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、挑选丫头2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90章、挑选丫头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姑娘,要马上面试吗?”

  冰儿问站在二楼窗口,看着一群吱吱喳喳说话的女孩。

  托月淡淡道“不急,我想听听他们说什么。你把花名册拿过来我瞧瞧,都是哪几家府上送的姑娘。”

  “姑娘稍等。”冰儿出去片刻,复上来奉上花名册道“奴婢方才看了一眼,发现六公子身边,墨宝的妹妹也在名单里面,唤墨贝,今年十三岁。”

  “还有吗?”

  “还有三夫人送的人也在里面。”

  “燕伯爵府,镶国公府送的人,也在下面的队伍面。”

  托月嘴角一抹讥诮道“三婶母送人我能理解,姑母给我送人,倒是让我觉得很稀奇。”

  冰儿却不以为然“奴婢倒不觉得稀奇,燕伯爵府还是燕伯爵府,如今大家可是户部尚书应府,轮品级别他们高,燕夫人应该借着姑娘是在向老爷示好。”

  “花名册,是不是父亲也有一份?”

  “是。”冰儿道“花名册是经管家的手,再转到姑娘手上。”

  托月马上知道怎么做,管家必然先把花名册给父亲看过,父亲没有给她任何指示,说明他不会过问挑选丫头事情。

  “就在书房面试,你去安排一下吧。”

  托月淡然吩咐,冰儿愣一下马上下楼,到书房准备面试要用的东西。

  大约一刻钟后,冰儿走到外面长廊上,捧着花名册道“吏部尚书府的荣儿、宁儿,请随我去面试。”

  两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,忐忑不安地跟着冰儿来到书房,看到里面一排排摆满书籍的书架,惊讶得不由张大嘴巴,怎么看都不像是小姐姑娘们书房,倒像是学里先生们的书房。

  冰儿带着他们转过几排书架,眼前空间豁然开朗,当中一架绣翠竹的屏风,隐约能看到后面的人影。

  屏风前面摆着两张书案,上面摆放着文房四宝,两个相视一眼小步走上前下跪行礼,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,静等屏风后面的女子发话。

  “你们坐到书案,冰儿会念一段文字,你们把她念的内容写下来。”

  托月没有浪费时间,直接让他们开始考核,两名女孩顺从地坐到书案后面,上面笔墨都已经准备齐全。

  “你们准备好了吗?”冰儿轻轻声问。

  “大家准备好了。”荣儿看一眼宁儿才回答。

  冰儿开始念书,内容是大家耳熟能详的《三字经》,那怕没有上过学的人也能念几句。

  两个小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紧张,直至冰儿念完第一遍后都没有下笔,冰儿淡淡道“不必太过紧张,我还会再念两遍,能写几个字是几个字,实在不会可以直接放弃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冰儿正要念第二遍,宁儿突然放下笔,拉着荣儿战战兢兢跪在地上。

  看到这情形,冰儿大约猜到原因,淡淡道“你们有什么话尽管说,姑娘不会为难你们。”

  宁儿用力地磕头道“九姑娘,奴婢与荣儿都没有读过书,连自已名字都不会写。请九姑娘饶大家一命,奴婢们一定会感恩戴德。”

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从屏风后面飘出一个清清冷冷,没有情绪的声音。

  两个小姑娘一脸不知所措,跪在上不知该怎么做才是对的。

  冰儿淡淡道“你们先到那边廊下喝杯茶水休息,稍后会连同其落选的人一起送出府,不必太过担忧。”

  “姑娘不罚大家?”荣儿小心翼翼问。

  “你们还不是应府的人,姑娘怎么可能罚你们。”

  冰儿又好气又笑地回答,无奈道“好了,你们先过去,那边有点心茶水,饿了可以吃点东西。”

  两个小姑娘顿时一脸受宠若惊,激动得一步三回头地走向那边的长廊,托月忍不住道“看到没有,全皇城,不,全天下你都找不到我这么好的主子,点心任吃钱随便花。”

