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、又见皇城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77章、又见皇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两盏清茶,一张棋盘,一盆兰草。

  墨染尘和托月坐在一起,两人在棋盘上厮杀,外面在用冷兵器厮杀。

  棋盘上输的是棋子,外面输的是人命,自从离开定海城码头,各路人马的追杀就没有停止过。

  托月慵懒地坐在棋盘前,长发没有梳成高髻,而是就着绿白两色丝带,编一根粗松辫搭在肩上,身后横着文心琴,右手放着于毕剑,眯着眼睛盯看棋盘。

  墨染尘玉簪束起发,衣袍宽松,姿势也颇为放松。

  施施然屈起一条腿,右手支在膝盖上托着腮,目光含着笑意落在托月脸上。

  托月拈着一枚棋子,迟迟没有落下,墨染尘淡淡道:“九妹妹,为了赢这局棋,我可以费了不少心思。”

  “还有半柱香的时间,说这话尚早。”托月轻轻把棋子放下,墨染尘看一眼道:“确实是说早了,不过结果却是注定的,谁让妹妹太过自我规束。”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上。

  “自我规束不好吗?”托月说着,抬手掩面打了呵欠。

  “是不是昨晚太吵,影响你休息。”

  墨染尘知她没有安神睡助眠,睡眠是极浅的,目光骤然凌厉。

  自从轮hui jiào在定海城一闹,天人都知道应托月有长生之术,这些人不分昼夜来偷袭,确实是很影响休息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什么长生之术都是假的,不过是冲着天旋坊来的,想看看下一任掌权人有几分能耐。”

  “六公子,托月去学给他们颜色瞧瞧。”

  “你去,我等你。“

  托月棋子已经落在棋盘,提着剑飘出外面。

  墨染尘把玩着棋子,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面前的兰草。

  碧绿细长的叶片中,透着浅浅绿意的花,像是极方离开的托月,看似十分柔弱却坚韧,

  几许风破长空,外面的打斗声渐渐停止,托月提着剑飘进来,一如她离开时不染纤尘,安静又慵懒坐在对面。

  “辛苦了。”

  墨染尘往托月茶杯里添茶水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不辛苦,以他们看到我会绕路走。”

  “利害。”

  棋子同时落在棋盘上。

  托月拈起棋子放下道:“总算可以安安静静下盘棋。”

  君不见,窗外的江面上,江水殷红,尸块多如织,被迅速逆流而上的大船抛弃。

  还在暗中观察,伺机而动的人看得瞠目结舌,这就是天旋坊下一代掌权人的实力,而且还不是全部实力。

  “胜负已经分明。”

  墨染尘落下最后一步棋,淡淡提醒托月。

  托月看一眼棋盘,她确实是输了,不过也仅仅半目之数。

  某人却不管是一目还是半目,人已经欺身过来,直接把她拥入怀里一亲芳泽。

  隔着一方薄薄的丝帕,明明是如此甜蜜的时候,却有着落花溅泪的凄美,看着教人伤感又忍展露笑颜。

  托月静静依偎在墨染尘怀里,感觉着他灼烈如火的爱意,两手紧张得不知如何安顿,一颗心七上八下。

  墨染尘她的手拉到自已的肩膀上,教托月环抱着他的颈项,他继续制造着酥酥麻麻。

  托月的心里忽然照进一缕光,有了一抹光明。

  当天晚上一夜平静,次日亦无人敢靠近大船,再过一日还是照旧。

  墨染尘不禁好奇昨天托月干了什么,竟吓无人敢靠近他们,抬头看着面前的女子——目不转睛。

  感觉到他的目光,托月淡淡道:“只是使了个小手段,让偷袭者站在甲板上,自已杀死了自已。”

  墨染尘眼里一抹惊讶,淡淡道:“你并没有带走文心琴,我也没有听到任何乐声,你是如何做到让他们自杀的。”

  御琴杀人他是过的,可昨天出去时她带了剑。

  “你应该有听到兵器相撞的声音。”托月柔声提醒,忽然垂眸道:“自从离开不老岛,内力似乎比从前更加精纯,现在可利用任何东西上完成《安神》曲。”

  “这是好事。”

  墨染尘不以为然,内力精进能更好保护自已。

  托月迟疑一下道:“托月似乎是受到了影响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墨染尘一脸疑惑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自从离开海岛,没有修炼,内力却比以前更精纯。”

  “你不是说过,离开不老岛后一切会恢复原样吗?”墨染尘担忧地看着托月,托月淡淡道:“托月也不清楚,风素离开海岛的时间更长,不也照样受到影响吗?”

