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、青丝定情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76章、青丝定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望着托月熟睡的容颜,墨染尘轻手轻脚站起来,打开门朝守在外面冰儿点一下头,若无其事地回到自已的房间。

  门合上的一瞬间,托月缓缓睁开眼睛,想到在她的再三追问下,墨染尘终于承认,在海盗村的洞里他对她做过同样的事情,想到他面红的模样,托月的嘴角不由自主扬起。

  “窃玉偷香。”

  托月口中飘出四字,是她对墨染尘的评价。

  冰儿从外面走进来:“奴婢就知道,姑娘没有睡,不过骗六公子罢。”

  托月害羞地把帕子盖在脸上,淡淡道:“不骗他赶紧离开,难道要留他在我房里过夜不成,万一让父亲或兄长他们知道,就不是罚跪祠堂那么简单。”

  结果她很可能是第二个应梅月,父亲不容许有人破坏他的计划。

  “姑娘的心里面若是有六公子,需早作好准备,以免日后为难。”

  冰儿小声地提醒托月,女儿家一旦动了情,很多事情处理便做不到从前的果断,有时候甚至无法理智面对问题。

  托月拿开脸上的帕子,轻叹一声道:“你放心,你家姑娘我不会为情所困,实在不行咱们就不要官家小姐的身份,你们跟我仗剑走天下,走遍天下山水,吃遍天下美食,锄强扶弱。”

  见她如此有决心,冰儿也没有说什么,只得换别的话题。

  主仆二人闲聊一会儿,托月终于呵欠连连,在冰儿的侍候终于入眠,再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。

  用过早膳后,托月提笔伏案。

  墨染尘走进来,看到她在忙碌,没说话只静静坐在她对面看书。

  托月古墓中看到的星盘,细细地描画下来道:“六公子,你且瞧瞧,我画的可有差错。”

  墨染尘拿过画好的星盘,跟自已记忆里的星盘比对过道:“九妹妹记忆力超,竟然把古墓星盘画得分毫不差。”

  托月搁下笑道:“光画下来有什么用,可惜完全看不到上面的内容,不过是以后闲着无事打发时间。当然……千万别是什么长生之术,托月对长生没有兴趣。”

  “长生之术或许有,就算有也仅限于不老岛。”墨染尘淡淡道:“相对于长生,我更喜欢站在太阳下面。”

  “长生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托月说出自已的感悟,却有些遗憾道:“早知道海岛会沉没,我应该把所有古籍带走,总比现在泡在海水里面强多,而且大家也没证明,海岛一直在重复某段赶时间的事情。”

  墨染尘故意逗她道:“妹妹早说呀,我可以帮你把书搬走嘛。”

  托月笑笑道:“能不能成功尚未定,会不会大家前脚把书拿走,然后时间一到它们又自已飞走。”

  “你这么一说,是有点遗憾。”好奇心墨染尘也有,托月忽然拿出两个吊坠道:“鲛珠、星泪却是真的,只是我发现它们的材质,跟红色巨石十分相似。”

  “是吗?”

  墨染尘接过吊坠,细细辩认。

  从色泽上看两者确实很相似,只是前者活的后者是死物。

  把玉佩放回到托月面前道:“九妹妹,你是不是打算把玉佩交给风素,替柏夭传最后的遗言。“

  “理应如此。”

  自然是要把话带到,托月不解地看着墨染尘道: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柏夭把东西交给她,自然是希翼她能带给风素,告诉风素他已经离世的消息,希翼她也跟他一样放下执著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”你有没有想过把玉佩交给风素,就等于把柏夭死亡的消息告诉风素,你要如何说明柏夭的死因,还有在不老岛上发生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不老岛发生变故,风素早晚会知道。”

  浓雾区突然消失,神秘突然现出原形,很快就会传得天下皆知,风素自然也会知道。

  墨染尘想了想道:“不如等风素知道,问起时再说不老岛上的事情,关于柏夭的事情你就这样处理吧。”

