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、无名海岛1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68章、无名海岛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九姑娘,为什么不直接开大船进去?”

  骤然听到要换船,离王不解地问托月,从安全质量考虑大船会比小船更稳定。

  托月听后平静地反问:“离王殿下可知道,托月为何不让大船在定海城码头,而是停在十几二十里外面的海上?”

  “愿闻其详。”离王十分谦虚地请教。

  “大船船体太大,码头靠可能会搁浅,或是撞下水下的暗碓。”

  托月看着眼前浓雾道:“这片海域一直没有人探索过,没有人知道里面的情况,大船船体庞大贸然开进去,万一撞上暗碓或是碰上浅滩搁浅的话,大家不旦救不了人,还会把自已陷在困境。”

  “是本王欠考虑了。”离王十分抱歉,托月淡淡反问:“离王殿下,您这些日子没有跟墨染尘、靳先生一起,学习研究海上的事情?”

  “本王……”

  离王顿时说不出话。

  托月面上有一丝笑容,这还是她在五国论道前认识的离王。

  记忆中的离王不是这样的,那个从头到尾都面带自信微笑,让人如沐春风的男人不应该是这样?

  “你不是离王?”托月很平静地问,淡淡道:“或者说,托月应该直接唤你五公子,五公子所扮演的离王很失败,托月在你身上,完全找不到离王的从容自若,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。”

  开始她还真以为是,离王因为骑射场的事情,因为众人的质疑大受打击,为证明自已而连连出错。

  最关键的一点——离王不可能离开皇城,一旦离开皇城就会失去主动权。就算接到任务,离王一定会想办法让自已留在皇城,恐怕连之前众人对离王表现出的质疑,都是在给天下人演戏。

  眼前的离王一怔道:“所以,九姑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?”

  “从托月重伤醒来后。”

  从晕迷中醒来托月也思考了很多,发现不是她不闻不问就可以平安无,有双无形的手把她推到皇位争斗旋涡里。

  最终要决定就是:把影响到景国命运的东西,牢牢拽在自已的手里,不让任何人有机会取代自已,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应氏一族的荣耀。

  “你很利害。”

  眼前的离王算是委屈地承认自已的身份。

  托月笑笑:“托月再利害,都不及你们利害。”带冰儿率先先跳到小船上。

  三船小船开进浓雾,由于能见度有限,三艘船都放慢速度,墨衡宇站在托月身边,很想知道她如何保证,前进的方向会不被水流。

  结果让他失望了,托月站在甲板上完全没有动,甚至话都没说一句,直到一艘空船出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“是他们的船,没错。”

  派去检查的人回来后,仔细描述一番后,墨衡宇马上得出结论。

  船只完好无损且没有下锚,墨衡宇淡淡道:“船上没有打斗的痕迹,说明他们离开船前没有遇到危险。”

  托月没有说什么,只是看一眼船上的情况,就命令手下人继续前进,墨衡宇有些不满道:“九姑娘,你是太过沉着还是太过冷血?”

  冰儿听后忍不住问:“那就得问殿下,是希翼六公子跟大家姑娘一起,还是不希翼他们在一起?”

  “是呀。”托月轻轻问:“殿下亲来定海城不就是为了阻止,六公子跟托月走到一起吗?既然是如此,托月是沉着还是冷血,殿下不该乐见其成吗?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墨衡宇被怼得说不出话。

  良久墨衡宇才问:“九姑娘,还没告诉本王,如何能顺利穿过浓雾?”

