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、家有内应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87章、家有内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松风巷。

  应府大门前,汇聚无数着囚衣的人犯,口中出如野兽一样的声音。

  大夫人紧张地抓住,正要出去看情况的托月道:“母亲知道你是有本事的,可外面那些都是亡命之徒。”

  托月含笑安慰道:“母亲不必担忧,父亲在重修房屋时早有防备,外面那些东西进不得这屋。您只管跟三位姨娘、还有嫂嫂说说话,女儿去打发了他们就回来,总不能让他们一直在外面叫,左右邻居会有意见的。”

  “你可要当心啊。”

  大夫人松开手,托月福一下身走出外面。

  管家带着家丁守大门后面,冰儿则带人去守着后门,托月算是无后顾之忧,飞身站在门楼上面。

  托月观察一会儿突然飞身下城楼,龙隐剑直接穿透一名囚犯的心脏,囚犯露出难以置的表情,就像她当初在海盗村的山洞杀死的人一样,痛苦地缓缓倒在地上。

  在囚犯倒下之前,托月把他扔到有大门前的石阶上,坐在门槛上双手托着腮,静等待囚犯再次苏醒。

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囚犯却再也没有能站起来,托月百思不得其解,以至于墨染尘他们赶来时,就看到托月平静地坐在一堆暴躁的囚犯中间。

  墨染尘不顾一切地冲过去,囚犯们像是看到毒蛇猛兽般,迅速让开一条路。

  托月脑海里灵光一现之时眼前突然一暗,一只手把她从门槛拉起来,撞进一个熟悉的怀抱里,身体被两条有力的手臂牢牢地锁住,两手狠不得把她揉碎入怀里。

  “六公子、九姑娘,你们能不能一会儿再诉相思之苦,先来拯救一下大家。”

  古书玉边挥剑边大声抗议,还十分费解地问:“凭什么墨染尘一过去,他们就动让路,轮到大家就挥剑。”

  托月试着挣脱墨染尘的双臂,奈何就是挣不脱,无奈地别过脸道:“他们不敢靠近大门,你们都跳到台阶上面……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。”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对墨染尘说。

  按照托月的指示,徐还舟、古书玉、墨衡宇跳上台阶,果然见囚犯们不敢靠近。

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墨衡宇大声问,他心里面有太多疑问。

  囚犯们会攻击他们三人,却唯独不攻向墨染尘,自已的弟弟到底隐瞒了多少事情。

  托月刚要回答双唇却被堵住,意识到是什么时毫不犹豫地推开墨染尘,大声怒道:“墨染尘,你不要命了,你想死的话……到别处去死,别死大家家大门前。”

  墨染尘却有些痞痞地笑道:“你之前推不开我,是因为你根本不想推开。”

  拥有变成了单臂搂腰,托月挣扎几下没挣脱,沉着小脸道:“你们过来干嘛?是来大家家看热闹吗?”

  徐还舟努力不去托月腰的手臂,面带笑容道:“我等意外得知,关到牢房里的五十多名轮hui jiào教徒,昨晚突然集体自尽,推测到他们可以会变成傀儡,目的很可能就是应姑娘你,便匆匆赶过来帮忙。”

  “你们今天因何聚在一起?”托月警惕地问,徐还舟老实交待道:“靖王郡主今天出嫁和亲,我等奉命沿途盯着以防有变,令兄突然出现,说昨晚大理寺牢房,五十多名轮hui jiào都很教徒集体自尽。”

  “然后呢?”托月问。

  “六公子推测他们会变成傀儡,来找你们麻烦。”

  徐还舟说完感觉到有点不对,托月轻叹一声道:“他们不是找托月麻烦,是找你们麻烦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暗度陈仓,萧盈盈想跑。”托月淡然提醒。

  墨衡宇三人面色骤变,真让萧盈盈跑了,他们会有dà á烦。

  迟疑地看着面前的傀儡,托月淡淡道:“他们一时半会儿不敢靠近,你们到云三公子爱去的地方找找。”

  三人一想也是,毫无顾虑去追踪萧盈盈,托月转过头同,看着墨染尘一脸嫌弃道:“你怎么还在这里,真让萧盈盈跑掉了,你们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

  “皇上没给我指派任务,我就在这里陪着你。”

  墨染尘着托月坐在门槛上,看着地上的尸体道:“你方才是在观察地上尸体,他跟别的傀儡有什么不同吗?”