  起身俯首到托月耳边轻轻低语几句,正襟坐好才道:“轮hui jiào那个女人,我已经帮你解决,总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柏夭的真正死因,否则你会有dà á烦。”

  “希翼不老岛的一切,随着不老岛的沉没消失吧。”

  托月心中有种莫名的不安感,走得太过匆忙来不及检查,岛上是否还有轮hui jiào的人潜伏。

  墨染尘坐在她对面,能清楚看到眼里的担忧,浅笑道:“没什么好担忧的,最麻烦不过是有人散播谣言,你我得到长生之术,让人把注意力集中到你我身上,以后时不时有人会对大家旁敲侧击。”

  托月不置可否地,确实是最坏的结果,顶多是耳朵容易起茧。

  墨染尘好奇地指着她写的册子道:“书架上那么多书你不看,为何独独看这一本?”

  托月重新给手上的笔蘸上墨汁,懒得卖关子:“这用两种文字记载,其中一种托月能看懂,或许助我能解开古玉之谜。”

  “据闻是你坐周家的船离开皇城,为何我来到定海城后,一直没有见过周先生。”

  墨染尘忽然换一个话题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周先生只是顺道送大家一程,他从海上转道去了东海城,据说八月东海城与青华城交界处的炎山,八九月有开得极好的玉桂花。”

  “周先生果然是风雅之士。”墨染尘称赞一句,托月听着却像是挖苦,冷冷道:“你有什么话说就直说吧。”

  “他此番出行,实则是为皇后娘娘办事?”墨染尘淡淡点醒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自周丞相亡故,周家在皇城地位直线下降,是皇后娘娘护周氏一族安稳,他替皇后娘娘办事也很正常。”

  “倒是你很奇怪。”托月搁下笑,看着墨染尘道:“素闻六公子不过问世俗之事,今天怎么留意起周先生去向。”

  “你是明知故问。”墨染尘撩起她的一缕发丝在手上把玩道:“你应该没有忘记,是谁把你推到皇后娘娘面前。”托月的头发极长,散下来几乎垂到脚踝处,所以就算中间隔着书案,也丝毫不会感到不绷紧。

  墨染尘闻了闻发稍道:“九妹妹平时常用何物洗头护发,把头发将养得如此黑亮顺滑,竟没有半点儿分叉的。”

  托月头也不抬道:“回头让冰儿送你一套……你干嘛?”

  墨染尘居然绞断她一段发丝,用一根丝线系好后,卷起来塞进腰间的荷包里。

  把荷包系好后,神色如常道:“青丝定情,此是你赠我定情信物,等回到皇城我赠你一物定情。”

  什么叫她赠他,明明是他不问自取,偏偏换别人做这事,自已肯定会有被人轻薄的感觉,他做起来却是一本正经,无论从哪个角度,都完全没有轻薄她的意思。

  托月一把拉回被绞断一截的发丝。

  生怕他一会儿手痒再绞断一截,被人发现就有十张嘴也说明不清楚。

  墨染尘却一脸无辜道:“你又不通女红,所佩之物皆出自他人之手,算不得你的东西。”

  托月怒道: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岂能轻易损毁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总不能把你送的墨语,时常挂在腰间当禁步用吧。”

  托月顿时语结,无奈道:“你还是带头发吧。”他若把墨语带在身边,她才是真的没脸见面。

  第二个星盘已经画好,托月正要推给墨染尘时,墨染尘却起身走过来坐她身边,这张书案本来挺长的,可是他一坐过后竟显短。

  托月觉得有些挤。

  若从旁边看两人几乎是挨在一起。

  墨染尘却不以为然,认真看着托月绘的星盘,忽然道:“找一块透明绢布,把古墓的星盘照这大小画。”

  托月没有问为什么,很快便取来一卷绢布,照着大小裁了一块下来,托月左手执笔迅速画出星盘,墨染尘用力烘干上面的墨汁,把两张星盘图叠放在一起。

  “居然是这样。”