  “离王殿下觉得,托月会告诉你们吗?”托月是在宣告,从现在开始她掌握的东西,不会再轻易让人知道。

  墨衡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讪讪道:“九姑娘,这样做就没意思。你这是代价而估,再说六公子既然能上岛,自然是找到了方法,你的方法要不要都无所谓。”

  “殿下以后就不必再问托月。”

  面对墨衡宇的自信,托月轻描淡写地回应,根本不把对方的威胁放在眼内。

  看到她这样,墨衡宇忍不住道:“应托月,别忘记你也有把柄在大家手上,之前答应你的事情本王可以反悔。”

  托月冷冷看着墨衡宇,淡淡道:“你们要是不仁,托月就会不义,并且保证能让你悔恨终身。印鉴的事情你要是捅出去半个字,托月不仅会把印鉴还给皇后娘娘,还会让云府一夜间覆灭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墨衡宇没想到云府有把柄在托月手上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我所掌握的把柄,就算你们夺位成功,也依然可以云府覆灭。”

  “算你狠。”

  墨衡宇扔下一句话,回到自已的船上。

  冰儿忍不住道:“奴婢忽然觉得,姑娘拒绝六公子是对的,有这样的家人姑娘嫁过去也是受委屈。”

  托月没有说话,感情的事情谁能说清楚。

  前世的周知贤,今世的墨染尘,谁错谁对都不过是立场问题。

  而杀死周知贤,是因为杀母之仇不共戴天,若论感情不过是一场欺骗,放手便是。

  所以……

  墨染尘——是道不同不相为谋。

  雾区范围比想象中的更广阔,而且越往深处雾气越浓,最浓处半丈不可见。

  啊……

  浓雾中传来一声惨叫。

  后面的船上有人大叫:“小心,有人隐在雾中偷袭。”

  托月马上取出文心琴,坐在甲板弹奏,琴声散开处传来一阵闷哼声,接着是有人落水的声音。

  冰儿却取出一样东西,以内力撒向前方的浓雾,很快便让隐藏在浓雾中的人现形,托月马上琴声击退,并没有取对方性命的意思,只是不让对方靠近,毕竟对方的身份仍是个谜。

  雾气渐渐变淡、变薄。

  前后在雾区中行驶近一个时辰,终于隐约看到一座岛屿的轮廓。

  三艘船开出雾区,一座巨岛出现在眼前,上面亭台楼宇、芝兰玉树,偶尔一片飞鸟却是欢快地鸣叫。

  “世外桃源!”

  冰儿忍不住感叹一句。

  托月平静审视着一切,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。

  就环境来看确实是世外桃源,若真是跟傀儡扯上关系的话,那这里就是地狱。

  跟海岛还有一定距离时,托月命令船只停止前进。

  放下船上备用的小舟,点了四名高手在身边,带上适量的水和干粮,乘着小舟上岸。

  “带着这么东西,你们是去野餐吗?”

  墨衡宇是无论托月做什么,都要故意讽刺挖苦几句。

  托月没有接话,倒是冰儿冷冷道:“就算是要野餐,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不等墨衡宇回骂,托月就命令小舟离开,眨眼已经在数丈之外,若不是顶着离王的脸,他已经破口大骂。

  两脚踏岸时,托月马上察觉到不对劲,明明看着像是人居住的地方,除了飞鸟的声音外却感觉不到一丝人气,就像是一座无人岛,托月不由握紧手中的于毕剑。

  方才明明还有人在雾中攻击他们,那些人为什么不来阻止他们,还是在等他们走入海岛内部再伏击。

  “姑娘……”

  “你们跟在我身后。”

  冰儿有些紧张,托月让她和其他人跟在她后面。

  带着众人快要离开海滩时,托月道:“冰儿,检查一下空气,预防有人暗中下毒。”

  托月是不怕的,可是其他人很难说,冰儿抬手在鼻子里拂了拂道:“空气中没有异味,奴婢也没有不适感。”

  “有些毒无色无味,你这样检查能有用吗?”墨衡宇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,听到冰儿的话忍不住挖苦一番。

  托月冷冷道:“离王殿下若是有更好的办法,大可以拿出来嘛,何必藏着掖着呢。”

  “本王只是提想九姑娘,做事莫要如此草率,妄顾人命。”墨衡宇一番故作高深,就是要跟托月对着干才舒服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地笑笑道:“殿下是怕是忘记了,出海前就已经说好,上岛后各做各的事情,所以……有毒没毒都是大家的事情,跟殿下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带着冰儿和四名天旋坊的高手,毫不迟疑地往岛上走。

  墨衡宇冷冷道:“到时候遇着什么麻烦,千万别向本王求救,本王是不会浪费时间理会你们。”

  托月等人根本不理会他,眨眼间消失在茂密的绿色植物中,墨衡宇冷哼一声带着人往另一边走,沿着海滩寻找相关的线索。

  “姑娘在找什么?”

