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、出海准备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65章、出海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云齐,别生气。”

  离王适时拦住要说话的云齐,对应予道:“二公子,云齐是担忧六公子,说话有失分寸,你不要跟计较。”

  应予方想开口,托月就打断道:“二哥哥算了。”回头对离王道:“六公子做事从来都是有准备,靳先生又熟悉附近海域情况,想来是不会有事,两位不妨再等四五天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说得有理,是大家考虑欠缺。”

  离王没想到托月对海域的了解,比墨染尘他们更加详尽。

  托月指着墙上的海域图道:“根据我的推测这片海域,可能会有一座比较大的海岛,你们要提前做好做准备。”

  “什么准备?”云齐问。

  “兵力支援。”托月一脸淡定道:“如果超过六天,他们还没有回来的,这座海岛极有可能是某教派驻地。”

  “好,听你的。”离王相信托月的推测不会错,想了想问:“本王还有一事不明,还望九姑娘为本王解惑。”

  “殿下请问。”

  托月隐约猜到他要问什么问题。

  离王看着托月道:“九姑娘在解决山洞的海盗时,为何要用上自已的血。”

  “所谓重生,其实是他们体内的蛊虫苏醒,只有我血液里的剧毒能杀死蛊虫,而渔村的村民没有一个是无辜的。”

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离王想弄清楚情况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洞中那些女子尸体,就是他们的杰作,是他们把这些女孩骗到、抢到渔村,用他们来当祭品。”

  “所以你杀了他们。”离王惊讶地问,托月淡淡道:“他们恶行远远不止洞里的无辜少女,总之他们就是该死。”

  “本王明白了,他们该死。”离王相信她不会滥杀无辜,托月淡淡道:“我只是不想让不生不灭的说辞传到外机,以免产生更类似海盗渔村的存在。”

  “殿下,托月有一个大胆的设想。”

  “什么设想?离王问,托月犹豫一下道:“我朝有人在研究长生之术。”

  “长生之术?”云齐马上大叫一声,托月点点头道:“定海城银钱不知去向,如若是起兵zào fǎn,打造兵器所需要的原材料定会涨价,近几年这些原材料价格一直很稳,反倒药材市场有些反常。”

  “还有吗?”离王心一沉。

  “还有各地拍卖场,有很多名贵药材,都被不知名人士以高价拍走。”

  “还有吗?”离王的心又沉了一分,托月淡淡道:“我醒来后有让人到药王谷,看他们那边有什么情况,我的人传回一个不好的消息。”

  “什么消息?”应予忍不住问。

  “商神医没有回药王谷。”托月平静说道:“就是说他离开皇城后,就失去了行踪。”

  “九姑娘怎么突然关心商神医的行踪?”云齐心里有一丝猜测,托月淡淡道:“在定海城除了家人,就只有你们知道我的血含有剧毒,那些人为什么取我的血,说明他们知道托月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你怀疑取血的人是商神医?”

  离王压制不住内心的惊讶,商神医离开皇城的时间可不短。

  托月从容自若道:“是托月听到他的声音了,原来是不敢确定,在得知商神医没有回药王谷时,托月就确定听到的是商神医的声音,不然不会提醒另一个人不要伤托月性命。”

  “所以……”托月敲敲海域图上空白地方,回头看着在场三人道:“这里肯定有一个组织,不仅在研究长生之术,还控制着朝廷不少官员为他们敛财卖命,所以六天后墨染尘没回来,说明他已经落到这个组织手里。“

  “墨染尘不会有危险吧?”

  “你放心,商神医会留下他的性命。”

  托月一句话打消云齐的担忧,太傅大人的儿子是个不小的筹码。

  离王明白托月的意思:“在定海城,本王是势单力孤,没有权力调用当地的军队。”

  “代知府可以。”托月瞟了一眼云齐。

  离王心里一动道:“九姑娘心中有合适的人选?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墨染尘之前有跟一位纪姓将军接触过,事后也让他办了不少事情,你们可以去问问。”

  “哎到时大家都走了,府衙的事情……”云齐看向应予,应予马上拒绝道:“别看,你让在下盖座院子可以,府衙那些小事就别来烦在下。”

  “你去干嘛?”