  望着眼前星盘图,托月惊讶地叫出声音。

  两张星图叠放在一起,上面图案合在一起,她居然能看懂部分内容。

  怪道之前一直看不懂,原来是每个字都一分为二,还故意把半个字都首尾连接在一起,看起来像奇怪的图案。

  所有文字加起来,本以为就是长生之术,结果只有一个意思——务必要毁掉双生天石,知道红白巨石的名称,能不能毁掉就另当别论,反正此物如今在沉没在海底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双生天石,名字倒起得很形象。”

  “估计是后人起的。”

  托月十分不甘地扔开星盘图,执笔书写古籍的内容。

  墨染尘拿起墨条轻轻研磨道:“不是长生之术岂不是更好,这东西以后也算是个证据。”

  “砚台不错。”

  研磨一会儿,墨染尘忽然出一句话。

  托月怔怔道:“回头送你一方,不,送你一套文房四宝。”

  墨染尘愣一下道:“九妹妹,我只是想夸你眼光好、手巧,挑出来的东西,做出来的东西都是极品,不过没想到你这么大方,居然愿意送我一整套,那我就笑纳。”说话微微一侧头,就听到托月羞恼的声音。

  “墨染尘……”

  “怎么了,不喜欢吗?”

  托月红着脸,咬咬唇道:“你,坐到对面去,不许靠近我。”

  这家伙……用窃玉偷香形容他,还真是半点没有侮辱他,居然趁她不备咬她耳肉。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起,坐到她对面道:“情侣都是这样相处,有什么好害羞,将来大家要结成夫妻每天都会如此。”

  “你闭嘴。”

  托月忽然怀念话少的墨染尘。

  忽然,托月好奇地问:“这些话你都是从哪听来的?”

  “你房间里的话本。”墨染尘的答案,托月瞬间觉得天雷滚滚,道:“托月从不看话本。”

  “知道,是阿弥的。”

  “果然。”

  托月就知道,除了话本,别的书籍不会有这么肉麻的话。

  墨染尘却不以为然道:“我倒觉得挺有意思,话本里每个男主不仅聪明,还拥有滔天权利,护女主安稳。”

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你想变成话本里的男主角。”

  墨染尘研磨的墨汁道:“未尝不可,最少结局都是有情人终成眷属。”

  忽然看到她默写的内容,墨染尘问:“星盘上的内容已经解开,你再默写这卷书有什么用。”

  “星盘应该是后人留下的东西,我要解的古玉上的内容。”托月一对比星盘和古玉的花纹,发现两者不是同一年代的东西,古玉应该比星盘更久远。

  墨染尘没有再多问,只是默默的研磨墨汁,反他知她一向喜欢琢磨这些东西。

  窗户外面,商神医收回目光,对守在门外的冰儿道:“冰儿,大家离开不老岛前,他们到底去了何处?”

  “奴婢当时在海滩上。”

  冰儿委婉地告诉商神医,她也不知道二人去过什么地方。

  商神医只是不解,为何不老岛会无缘无故沉沉,莫非两人在圣殿里触动什么机关,导致不老岛下沉。

  “师傅想知道什么,不如直接问姑娘。”冰儿一直守在不老岛外面,对于地下城的事情一无所知,只是发现托月和墨染尘似乎接受了彼此。

  “从小狐狸口中套话,比登天还难。”

  商神医不是第一天跟托月打交道,早就知道托月只说三分话的习惯。

  冰儿笑笑道:“弟子也没办法,大家到底是做下人,姑娘并非事事都告诉大家,尤其一些重要的事情。”

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忽然船上有人大叫一声。

  冰儿和商神医还回过神,旁边已经多了两道身影。

  望着海面上漂浮的几具水晶棺,托月和墨染尘都露出凝重的神情,想不到这东西竟能离开不老岛。

  托月马上命人把水晶棺捞起来,总共有七具水晶棺,可是他们看到的一百多具,眼下连十分之一都没到,真不知道这些东西流落到别人手上,会是什么结果。

  商神医一看到水晶棺,怒道:“你们两个小鬼,离开前到底去了哪,干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托月看一眼墨染尘,淡淡道:“大家去圣殿时,已经有轮hui jiào的人闯进去,并且杀死大量傀儡。在圣殿下面大家发现一座古墓,当时大首领正和大巫女交手,大巫女是轮hui jiào的十殿阎罗之一,他们目的是古玉。”

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大巫女说得都是假话。”托月的话让商神医十分意外,托月淡淡道:“圣殿下面根本没有蛊虫,只有无数的棺椁,里面是不老岛最早的原住居民,长生之术只有他们才懂。”

  “然后?”

