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章、重返国学院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93章、重返国学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从幽幽的琴声里,墨染尘听到托月的迷茫、痛苦、挣扎、忏悔。

  迷茫因为她不知道自已做的事情是对是错;痛苦是她因为伤害了一个无辜的生命,原本她是要救那女孩;

  挣扎是实验需要继续,不实验无法解决问题,继续实验却无法完全保证女孩们的生命,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,即便他们身负毒蛊。

  在傀儡蛊没有发作前,谁也没有权利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。

  墨染尘知道托月杀过很多的人,可她杀的都是该死之人,而那个小姑娘是她想救的结果意外死亡。

  这次意外对她的打击很大,面对无辜的生命,她不知该如何弥补自已过错,所以她才会如此痛苦、迷茫、纠结

  “你抚琴,我来抄写《往生咒》,等出城后我去一趟青云寺,请大师持颂过再烧掉。”

  墨染尘起身把外头的小几挪进来,就坐在托月身边抄写,如果这样能让她感到好受点,他很愿意这样陪在她身边。

  夜在琴声的衬托更安静、宁静,托月的情绪也渐渐平伏下来,停下道“就抄到这里吧,已经很晚了,你明天一早还出远门,不该太晚休息。”

  “如果可以,我愿意陪你一整晚。”

  这句话墨染尘在心里说,淡淡道“还差一行,写完我就回去。”

  托月没有坚持,墨染尘也信守承诺,抄完最后一行字搁下笔,把写好的《往生咒》叠放好,俯身亲吻托月的额头,再轻轻拂过她的双唇。

  把托月给的竹简藏怀里,从窗口跳出外面。

  墨染尘忽然回过头,看到托月站在窗前,朝她挥挥手才迅速离开应府。

  托月站在窗前,直到墨染尘的身影消失才关上窗,他们是同一类人,所以墨染尘知道她会难过,正如她也知道他的痛苦地、无奈、迷茫、纠结,可惜现实太过残酷,让他们站在对立面。

  “跟着他,护他周全。”

  皇上是要他找轮hui jiào的总坛,光凭他和墨宝两个人根本不可能完成。

  托月看着从前纤尘不染的男子,为了她却甘愿被卷入权力纷争里,很多时候无法拒绝他的一再靠近。

  日月如梭,光阴似箭。

  眨眼间便来四月,十五名少女的失踪案,还是没有任何结果,报案的家族却相续出问题。

  这些家族被不同的罪名抄家、入狱、流放、斩首……时间一长,大家便不再提此案,而是被春闱考试、皇城十子等活动抢走关注力。

  托月又回到国学院,事实在四月的第一天,周先生就把她拎进国学院。

  提着她的衣领来到一处偏远、僻静的院落,指着坐在院子里晒太阳的一群女孩道“自已的事情自已完成,我不会帮你擦屁股。”

  “怎会是学生自已的事情?”

  托月马上反驳道“学生把他们关到这里是为了什么、为了解决轮hui jiào傀儡蛊的事情。解决傀儡蛊为了什么,自然是为了铲除轮hui jiào?铲除轮hui jiào是为了什么,为了保护景国江山稳定、繁荣昌盛。”

  “所以呢?”周先生问。

  “保护家国安稳,是身为景国人的责任。”

  “……”周先生对托月这番大义之言,竟挑不出一丝毛病,压着怒火道“你赶紧解决好,回头还有事要你去办,你以首席弟子只是用来摆设吗?一屁股事情等着你处理。”

  国学院,众人对托月回归,抱有不同看法,不过也只敢背地里谈论,面对托月还是要装作若无其事。

  托月依然记挂着藏书阁的事情,把追踪香带在身上便出门,若无其事走进藏书阁,见过几位老学究后,以找古籍为借口在藏书阁内转悠。

  绕着一排排书架走了一大圈,托月最后停在上次发现人影的书架附近。

  藏书阁谁都可以来,就算被她发现也没必要躲藏,除非是对方不想让她发现藏书阁的秘密,所以才匆匆隐藏行踪,把她的注意从眼前的书架转移走。

  上次她在屋顶上观察过藏书阁的结果,在表面上设一间密室可能性不大,最大的可能就是下面有一间地下室。

  托月闭上眼睛,顺着这排书架的终点,慢慢地移动脚步,感觉脚下与众不同的地方,顺走、逆走、绕圈走,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同之处。

