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、地下密室1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94章、地下密室1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你急巴巴把我拉过来,就是为了要进我的地方找书。”

  当听到把他叫过来的理由,周先生想把她扔出国学院,冷冷道:“要是没有更好的理由,你就准备抄三百遍国学院的院规。”

  托月马上大声抗议道:“凭什么?学生才抄完三百遍《女诫》再抄三百遍院规,手会断的呀,我要告诉我爹,您把他女儿当成是免费劳工,使劲的压榨。”

  周先生不以为然,板着脸道:“你去告诉你爹呀,看他是宠着你,还是直接就罚你跪雨地里。”

  几位老学究一听,马上惊讶地看向托月,他们似乎不敢相信,托月这样乖巧聪慧的女孩,应大人怎么舍得罚她在雨地里。

  “正好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病倒了,再休息一两个月。”

  周先生似是吃定托月,冷冷道:“你有那么多时间,不怕被人捷足先登吗?”

  “院君大人,保护好密室是您的责任,跟学生没有关系。”托月抛下话拧转身就走出藏书阁,留下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“几位前辈瞧瞧,这小丫头有多嚣张,连本院君都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周先生回头向几位老学究诉苦道:“应大人那么威严的一个人,别说是应家的几位公子,连罪犯都闻风丧胆,都没能辖制住这丫头。上回是打了颐王,下回不知道又是哪位王爷。”

  孟老学究不以为然道:“九姑娘平时挺可爱的,大家几老家伙还蛮喜欢的,可是每次遇上你就她炸毛。”

  面对几位老学究的质疑,周先生赔着笑脸道:“学生会反省的,争取下次不惹她炸毛,那几位前辈能否告诉晚辈,九姑娘一个上午,在这里折腾什么事情?”

  “找密室。”

  张老学究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  庄老学究淡淡道:“你辜负了她一个早上的心血。”

  周先生马上一脸妥协道:“晚辈知道了,明天她要来藏书阁,麻烦几位前辈告诉她,这里她可以想进就进。“

  目送周先生离开,孟老学究马上道:“他走远了,还不快出来。”

  托月马上出现在门口,笑眯眯地走进来,轻轻推开那扇门。

  孟老学究好奇地问:“他真的会去告诉令尊,然后令尊会罚你跪在雨地里?”

  托月想了下道:“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,眼下晚辈先进去看一看,有什么不懂的话,还望几位前辈指点晚辈。”

  几位老学究相视一眼,就看到托月推开门径直走入内,却没有顺手把门关上,几个老人精马吃明白托月用意,自然是想请他们帮忙一二,帮不帮就看他们进不进这扇门。

  大约有些日子没人使用,眼下又经历了阴雨绵绵的春天,还没进托月就被呛得打了几个喷嚏。

  托月赶紧取出帕子捂住口鼻,走进门才发现小书房是下沉式,与地面落差将近一丈,外面看的很容难察觉到这里竟隐藏着一个小书房。

  待味道散得差不多了,托月才沿着仅三尺宽的石阶往下走。

  走下石阶时,托月并不是一下走到底,而是每走一级都会把小书房,细细地环视一周,结果是什么都没有发现到。

  里面的空间并不是很大,书案、床榻,就占了小半的空间,书案后面的架子上,摆着一些看上去有些年头的竹简,另外两面墙上挂着一些,年代不处久远的字画。

  由于天气潮湿的原因,好些字画上面都出现霉点,都不是什么名家之作,怪道上任院长没有带走。

  托月毫不犹豫地坐到书案上,历代院君才知道的秘密,自然是在院君大人抬手可及之地,一旦发生什么意外的话,趁敌人不留神就能启动机关。

  先查检查过案上的东西,再是整张书案,连一个牙角一条案腿都没有放过。

  回身看向半丈高的书架,仔细检查过一遍没有发现,无奈地坐在书案后面,看着对面上墙上发霉的字画出神。

  托月坐了一会儿,还是走过去把字画,一一掀起来检查后面的围墙,令人意外的画面后面的墙是木板钉成,算然历经不少岁月仍然光亮如初,丝毫没有发霉的痕迹。

  用手轻叩木板,回传的声音说明后面的是实心的,说明后面并不存在空间。

  折腾了好一会儿,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,托月干脆坐在书案后面一动不动,两手托着腮思考小书房里,还有什么是自已没有动过的。

