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、海岛秘密1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70章、海岛秘密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您取晚辈血的时候,就应该料到晚辈会来找您。  “

  尽管上岛的初衷并不是因为商神医,托月故意说成是上来找他,不为什么,因为商神医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果然,商陆马上乐呵呵道:“就算不取血你也会找老夫的,不过……看你的气色,你好像已经学会压制体内的毒,应该用不上老夫帮忙,大老远跑来找老夫干嘛。”

  “前辈取晚辈的血,总不会是用来害人或驱虫吧。”

  托月丝毫不掩饰自已的目的,商陆一脸无奈道:“在海盗村时,你不是已经知道答案。”

  自从知道自已的血不仅能杀死傀儡,还能驱赶各种毒物后,托月对体内的毒不再排斥,并尝试着接受这样的自已。

  指着旁边居民道:“商前辈,同样都是傀儡,海盗村的跟常人没有区别,这里的作息为何是日夜颠倒,是人不能见太阳,还是他们做的事情不能见光?”

  “你管那么多干什么?”商神医看着前面的火光问:“是谁放的火,不会是你吧。”

  “是我。”托月大方承认,商神医马上道:“胡闹,你真以为放火趁机把洞口堵住,让这些人在天亮前进不山洞,就能让他们全部灭亡吗?”

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

  托月一脸天真地问,完全不担忧旁边的傀儡会攻击。

  商神医给她一记白眼道:“幼稚。他们要是那么容易能杀死,还能活到今天,还用得着老夫出马。”

  “你连我的生死都不管,就是为了研究怎么弄死他们?”托月有些无语,商神医马上辩解道:“是也不是,不死岛的情况比你想象的要复杂,总之你不要插手岛上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哦对了,朝廷的人是来干嘛?”商神医也多问一句。

  “景国、琅国在五国论道后,想在两国间开通一条新航道,他们是来探路的。”

  托月丝毫不掩饰此行目的,商神医叹气道:“谁来探路不好,怎么偏偏是你们过来,不死岛的秘密怕是保不住。“

  这番话有些意外,托月却故作好奇问:“商神医,岛上的居民到底是怎么回事?他们如果不是傀儡,难道真的是不老不死的怪物,还是别的什么东西?或者说他们是异血脉,可以不老不灭。”

  “行了,行了,行了。”

  商神医打断托月道:“异血脉都问了,再问下去,是不是问他们是不是天人下凡。”

  托月小心翼翼观察着商神医的神色,不过不愧是活了半个世纪的老狐狸,还真是掩饰得毫无破绽。

  “您遮遮掩掩也没有用,开通新航道朝廷势在必行。既然大家能穿过雾区,朝廷的军队也能穿过,到时候朝廷军队直接把整座海岛毁掉,他们连谈判的余地都没有,还不如早些向朝廷表明身份,共同解决问题。”

  “男人的事情,你不要管?”

  商神医生怕托月问得太多,生怕自已会不小心露陷。

  此时有人回来,前来回话道:“回神医,只是烧了几座空房子,没有造成人员伤亡。”

  “想不到你这丫头还挺善良的。”商神医有些意外,上次在海盗村她可是一点都不留情,把整条村杀得鸡犬不留。

  “就算杀……也只杀该杀之人,不过晚辈很好奇,前辈为何会来不老岛上。”托月还是想弄清楚岛上的情况,角斗场上的人对入侵者非常的不友善。

  “当然为了……帮你找解毒之法,不过看你如今的情形,想是用不着老夫出马。”

  商神医的狡猾比托月有过之而无不及,自然不会对托月说实话,托月无奈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那个高大的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“是战奴。”

  商神医这回没有隐瞒。

  战奴,托月是知道的,寻常战奴是战争中的俘虏,还有就是用各种丹药培育出来的战奴。

  这种战奴体格比常人强壮,通常是力大无穷,战斗力更是强大到能以一敌百之力,只不过战奴寿命非常短暂,在战场上如同昙花一现。

  用时短暂却需要花费大量财物、精力培养,后来各国交战便渐渐弃用战奴。

  想到这里,托月淡淡问:“前辈,晚辈还有一个问题,那……那个战奴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“为何这样问?”

