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、挑选丫头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89章、挑选丫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面试时间:三月二十四。

  地点:文心楼。

  事项:第一轮面试。

  皇城各府把丫头名册送到应府的第二天,便陆陆续续收到应府的回帖。

  回帖上让他们在三月二十四这天,把人送到文心楼进行第一次面试,第一次面试过关才有资格参加第二轮面试,最后才能到应府面试。

  原本学子们还在紧张备战春闱,得到这个消息顿时兴奋起来,众人都想不明白,不过是挑选两个丫头,还是两个二三等的小丫头,为什么搞这么大阵仗,是闲来无事可做吗?

  “九姑娘够精明的。”古书玉忍不住称赞道:“故意安排这么一出面试,文心楼生意又得暴涨好几倍。”

  “若不是占本公子光,你们连坐的地方都没有。”云齐得意洋洋道,墨衡宇却挖苦道:“你是该好好感谢文心楼,若不是他们拦下萧盈盈,你现在就有得头大。”

  “萧盈盈跑了,你们不也头大吗?”云齐理直气壮地回怼,其他人一赶时间无法反驳。

  “云齐说得没错。”徐还舟打圆场道:“若是让人知道萧盈盈跑了,就算是找回来了离王及你们也得担责任,还好良玉姑娘悄然交给离王处理,大家才能安然坐这里说话,自然也有九姑娘的一份功劳。”

  “九姑娘眼光独到,真不知什么人能入她的眼。”古书玉若有所思地看着一眼,站屏风外面的几道身影。

  “本公子也好奇,所以……”云齐洋洋得意道:“早跟姐妹花说过,让他们不必花心思捯饬自已,反正九姑娘又不会看上他们,全当是陪本公子出来游玩一天。”

  “在下倒是好奇,九姑娘为何闹这一出?”

  墨衡宇有些摸不透应托月心思,道:“论理她在闭门思过中,理应格外低调才是。”

  徐还舟含笑浅浅道:“应四公子倒是跟大家说过原因,说是应家二夫人想像他们府上塞人,九姑娘不想两府里闹得太难堪,就故意折腾这么一出。”

  古书玉若有所思道:“应家那位二夫人,自从丈夫、儿女先后出事,原本已经沉寂一段时间,怎么如今忽然又闹腾起来,莫非是当中有什么变故?”

  沉思一阵道:“看来得留意一下,二夫人最近都跟什么人有过接触。”

  “你是在怀疑轮hui jiào?”徐还舟第一时间想到轮hui jiào。

  “轮hui jiào正在拢络一切,可以利用、拢络的人、势力来跟朝廷抗衡。”

  墨衡宇面露忧虑之色,忽然道:“此事我必须马上回去告诉父亲和离王,让他们提前作好准备,暗中盯紧皇城那些暂时失势的家族,或者是有所求的人群,他们可能已经被轮hui jiào利用。”

  徐还舟看着下面攒动的人头道:“想必九姑娘也发现了轮hui jiào的目的,故意搞这么一出引蛇出洞。”

  墨衡宇不出声,事实上他非常不喜欢应托月事事走在他前面,而他则像是一个后知后觉的傻子,最可恶的是她拐走自已的弟弟,兄弟俩也因她而离心,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。

  古书玉和徐还舟都注意到墨衡宇的变化,没有再说托月的事情,反倒是云齐不以为然。

  嘻嘻哈哈没正形道:“九姑娘也是没办hui jiào一直盯着她不放,她自然时时留意着,以防轮hui jiào使什么阴招。”

  墨衡宇冷哼一声道:“应托月是该好好防着轮hui jiào,谁让她在不老岛上看了不该看的东西,还是轮hui jiào一直想得到的东西,就算不是长生之术,也足够让天下人垂涎。”

  闻言,徐还舟、古书玉的面色都微变,还不着痕迹地皱一下眉头。

  云齐淡淡道:“五公子,慎言。在不老岛上,六公子一直跟九姑娘在一起,九姑娘看到的六公子也必然能看到。”