  “除了内力修为,其它有受影响吗?”墨染尘淡淡问,眼睛紧紧盯着托月。

  “没有,这杯茶照旧有毒。”除了修为比以前更高,托月没发觉自已有什么变化,只是总觉得回不到从前。

  “你呢?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托月忽然看着墨染尘,墨染尘淡淡道:“好像完全不受影响,原来怎么样,现就还是怎么样,或许只是针对某些特定的人吧。”

  托月露出一抹困惑。

  墨染尘笑道:“大巫女在海岛那么长时间,不也没受任何影响。”

  这话说得很有道理,轮hui jiào的人、商神医比他们更早上岛,逗留的时间也更长,他们照样也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“九妹妹忘记了,那东西是活物,或许有自已的思想,愿不愿意影响他人全看综的心情,或许还挑人吧。”墨染尘胡乱编一个借口安慰托月,同时也似乎是在安慰自已。

  托月认真想了想,觉得很在理,幽幽道:“离开皇城不过两个来月,却再也找不回从前的感觉。”

  回想刚回府时小心谨慎的画面,托月忽然觉得是很久以前的事情,仔细一算才不过年余时间,瞬间明白世间之事风云幻变不过须臾间。

  “九妹妹,你还记得首领说过,不死族有四大长老、十二使者。”

  墨染尘想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,托月不假思索道:“记得,留在不老岛的是大长老和五大使者,你是想另外三位大长老和七位使者,他们如今又在何处,是什么身份吗?”

  托月仔细索一番,若有所思道:“他们如果没有灭绝,定然也知道不老岛的事情,或许他们想利用战奴呢。”

  “九妹妹说得不错。”墨染尘淡淡道:“或许轮hui jiào就是这股势力的一部分,背后的主子不便出面,就由轮hui jiào出面解决问题。离王殿下我是可以打包票,可是朝中还有谁会有此能力呢?”

  托月也一脸笃定道:“虽然我爹也清楚不老岛的事情,但我可以打包票,他绝对没有称帝的心思。”

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墨染尘自然相信托月。

  自从托月一战成名后,后来真的没有人再打扰他们。

  两人在一起不是研究不老岛的事情,就是分析朝廷中谁最有可能是幕后之主。

  每每分析出来的结果,都会教他们自已心惊肉跳一回,偶尔放松一下不过是下棋、抚琴、读书,关于星盘、双生天石的事情却一个字都没有再提起。

  船队在江上行走近十天后,终于这天黄昏依靠在码头。

  望着蒙着黑布,直接装车的水晶棺,托月有些担忧道:“皇上是怎么想的,居然把战奴直接运进宫。”

  墨染尘从背后抱着托月,薄唇贴着她耳朵道:“大约是想借用宫中冰库,让战奴一直保持在睡眠状态,直到需要的时候再唤醒他们,皇上也曾经是有勇能谋的。”

  “九妹妹。”

  墨染尘把托月转过为,紧紧抱着迟迟不肯松开。

  托月一脸淡定道:“只是暂时各自回府,又不是生离死别,不至于如此吧。”

  面上是这样说,到底没有推开墨染尘。

  墨染尘只说了四个字——机会难得,说完后就抱得更紧。

  每每准备松开手臂时,反而会抱得更紧,道:“现在松手,不知何时再有机会这样抱着你。”

  “六公子、姑娘,大公子上来了。”冰儿在外面小说提醒,托月马上推开墨染尘,迅速理一下衣裳长发,走到门口跟冰儿一起迎接应熙。

  “妹妹拜见兄长!”