  盘腿坐在书架尽头,托月望两排书架间,细细长长的过道。

  跟另外上百条过道并没有不同,如果她是设计地下室的人,应该怎么设置才能让入口足够隐蔽。

  忽然想到一样东西,或许可以帮她找到机关,托月迅速把藏书阁的旧图纸、新图纸,以及书架的摆放设计图统统搬出来,按时间顺序摆在过道上。

  托月每张图纸都认真看过,在脑袋里以各种方式组合在一起,再逐一进行对比看其中的差别。

  方法听起来很简单甚至很笨,可是看过图纸的人都不会认为简单,上面密密麻麻的线条,足可以让大部分人看得吐血几升,也只有托月这样记忆力超群的人,才敢用这样的方法解决问题。

  地下室在藏书阁初建时便有,进出口是固定的,中途不可能改变位置。

  几代人传下来的设计图,肯定都会掩饰同一个地方,托月现在就要找出那个共同点,只不过图纸上书架的摆放法,似乎并没有刻意要掩饰什么,几代图纸并没有任何交合点。

  托月不禁怀疑自已的想法,难道是她想法有问题,怅然回到平时坐的位置出神。

  “九姑娘,你折腾大半天,到底在找什么东西?”孟老学究忍不住问,托月不假思索道“晚辈在找室入口?”

  托月的话,把老学究逗乐,孟老学究抚着雪白的胡子道“老夫当日就随口一说,你这小娃娃还当真了。你别告诉老夫闭门思过一个多月,就是是琢磨藏书阁密室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托月马上否认,编个借口道“晚辈可是一个月抄完了三百遍《女诫》,手都快要抄断。“

  “怪不得皇上提前结束你的惩罚,八成是看你认错态度好。”庄老学究忍不住打趣,想到托月当天竟跟颐王杠上,这些家伙也不由暗暗佩服。

  “楚月在国学院横行霸道,是该有个人教训教训。”

  张老学究直接站托月,托月笑笑道“晚辈虽不是迂腐之辈,却也有觉得这样的女子进国学院,就是在浪费资源,还不如把位置让多愿意用心学习的人。要晚辈是院君大人的话,这些人入学得交一大笔赞助费。”

  “赞助费?”孟老学究不解地问。

  “这些女子进国学院,有几个人是认真作知识。”

  托月忍不住讽刺道“他们不过是进来镀层金,出去后混一门好婚事,浪费国学院的名额。”

  庄老学究也忍不住停下笔听托月说道,托月一脸认真道“国学院目前人员配置,只能承受三百名学员,学院应该优先把名额给有才学的人,至于想进来镀金的,就属于是扩招的,超出了国学院目前的教学力量。”

  “别卖关子,赶紧给大家说说。”张老学究忍不住倚老卖老,催促托月赶紧说出她的想法。

  “所以需向收取他们一大笔银钱,用这笔钱另外再请人教导。”

  托月说远后一脸不屑道“反正这些人的目的只是进国学院,能不能学到东西根本不重要。所以谁教还是教。”

  孟老学究想了想道“虽说有教无类,可是有些人呀……还是要区分区分的,把三百个名额都给有才华之辈,再增添三四十个扩招学位,满足某些人虚荣心,倒是个不错的办法。”

  庄老学究看着托月,露出慈祥的笑容道“老夫坐在这个位置几十年,而今听你这个小娃娃一番话,竟有增长见识的感觉,不服老都不行,回头我跟院君大人提提,小丫头不会怪老夫抢你功劳吧。”

  “无妨,您老高兴就好。”托月忽然想到什么,好奇地问“庄老学究,你方才说坐这个位置几十年,难道不是按照季节变换位置吗?”