  托月不解地问云齐一句。

  云齐嘴角抽了抽道:“总不能让殿下一个人去吧。”

  “我会带人过去。”托月平静地说道:“当然,我的目标跟你们不同,上岛后大家各自忙各自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离王马上答应道:“六天后一起出发。“

  托月点头,开始继续看墙上的地图道:“希翼能在六天内,找到顺利上岛的办法。”

  三人相互交换一下眼神,转身退出书房外面,留托月在里面继续研究,冰儿从书架后面走出来道:“姑娘,让奴婢陪你一起上岛吧。”

  “你不会也想研究长生之术吧。”

  托月审视着冰儿,冰儿冷冷道:“学无止境,奴婢就看看嘛。”

  知道拦不下,托月淡淡道:“还不清楚对方的身份,上岛后记得要保护好自已,其余的事情都不重要。”

  “奴婢知道。”

  冰儿压制着愉悦,朝托月行礼。

  午膳的伙食有所改善,里面多了一份清炒虾仁。

  接下来几天所有人都过得很煎熬,却都跟约好似的,谁都没有再来打扰托月。

  云齐生怕错过墨染尘回来的时间,还特意派人到附近的海滩、码头守着,有任何动静即时发信号通知。

  第六天傍晚,托月终于走出书房,找到应予道:“二哥哥,请代妹妹通知离王殿下,明天一早就出发。”

  回到书房,问冰儿道:“让你准备的船,都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冰儿马上道:“回姑娘,已经按照您的要求把船只都改造好,并且已经下水试航多次,完全没有问题。”

  “经受起大江的风浪不算什么,经受得起大海巨浪才算成功,以后景国与琅国之间的航线开通,天旋坊想要拿海运的生意,就得别人遥不可及的优势。”

  “姑娘思虑长远。”

  冰儿忍不住称赞,终于明白托月为什么一醒来,就吩咐天旋坊打造船只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以后接手天旋坊,你家姑娘我总得拿出点本事来,不然到时候谁服你家姑娘呀。”

  “治疗晕船的药多备些,很多将士都是第一次出海,未必经得起风浪的考验。”托月发出一声轻叹。

  “奴婢都准备好了,姑娘还叹什么气?”冰儿不明白托月有什么好担忧的。

  “两国间的航线一旦开通,就等于多了一个战场,可景国目前还没有水师……”

  “什么水师?”

  冰儿也算是见多识广,却跟不上托月的思路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就是在水上作战的军队,这支军队不仅深谙水性、熟悉水战,还有对海上的情况有所了解,反正打造一支这样的军队,需要不少时间和心血,不知道朝廷对此有什么应对之策。”

  “姑娘总是想在别人前面,不如姑娘写信告诉老爷。”

  冰儿建议道,托月摇一下头道:“这些都是墨染尘的事情,他才有资格向皇上提出这个要求。”

  看到冰儿在琢磨,托月笑笑道:“行了,这不是你该担心的事情,你应该做的是医者该做的,今天晚上好好休息,明天一早大家就出发。”

  “姑娘,奴婢也想去。”阿弥不甘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你什么时候学游水,什么时候带你出海游玩。”

  托月直接戳阿弥的痛处,打消想跟着出海的念头,淡淡道:“大海可不是江河,大海发怒的时候,一个大浪就能把整条大船拍碎,或者是直接卷入海底。在海上发生沉船,几乎没有人能活下来。”

  “姑娘怎么知道?”阿弥不甘地问。

  “你忙着赶海时,我跟附近渔民聊天时,他们跟你家姑娘我说起。”

  托月心里苦笑一下道:“没有人会比渔民更了解大海,因为大海就是他们的土地,他们的衣食父母。只是大多数都自持身份高贵,不屑与他们打交道,白白错过很多机会。”

  “九妹妹说得很对,二哥修建城墙会如此顺利,也多亏附近渔民的提醒。”

  应予从外面进来,忍不住打趣道:“看来九妹妹也是深得不耻下问的真传,喜欢跟普通百姓打听消息。”

  托月见过礼笑道:“二哥哥在府中长大尚知要不耻下问,妹妹是江湖儿女,打探消息、了解情况是生存本能,掌握正确消息才能顺利完成任务。”

  “你那时间还小,也有任何务吗?”