  托月恭恭敬敬地见过礼,相比应予的温和她更畏惧应熙。

  应熙还过礼,从头到脚打量一番托月道:“九妹妹一路辛苦了,父亲让兄长接你回府。”

  回头对冰儿道:“你让人搬姑娘的东西下船,教他们仔细一些,莫要落什么东西,让不相干的人检了去,以后有事情说不清楚。”

  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托月随着应熙,头也不回地下船,却能感觉灼热的目光。

  应熙带走托月后,墨衡宇上来道:“皇上早朝时下旨,让你先回府休息一晚上,明天一早随父入宫觐见。”

  待船上其人都离开后,墨衡宇马上小声道:“殿下在府上等你,他和父亲的意思关于不老岛上的情况,还得坐下来认真地研究研究以免日后露出马脚。”

  墨染尘不假思索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不如把应大人、九姑娘请过来,一起坐下来商量。”

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实话实说,知道不老岛情况的不止大家。”

  墨衡宇纵然不同意也无法反驳,眼下不老岛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只要相互一对比就会发现问题。

  “你是对的。”

  拍拍弟弟的肩膀,让人收拾东西赶紧回府。

  墨染尘没有表情,其实他心里有疑,他也在不老岛上,为什么那些人只针对托月。

  这个问题……是他跟她见面要商讨的内容,墨染尘眼底下有一丝笑意,骑上纯黑骏马走在车队前,当着天下人的面把水晶棺运进皇宫里面。

  回府后,托月以为父亲会马上见她,没想到却是让她好好休息。

  翌日也没听说,皇上召她入宫问话,第二、第三天仍是如此,好像不老岛的事情完全跟她无关。

  “良玉,最近城中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到了第五天,托月终于忍不住问,自已好像是完全被隔绝。

  良玉把两卷书送到她面前,笑道:“青云山后面枫叶红了,姑娘若是无聊不如出门走走。”

  托月马上摇摇头:“满天下都知道我得了长生之术,外头就没有什么人议论,没想人想跟我要长生之术,或者向我打听别的事情吗?”

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良玉十分肯定地回答。

  托月愣愣道:“不应该啊,长生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。”

  结果换来良玉嘿嘿两声讥笑,托月马上不悦道:“你嘿嘿笑是什么意思,难道我有说错吗?”

  “姑娘没有说错,只是长生之术谁亲眼见过。”良玉淡淡驳道:“这里是皇城,天子脚下,就算是升斗小民也比江湖莽汉有见识,岂会相信什么长生之术这种无稽之谈。”

  托月眯起眼睛,幽幽问:“是谁说江湖中人没见识。”

  良玉一听这语气才发现自已说错话,赶紧递过一个食盒道:“墨六公子让给姑娘带的东西。”

  托月冷哼一声接过食盒,打开第一层是几样福家楼的点心,下面一层是润含楼的炖汤,良玉小声道:“姑娘要有东西送六公子,奴婢可以代为转赠。”

  “他跟你说了什么?”托月觉得事情不对劲,怎么觉得良玉知道点什么似的。

  “六公子给奴婢看了一束发丝,就是姑娘送的。”良玉看到头发时很震惊,托月用的东西都是定制的,上面的香味天下间不会有第二个姑娘用。

  托月马上说明道:“我没送他,是他擅自取的。”

  良玉却一脸什么知道的表情道:“那得是多近的距离,还得是孤男寡女的情况。”

  “随你想吧。”

  托月懒得辩解,有些事情越说明越黑。

  把炖盅取出来,慢慢品尝美味的汤水,连眼角都不瞟良玉一眼。

  良玉早就司空见惯了,笑道:“不过倒有一个消息,可能跟姑娘有关系,闻说陛下要把贡院改成国学院。”

  国学院?

  托月讶然道:“什么东西,干什么用的?”