  商神医继续追问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确认你们没事后,大家去了海牢……”

  “你们去哪里干嘛?”不等托月说完,商神医就怒吼一声,托月和墨染尘也被他的激动吓到。

  “你们……”商神医指指两人,忽然拉过托月的右手,卷起她的衣袖,直至露出殷红如血的守宫砂,商神医才长长地松一口气道:“你们呀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那里不是常人可去之地。”

  “商前辈,您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”

  墨染尘好奇地问,除了双生天石及战奴外,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。

  商神医长叹一声道:“当年你爹和娘就是无意闯进海牢,出来后便有了你,不然以你娘亲的身份,即便是再欣赏你应烘去,也是发乎情止于礼,怎会不顾身份做你爹的外室。”

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此事墨染尘听着,也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商神无奈地淡淡道:“你们既进去了,定然见过那块怪石,它能窥探和控制人心。”

  “我没有感觉。”

  “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。”

  两人一前一后回答,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虽然没什么收获,不过可以肯定,是怪石改变了海岛。”

  认真思索一会儿,托月又淡淡道:“大约怪石能看透人心,能满足人心的需求,只是这种作用仅限于海岛上,一旦离开海岛就会恢复原样。眼下海岛沉下海底,不知道是祸是福。”

  “是祸躲不过,多想无益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安慰托月道:“先想想,该如何安置这些水晶棺吧。”

  托月仔细想了想道:“绝不能任由他们在海里漂,尤其不能让他国有机会得到,回去后马派船只在海上寻找。”

  战奴意味着什么,意味着强大的战斗力,一旦传开后很国家都会抢着要,所以必须有朝廷的协助,才能够顺利完成海上搜查工作

  “唯有如此。”

  墨染尘点头赞成,淡淡道:“总得有个地方安置,不可能安置在府衙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海盗村的山洞如何?”

  “行。”

  墨染尘应下叹气道:“怕是也安置不了多长时间。”

  托月明白他的意思,皇上一旦收到消息,马上会要求他们把水晶棺护送到皇城。

  再过一晚上后,在正午前终于看到定海城的轮廓,那道尚未修建好的防海城墙,就像是定海城的标志,远远望去像巨龙俯卧在海岸边上。

  冰儿发出信号后,马上有几艘小船来接他们。

  两脚一踏上陆地,不老岛上发生的事情,就像是做了一场梦,是如此的虚幻不真实。

  “姑娘。”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阿弥、应予马上迎上来。,

  托月见过礼,回头看向站在旁边的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,你赶紧回去休息,需要帮忙时我会让墨宝到府上找你。”

  “好。”

  两人心有不舍,还是装作若无其事地别过。

  上到马车,应予马上道:“九妹妹,你一走就是七八天,母亲都问了好几回。”

  托月也有些不好意,一个女儿家确实离家太久,淡淡道:“此番出海确实颇周折,连离王殿下都身受重伤,回去后妹妹再细细向兄长回明情况。”

  “最近定海城可以有异样?”墨家兄弟不在,不知云齐能不能镇住定海城。

  “城中一切安好。”应予含笑道:“别看云三公子年轻,处理起城中的事务却是一套一套的,眼下定海城已经恢复正常运转,皇上也派人过来训练水师,比起先前不知好多少倍。”

  “到底是丞相府公子,自幼耳濡目染,更何况他还是今年的探花郎,在这方面自然不会差。”