  应府书房。

  周先生冒火地抱怨道:“你也知道,这几位老学究是国学院的老祖宗,上任院君跟他们都没说不上几句话,也不知道你家丫头给他们灌了什么药,一个个把她当成宝贝宠,整天在藏书阁内胡作非为,他们也不在意。”

  “所以……”应老爷从一堆公务中抬头。

  “再这样下去,估计她会把藏书阁拆掉。”周先生不解问:“她是怎么做到。”

  “用心。”应老爷头也不抬道:“虽然你很不服气,可是你不得不承认,我女儿做事很认真。就像是傀儡蛊,或许阿离知道的,比她告诉大家的更多,尽管她对每个人都重复着相同的话。”

  “谎话连篇,跟用心有什么关系?”周先生还是很生气,应老爷淡淡道:“最少她顶住了皇后娘娘的逼问。

  “皇后娘娘的审讯手段……确实没几个人能抵挡住。”周先生也不得不承认,男的抵挡不住皇后娘娘的魅力,女的则承受不住皇后娘娘的强大气场。

  逼问不出想要的内容,盛怒之下收那把剑,只是不知道那把剑原来的名号。

  “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周先生看向至交好友,以前这个女儿但凡有一点对恭敬,他必然不动声色的处罚。

  “说什么呢?”应老爷竟停下笔想一下道:“你应该清楚丫头的破坏能力,建议你在小丫头没有毁掉小书房之前,赶紧回去看一眼。”

  最后一个字刚落下,周先生已经起身,连告辞也不说就消失书房。

  应老爷神情有些复杂,良久后才重新拿起笔,继续查阅户部的公文,在上面圈圈点点,最后竟再弃笔不动。

  “周院君会打你吧?”

  孟老学究怎么也没有想到,托月会用如此暴力的方式打开密室的入口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没事,回头我出钱请人来重修便是,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叫问题。”

  “两百多年没人进去过,里面是什么环境谁也不清楚。”张老学究小声提醒道:“九姑娘,你一定要小心,千万别太过勉强自已。”

  “四位前辈就在外面守着,还有你们把这个拿在手上。”

  托月用剑划破掌心,把擦拭伤口染血的帕子,塞进装空笔筒里面,递给最近的庄老学究:“我的血含有剧毒,里面若有什么东西跑出来,把帕子放在你们身前,任何东西都不敢靠近你们。”

  庄老学究接过笔筒,想要取出帕子看一眼。

  托月马上制止道:“您只要碰一下上面的血,马上能把您化成一滩臭水。”

  四人相视一眼点点头,托月转身走进密室,经过一段时间的通风透气,里面已经没有初打开时刺鼻的味道。

  托月一手握剑一手拿着火折子,靠着微弱的火光走下旋转梯,幸好楼梯并不太长,下去也不过半丈多深,走下最一层阶梯顺手点亮旁边的长明灯。

  望着眼前的密室,托月不禁有些失神。

  原以为只是一个小空间,没想到下面空间,比上面的空间还广阔,布局也更为得复杂交错。

  托月自认为,短时间她内不可能看完全部,第一时间闭上凝神聆听,密室内有没有别的存在,结果托月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。

  这不合理。

  密室即便多年没有人进来过,没道理连寻常的蛇虫鼠蚁都绝迹。

  除非是密室里面有什么,能让这些小动物畏惧的东西存在,但也不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吧。

  若非活物就只能虽毒的植物。

  托月在心里大胆地假设,同时张开双手闭上眼睛,感觉着密室内的气流。

  植物的生长或许不需要太多的阳光,但绝对不能没有水。托月稍微回想一下上面的情况,就知道往哪个方向走。

  藏书阁的西边有一个面积不小的池塘,托月第一步就往西边的书架走,西边的空气确实是略潮湿些,可是除了墙面上有些青苔上,并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南边对应的就是上面,几位老学究经常坐的位置,有没有东西方才已经一目了然。