  “怎么个按季节主变换位置法?”庄老学究不解地看着托月。

  “就是冬暖夏凉。”托月说明道“冬天把桌子摆到暖和的位置,夏天就挪到阴凉之地,难道藏书阁不是吗?”

  “你忽然提这个问题,老夫才注意到,自老夫进贡院到如今的国学院,似乎一进是这个角落处理工作,顶多跟大家换换位置坐,倒从没有说搬到什么冬暖夏凉的说法。”

  张老学究在孟老学究说完,拈着胡子点头称是道“老夫隐约记得,当年老学究们也谈论过这个问题。”

  托月感觉到,有个东西马上就要冲出脑海,那边张老学究继续说道“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不了了之,你今天一提起老夫便记些陈年旧事。”

  听完几位老学究的话,几张书架摆放设计,马上在脑海里浮现。

  托月暗暗说了一是啊,藏书阁历经几百年风风雨雨,很多位置的作用在必变,唯独这里一直没有变过。

  看到托月的神情,几位老学究也是眼前一亮,孟老学究试探着小声问“九姑娘,你是不是觉得,密室的入口就在这里,在大家天天工作的地方?”

  “晚辈方才研究藏书阁的设计图,发现不只大家以及上一代老究们,是在这个位置工作,而是从藏书阁落成,就一直是在这个位置办公,不过是不是真的有密室,还得查证一番才行。”

  托月不得不佩服前人的精明,谁能想到密室的入口,就在几位老学究身下,就算知道怕是也没有机会潜入密室。

  “九姑娘别愣着,赶紧找啊。”

  没想到几个老家伙比托月还积极,不等托月说出所言,已经开始在附近查找。

  托月没有急着动手,若入口真在这里,打开密室的机关应该也在附近,找到开门机关还怕找不到密室。

  机关从藏书阁建成便一直存在,托月把目光附近寻找存在几百年的老东西,几百年来没有损坏,一直在众人的眼皮底下却双不会引人注意。

  “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”

  托月在心里问自已,一遍又一遍地搜索。

  藏书阁为了方便管理,所以这位置在门口正对面,只不过在门与书案间隔着一道屏风。

  屏风在不久前刚换过,屏风的内容是历任院君大人教学的中心思想,接来便是几根柱子,打开密室的机关应该不在屋顶柱梁上,毕竟不是每一任院君大人都会武,肯定是便开启的位置。

  他们使用的书案,看包浆成色顶多几十年,连他们身后的书架都换过,到底还没有什么东西几百年不用换。

  托月想了想问“几位前辈,假如说院君大人要在藏书阁看书、办理公事,有他们有没有专用的位置,或者是什么他们才能接触的东西。”

  密室存在着国学院的重要物件,以及一些不能示于人前的j shu。

  院君大人就算要打开,也应该背着所有人,所以一是一个只有院君大人,才有机会进入的空间。

  “有啊。”

  孟老学究不假思索回答。

  迫不及待走到一处书架,朝托月招手道“上任院君大人,为了不被前来借收的门生打扰,故意用书架挡住自已。周院君性情坦荡,待人接物都非常有耐心,自上任以来倒从未进去过。”

  托月玉手按在书架上,暗运真气轻轻一推,果然露出一个合两人同时进出的入口。

  正做准备进去时,托月发现几位老学究实情有些古怪,不解地问“几位前辈,是有什么话要说,还是想起什么事情?”

  张老学究淡淡道“到底是院君大人的地方,不先问问主人吗?”

  托月想一下,点点头道“张老学究说得对,不如让人把院君大人请过来,请他跟大家一起进去吧。”

  几位老学究的目光同时落在她身上,托月笑着合上门道“跑腿的事情岂能劳动几位前辈,还是晚辈去请周先生,找到密室要不要打开,还得由周院君来决定。”施展轻功去找周先生来开门。

  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