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、当局者迷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73章、当局者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九月深秋时节,天黑得有些早。

  听着外面缓慢齐整的脚步声,托月忍不住问:“前辈,这些人为什么天一黑,就要离开地下城?”

  商神医品着茶道:“这些都是闯进不死岛的渔民,他们有些出海打猎,有些会在岛上耕种,采集野草什么的,虽然他们的收获并不是很丰盛,还是可以为不老岛节约不少银钱。”

  “这么大一座海岛,他们理应能自给自足。”

  托月感十分意外,不老岛占地面积如此广阔,只要居民们勤快些,完全可以不用从外界购置米粮果蔬。

  商神医却白她一眼道:“老夫不相信,你刚上岛的时候没有注意,那些花草树木的情况,就没有发现它们跟别处的植物有所不同。”

  “是不同。”

  托月是发现植物有问题,却道:“可是岛上的居民,也跟别处的居处不同。”

  商神医顿时语结,想一会儿道:“论理是可以这样理解,但是谁也不敢冒险。因为在这些花草树木下面,埋着无数试药用的尸体,花草树木吸取尸体的养份,千百年来早已经受到药性的影响。”

  “你看到的虺蛇,就是食用过太多尸体,它们的体型才会如此庞大。”

  “它们?”托月马上捕捉到一点信息,很惊讶地问:“难道不老岛上,不止一条虺蛇?”

  “当然不止一条,不过像这样庞大的,大约有十条吧。”商神医想一下道:“至于小的,几乎布满海岛,只是你身怀剧毒,寻常活物都不敢靠近,你才没有察觉到罢。”

  托月恍然大悟,看来身中剧毒,也不见得就是坏事,最少为她赶走不少麻烦、

  商神医看到后,猜到她的收思,忍不住提醒道:“你也别太过得意,若有一天你无法压制体内的剧毒,你父亲也只能亲自结束你的生命,尸体永远密封在水晶棺里面?”

  “为什么要密封在水晶棺里?”墨衡宇终于按捺不住好奇,想要知道托月的秘密。

  “因为下葬后,若尸体处理不好,随着尸体腐烂毒会化为气体,渗入到土地里面,方圆百里内都会化为死地。”

  “若火化呢?”托月自已也忍不住问,商神医瞟她一眼道:“火化产生的毒气,可以灭掉一个景国,所以老夫劝你尽量保护好自已,千万别死太早,老夫还没有活够呢。”

  “前辈的意思是,九妹妹的生母也身中同样的剧毒。”

  墨染尘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,商神医淡淡道:“是啊,丫头身上的毒,跟她娘亲中的毒一模一样,这种毒无解。”

  托月想起去年,商神医假装不认识她的事情,忍不住吐槽道:“前辈跟爹爹戏真多,居然合起伙演戏骗托月,你们直接告诉托月不就行。”

  “你爹没想过你也会中毒,他也需要时间接受事实。”

  商神医一脸无奈,托月一脸不解道:“虽然恢复忘记了,还是有些事情对不上。”

  “比如说呢?”商神医好奇地问。

  “比如说中毒的时间。”托月想一下道:“冰儿说早在青云寺遇袭前,托月就已经中毒,可是在托月记忆里没有找到中毒的画面,就连娘亲是何时中毒,托月也没有任何印象,只记得发现时娘亲已经快不行。”

  “这个事情老夫跟你爹研究过。”商神医胸有成竹道:“答案是不知道,等这里的事情结束,老夫还得厚着脸皮回药王谷一趟,看能不能请师傅她老人家出山,保下你的小命。”

  “生死由命,不必太执著。”托月不以为然,道:“前辈,事有先后轻重缓急,你什么时候去见大巫女。”

  “你那么急干嘛?”商神医奇怪地问。

  “前辈不是说,大首领要利用蛊虫夺江山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大家进雾区的时候,肯定惊动了大首领他们,若是发现大家跟大巫女合作,大首领一定会有所行动,大家得抢在大首领前面解决蛊虫。”

  “你放心,在没有找到解决蛊虫的办法前,大首领是不会贸然行动。”

