道:“有件事情,需要你帮忙。”

  离王正想说什么时,忽然看到墙上的海域图,一脸惊讶道:“九姑娘,这是……根据靳先生的书画的海域图?”

  托月点一下头:“怎么,还有别的人在研究吗?”

  离王指着地图上一处空白道:“九姑娘,墨染尘可能去了此处,一起失踪的还有靳先生。”

  “为何说他们失踪了?”托月一脸不解地问,云齐马上一脸担忧道:“大家已经有七八天,没有见到墨染尘,担心他们是不是出事,所以特地来找你商量。”

  “你们最后一次见他,他说过什么话?”托月很平静地问。

  “他说去找靳先生学习水性,眼下已经过去七八天却毫无音讯,本王推测他们已经出了海。”

  离王说完后,托月指着地图道:“寻常学习水性得十天半个月,以六公子聪慧三天足以,而从定海城到这个位置,最少需要四天的时间,来回一趟最少八九天吧。”

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云齐问。

  “托月看书后推测出来的,误差时间不会超过一天。”

  托月指着墙上的海域图道:“你们应该也发现,靳先生所有著作里,关于这片海域的描述都是空白。”

  离王马上道:“这个本王知道,靳先生自已说了,有一股神秘的力量,阻止他的船只进入这片海域,无论他用什么方法,结果不是偏离目标,就是不知不觉就穿过这片海域。”

  “没有神秘力量,是水流的问题,再加上这一带时常会有浓雾,不知不觉就会被水流带偏方向。”

  托月淡然说明,世间哪有那么奇幻不可解的事情。

  云齐有些惊讶道:“靳先生都没提过浓雾的事情,你如何知道这一带会有浓雾?”

  托月笑一下:“自然是向当地人打听来的,当地百姓多以打渔为生,偶尔也会不小心进入这片海域,若是能抓紧时间下网的话,出来往往会有惊喜收获。”

  “你又知道?”云齐有些不服。

  “前天到菜市买鱼时,发现有一家鱼贩卖的鱼里,有些鱼是之前没见过的,就随意问了一嘴。”

  “你们怎么都爱逛菜市场?”云齐一脸无解,托月笑道:“大家那么辛苦劳作,不过就是为了一日三餐,逛菜市场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“啊?”

  云齐一脸茫然。

  托月目光落在海域图道:“再等四五天,他们若不回来,你们再出海寻找吧。”

  “你不去吗?”

  “为何是托月去寻找?”

  “因为……”云齐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原因。

  看他这副模样,托月笑笑道:“你这代知府当得像模你样,从前托月真是小看你。”

  托月故意岔开话题,想看看云齐的反应,云齐马上干笑道:“多谢九姑娘夸赞,这还多亏墨染尘前面工作做得好,本公子不过是按部就班罢。”

  “是吗。”

  托月笑笑道:“所以,找人的事,就交给代知府。”

  云齐一听急道:“你怎么回事,就一点都不担心墨染尘,你的心是冷的吗?”

  “云三公子,请注意你的言辞。”应予马上出声维护道:“九妹妹是闺阁女子,这些事情本就不归她管,况且两家的婚约早已解除,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,不存在关心不关心的问题。”

  “大家相识一场,关心一下不应该吗?”云齐一脸无奈看着应予。

  “应家有我代表就可以了,毕竟不会有人说我不知礼仪廉耻。”应予看着云齐道:“若墨知府平安归来,还请代知府告知墨知府,在下知道他出海后十分担忧,已吩咐家人为他祈祷。”

  “你这叫什么话?”云齐有些恼火。

  “场面话,官场话,客套话……随便你以为吧。”

  应予莫名看不惯云齐,明明是来求助的,却变相把责任推御到自已的妹妹身上。

  真是可笑!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