  云齐几分能耐托月心里清楚,不过好到二哥应予都说好,确实出乎她的意料,只能说明他真的很上心,想凭自已的能力做出点成绩。

  回到应府,托月马上去见过大夫人、郭氏。

  两人看到托月平安归来,悬着的心才算安下,不过简单问几句便让她回房休息。

  夜半从梦中醒来,托月望着雪白的帐顶,忽然觉得有几分陌生,不过离开短短几天,竟有些不习惯从前的生活。

  托月起身披衣来到书房,坐在文心琴前面出神。

  忽然一阵细细碎碎的脚步声打断了思路,托月凝神一听马上飞身上屋顶。

  望着在黑暗中潜行的人,托月捏碎一片瓦,以碎片为暗器打向黑衣人,黑暗中传来几声闷哼声,还有一些人从屋顶上面跌落地,马上惊动府中巡夜的人,一声呼救阖府的人皆惊醒。

  托月乘机回房拿剑,对冰儿道:“嫂子那边有二哥哥,你去保护大夫人,其余事情交给我。”

  呵呵……

  黑暗中,忽然传来一阵幽森、邪魅的笑声。

  托月冷声讥讽道:“除了装神弄鬼,影响别人休息,你们轮hui jiào的人还会什么?”

  “应托月,交出长生之术。”黑暗中传来幽森的声音,提到长生之术,托月心里底一沉,没想到轮hui jiào来管么快,面上却不以为然道:“想要长生很简单,本姑娘可以亲自送你们入轮回。”

  “长生之术,你是守不住的。”

  “轮hui jiào一直在教人长生,还需要问托月要长生之术吗?”

  托月冷声挖苦,声音落下时人已经离开,府中一棵大树上站着曼妙的身影,阴森的声音从她身上发出。

  “你守不住全府,你一天不交出长生之术,本殿主便每晚杀你府中一人……”阴森的声音突然消失,冰冷长剑紧紧贴在她的脖子上面,耳边响起清冷的声音:“我送去你见十殿主,你们在地狱下叙旧。”

  托月手腕微微一动,黑暗中女人双手紧紧捂着脖子,瞪大眼睛看着托月,曼妙的身体从树顶上摔落在地上。

  从树上飘下来,托月从女人身上翻出一块玉牌,上面废着一外“九”字,想来是前来接应大巫女的九殿主,想来已经知道不老岛上的事情,以是她把东西带走。

  忽然一阵打斗的声音响起,托月毫不犹豫飞身过,大夫人院子里冰儿正与人交手。

  托月走赶到后凌空一剑,直接把对方劈成两半道:“母亲不用害怕,在屋内好好休息,外面的事情女儿会解决。”

  “九丫头,你要小心啊。”

  “母亲放心。”

  以托月如今的修为,听音辨位准确无比。

  府中任何人的动静,那怕是只有一丝呼吸声,她也能把人找出来杀掉。

  托月把人解决后,官家马上带着府兵收拾干净,前前后后总功收拾十九具尸体,都是二十到三十岁间的男女,在轮hui jiào中的地位并不高。

  生怕还会有人来偷袭,托月守在屋顶上,直到天亮才回房休息。

  托月闭眼一觉醒来便是正午,梳洗过后便来正堂,大夫人、应予、郭氏,以及快满月的宝宝都在场。

  “九妹妹……”

  “没有长生之术。”

  应予刚开口,托月就抢先开口道:“所谓长生就是利用蛊虫,把活人变成傀儡。”

  “傀儡是什么?”大夫人问。

  “就是行尸走肉,只不过女儿遇见的傀儡,在活着的时候被做傀儡。”

  托月简单地说明道:“他们除了行动缓慢,跟正常人没什么区别,只不过他们永远不能见太阳,只能生活在地上。再说若真有长生之术,女儿肯定自已先用,把身上的解掉,可是女儿身上毒并没解。”

  说完端起喝过的茶水,倒在旁边一盆兰花上,兰花瞬间枯死并化成炭。

  望着炭化的兰花,在场的人久久说不出话,

  托月继续道:“穿过浓雾区后有一座海岛,岛民称之为不老岛,还自称他们为不死族。”