  商神医安慰完托月又道:“你真不愧是应烘云和荼蘼的女儿,凡事都小心谨慎。不过你说得对,大家得抢在大首领前面解决蛊虫的问题。老夫这就去见大巫女,你在家里等我消息。”

  “是,前辈。”

  托月认真地应下,自然不会到处乱跑。

  忽然想到战奴,托月道:“六公子,你今晚可还是要跟战奴对战。”

  墨染尘迟疑一下道:“不是对战,是战奴……希翼我能杀了他,他伤得太重太痛苦,只有身体崩溃才能死亡。”

  “差点忘记此事。”商神医似是想到什么,淡淡道:“你今天就随六公子一起会会战奴,实在不行就借你一滴血,送战奴上路,让他彻底摆脱吧。”

  “晚辈知道。”

  托月想到骑射场内的傀儡,其实死亡未必最可怕。

  商神医对墨衡宇道:“你就留下看家,虺蛇对外族人非常敏感,一个不留神就会当成敌灭掉。”

  “晚辈明白。”

  墨衡宇领教过利害,自然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墨染尘侧眸看着托月道:“外面风大,你多加一件衣裳吧。”

  “我去取剑。”

  托月回房,出来手上多了一把剑。

  墨染尘皱眉头道:“九妹妹,你为何不肯听我的话呢?”

  “托月有内力护体,不畏严寒。”托月率先走出门,墨染尘只好跟在身后,墨衡宇无奈道:“明知不可能在一起,就算在一起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夫妻,却还是不愿意放手,你说他是不是很傻。”

  “感情的事情要能说明白,老夫当年就不会被逐出师门。”商神医长叹一声道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,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老夫一辈子也弄不明白这东西,你就别参和他们之间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多谢前辈指定。”

  墨衡宇最在乎的是弟弟,他不想他受到任何伤害。

  托月跟着墨染尘来到一幽黑的通道,墨染尘轻声道:“九妹妹,通道没有任何阻碍,快到石阶时我会提醒你,不必担忧会被绊倒。通道里面虽然有小虫子,不过大家都不用害怕,它们不敢靠近大家。”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托月冷淡地应一句,却感觉到手一热。

  墨染尘握着托月的手道:“九妹妹,通道黑暗,还是我牵着你走吧。”

  “放开我。”

  托月想挣那只大手。

  墨染尘抓得越紧,却不会弄痛托月。

  两人一路小斗着,墨染尘忽然停住脚步,托月没有防着一头撞到他身上。

  “你干嘛停下?”托月小声抱怨。

  “石阶。”

  墨染尘口中飘出两个字。

  托月说一声“知道了”,正准备往前走时,身体却突然腾空。

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托月恼羞成怒道:“我自已能走,不用你来抱。”

  墨染尘却抱紧托月加快速度,直到感觉到有光才放下托月,道:“战奴在固定时辰能短暂保持清醒,你道路不熟,走得太慢,错过了时辰会什么也问不到。”

  “你要问他什么?”托月问,战奴还守着什么秘密不成。

  “日后你自知。”

  托月还想继续追问,墨染尘却把她推到一角道:“隐藏好身形,不要被大首领发现。”

  战奴的嚎叫声响起,墨染尘打开机关,面前石门缓缓移开,眼前已是一处火光,还有战奴隐形可见的高大身影。

  临出去前,墨染尘匆匆交待道:“九妹妹,我一会儿想办法把战奴引过来,你要找准机会动手,只有刺中战奴心脏的位置,才能够彻底把他杀掉。”

  “机会只有一次。”

  “知道了……”

  还有一句话,托月迟疑一下没说出口。

  墨染尘却笑道:“放心,我跟战奴交战多次,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闻言托月一下愣住,她还什么都没有说,他怎会知道自已的心思,墨染尘却已经走到角斗场上。

  大首领苍老的声音如期响起道:“年轻人,你还真是持之以恒,不过以你目前的实力根本伤不到他,你又何必如此执著呢,还不如让他在海牢里安度余生。”