  商神医一脸探究地看着托月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方向战奴与墨染尘交战时,晚辈在墨染尘眼内看到了同情。”

  “战奴也是有思想、有感觉的人……刀剑砍在他们身上,虽然很快就能愈合,可是依然会感觉到痛。”商神医忽然感慨万千道:“纵然拥有强大的自愈力,时间长了,自愈力也会下降,新伤旧伤加在一起……很痛苦。”

  “不应该啊。”托月细细思索一番,不解地问:“岛上不会天天有打斗,也不见得天天有外人闯上岛,怎么可能会没有时间愈合,除非岛上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。”

  “你这个死丫头,能不能不要那么聪明。”

  商陆有些无语,托月却淡淡道:“还有,海滩附近临水的洞里,关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“你不说是最后一个问题吗?”商陆有些无语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想到了,就顺口问问,又不是多大的事情。”

  “是一条将要化蛟的千年巨蟒。”迟疑好半天,商陆才说出答案道:“入夜后,居民才会打开洞口,让巨蟒到大海里觅食,天亮后巨蟒再回洞里。”

  “巨蟒如此有灵性,为何要关起来呢?”托月不解地问,商陆马上头大,指着托月道:“我说你个小丫头,你有完没完啊,问题一个接一个的,难怪应烘云把资料都锁起来,铁定是厌你烦。”

  “前辈的意思是,我爹早知道不死岛的事情。”托月忽然发现惊人nèi u,商陆不以为然道:“谁没有年轻过,年轻的时候谁不爱冒险,你都能发现的东西,你爹那只老狐狸自然不例外,你们真不愧是父女。”

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托月得意地笑起来道:“我爹也说过,可惜我是女儿身,不然就是第二个他。”

  商陆一脸不屑道:“说你胖你还喘起来,你体内的毒一天不解决,就始终是个心头大患。我不希翼你……再走你娘亲的路。”

  恢复了记忆,托月对商陆知道母亲的事情,并没有太过惊讶。

  再者父亲跟商陆、周先生他们是同辈,都在江湖上闯荡过,自然也都会跟娘亲有过交集。

  托月还想继续问,脚下忽然一震,商陆不容她多问,拉着她直接往山洞里面冲,边走边道:“一会儿,在旁边好好盯着,不许出声不许动手,一切看老夫眼色行事。”

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托月轻声回答,暗暗给冰儿他们一个手势,让他们继续潜伏在岛上。

  商陆也知道托月晓得轻重,不会做出格的事情,也没有死盯着托月的一举一动,拽着她的衣袖走进山洞。

  进入山洞后,顺如螺旋般的阶梯一直往下面走,托月边走边算着阶梯的级数,往下面走了近十丈后面前豁然开朗,只见一条条街道四通八达,还有商铺林立,分明是一座地下城,比海岛上面宽阔。

  商陆生怕托月会乱跑,继续拽着托月的衣袖,直接往自已在地下城的住所走,是一所两进两出的小院,一应布置竟跟地面上,第一所房屋的布置一模一样。

  把一堆书甩到托月面前,语重心长道:“你……乖乖在这里看书,老夫先去看看是什么情况,一会儿回头来找你。再有,不要随便乱跑,下面的情况绝对超乎你的想象。”

  “啰嗦?”

  托月回他两个字。

  随便取出一卷书:“需要帮忙开口。”