  正要往另一个潮湿点走进,托月忽然想到人影消失的位置,异血脉拥有特殊能力,是不是能感知地下的东西。

  托月马上改变方向,前往那天发现人影的对应位置。

  借着火折子微弱的光,终于在那里发现一株鲜红如血,有点像灵芝一样的东西。

  托月用火折子,把附近的长明灯一一点亮,四周是各种古籍堆积如山,而面前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血灵芝。

  血灵芝下面连的不是枯木桩,而是一截白色的半透明的石头,上面血灵芝就像扎根在折色石头上,不少像树木根须的东西渗入白色石头里面。

  面对似曾相识的东西,托月不由地咽一下口水。

  这东西若是推倒,侧过来摆放的话,就是迷你版的双生天石。国学院下面怎会有这东西?

  托月迟疑一下走上前,当她靠近双色天色时,却没有不老岛上那种恐惧生起,难道这只是一块普通石头,只是碰巧长得像双生天石。

  假如那天的人影真的是异血脉,他们进密室是不是就为了这东西?

  这个东西于他们而言,是能让他们畏惧,还是能让他们能力得到增长的宝贝?托月此时一无所知,她怕得得费一些时间慢慢查证。

  想到这里托月走出密室外面道:“诸位前辈,下面空间跟上面一样大,布局也差不多,另外还有一样于晚辈无害,但对大家来说十分可怕的东西,晚辈可能要花些时间在下面研究,周先生若不是过来麻烦你们过去跟他说一声。”

  “放心,大家一定会跟周院君说的,顺便让他给你送饭。”

  几位老学究虽然好奇,不过一听到是跟上面一样大的空间,顿时打消下去参观的念头,而且就算下去他们帮不上。

  托月点点头继续回到密室,站在迷你版双生天石旁边。

  重新开始打量这块让她心有余悸的奇石:它的体积只有寻常的水缸大小,色泽不及不老岛上的双生天石光亮。

  就像是为了孕育珍珠贝壳失去了光泽,更重要的是它没有任何生命迹象,不过……托月突然上前猛一下踢翻石头,解开缠在手上,用来包扎伤口的帕子,用力挤了挤快要愈合的伤口,一滴血滴落在石头上。

  托月等了一会儿,石头并没有任何反应,忍不住再滴上几滴血。

  大约观察一刻钟后,托月有些失望地走开,开始四周堆满书架的,区别不出年代的古籍转攸。

  蓦然看到镜子里面熟悉的面孔,苏润才知道自己成了谁,应托月除了是大理寺卿府庶女,还有另一重让人闻风丧担的身份——江湖第一杀荼蘼。

  只是不知什么原因,应托月忘记了自己杀手荼蘼的身份。

  苏润对眼前的一切却很满意,决定让过去的自己死亡,以应托月的身份过全新的生活。

  出嫁墨家后,应托月渐渐发现,人们口中的大奸臣并不奸,夫君更是忠义之士,从前以为大义正气的人却有着令人作呕的一面。

  墨氏一族担着奸佞的虚名,却是在暗中扶持有德之人上位,希翼能保住岌岌可危的国家,只不过上有昏君听信奸佞之言,朝堂有丞相等把持朝政,江湖上不明之真相之人暗害不断。

  望着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夫君,应托月终于不再袖手旁观。

  应托月为保护自己的夫家,借着大理寺卿之女的便利,暗中翻查各种陈年案件,终于理清丞相党羽并一一清除掉。

  协助夫家诸杀丞相全族及党羽,当众斩杀妖后,逼昏君退位,扶持新帝登基,托月和墨染在日常相处中渐生情愫。

  大局稳定后,夫妻二人一起离开皇城,寄情于山水间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本章节要修改,要修改,要修改,重要事情说三遍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