  这番话托月听着十分奇怪,以墨染尘的实力不可能伤不到战奴分毫,耳就响起墨染尘低沉的声音。

  “如若真能安度余生,晚辈自然不会如此坚持。”

  从墨染尘的话里,加上“海牢”、“奴”这些字眼,托月马上领悟话中的意思,战奴其实活得十分痛苦。

  墨染尘拒绝大首领的好意,拔出剑道:“柏夭,在下感觉自已实力有所增长,你我最后一战很快会来临。”

  柏夭。

  托月知道了战奴的名字,马上想到古籍上的记载,柏夭是上古神话里的人物,想不却轮落为战奴。

  柏夭口中发出一声咆哮,震得托月几乎要捂上耳朵,只见他挥着拳头冲向墨染尘,每踏出一步托月都能感到地面在震动。

  墨染尘丝毫不退缩,迅速举剑格挡,还是被对方力道震退几步。

  两人交手一会儿后,托月终于明白,大首领为什么会说那烟话,为什么几百年前会使用战奴作战。

  战奴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,拳头挥出虎虎生威,一脚踏下几乎能震碎地面,别说是伤到战奴,连靠近战奴都是十分费时费力的事情。

  墨染尘一直中有策略地躲避,从某个角度看时,真像是墨染尘毫无还手之力,难道大首领说他实力不足。

  托月把自已藏在阴影中,默默等待墨染尘把战奴忍过来,暗暗思忖自已什么时候,划破手掌取血最合适。

  主要她的血液太过特别,一旦出现会引起极大的动静,必须在一瞬间完成全部动作,不能让大首领发现一点异样,否则他们的计划将会落空。

  墨染尘又一次不着痕迹地把战奴往出口处引,托月轻手轻脚拔出于毕剑。

  大首领观看了一会儿,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,因为从他的角度看,墨染尘是拼尽全力也只能跟战奴游斗。

  “柏夭。”

  墨染尘忽然轻唤一声,似乎要唤醒失去神智战奴。

  低沉的声音如同古琴,有一种能让人沉静的魔力,战奴忽然停下动作,像是从沉睡中苏醒。

  看着墨染尘好一会儿,口中飘出两个模糊的声音,托月细细辨别一番,听着有些像“古月、古素”两词语的发音,却不知道到底是指何物?

  托月还想细细辨别,却看到柏夭忽然冲向洞口。

  托月的修为早了意剑合一的境界,于毕剑马上划破皮肤,随之如箭般射出,瞬息间没入柏夭体内。

  这一幕似乎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,墨染尘怔一下收住剑招,大首领却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,并且迅速地朝他们走过来。

  啊……

  从柏夭口中发出惨烈的叫声,两手却紧紧握着剑柄。

  随之而来的是他身体的变化,高大的身躯都在不停收缩,最后收缩成正常人大小,也露出本来的面貌。

  托月从阴影中走出来,淡然站在恢复正常面貌的战奴面前,此时他的模样才配得上“柏夭”二字,容颜绝不逊色于墨染尘,只是眉宇间染上了无穷岁月风霜,眼里是浓郁如古史的沧桑。

  柏夭低头看着刺伤自已的剑,脸露出欣慰的神情,似得想起什么事情,从身上拿出一样东西吃力地递到托月面前。

  “风素……”

  两个清晰的字,传入托月耳朵里。

  再次听到这个名字,托月的身体微微一震,不知道两人是什么关系,犹豫一下才伸手接过东西。

  那是一块质地堪称极品的玉佩,形状看起来像是一滴眼泪,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……托月迅速解下身上的鲛珠。

  托月忽然发现柏夭的两眼在发光,他的表情也十分激动,最终他露出一抹笑意问:“是风素让你来的……她好吗?你还有机会见到她,替我把星泪交给她,她会明白我的意思……抱歉我毁约了……请原谅!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这样的请求让人无法拒绝,托月毫不迟疑地答应。