  托月举起龙隐剑道:“我只是刺了他一剑,他便倒地不起,死态跟海盗村山洞的傀儡差不多,尸体没有化掉,只是正常地死亡,我想不清楚是因为剑的原因,还是因为傀儡的性质不同。”

  “这简单。”

  墨染尘拔出剑,另一只手臂抬起。

  生生把一个傀儡捉过来,毫不犹豫地穿透,再扔到台阶下面。

  傀儡却完全不受影响,很明显是跟龙隐剑有关,墨染尘握着托月的手腕,把龙隐剑横在眼前。

  只感觉跟之前的灰白不同,上面隐隐泛出血光之色,不容分说地卷起托月的衣袖,检查她手上有没新伤,果然在看到右手中指上有一个新伤,时间绝对不超过一天。

  “昨天擦剑时,不心刮破一点破……”托月忽然明白符文的作用,没有特殊的意义,只是为了留住她的血。

  “破了点皮,然后怎么了?”墨染尘淡淡问,后面肯定发生什么事情,托月道:“剑刃上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符文,原先我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,现在大概明白符文的作用。”

  血会一直留在剑刃上,如此来便不用每杀一个傀儡,就往剑下滴一滴血,一时浪费二是伤身。

  墨染尘得知这个情况后,皱着眉头道:“九妹妹,你不觉得,皇上把剑赐给你是别有用心,他好像知道你的体质,清楚你的血能杀死傀儡。”

  “皇上的别用心我不知道,只是觉得轮hui jiào帮萧盈盈逃跑,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”

  托月提醒得很委婉,说直白点就是萧盈盈没有利用价值,唯一值得他们出手的,只有萧盈盈背后的靖王府。

  墨染尘淡淡道:“靖王已经跟轮hui jiào合作,他们想要皇位,而轮hui jiào想要你手上的东西。所以……大家都认定你有长生之术,这是一个很好用的筹码。”

  “这个筹码是双向的,作用不是很大。”

  托月眼里闪过一丝无奈,她用这个筹码保护好亲人,别人也可以用亲人来换她的筹码

  墨染尘知道她的为难,安慰道:“你们家除了后院夫人、姨娘们,有哪一个是需要你的保护的,不要给自已太大的压力,实在顶不住的时候还有我,大家可以一起支撑。”

  “给我些时间,我会给你撑起一片天。”

  墨染尘像是在对托月立誓,跟以往的保证不同,似乎更加胸有成竹。

  自从两次因为他的身不由己,而让托月受到伤害时,墨染尘深感到光自已有实力还不行,而是需要有强大的势力。

  就像应熙有十八骑,身边的女子有天旋坊,古书玉有钱有势,而他和云齐看似实力不错,却没有可用的力量,所以他开始培养自已的势力、自已的人脉网。

  再也不能被动,再也不想等候别人给他指示,而是在一切开始前做所有准备工作。

  骑射场内,他得等离王点头才能策马过去追赶她,只是迟了那一点点时间,就让她陷入可怕的险境里。

  在定海城,他以为尊重、爱护自已,无话不说的兄长会支撑、敬重他的选择,结果几乎让他跟她反目。

  每次想帮她却又无能为力时,他才知道权力是多么重要的东西,现在他拼命想要得到权力,父亲却一反常态地阻止他靠近权力,甚至连最简单的事情不许他碰。

  “路会很难走,你确定要吗?”