  良玉坐下道:“性质跟贡院差不多,只不过招收门生有所改变,是集景国最优秀的人才,以及各世家公子小姐。”

  从良玉的字里行间,托月已经脑补出一堆莺莺燕燕,在男门生面前卖弄fēng sāo、争芳斗艳的画面,顿时十分排斥。

  “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又不用去读书。”

  “老院君告老还乡,新院君是周先生,您是他的得意门生。”

  “胡说八道,周先生还在炎山看桂花,吃桂花糖,哪有时间当什么国学院院君。”

  “奴婢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”

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“不要什么?”

  托月大叫一声,外面就传威严的声音。

  应老爷推门进来,托月马上起身问好:“爹爹怎么有空过来看女儿。”

  除了回来当天请安时见过面,应老爷还是第一次来看托月,果然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托月赶紧奉上一盏茶汤。

  “皇上数月之前下旨成立国学院,周先生出任院君一职。”应老爷看着女儿警惕的表情道:“作为他的得意门生,你是不是应该贡献点什么。”

  “缺钱还是缺书,女儿愿意无条件提供。”

  比起去听学,托月宁可花钱买安静,现在她就想像现在这样,天天窝在家里不想动。

  应老爷淡淡道:“不要跟我打马虎眼,你知道爹指的不是这个,堂堂国学院还不缺那点钱,贡献点力量就行。”

  “爹爹,您饶了女儿吧。”

  托月无论如何都不想去听学,去了就纯属是自找麻烦。

  应老爷知道女儿的心思,安慰道:“并非是要你去听学,是协助周先生教学,你相当于半个先生。”

  “国学院招男学生就好,干嘛还要招女学生,浪费资源。”托月十分不满地吐槽,那些小姐姑娘哪里是去听学的,目的不过是镀层金,以便定门好亲事、找个好夫婿。

  应老爷叹气道:“这也是皇上的意思,难道你要抗旨不遵。”

  皇上点名要她去协助,托月再不乐间也不能拒绝,想着以后又要面对是是非非,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的。

  看到女儿这样,应老爷也很无奈,淡淡道:“今时不同往日,你爹好歹是六部尚书之一,你几位兄长官职都不低,再不济还有个墨染尘给你撑腰,你在皇城横着走都没人敢说什么,不服气的就跟你打过。”

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托月很无奈答应。

  应老爷笑道:“周先生明天过来,你先听听他的想法。”

  第二天朝会结束不久,托月被叫到书房,除了应老爷和周先生,四公子应轶也在场。

  周先生说了很多后,看到托月一直淡淡的,无奈道:“九姑娘,不高兴归不高兴,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。”

  “学生知道。”托月取出三卷布轴,分别送到三人面前。

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周先生没有马上看而是问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三百条院规,以及托月眼下能想到,国学院的入学、进级制度。”

  在场三个位男性相视一眼,应轶忍不住大声道:“九妹妹,三百院规,你这是要把人给逼疯啊。”

  面对质疑,托月淡淡道:“三百条院规只是暂时的,以后还会根据教学过程中,遇到的情况增加,所有进国学院的门生都得熟读院规,并且考核,通过者才能成为国学院的正式门生。”

  “九妹妹……”

  “你们先看嘛,看完以后再提意见。”

  托月打断应轶的话道:“无规矩不成方圆,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国学院也得有国学院的规矩。”

  周先生和应老爷相视一笑,打开卷轴细细看上面的内容,才看了几行字便忍不住点头,越往下看越觉得有意思。

  应轶看了一会儿道:“九妹妹,为何所有人入学前,还得先进行一番考核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四哥哥,国学院汇聚的可是景国顶尖的人才,顶尖人才也得有个统一标准,不然哪天拉出去一比,结果却是一个大笑话,丢的可是整个国学院,乃致景国的颜面。”

  “这个末位淘汰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周先生对这条十分感兴趣,而且他越来越摸不透托月的心思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国学院每学年进行一次考核,成绩排在最后几位淘汰出国学院,预防有些人以为,进了国学院便从此前途无量,骄傲自满不求上进。”

  看着一脸震惊的三人,托月继续道:“国学院门生……宁缺勿滥。”