  柏夭似是没有遗憾,面带笑容闭上眼睛,已经不新鲜的暗红色血液,不停地从他口涌出。

  最后身躯从中剑的位置,开始一点点向腐烂,最后地面上只有一滩腥臭的黄水,是活了漫长岁月的生命的结束。

  托月取出一块布正要擦干净于毕剑,大首领却拦下道:“我就知道,世上除了风素,没有人能够轻易杀死伟大战神的柏夭。你可否告诉我,剑上到底涂什么东西,能毁灭一个伟大的生命。”

  “于毕剑是风素送给晚辈。”

  托月把答案推到风素头上,尽管还不能确定风素的具体身份。

  大首领愣一下道:“于毕剑?它可不叫于毕,它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字——灭生,不仅杀死身体也杀死灵魂。”

  “风素把剑送了你,还特地把你派到不老岛,只是为了结束柏夭的生命?”大首领似乎不接受这样的安排,托月听到后面无表情道:“晚辈如果说,这一切只是巧合,大首领会相信吗?”

  “你的名字?”

  大首领自然不信托月的话。

  托月拱手行礼道:“晚辈应托月,是来找人的。”

  “找谁?”

  “找他。”

  托月看向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十分配合道:“应家妹妹同晚辈有婚约。”

  “你们俩倒是很般配的一对。”大首领不甘地回一句,上下打量着托月道:“风素就没有其他话交待你吗?”

  “风素给了晚辈剑,没有要求晚辈做任何事情,晚辈会到不死岛真的只是巧合。”托月一口咬定,今天发生的一切纯属是巧合,只太多的巧合就不是巧合,而是十分可怕的谋略。

  他们是不是可认定,从二哥应予调派到定海武城开始,皇后娘娘庞大的计划已经庋,而她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环节。

  托月的汗毛忽然根根竖起,以前她也觉得自已谋略无双,可是跟皇后娘一比不过是小打小闹,若不是柏夭恢复正常后喊出风素的名字,她怕是一辈子都被蒙在鼓里。

  皇后娘娘,比她了解到的更可怕

  墨染尘也是如此,这个局布置太大,实行起来却完美得无懈可击、天衣无缝。

  大首领收回目光,意味深长道:“应姑娘,若有机会再见到风素,把柏夭的东西给她,告诉她异血脉也有克星。”

  异血脉,突然听到这个名字,托月心里一阵激动问:“前辈,世上真的异血脉,异血人真的生存在正常人中间?”

  “异血脉强大而可怕,而且是不老不灭。”大首领忽然神秘地一笑道:“所谓长生之术,就是研究如何把正常人变成异血脉,从而让人达到长生。”

  “你在开玩笑吧。”

  托月有些不敢相信,异血脉竟然可以制造。

  大首领笑笑道:“可惜你寿命短暂,不然终于有一天,会让你看到真正的长生。”

  同时把剑递给托月,托月迟疑一下伸出手,大首领却忽然扣住托月的手腕,托月另一只手马上拍出却还是太迟。

  大首领瞬间压制住她的真气,那一掌拍出没有任何力量。

  墨染尘方才想动,就听到大首领道:“我不会伤害她,只是想看她手上没有伤口。”

  托月不能动弹,墨染尘不能太过反对,生怕大首领会怀疑,若是不阻止肯定会发现取血的伤口,从而发现她血液的异样。

  大首领仔细检查过托月双手,却没有找到任何伤口。

  结果不仅让大首领失望,也让墨染尘感到惊讶,不明白她是如何做到的,实在太出乎好怕意料。

  托月拿回自已的剑,面无表情道:“晚辈早说过了,风素只给了剑,至于为什么会这样,晚辈自已也不是很清楚。若有机会的话,前辈不如自已去问风素。”

  “风素……不配。”大首领十分不屑,看着托月道:“倒是你这丫头,有些与众不同。”

  “怎么个不同法?”托月漫不经心地问,大首领想了想道:“你的内力并不精纯,似乎并不是自已修炼所得。”

  “确实不是,晚辈曾身受重伤几乎死去。”托月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,让人自然而然地想,是家人为救她不断输送的内力的结果,具体是什么原因由众人去猜想。

  大首领没有说什么,一震手中的蛇头权杖,角斗场上的居民纷纷退走。

  离开前,大首领深深地看着托月,托月他被盯得头皮发麻,耳边响起大首领森幽的声音:“如果有一天,你想继续活下去,可以过来找我,我很愿意让你获得永生。”

  托月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却很快便消失。

  大首领的背影一消失,墨染尘马上抱起托月迅速原路返回。

  “伤口在哪?”