  商陆瞪一眼托月,急急忙忙往外面走,走前还不忘记把门上锁。

  托月走过去看一眼门锁,眼里露出一丝不屑,一把破锁就想锁住她,真是太天真,不过也不能这样出门。

  从房间里翻出一件,跟岛上居民差不多长袍套上,用发簪打开锁悄悄溜到外面,就看不少人往同一个方向,托月悄悄跟在这些人后面,随着rén liu往一个方向走。

  大约长期住在地下,不见太阳的原因,这里的人肤色都很苍白,且眼眸的颜色也比较淡,幸好托月肤色也很苍白,跟这些人走在一起,倒没有引起旁边人的注意。

  托月边走暗暗观察这座城,莫名的有一种熟悉感,仿佛是在哪里看到过相同的结构。

  最后来到城中心,那里有一座雄伟的庙宇前,最引人注目的是盘踞在殿顶,巨大到似乎能把宫殿压倒巨蟒,两只眼睛同灯笼一般大小,盯得托月双脚有些发软,甚至有点昏昏欲睡。

  托月赶紧移开目光,不敢与巨蟒对视。

  那根本不是什么千年巨蟒,而是虺蛇,怪道说是将要化蛟,不过哪只是传说,谁知道世上是否有蛟。

  虺蛇缓缓转动庞大的躯体,不像是要从殿顶上下来,更像是要把自已的躯体,牢牢地固定在殿顶上,仿佛有东西让它不得不这样做。

  居民开始下跪朝虺蛇朝拜,托月跟在后面照做,却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那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已。

  托月强装镇定行完礼,继续躲在人群里。

  从庙宇里传出一道女性的,庄严神圣却不失空灵的声音:“不死族的族人们不用害怕,只是几个外族人无意间闯进不老岛,惊动了不死天神,不死天神的使者们很快就会解决,把入侵者变成大家的奴隶。”

  “感谢不死天神,感谢神使大巫女!”

  民众再次下跑朝拜,虔诚得像是真神下凡,认真地三跪九拜。

  朝拜结束后,托月随着民众一起往回走,总觉得大殿下面根本不是什么不死天神,而是某种非常可怕生物。

  跟在旁边的人越来越少,托月再次感觉那道目光,假装作没有察觉到对方的跟踪,不紧不慢地穿行街道上,并不打算马上摆脱对方的跟踪。

  眼看着快到商神医的住所,同行的人所剩无几,托月利用一种奇怪的步法,迅速转进一条小巷子里。

  巷子很长很幽深,托月把自已隐藏在一片阴影,不一会儿就看到一名着黑袍的人,落在她站过的地方张望,很明显是在寻找她的踪迹。

  托月不禁生疑,自已身上并无不妥,为何会引起对方的注意。

  黑袍人四下都看过后,走进了托月藏身的小巷子,托月正要继续往深处走,突然一只手捂住她口,另一只手把她拖进一片黑暗里面。

  “是我。”

  托月想反抗时,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。

  是墨染尘的声音,托月心里十分惊讶,却不敢回头看一眼。

  因为黑袍人已经走进巷子,墨染尘却没有带她离开,看着黑袍人缓缓走近,托月的一颗心快要跳出胸口。

  黑袍人快走到他们面前走过,托月几乎要叫出声音,墨染尘的手臂把她抱得更紧。

  黑袍人离自已不过几步远,托月紧张得快窒息、快要晕倒。

  托月正要拔剑时,黑袍人却像是没看到他们似的,径直从他们面前走去。

  面对这一幕,托月惊讶得说不出话。

  待黑袍人走远后,墨染尘贴着她耳朵道:“这些人长年生活地下,视觉已经退化,只要大家屏住气息,再穿上当地人的衣裳掩盖气味,他们便察觉不到大家。”

  温润的热气从耳边拂过,托月心跳不禁有加速,幸好方才太过紧张心跳还没有恢复,不然一定会被发现。

  墨染尘不给托月问话机会,抱着她施展轻功回到商神医的住所,确认外面没有人跟踪后,墨染尘才不舍地松开手,解开托月盖在头上的布巾,露出如明月般夺目的容颜。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墨染尘猛地把托月抱在怀里。

  大手有些颤抖地,抚着她的长发道:“还好你没事,还好你没事,还好你没事。”

  面对墨染尘有些过激的表现,托月紧张生疏得不知所措,不知是该推开他还是任由他这样,忽然额头上有一点温润的触感,就像是那天在梦里的感觉,不过那次是在她的唇上。

  忽然意识到墨染尘在做什么,托月猛地一下推开墨染尘,迅速后退几步惊慌地看着墨染尘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