  “……”墨衡宇一口气不上不下,半晌才道:“你到底是站哪边的。”

  “五公子,感情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不响,你不能把所有过错推到九姑娘身上,毕竟从头到尾都是墨染尘主动。”

  “你是什么意思?”墨衡宇气呼呼道,云齐拍拍他肩膀道:“五公子,弟弟长大了要学会放手,让他们自已闯荡,再死拽着不放,你们兄弟俩会越走越远,甚至最后反目成仇。”

  “你懂什么?”墨衡宇冷冷道。

  “本公子也是从弟弟过来的嘛。”

  云齐笑嘻嘻地回答,不知是认真的,还是在开玩笑。

  古书玉和徐还舟相视一眼,其实他们早发现墨衡宇的问题,只是以他们的身份尴尬不好提醒。

  换云齐开口就好多了,两人的身份相当,即便墨衡宇生气也没有任何顾忌。云齐已经把说到这份上,能不能解开心结全看墨衡宇自已。

  “那不是墨宝吗?”云齐惊讶地叫起来。

  墨衡宇不冷不热道:“有什么奇怪的,墨宝有个妹妹,今年也十三吧。”

  “如此说来,应该是六公子意思。”徐还舟说着十分好奇地走到窗前,墨宝是墨染尘身边第一得力,自然也好奇他的妹妹是什么模样。

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云齐和徐还舟相视一眼,回头看向墨衡宇。

  墨衡宇淡淡道:“你们没有看错,那就是墨宝的妹妹墨贝,年纪不大还特别能吃。”

  古书玉、徐还舟、云齐,三人挤在窗户前,看着跟在墨宝身后的粉肉团,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,同一个念头在心里升起:怕是墨宝养不起,才把妹妹送到九姑娘身边。

  眼看着人来得七七八八,不少人都好奇,各府同时来了这么多丫头,九姑娘会怎么挑选。

  大约是人都来齐了,文收楼的管事陵叔,抱着一堆花名册,走到大堂中间道:“第一轮测试非简单,请看在下身边的这根木桩。”

  众人马上看向木桩。

  木桩不是很高,比陵叔矮了差不多一个头。

  陵叔淡淡道:“凡身高超木桩高度,就算是自动淘汰,可以到旁边领取一份车马费。”

  噗……

  楼上有人各种喷。

  云齐大声问:“敢问陵管事,为何不能超过木桩的高度?”

  陵叔轻描淡写道:“这是我家姑娘的身高,超过此身高,说话时我家姑娘会嫌脖子酸。”

  “九姑娘双标啊。”云齐马上小声吐槽,道:“墨染尘不高吗?他应该是大家当中最高的,而且还有机会继续长高。”

  “选夫君跟选丫头,能是一个标准吗?”古书玉笑着反驳,淡淡道:“九姑娘的个头嘛,在皇城的姑娘圈里算是高的,淘汰的人不会太多。”

  几人谈话间,下面已经开始测量身高。

  前面几人都没有问题,到第七个时,那女子明明个头不高,却死活不肯上前测量。

  陵叔毫不客气道:“如果不上前测试,就当你自动放弃机会,请到那边领取车马费,下一位中山候府,请到前来测量身高。”

  “凭什么不测试就得放弃。”那女子不甘地问。

  “作为奴婢,必须无条件服从主子的命令,做不到就只能淘汰。”

  陵叔面无表情地高声回答,他不是说给面前的女子听,而是说给所有参加挑选的女孩们听。

  那女子再不甘心,听到这番话只好转身离开,中山侯府送的两名女子shunguo关,其中一名女子却是拆了发髻,勉强跟木桩并高。

  看到这幕众人才放弃侥幸心理、却没有人注意到,陵叔悄悄留出那女子的花名册。

  陵叔又打开一份花名册,看一眼送人的府邸,迟疑一下才高声道:“桐华巷应府,请到大堂测量身高。”