  回到商神医的住所,墨染尘放下托月紧张地问。

  托月这次没有要强,而是微微侧过头,耳朵后面有一道极细的血线,正是于毕剑造成的伤口。

  若不是伤口上抹有一点药粉,根本看不出伤口在哪,墨染尘却淡淡道:“还是要观察一个晚上,可惜冰儿不在。”

  “商神医在呢?”

  托月提醒墨染尘,商神医的医术无用置疑。

  墨染尘让她坐道:“商前辈不知什么时候回来,我先给你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  “上过了药,很快就会结痂。”托月连忙制止墨染尘,起身退开几步,坐下道:“六公子,柏夭最早说得那个字,托月没有听清楚,你能否为托月重复一遍。”

  “是古玉。”墨染尘在她对面坐下,再次声明道:“你想得没错,就是你一直在研究的古玉。”

  “这是不是太过巧合了。”托月自嘲一笑,巧合得她都开始怀疑,真有那么一股势力,在暗中监视着他们的生活。

  墨染尘也不得不承认太过巧合,幕后布局的人不仅有惊人的大局观,还对他们的起居生活、性格能力都了如指掌,要不然不会有今天的结局。

  至于风素,没人知道她是布局人,还是跟他们一样都是一个其中环节。

  托月忽然拿出鲛珠和星泪,把它们摆在桌面上,两块玉佩大小形状一模一样,柏夭和风素却活在两个世界。

  还有于毕剑,不,它应该叫灭生剑。

  无论灭生剑是能杀死灵魂,纵观整个布局,这个人的心思实在是太可怕。

  这个人若是想杀他们,他们恐怕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,每每想起便不由毛骨悚然、心惊肉跳。

  墨衡宇早听到他们回来的动静,看到两人相对而坐却一言不发,有些好奇地走进来道:“发生什么事情,怎么都不说话?”

  两人起身见过礼,三人重新落座后。

  墨染尘说了方才发生的事情,听完后墨衡宇沉默了很长时间。

  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震撼,他们一直生活在别人的安排里,却完全没有察觉到,甚至还在不知不觉中,帮对方解决很多问题。

  “怎么一个两个都不说话?”

  商神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,却看到三人坐在一个屋内,却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三人起身见过礼,托月挤出笑容道:“前辈去见大巫女,大巫女有透露什么信息吗?”从柏夭口中知道不少消息,大巫女的答案将确定他们的想法。

  商神医迟疑一下道:“大巫女知道柏夭去世的消息,她想先见见你。”

  “那就去见见吧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,墨染尘马上道:“我陪你去吧。”

  商神医笑笑道:“不必了,大巫女亲自过来见你。”

  刚说完门就从外面打开,一道全身裹在黑色的身影,如幽灵影魅般从外面飘进来,直接停在托月面前。

  大巫女紧盯着托月,眼睛像是幽黑漩涡,像是要把托月的灵魂吸进去,托月在努力地抗拒挣扎,不想被卷进深不见底手漩涡里面。

  “双魂。”

  大巫女口中飘出两个字。

  别人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,只有托月能听懂,是说她的身体里有两个灵魂。

  幸好大巫女没有从说什么,普走到中间的位置坐下道:“听完商神医建议后,我也认为可以借助大家的力量,替我族寻找千年前,被人叛徒盗走的配方,蛊虫的繁殖快得惊人,而且一代比一代强悍,再不及时将会成为这片天下的祸患。”

  “我相信,这绝不是先祖们的意愿。”

  大巫女面上在保持平静,语气却有一丝忧虑,看得情况相当不乐观。

  托月不假思索道:“既然是千年前的事情,敢问配方是用何物记载,或者是有什么特征可辩认?”

