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、地下密室2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95章、地下密室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你是不是嫌自已钱多,想着法子糟蹋钱。”

  周先生看着被砍坏的密室门,怎么也没想到托月的方法如此简单粗暴,直接破门还拆掉机关。

  托月咽下口中的点心,抬起头道:“门破了可以换,机关拆了我还可重装,保证比以前更利害,多大点事儿值得您大动肝火,小心伤身,您还没留后呢。”

  “你还是管好你自已,别把自已的小命给折腾没了。”周先生第一次正视托月,总觉得这丫头知道很多秘密。

  “想要学生命的人很多,可是他们舍不得,我要是死他们上哪找长生之术。”托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周先生,忽然似笑非笑道:“您对皇后娘娘的忠诚,有时候会让学生怀疑,您是周先生还是周丞相。”

  “在下也很偶尔会怀疑,你是九姑娘还是玉德公主。”

  周先生紧盯着托月,有理有据道:“在下一直想不通你为什么,毫无顾忌的使用玉德公主的旧部,并且给予他们最大的信任和权利。你凭什么信任他们,因为你父亲把他们的底细摸清,还是他们有把柄在你手上。”

  “因为我给了他们想要的一切,同时也能力毁灭他们真视的一切。”

  托月眸光清澈,唇边挂着浅淡笑容道:“周先生,学生敢如此的嚣张,靠的不是父亲是自已的实力。”

  “比如呢?”周先生问。

  “比如密室的机关,学生能拆掉也能装回去……”

  “是不是等你装回去以后,密室的机关就只有你一人能开启,只有你一人能在里面,如入无人之地。”

  周先生冷冷打断托月的话,托月笑笑道:“前面两句话是对的,后面两句是错的。里面没有任何机关,只有一堆积满灰尘的古籍,还有一块半红半白的破石头,以及少数的青苔。”

  “还有。”

  托月提醒道:“里面没有任何活物,连一只小虫子都没有发现,应该不存在任何危险。”

  周先生漫不经心地看一眼托月,托月却大方分享所见道:“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,就是那块石头开始生根,深深扎进国学院的土地里,不知道还能不能移动。”

  当时她并没有离开或走远,只是在附近的书架后面,耐心等待了近一个时辰。

  清楚地看到小双生天石,一点一点露出了真面目。

  这是个十分狡猾的生命,它把自已伪装成一块极普通的石头,用平常隐藏自已。

  周先生用审核的目光,盯着托月道:“九姑娘,你是不是在暗示我什么?是要我把话转告皇后娘娘吗?”

  “您不是向来乐于此道吗?”托月讽刺地问,她不知道哪里出错,以至于她才回府,周先生就把她推到风素面前,由风素亲自验证好怕真假。

  几经过思索的结果是,他也有过相同的经验,灵魂在另一个身体上重生。

  重生在应托月身上,是应托月身受重伤几近死亡,意识虚弱到极点,可是周知贤有什么理由占用兄长的身体。

  “惹怒我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“应该是惹怒我……对你们都没有好处。”

  托月露出一记挑衅的眼神,周先生转身走出藏书阁,快到门口回头道:“你最好在天亮恢复全部机关,并把密室的门安装好,不然你就给我抄三百遍院规。”

  周先生的语气、目光,都认定托月就是苏润。

  托月抽走卡在机关上的发簪,随意插在发髻上,至于破掉的门,没有一个机关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 抱着几卷古籍走出小书房,托月才发现外面已经天黑,回到绿园发现里面竟亮着灯,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入内,就看到坐在正厅,旁边放着一个大大的食盒。

  “先洗干净,再出来用膳。”

  应老爷看一眼女儿,马上得出做出决定。

  托月到后浴室把自已洗干净,换上干爽的衣服坐到案前。

  “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,先用膳吧。”应老爷抢在托月前开口,把食盒里的饭菜拿出来,托月只能乖乖吃饭。

  “怎么只有一个人的?”看看饭菜是一个人的份量,托月不满道:“自从爹爹当上户部尚书,都多长时间没陪女儿用过膳,每次来看来女儿不是问话,就是匆匆两眼便走。”

  “你以爹愿意。”应老爷抱怨道:“每天面对一大堆账本,爹看得眼都花了,头还经常痛。”

  “爹爹,如果有机会改变现状,您是否愿意选择。”托月放下筷子,一脸期待地看着自已的父亲,应老爷端起茶杯抿一口道:“你说来听听,爹参考参考。”

  托月马上拍拍胸口,向父亲推荐自已,以她的能力年地账本不在话下,前提是把她弄出国学院。

  应老爷朝女儿挤出一个皮笑:“让你到国学院是皇上的意思,皇上什么时候让你离开国学院,你就什么时候离开,皇上不开口就算你把国学院拆了,都不会有人敢赶你出国学院。”

  “哦对了,你是怎么收买藏书阁四大祖宗?”

  应老爷在年轻求学时,以后为官后都跟四位老学究打过交道,都是油盐不入的老骨头。

  托月想了想道:“先生都喜欢认真作知识学生,女儿一直认为自已是个勤奋好学的好学生,就算是被罚抄书也从来是认认真真的抄写,绝对不会有一丝怠慢。”

  “你的确是很认真。”应老爷肯定女儿是先生眼里好学生,却有些怀疑道:“什么事都做到最好,不会累吗?”