  “有意思。”

  应老爷拍掌叫好,指着其中一条道:“什么是挑战学位。”

  托月马上说明道:“国学院招收学生人数有限,总会有一些民间遗珠,国学院可以把他们组织起来,每年向国学院内的门生发起一起挑战,挑战成功则可替代失败的门生,保证国学院的学生都是最优秀。”

  “这也太残酷了。”

  应轶忍不住感叹,国学院的门生们真是惨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有压力、有竞争才会有动力,能顶着压力继续前进的,才是皇上需要的人才。”

  周先生听完忍不住鼓掌,忍不住道:“还是皇上眼光独到,知道九姑娘聪慧过人,定会有与常人不同的想法,皇上若是听完你的想法定然拍案叫好。”

  “世家子弟,小姐姑娘们可不会这么想。”

  这套法子有多么折腾人,托月比谁都清楚,因为实在是太过有损颜面。

  第一关考核落选丢人,但还不是最丢人的,最丢人的进去后又被淘汰出局,就算侥幸留下还得随时面对各种挑战。

  面对如山大的压力,能撑到顺利完成学业的,怕是没有几人……不过一旦撑过来,则前途不可限量,所以上位者当是十分喜欢这套制度,能从逆境、困境中出来的才是国之栋梁。

  应轶指着其中几条院规道:“还有这几条,为何要统一着装,腰间佩饰不过三,女学生不许浓妆就算了,连发髻上的头饰也不许太过华丽,这些要求是不是有点过份?”

  托月慢条斯理道:“国学院的学生来自不同阶层,有平民百姓家,也有皇室贵族,统一着装打扮可杜绝攀比之风,最重要的是还可以节约时间。大家都把心思和时间用在学习上,不好吗?”

  “就要如此才好。”周先生拍案叫好道:“若非女子不能为官,在下就把院君一职让你,然后安心当个教书匠。”

  “现在就夸尚早,这些东西还得陛下过目。”应老爷生怕女儿会飘,赶紧打断道:“丫头还是要低调些,这些东西就说是你跟众人一起拟定,跟这丫头没有半点关系。”

  “凭什么?”托月一脸不甘地问。

  “你还嫌自已麻烦不够多,要集万千怨恨、嫉妒于一身吗?”

  应老爷一言怼得托月无话可说,周先生笑笑道:“也不能让丫头白白辛苦,最少皇上得知道是九姑娘的功劳。”

  托月倒不在乎这些,好奇地问:“先生不是去炎山赏桂花嘛,怎么突然间又来这么一出,还当国学院的院君。”

  “据说皇上无意中,听到朝臣们对周先生颇多怨言,恰好又逢贡院老院君年老辞官,离开前向皇上举荐周先生为贡院的新院君,皇上跟众人商议觉得可行,一道圣旨把周先生召回。”

  应老爷漫不经心地说明,托月却知道是父亲从中周旋才如此顺利,既能解决贡院的问题又能为周先生解围。

  至于为什么把她弄到国学院内,是恐原贡院的人不服周先生管理,有她这个天下公认的才女得意门生坐镇,凡有不服者尽可以派门生前来响她挑战。

  想到这里,托月淡淡道:“再定十二个首席学位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“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三双眼睛同时看向托月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首席学位,就是成绩排名前十二,可以获得跟名次相应的奖励。”

  应轶的嘴角抽了抽,暗暗庆幸自已已经入朝不官,不然非被这些制度给逼疯不可,这个妹妹果然思想不同凡响。

  周先生和应老爷相视一眼,感慨道:“年轻人的世界,果然不是大家能明白,不过这些方法十分可行,有压力有奖励有竞争,门生们才更有动力。”