  走了一段路后,见托月一直在岛上植物,冰儿终于忍不住问。

  托月指着一颗棕树道:“冰儿,你有没有注意到,地上居然没有一片落叶;树上明明开满了花朵,地上却一个花瓣都没有。明明到处有飞乌,地上却没发现鸟类的粪便……一切太过反常。”

  “姑娘不说,奴婢还没注意到。”冰儿看看四周道:“若不是有风吹过,树木枝叶还会晃动,偶尔还有飞鸟出没,这里就像是没有时间,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不动,那住在这里的人会不会不老不灭呢?”

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托月没有贸然下结论。

  走了一会儿后,面前出现一座房屋。

  庭院清幽,楼阁层次分明,推开其中一扇门,书架上摞满书籍,案上文房四宝皆是精品。

  看得出屋中主人是位雅士,所使用的砚台、镇纸、笔架、笔洗、水滴,皆是托月都会心动的极品,不过心动归心动地不会动手。

  “姑娘,书架上很多书,都是姑娘的藏书里没有的。”

  换是平时冰儿早就把书搬走,可是这些书看着不染纤尘,分明是有人时常打扫。

  托月轻应一声是道:“屋子既是有主的,大家便先退出外面,以免主人回来引起不必要的误会,更不要在屋内留下任何痕迹。”

  “是,姑娘。”

  随行的四名高手异口同声。

  托月带着人走到别家,在门前聆听一下也是同样情况。

  换了另外几家仍是如此,冰儿道:“这里……说是一座空城,却偏偏又有人生活的痕迹;说有人在此生活,却愣是看不到一个活人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托月摇一头表示不知道,却又提醒道:“虽然没有遇见人,但也不能掉以轻心,检查一下你们各自的身材,真气运走是否正常,皮肤上是否有出现异样,任何一点痕迹都不要错过。”

  “姑娘,大家的人身上都有驱虫辟邪的东西,寻常的虫子毒物是不敢近身的。”

  冰儿马上提醒托月,他们身上都带着托月染血的纱布,别说是毒虫毒蛇不敢近身,就连那些傀儡也要避着他们。

  托月点一下头,带着人继续往海底深处走。

  奈何海岛实在是太大,他们走了一个多时辰,还是没有看清楚海岛的一小角。

  天渐渐暗下来,托月想了想道:“找一个隐秘之地,先看看天黑后,房屋的主人们会不会回来;若是有人回来大家再过去打听情况,若是居民对人友善,大家就找家客栈投宿,总比在外面过夜强。”

  托月仔细观察一下地形,发现一处石壁上隐隐有个洞,马上带人跳到山洞上。

  山洞大概两丈深三四丈宽,洞口原本是被藤蔓遮挡住,近日不知道被什么人打开一角,托月才会山洞的存在。

  “姑娘,这里有字?”

  冰儿指着一处石壁,上面写着好几行古字,字体却十分古老。

  托月走过去一看,淡淡道:“是墨染尘留给大家的信息,说太阳落山天黑后有居民出现,说岛上的居民皆为傀儡,看到他们万不可现身靠近,傀儡遇生人会攻击,还会惊动海岛上利害角色。”

  利害角色,能让墨染尘感到利害的,肯定是十分棘手的人物。

  托月继续说明上面的文字道:“墨染尘说洞中无毒虫猛兽,让大家安心在洞过夜,只是不能升火取暖。”

  冰儿取出一块帕子铺在地上,面带笑容道:“既如此,姑娘走了一天也累了,大家就在洞中休息一晚,等明天天亮再出发吧。”

  托月仔细琢磨一番道:“这里不安全。大家马上走。”

  率先走出山洞,施展轻功直接来到石壁顶部,找到一片避风之地道:“就这里,大家就坐在这里看戏吧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