  托月认真地看着墨染尘,取出一块帕子轻轻擦着他的脸。

  墨染尘认真地点点头,托月一脸平静道:“那就回府洗个热水澡,好好的睡一觉,或许睡醒了就会有办法。”

  “?”墨染尘一脸茫然。

  “你这副颓丧模样,换谁都不会让你去做事。”

  托月轻声催促着墨染尘,淡淡道:“春闱马上就要开始,殿试结束后御宴上,你这位去年的科举状元,是要给今年的新科状元敬酒,到时候你好好表现,皇上高兴了自然会给你一份差事办。”

  “眼下呢?”

  墨染尘不想那么离开。

  托月把龙隐剑递给他:“我在禁足不能出门,你帮我打发他们上路吧。”

  墨染尘在接剑时,低头亲一下托月的嘴角边,起身打发眼前的傀儡,毕竟是有意识的傀儡,自然不会任人宰割。

  轮hui jiào的教徒可不是海盗的渔民,这些人生前个个身手非凡,虽然不敢主动攻击墨染尘,但也不会傻傻地让墨染尘挥剑砍在身上,倒是费了一番功夫才把他们彻底消灭。

  “你打算怎么处理尸体?”墨染尘把剑擦干净递给托月。

  “你不好奇,这些尸体碰到我的血,为何没有化解掉吗?”

  托月有些不解地问道:“连柏夭都化成一滩水,没道理这些尸体,还有海盗村的尸体会化不掉。”

  蓦地提到这个问题,墨染尘也是一头雾水,淡淡道:“或许是造作傀儡过程中,有什么东西可以抵消掉你血液里的剧毒成份。”

  “难道蛊毒?”

  蛊虫自身往往携带有剧毒,或许有一定的抵消作用。

  托月不太确定自已的想法,墨染尘却道:“同时控制这么多蛊虫,无论是人还是别的东西,应该都很吃力吧。”

  “你的意思是想顺藤摸瓜,通过蛊虫找到下蛊的人。”托月觉得此法可行,墨染尘挨着她坐下道:“控制下蛊的人就等于控制所有傀儡,我觉得很有必要一试,问题在于该如何找。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下次遇到傀儡先不杀,把人控制起来,看能不能把蛊虫……”话没说完墨染尘忽然把她抱在怀里。

  熟悉的味道里渗进淡淡的酒香,熏得托月有几分醉意,耳边有如古琴声音:“能这样抱着你真好,好几次醉醒后发现抱的是墨语,冰冷坚硬得让你想你那晚决绝。”

  “你该回去了。”托月平静地提醒,看着墨染尘不舍的神情,道:“其实这样也挺好的,你有你的生活,我有我的生活,相互不干涉不打扰,就是大家想看到的最好的常态,反正大家也不可能成真正的夫妻。”

  墨染尘沉默了很长时间,忽然一笑道:“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生活,我敬重你的决定。”你过得好我才会过得好。

  骤然放开怀里的暖玉,墨染尘头也不回离开,没有施展轻功什么的,而是一步一步在她眼前慢慢走远,一直走到路口拐弯看不到后才突然加快速度。

  托月怅然坐在门槛上,也不知道坐了多长时间,才起身轻扣大门。

  大门闻声而开,进门前回头看一眼暗道:“恰逢乱世,你我都有自已的立场,原谅我无法接受你的承。”

  回到离居,冰儿迎上前产延:“姑娘,奴婢准备好热水,先沐浴去去身上血腥味。这囚犯也真是的,哪家都不去偏偏来大家这一家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府上,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们。”

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托月灵光一闪,抓住冰儿的肩膀问。

  冰儿愣一下道:“奴婢说,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家府上,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们。”

  “有道理。”

  托月激动地抱一下冰儿。

  能吸傀儡的不是人,就是每个养蛊人必不可少的东西——蛊母。

  重修现在的府邸时,父亲把她平时受伤,清洗伤口的血水、喝过的茶水,以绞碎的纱布一起砌到围墙上。

  蛊虫惧怕她体内剧毒,以致傀儡不敢贸然靠近应府,却也迟迟不肯离开。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托月自已问自已,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吸引蛊虫。

  新应府的人员并不复杂,除了主子外都是用熟的老人,道:“冰儿,最近府上有来新人吗?”