  应予知道她生母是杀手,但也没想到她小小年纪便接触那件事情。

  托月满不在乎地笑笑道:“妹妹将来是要继承天旋坊的,想要得到天旋上下的认可,就得做得所有人都好,才能顺利接手母亲一手打下的基业。”

  “你是女孩子,没必要那么拼命,就算没有天旋坊,应家也能让你生活得无忧无虑。”

  应予有些心疼这个相处时间不长的妹妹,别人还在母亲那怀里撒娇的年纪,她却不得不在血雨腥风里证明自已。

  托月不置可否地一笑道:“天旋坊是一生的心血,妹妹不能让它在妹妹手中没落,它应该在妹妹手中更强大,成为景国最强大的商行。不,是天下最强的商行。”

  “你呀。”应予无奈叹气道:“明天出海,妹妹一定要记得保护好自已。”

  “妹妹知道了,有劳二哥哥挂心。”托月自信地回答,应予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说了出发的时间就离开。

  想起没有恢复记前的各种推测,托月觉得有些可笑,对冰儿道:“冰儿,把墙上的图纸都收好,这些东西以后不要轻易示于人前,天旋坊海运必须掌握最重要的东西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冰儿把图纸和绘图工具统统锁起。

  翌日托月用过早膳,拜别过大夫人他们,出发前往府衙附近的码头。

  到达码头时,离王他们已经站在岸边等,待托月见过礼云齐马上道:“九姑娘,你看那边那艘大船,本公子方才特意着人去问过,回来说是天旋坊的大船,九姑娘有什么说明吗?”

  托月看一眼几艘大船,淡淡道:“这就是天旋坊根据托月的设计,最新造出来打算在海上远航用的船只,此次出海就是测试这些船,能否经受大海的考验。”

  “九姑娘远见,在下佩服。”

  离王马明白托月用意,景国、琅国间的航线一旦开通,天旋坊抢先一步霸占海运。

  仍然有一丝不解道:“九姑娘,开通两国航线可是五国论道后的事情,打造这些船却不是短短几个月能完成。”

  “两国开辟航线是必然的事情,提前一点做好准备又有什么要紧。”托月不以为然,最先想到这一步的人不是她,而是她的生母荼蘼,而她不过是实行者。

  望着大船托月淡淡道:“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托月对船只进行了一些改造,离王殿下要体验体验吗?”

  离王尚未出声,云齐就一脸矛盾道:“九姑娘,本公子也想体验体验。还有……船上的杆子和那卷布是干什么用,是下雨时用来挡雨用吗?”

  “是船帆,用来加速的。”

  托月简单地说明,因为详细说明他们听不懂。

  离王刚想问,托月就打断道:“说不清楚的,一会儿出到外海,离王殿下自会明白。”

  “本王拭目以待。“

  离王真的没有再问,而是挥手让队伍上船。

  看着所有人上船上,离王、云齐才跟托月一起船。

  码头上一声穿透力极强的声音响起,数艘大船马上出发,托月的船因为船体太慢步略慢。

  离王看着前面几艘船,对托月的说法产生怀疑,却忍不住挖苦道:“九姑娘,船大在海上固然是稳,可是这速度就太不靠谱……“

  还没说完就看到一名水手爬上大船上的杆子,解开绑着船帆的粗绳。

  船帆两侧固定好后,云齐马上感到身下的大船在提速,很快便超越自已的船,而且越接近外海速度越快,把自已的船远远甩开。

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忽然一个庞然大物出现在眼前,离王大叫一声本能地拔出自已的剑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