  桐华巷应府,蓦地听到这个名称,所有人都愣一下才想起,指着是应府二老爷一房,自从分府以后已经很少有人记得他们。

  片刻间,就看到两名十五六岁的女子,勾头小步走上前。

  快要靠近木桩时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,突然惊恐万分地后退一丈外,仿佛是木桩上有什么可怕的东西。

  陵叔眯着眼睛道:“两位姑娘,虽是九姑娘的二婶母选送,但还是要按规矩办事,不然对后面的三夫人,以及燕伯爵夫人他们都不公平,若是不测试就当你们放弃。”

  “陵管事,不是这样的。”

  两名女子为自已辩白道:“大家想测试,可是靠近木桩时,却不由自主地后退。”

  陵叔愣一下故意生气道:“胡说八道,前面这么多测试过,都没出现这种情况,公明是你们二人故意为之。就看在你们是二夫人送来的份上,在下再给你们一次机会。”

  抬手做了请的手势。

  两名女子相视一眼,迟疑一下拉着的往前走,就在他们快靠近木桩时,两人竟又一次退开一丈远。

  面对这种情况,两名女子顿时傻了眼,同时也引起不少人注意,云齐他们四人更是离开雅间,直接来到木桩旁边,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“陵管事?”

  云齐看向一旁的陵叔。

  陵叔两手一摊,表示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出现这种情况,二夫人送来的两个丫头,再不甘心也只好自动放弃,走到旁边领取一份车马费。

  云齐他们站在旁边,看着另外几家送的丫头顺利通过测试后,确认陵叔没有动手脚,才又飞身回到雅间里面,怎么想都不想通原由。

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刚没一会儿,再次出现相同情况。

  这次无法靠近的,是靖王府送的丫头,也是每当要靠近柱子时,就会莫名其妙的后退。

  雅间上四人都沉默了,墨衡宇淡淡道:“萧盈盈出嫁当天,几十名傀儡围攻松风巷应府,结果却被什么东西拦在大门外面。”

  “还有萧盈盈也趁机逃跑,并且直接到文心楼找云齐,你们想这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徐还舟也补充一句,良久后云齐才黑着脸道:“意味着靖王府,暗中勾结轮hui jiào,暗度陈仓想算计本公子,幸好被良玉从中阻止……是蛊虫。”

  云齐恍然大悟道:“这些人无法靠近木桩,是因为他们体内有蛊虫,木桩上怕是涂了什么东西。”

  徐还舟由衷称赞:“真不愧是九姑娘,小小一个面试,就知道哪些家族有跟轮hui jiào勾结,回头再报应大人,或者是大公子应熙,大理寺怕是有得忙。”

  云齐马上大声感叹道:“把携带有蛊虫的人送到九姑娘身边,心思真不是一般歹毒。”

  望着下面有条不紊进行着测试,云齐若有所思道:“本公子觉得,大家也应该跟九姑娘要点药,测试一下咱们各自的府上,有没有潜伏有轮hui jiào的教徒。”

  “轮hui jiào真是无孔不入啊。”墨衡宇马上感慨一句,道:“不行了,此事我得马上回去向父亲说明情况。”

  “五公子,这种事情又不是一时半刻能完成,留下看完再走,没准后面会有精彩的表现。”云齐伸手半下墨衡宇,似笑非笑道:“你猜猜看,九姑娘会不会轻易,就让那些身带蛊虫的女子回府。”

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墨衡宇于惊讶地看着云齐。

  “傀儡的问题,不是杀死几个女子能解决。”云齐难得一脸认真道:“九姑娘怕是要对蛊虫的源头下手,所以她最需要的应该是几只蛊虫,通过蛊虫找到源头,一次性斩草除根、记绝后患。”

  徐还舟却叹气道:“谈何容易,轮hui jiào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灭了多少回都没灭成。”