  仔细观察三人的神情,托月继续道:“其实就是一群见不得天日的傀儡,他们过着日夜颠倒的生活。不老岛父亲年轻时也去过,他也知道上面的情况。”

  “在大家上不老岛前,轮hui jiào的人已经在上面,十殿主还冒充大巫女,意欲偷盗蛊虫制造傀儡。”

  托月半真半假继续道:“大巫女暴露身份后被大家杀死,在打斗的过程中不小心触动机关,整座海岛都沉下海底,轮hui jiào的人等不到十殿主,误以为是女儿带走蛊虫。”

  “你带了吗?”应予直接问。

  “当没有。”托月否认道:“什么长生之术,都是骗人的东西。”

  “如今海岛沉下海底,浓雾消散,新航道很快就会开通……不老岛下沉后从海岛飘上数具水晶棺。”

  “里面是什么?”应予马上紧张地问,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是不死族培养的战奴,目前前还没有打开水晶棺,不知道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果然做人不能撒谎,一个谎言需要无数谎言来遮掩。

  战奴出战的年代,距离今天并不遥远,大夫人和郭氏都略有耳闻,并没有太过惊讶。

  大夫人也知托月不凡,淡淡提醒道:“九丫头,那些都是外头男人的事情,你一个女儿家以后就少参和。”

  “是,母亲。”

  闲聊几句,大夫人和郭氏带着孩子回房。

  应予马上屏退左右道:“九妹妹,你方才说得话几分真几分假,是否有长生之术。”

  托月也知道她的话,骗骗大夫人、郭氏可以,想骗这位精明的二哥还差得远,道:“长生之术,有,不过仅限于不老岛,离开不老岛作用就会消失,而造成这一切的是块天石。”

  “你们把天石带回来?”应予直问核心,托月淡淡道:“没有,若能带走的话,父亲当年便会带走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应予继续问,托月道:“这块天石跟别的天石不同,它是活的,且能窥探操控人心,可以满足人们内心的yu wàng。但是只能在不老岛上,一旦离开一切都恢复原状。”

  “岛民不希翼他们被发现,于是海岛附近便有浓雾为屏障;岛民们想长生不老,他们的时间便静止。他们会永远生活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里,重复着那段时间里做过全部事情,连岛上一花一草也是如此。”

  应予想了想道:“等于这是一块许愿石。”

  托月笑笑道:“这么说也行,反正在它附近,是可以心想事成的。”

  “九妹妹……”应予看着托月,一脸担忧道:“如今海岛沉入大海,只怕天下人都以为,是你得到长生之术。”

  “再过几年妹妹变老了,自会相信妹妹没有得到长生之术。”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再说,以妹妹如今的能力,就算脱离家族亦可以自保,也不必担忧会连累家族。”

  应予却不以为然道:“应家就算再不济,亦能护九妹妹周全,何来脱离家族之说。”

  托月笑笑道:“是妹妹失言了。”想了想道:“只怕妹妹不能久留,海岛的事情一旦传回皇城,只怕皇上会马上下旨召妹妹回去问话。”

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应予安慰道:“如今有了新知府,工程进展得很快。”

  托月原是来定海城散心的,没想到最后却卷进更大的漩涡里,有些事情兄长还是不知道比较幸福。

  海上陆陆续续有水晶棺出现,皇上的圣旨也在不久后下达,圣旨让云齐接替知府一职,而后由墨染尘、应家九姑娘护送部分水晶棺回皇城。

  此行定然是惊险万分,大夫人自然不能跟随,只能让托月先行回皇城。

  海边码头上,大夫人拉着托月的手,反复嘱咐道:“九丫头,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已,不要大家伤心难过。”

  应予看一眼托月,对墨染尘道:“六公子,应予把妹妹托付给你,请你务必保护她周全。还有,她心里是有你的,请不要让她对你失望。”

  “在下会以性命相保。”

  墨染尘深深看一眼托月,回过头肯定地回答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