  冰儿不假思索道:“有啊,就在咱们离居,奴婢新挑了两个小丫头使唤。”

  “我怎么没有见着?”托月不解地问,冰儿淡淡道:“那能一进来就伺候姑娘,目前只是让他们在小厨房帮帮忙,大部分事情不是奴婢做,就是交给莲儿照看,过些子再使唤他们吧。”

  “我先去沐浴,一会儿安排到他们书房。”

  托月径直走到浴室,复出来到书房时,里面站着两个十二三岁,着三等下人服饰的小丫头。

  冰儿奉上一盏热茶,小声先容道:“回姑娘,两个丫头都是十三岁,个子稍矮的是杏儿,另外一个唤叶儿,是管家从人伢子哪里习来的,查过身家清白才敢给姑娘使唤。”

  “杏儿,叶儿,还不上前见过姑娘。”

  冰儿提醒两个小丫头,两个小丫头上前见礼,动作言语都是落落大方。

  托月抿一口茶,若有所思道:“杏儿、叶儿,都是你们的本名吗?还是进府后管家给你们取的。”

  “回姑娘话,奴婢原来没有名字,家人只唤奴婢二丫,是人伢子刘婆婆给起的杏儿,说杏花的杏跟幸福的幸同音,愿这名字能给奴婢带来好运气。”杏儿麻利地回答托月的问话。

  “离居有莲儿一朵花就够了,既然你想要幸福,那就以幸福的幸为名,从今以后就唤幸儿吧。”

  “奴婢谢姑娘赐名。”幸儿马上跪下叩谢,托月示意她起来后,看向叶儿道:“你呢也是刘婆婆给起的名字吗?”

  “回姑娘,叶是奴婢的姓氏。”叶儿迟疑一下才道:“奴婢全名唤作叶黎,黎明的黎,管家说读音重了姑娘进府前的名讳,今后只能唤奴婢为叶儿。”语气里面有几分不甘。

  “叶儿识字吧。”

  托月忽然问,完全不理会她的小情绪。

  叶儿马上点点头,托月马上看向幸儿,幸儿马上道:“奴婢出身穷苦,饭都吃不饱,哪有闲钱读书。”

  感觉到一道不屑的目光,托月假装没注意到道:“在我身边侍候的人都必须得识字,所以……幸儿,你的任务就是留在书房练字,就从现在开始吧。”

  冰儿愣一下马上招呼叶儿,跟她一起抬了张书案放在托月旁边。

  幸儿一时没反应过来,等回过神时马上过去帮忙抬东西,惴惴不安地看着叶儿一脸不甘地走出书房。

  当文房四宝都摆上时,幸儿更是一脸不知所措,托月提笔写了两行字,让冰儿送到幸儿面前。冰儿教她如何研磨墨汁,一切都准备好才把托月写好的内容看在书架上。

  幸儿从笔架上挑了一支兼毫,润笔蘸墨,再对着托月的字帖,一笔一划地跟着书写。

  写完后一遍后,幸儿悄悄看一眼托月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幸儿,这是你的名字,你一定要好好练习。”

  “是。”

  幸儿乖巧地应下,继续依葫芦画葫芦。

  托月也在继续抄写《女诫》,目光不时扫一眼幸儿,恰好冰儿磨的墨汁用完了,幸儿很自然地拿起墨锭和水滴。

  娴熟地边往砚台上加水,边单手研磨墨汁,大约磨了小半池墨汁才又继续写字,并丝毫不觉得练写字是件麻烦的事情,右手流畅地运笔。

  托月都看在眼前却什么也不说,直到冰儿进来才道:“把他们两个还给管家,他们不适合离居。”

  “姑娘?”

  幸儿一脸震惊地看着托月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老爸今天生日,无法全天码字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