  古书玉看到他这样,附和道:“轮hui jiào存在几百年,早就深入人心,教徒无数。以前从不跟朝廷作对,最近十几年越发猖狂,尤其是在应大人入主大理寺后,两家仿佛天生有仇。”

  “大约是应大人触动了轮hui jiào的利益,迫使他们不得不频繁露面。”

  云齐又一个脑洞大开的想法,另外三人却破天荒地认可,墨衡宇看一眼云齐道:“云三公子在定海城待一段时间,似乎跟从前有些不同。”

  这是隐晦提醒云齐,注意保持常态,不要让人看出马脚。

  云齐继续笑嘻嘻道:“怎么说也当过定海城的父母官,经历不少惊险场面,有一点点改变很正常嘛。”

  墨衡宇没有再说什么,云齐说得没有错,人总是要成长的。

  他们走后云齐独自一个留在定海城,没有他们帮忙,还不照样把定海城的管理得井然有序。

  第一关测试很快便结束,他们送过去的人都没问题,倒是有几个不起眼家族,跟应府平时出没什么来往,反倒是出现不能靠近木桩测量的情况。

  “这些家族得记下来,回头好好调查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墨衡宇自已提醒自已,下面陵叔已经宣布第二关考核道:“挑选上来的,须得从二等丫头做起,年岁太大不合适,所以年逾十五岁的姑娘们,请你们领取车马费离开,当然也可以留下来逛逛,文心楼的景致还不错。”

  此项要求一出,四下里当即响起哀怨的声音。

  四人也不由地相视一笑,因为这一项要求,他们挑上来的人悉数被淘汰。

  云齐一脸我早知道的表情道:“什么面试、考核都是假的,没准人选早已经内定好,大家的人都是走过场。”

  古书玉和徐还舟是真的早知道,当初应轶就说让他们凑凑热闹,所以挑选的人也极为随意,只不过很好奇托月会挑选什么人伺候自已是真的。

  楼下陵叔再一次强调道:“大家不要抱侥幸心理,你们的资料回头都是要复查的。”

  此言一出,就又有几名女子出来领车马费,一百多人的队伍最终于只余下二十多人,而二十多人里最终能留下的,却不会超过一个手的数量,或者还会更少吧。

  留下来的二十多个人,稍后会有马车送到他们应府,接受九姑娘的亲自面试。

  和风容与,托月抄完最后一遍《女诫》,让冰儿收起来问:“幸儿和叶儿的家世,良玉那边可有查清楚。”

  冰儿把抄写好的竹简,收到旁边的箱子里道:“管家方才让人送回来消息,那叶儿倒没什么大问题,倒是幸儿的兄长曾跟姑娘同窗过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托月不解地问。

  “是欺负阿弥的男门生之一,其父是颐王手下的千夫长。”

  冰儿这样一说,托月马上明白原由,能顺利进入应府,绝不是一个偶尔的机会,肯定有人从中安排。

  托月冷冷道:“管家出手,招不招都得扒掉一层皮,送回去让她哥好好瞧瞧。再有这样的人混进家里,你就告诉管家以后不要手下留情,给我往死里拷问。”

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冰儿知道,她是在为阿弥不值。

  托月每天都会去看阿弥一回,只要她肯吃肯喝,见不见人说不说话都无所谓。

  莲儿从外面走进来道:“管家差人来传话,说文心楼那边已经把人送到,问姑娘什么时候开始面试。”

  “你去回管家,让他把人领进来吧。”

  托月放下笔,起身对冰儿道:“你陪我去换一身衣裳,再重新梳妆打扮。”

  管家亲自领着二十多名小姑娘来到离居,直带到和风容与下面,把人交给文心楼的刘妈妈才放心地离开。

  二十多名小姑娘悄悄打量着这座院落,大约都想一会儿就能见到,景国充满传奇色彩,且最有才华的应家九姑娘,心里面既好奇又紧张,还有一丝丝期待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