  “先祖们为了配方不被岁月侵蚀,特地把配方刻在五块古玉上,并且镶嵌在星盘上。古玉被盗后,不死族几代人苦苦寻找,终于找回来一块。”

  大巫女从袍里取出一块拳头大的古玉,一一向众人展示。

  墨染尘马上看向托月,托月会意道:“这样的古玉……托月修复过三块,上面的内容托月还有印象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大巫女失态地大叫一声。

  激动地走起来,走到托月面前道:“你确定修复的是这样的古玉。”

  大巫女把古玉送到托月面前,托月认真地看过古玉道:“没错,虽然古玉都被打碎,玉的质地、年份、花纹的确是同一个年代的东西。”

  “你能否把那几块古玉图样画下来吗?”

  大巫女毫不犹豫地请求道:“蛊虫的问题,必须尽快解决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托月取来笔墨,不假思索地画出三块古玉的样子道:“托月已经尽力修复,有些部位还是很是遗憾。”

  原来每块古玉上的花纹,都一个或两个以上的空缺,毕竟古玉是被人为打碎,有些地方碎得根本无法修复,希翼大巫女有办法复原。

  这些大家都可以理解,古玉就算是修复也依然是有损。

  饶是如此,大巫女已经很激动,看着托月道:“你一定是不死天神,派人来帮助大家的使者。”

  说完起身朝门外做一套奇怪的动作,商神医向他们说明,这是大巫女在向不死天神行礼致谢,感谢他让托月过来帮他们解决难题。

  托月却默默把大巫女,手上的古玉花纹记在心里。

  指着上面花纹,好奇地问:“晚辈研究古玉有些日子,却没想过这些花纹居然是一个配方。”

  大巫女收好图纸道:“两千多年前,人类的文字还没有现在丰富,更何况不死族还是个小部族,极少与外界交流,只能用这种极简的方法,记录一些要紧的事情。”

  “过去一千多年,还有人能看懂上面的文吗?”托月好奇地问,她研究了几个月,依然是毫无线索。

  “或许在你们眼里,一千多年早已经物是人非,可是在大家不死族地不会,这也傀儡存在的原因,他们在临死前说出各自要守护的秘密。”

  大巫女长叹一声道:“想要解开古玉的秘密,必须要送一位前辈上路。”

  托月不解地问:“晚辈有一点不明白,外面的岛民也是傀儡,他们都有自已的意识,从前的傀儡没有意识吗?”

  “他们是长生之术的半成品。”大巫女说出一个惊天秘密,看着托月惊讶的神情道:“很不可思议对不对,可是长生并非不可能,只是人类还没有找对方法。”

  “只是半成品始终是半成品。”大巫女开始说傀儡的缺点道:“他们无法像正常人一样,在太阳底下生活。”

  “无论多少年过去了,他们依然向往光明,想站在太阳底下。”大巫女一脸遗憾道:“只是他们一旦接触到太阳,性情就会变得十分暴躁,他们嗜血、嗜杀,到时大家不得杀死傀儡?”

  “仅仅是见到太阳吗?”

  托月心有余悸地问,幸好商神医及时制止她,不然满岛暴走的傀儡。

  大巫女淡淡道:“长生是要会出代价的,若不是为了让一切恢复正常,我也不想一直生活在黑暗中。”

  “天地有规不可违,逆天而行终要付出代价。”托月觉得真应该把觉悟带过来,虽是个酒肉和尚,却有满腹佛法,应该能度化不老岛上的居民。

  “应姑娘说得有理。”

  大巫女赞同的托月的说法道:“很久没有晒太阳,真是怀念啊。”

  托月此时心里想得更多的是,到底是谁布下这样一个局,或许解决这里的事情,回到皇城就能解决一切。

  眼下真有点“当局者迷”的觉悟,地听到商神医对大巫女道:“以您的能力应该能补全配方,若是缺少什么药材,你列出一个单子,我会吩咐人从外面送进海岛。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大巫女不假思索道:“天亮之前,我会把单子给你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