  “那是姑娘自已懒。”冰儿忍不住吐槽。

  走出去又叫了两名小姑娘时来面试,却是镶国公府送来的两名侍婢。

  冰儿让他们先写自已的名字,然后面不改色地念起了《千字文》,《文字文》的字比《三字经》的字繁琐。

  大约心里还记挂着玉德公主,故意挑笔画最多的几句念,两个小姑娘努力半天,却只写出一两个字,最后生生急得掉眼泪才让他们去休息。

  面试完全没有公平可言,冰儿完全是看菜下碟。

  跟应府关系好的,出题比较简单,关系不好的难到人家小姑娘两眼泪汪汪。

  托月也不管她,反正只是走走过场,人早已经选好,是三夫人送过来的,三老爷营里将士的遗孤。

  按三夫人的意思,放在她身边学两三年规矩,到时候再帮他们各寻一门好婆家,终身好有个依靠。

  三夫人把人送来后,托月特意让人去查过。

  确实是两个将士遗孤,且出身贫苦人家,是两个吃苦耐劳的小姑娘,能背《百家姓》等几本蒙学的书籍,还会些拳脚功夫。

  出神间看到冰儿笑眯眯进来,后面还跟着肉肉的小粉团,一双大眼睛圆圆溜溜,天真好奇地提着过长的裙摆,有些费力地跨过门槛,上前恭恭敬敬地向托月行礼。

  “墨府墨贝给九姑娘请安!”

  肉粉团的声音充满稚气,一边悄悄打量着四周。

  冰儿早说过,墨宝把妹妹送过来,托月淡淡道“墨贝,你可有什么东西要带给我。”

  墨贝从怀里取出一封信,双手呈上前道“公子有一封,让奴婢交给姑娘,说姑娘看完后会把墨贝留在身边,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。”

  “墨贝乃墨宝胞妹,兄妹二人自幼父母双亡,上无长辈亲戚扶持。墨贝日渐长大,及豆蔻之岁,晚朝轩无人教导,唯托与妹妹,墨宝方无后顾之忧。”

  望着熟悉的字迹,托月淡然笑道“今年几岁,都念过什么书。”

  墨贝都一一回答,今年十三岁,读过不少读书,字也是墨染尘亲手所教,除了能吃和胖没有缺点。

  “你到我这里。”

  托月示意墨贝,到屏风后面。

  墨贝看一眼冰儿,冰儿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。

  肉团团灵活绕过屏风,然而看到托月时却一个刹住脚步,张大小嘴惊讶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托月看到她震惊的小模样,忍不住好奇地问。

  墨贝甩甩脑袋道“姑娘长得好漂亮,跟公子一样漂亮,公子不出门的时候,披下头发就跟神仙似的。”

  “你看到过?”托月惊讶地问,墨贝笑眯眯道“还小的时候吧。哥哥没空照顾奴婢,公子会把奴婢留在书房玩,教奴婢读书写字给奴婢好吃的,不过十岁以后哥哥便不让奴婢去书房。”

  “你哥哥是为你好。”

  托月含笑道,把面前点心放到墨贝面前。

  此决定无论是墨宝的想法,还是别人的提醒,都很符合墨家人的风格。

  墨贝拿起一块点心,犹豫一下又放回去,托月有些惊讶道“怎么不吃,福家楼的芋头酥很好吃的。”

  “……”墨贝抬起头,眼圈红红,泪珠儿在打转。

  “怎么了。”

  托月没想到一碟点心,竟把人家惹哭

  墨贝吸吸鼻子,扁扁嘴道“他们说奴婢吃得太多,哥哥养不起才把奴婢送走。“

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托月马上否认,给她一杯茶水,含笑道“你已经十三岁,再过两年及笄就是大人,有很多事情是你哥哥,还公子都教不了你的,只有女子才能教会女子,所以把你送到我身边,到了出嫁年龄还是要回去的。”

  “奴婢很能吃的,会不会把姑娘吃穷了。”墨贝天真地问,不等托月回答,就听冰儿噗一声。

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良久托月才悠悠回答。

  墨贝才拿起面前点心,小心翼翼送到嘴边。

  冰儿继续叫人进来面试,无论识不识字,反正总有落选的理由。

  直到一道爽利的声音响起“奴婢晓月楼秀禾拜见姑娘,陈娘子说姑娘最近不便出门,特意让奴婢过来伺候,无论量体裁新衣还是改旧衣,姑娘都可以交给奴婢。”

  “那我考考你,技艺不好我可不留你。”

  “请姑娘出题。”

  “墨贝,你出去,让秀禾改一下你的衣服。”