  国学院的事情头次接触相当愉快,接下来几天拟了不少方案,包括分班、授课内容、课程安排、考核等项目。

  这些东西先后送到皇上面前。

  皇上逐一审阅过、跟朝臣们讨论过,几乎没有什么修改便直接运用。

  贡院原来的人员,原以为只是换个名称换个院君,没想到竟来如此一番大整改,只得硬着头皮接受整改。

  当然受到冲击最大的,是各大世家的子弟们,听说能去国学院听周先生讲学,全都兴奋得睡不着,新制度出来后全都像蔫掉的菜秧苗,提不起半点精神。

  原来国学院那么难进,能不能进去还说不定,更难过的是进去后仍然有可能被淘汰。

  仅是入学考核及末位淘汰,这两条制度就让不少世家子弟望而却步,更何况还有学位挑战,饶是如此还是有大部分的世家子弟踊跃报名,并非所有人都不敢面对挑战。

  经过一个月时间的考核,反复筛选后,国学院第一年学年录取三百门生,且根据年龄分为不同班级。

  因为还有一个月就过年,便将正式开学日期定在元月十六,想着还有一个月轻松,托月更多时间是对着窗望出神。

  大夫人也在过年前回府,偌大一座府邸没有个女主人张罗可不行。

  应府嫡长孙满月时没有大办酒席,本想借着过年机会设宴庆祝,应老爷却强调不宜张扬,最后只宴请了本家亲朋,以及各处庄子的当家、管事前来参加。

  逢年过节,应府都鲜少有人来访,饶是如此时间还是转瞬即逝。

  眨眼间便到了上元节,皇后娘娘照旧办上元御宴,赴宴的令牌早已经发放到各府公子,姑娘们手上。

  赴宴的路上,托月打开一个小盒子,里面是鲛珠和星泪,把两块玉佩装进荷包,塞进袖中的暗袋里。

  到了紫云台外面。

  刚停好马车,托月就听到一阵骚动,以及流水声。

  冰儿先打开帘子,托月走出马车才发现,为什么方才外面会有一阵骚动。

  墨染尘一袭白裘站外面,眉色苍翠,容颜如雪,朝她伸出一只修长的手,仿如一幅画定格在天地间。

  托月迟疑一下把手放他在掌上,由他扶着走下马车,一时间多少目光射在托月身上,宛若万箭穿心,不过托月从不把这些人放在眼内,从前不会现在更不屑一顾。

  两人前肩前往紫云台大门,却发现中间赫然多一条河流,约划三四丈距离,却有不少人被拦在外面。

  “怎么回事”

  托月惊讶地问,在皇宫附近开渠成流,可不是小事情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护城河一直存在,只是从前在上面盖上石桥,自从那些战奴运进皇宫后,皇上便让人打开机关,现如今皇宫及紫云台在护城河对面,犹豫皇城中的一座孤岛。”

  “眼下是要大家飞过去吗?”托月眯起眼睛,望着对岸熟悉的大门。

  “自然有船接送。”墨染尘的话简明扼要,意思会轻功的可以飞过去,没有轻功的可以等船过来接。

  “走,先过去瞧瞧。”

  突然多了一条护城河,托月觉得颇有意思。

  墨染尘只觉手上一空,托月已经走出好几步远,赶紧追上去并肩而行,冰儿和墨宝自觉地保持距离。

  如今朝中大部分官员,都是去年陆陆续续提上来的,大多没见过托月和墨染尘,不由向相熟的人打听两人的身份,

  知道两人身份后众人心灵深受打击。

  出身高贵就算,皮相居然还样好,皮相好就算还如此有才华,简直就是出来拉仇恨。

  托月、墨染尘自然不知众人想法,正站在护城河边打量情况,水色碧绿能载人行船,少说也有一两丈多深度,算得上是一道天然的防线。

  普通人可以挡一挡,至于战奴主不另当别论。

  碧沉沉的河水下面偶尔有黑影游动,墨宝惊讶道:“河里有黑影游动,是不是养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“肯定不是锦鲤。”

  托月肯定地回答,墨染尘不自觉扬起嘴角。

  冰儿不以为然道:“捞一条上来看看,不就知道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“是蜥鳄。”

  温润地声音传来,吹散眼前严寒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昨天出了点事故,为了保证八千字,不过以后没机会断更了,因为请假积不够用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