  托月看一眼见底的点心碟,让墨贝出去改一下身上衣服,方才进门时发现她的衣服有点过长。

  秀禾骤然看到墨贝,眼里闪过一抹小小的震撼,回过神用专业目光看了看道“裙子是长了一点,奴婢很快能改好。”

  “用脱下来吗?”墨贝抓住衣服问。

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秀禾拿出剪刀和针线包。

  托月不想浪费时间,淡淡道“跟外面的人说,说已经挑选够,其他人可以领车马费回府。”

  冰儿福身走出书房,托月从屏风后面走出来,蹲在地上看秀禾拆墨贝的裙摆,猛地抬头撞上托月的目光,瞬间忘记自已一下该干什么事情。

  “继续呀。”

  见秀禾不动,托月出声催促。

  秀禾哦哦哦几声,赶紧把过长的裙摆上折,然后用针固定好位置。

  墨贝欢快地笑道“秀禾跟奴婢一样,被姑娘的美貌惊吓到……”

  不等她说完,就被秀禾赏一记爆粟道“什么被惊吓到,那叫被惊艳到。惊艳到,懂不懂?”

  “换别人是惊艳,你方才是惊吓。”墨贝马上反驳,秀禾扬了扬手中的针道“偏偏不我不帮你改衣服。”

  “作为奴婢,必须无条件服从主子的命令。”墨贝重复陵叔在文心楼说的话,秀禾顿时又觉得老天爷偏心,为什么某些人在天真的同时,依然会很聪明。

  “凭什么,大家还没面试。”

  “大家要见姑娘,请她出来说句公道话。”

  “辛苦了好些日子,凭什么说够了便够了,最少让大家见一面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忽然从外面传来抗议的声音,就听冰儿冷斥道“你们是什么玩儿,姑娘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。”

  这些人的表现让托月感到十分惊讶,问“秀禾、墨贝,假使今天在你们之前,我便找想要的人选,你们会不会非见我一面不可。”

  “有遗憾,但不会死皮赖脸,更不会强迫。”

  秀禾不假思索地回答,墨贝甜甜一笑道“我会把信交给冰儿姐姐,再回去找哥哥。”

  托月理一下墨贝的头发,听着外面的打斗声道“你们就好好待在这里,我出去一会儿就回来,回来让人安排你们的住处。”

  最一个字落下时,托月已经消失在书房,留下秀禾和墨贝面面相觑,一脸不不知发生什么事的表情。

  托月来到廊下,平静地看着冰儿带着凌霜、凌雪,跟七八名丫环打扮的女子交手,拦着不许他们靠近和风容与。

  再观那几名女子出手狠辣,此等武功修为,放到江湖上也是排得上号。

  眼看冰儿和凌家姐妹就要落败,托月毫不犹豫地出手,以一种奇特的身法加入战斗圈。

  那些被吓得躲起来的女子们,只感到一阵香风从身边吹过,还弄清楚怎么回事,就看到有人受伤倒地。

  托月并没有有剑,而是凭一双肉掌,就打得对方不能动弹……几名女杀人能顺利进入应府,且不害怕托月靠近,显然不是轮hui jiào的教徒,极可能是皇城里什么人雇来的职业杀手。

  几名女杀手看到同伴一出就被废掉,不敢恋战,打算退走时却被墙头上的弓箭手挡住去路。

  托月边跟女杀手拆招,边淡然吩咐道“冰儿,这里用不上你们,你跟凌霜、凌雪一起,送落选的姑娘们出府。”

  “奴婢遵命。”

  冰儿朝凌家姐妹招手,让他们配合自已,把落选的聚到一起。

  几名女杀手见逃跑无望,只能狠命地冲向托月,托月却不下死手,只是让对方无法反抗。

  直到最后一名女杀手倒在地上,托月坐在走廊的护栏上,看着七人挖苦道“功夫还没学到家就出来坏口碑,不怕以后没人上门做生意吗?”

  江湖上的杀手组织多不胜数,托月懒得理会是哪一个,封了七人经脉道“把人带到外面解决,不要脏了离居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几名女杀手傻了眼,连谈判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人强拖出外面。

  待几名女杀手被带走后,冰儿淡淡道“你们不用害怕,这些人杀手冒充的,如今已经被姑娘解决,大家可以安然地出府,路上绝不会有人为难你们。”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