  “偶尔会觉得累,不过积累常识,就是为了让自已不累。”托月看父亲怀疑的神情,说明道:“常识会变成力量,帮女儿解决很多困难问题。就比如说爹的账本,女儿就有更好的方法。”

  放下筷子,起身拿起一圈竹简,送到应老爷面前道:“开始可能会不太习惯,可以一旦熟练看账本便会很轻松。”

  应老爷迟疑一下,接过竹简打开。

  托月认真吃完饭菜,把碗筷洗干净后,顺便在小炉上熬上粥,再准备下些鱼肉、葱花什么的。

  “你没吃饱吗?”应老爷奇怪地问,他不记得女儿饭量有增长,托月拔着炉火道:“冰儿还没有用膳,女儿提前把粥给熬好,一会儿她回来下鱼片,就吃上热腾腾的鱼片粥,不必折腾太晚影响女儿休息。”

  应老爷虽心疼女儿,可也没有半点办法,更没道理指责女儿帮侍婢准备膳食,毕竟冰儿那边皇上也很重视。

  托月看着父亲迟疑一下才道:“爹爹,女儿在密室,发现了另一块双生天石。”

  “你确定那是双生天石?”应老爷平静地问,托月淡淡道:“女儿原来是不原定的,女儿把血滴到石块上原是要毁掉双生天石,却在半时辰后它长出了根须,女儿不知道是好是坏。”

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“不过什么?”

  应老爷平静地问,似乎无论女儿做了什么,他都可以平静地面对。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女儿把消息告诉了周先生,周先生应该会转告风素,不,是转告皇后娘娘。”皇后娘娘的反应就是答案。

  答案体现双生天石的重要性,所以托月必须耐心等待。

  应老爷好奇地问:“关于双生天石,你查到了多少,能跟爹说一说吗?”

  托月淡淡道:“关于双生天石的情况,女儿只知道它是从天而降,跟星陨铁一样的来历。不同的是星陨铁是死物,而是它是有生命、有意识,且拥有强大的力量。”

  “还有吗?”应老爷继续问。

  “目前只知道,它能影响人的意识,小范围控制时间,至于其他尚未知晓。”

  托月想了想道:“还有就是,以大家目前的力量,是不足以毁灭双生天石,不过双生天石影响范围有限,女儿觉得应该让这东西远离人类,或者最少让它远离景国。”

  “你是想把消息往外散,祸水东移,让另外四国把双生天石抢走。”

  应老爷一下就明白女儿的意思,托月笑眯眯道:“请皇上广发请柬,邀请天下人欣赏天降长生石。”

  虽然不知道女儿哪来的自信,不过她既然说了必不会有假,否则她可以闷不作声地自已解决,不会让他帮忙出面向皇上求助。

  “你的要求,爹会跟皇上说。”

  应老爷爽快地答应女儿,却不忘记提醒:“你也保护好自已,无论风素还是皇后娘娘,都不是你自已能应付。”

  托月向来很有自知之明,自从上元节见到风素后,就很清楚自已的敌人有多可怕,本来就打算好若父亲不站在自已这边,就假装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现在父亲表示支撑自已,自然乐于分享她的所知所想。

  两父女密谈了一会儿,托月就起身送应老爷离开,应熙早就驾着马车在绿园外面等候。

  应老爷正要上马车时,忽然听到一声惨叫,马上疑惑地看向女儿,托月笑笑道:“有人想越过女儿进入密室,自然是要付出点代价。”

  托月也是进入密室后才明白,为什么没人敢夜晚潜进藏书阁。

  藏书阁内有一个定时启动的机关,所以非正常入侵都会被机关攻击,在这个基础上托又添加一个小功能,就算绝世高手也不可能全身而退,

  “你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应老爷也没有细问,反正女儿办事向来妥当。

  托月站在门口目送应老爷离开,回到屋内坐在灯下看从密室,带回来古籍中挑出一卷。

  贡院存在的时间,比景国的历史还久远,密室内的双生天生,跟不老岛上的双生天石,应该都是几千年前便坠落在这片土地上。

  就算不老岛上的双生天石无人知晓,这块双生天石的作用,就算史书上没有记载最少贡院内部应该有记载。

  它就像是被人们遗忘了一般,无论是哪朝哪代都没有相关的文献,是知情人突然死亡,还是它一直没动用过力量,所以人们只当它是一块普通的石头,还有人故意隐瞒它的存在。

  托月心里有无数中推测,不过推测永远是推测,没有查出真相前一切都是假的。

  大约半个时辰后,冰儿一脸疲惫地走进来,看到托月还没有休息道:“姑娘以后不必等奴婢,应该早点休息。”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得了几卷新书,一时不觉看晚了。我熬了粥,还备了一些鲜鱼片什么,你自已弄来吃吧。”

  放下手中的古籍,托月打了一个呵欠道:“我先去休息,你吃完没有什么事情也早点去休息,明天还有一大堆的事情得处理,还要浪费时间在课堂里听学。”

  冰儿应了一声是,开始摆弄做准备好的鱼片佐料,等她吃饱时托月已对睡沉。

  回房间之前,冰儿照例到托月床前看过,确认门窗都已经关好,没有问题才回自已的房间休息。

  门轻轻合上的一瞬间,托月睁开眼睛,脑海里竟然浮现周先生白天说过的话——你凭信任他们?自已到底是凭什么完全信任他们,到底她一直顶着应托月的身份,而不是玉德公主苏润。

  胡思乱想一通,托月干脆起来打座调息。

  绿园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自已,这种情况下她根本无法安然入虑。

  第二天托月照例早早来到学堂,情况却有些出乎她的意料,本应该提前到课堂的门生们,直到听学时间都没出现。

  托月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,走出课堂外面一打听才知道,今天又是太傅大人来国学院讲学的日子,除了她外所有门生都集中到梅园听学。

  面对这种情况,托月也没什么好抱怨,谁让她人缘一直那么差劲。

  太傅大人应该不想在课堂上看到她,再者她也不想再次被赶出课堂,还是到藏书阁看看,昨天晚上是什么情况。

  托月不紧不慢来到藏书阁外面,远远就发现藏书阁外面,竟然站着皇后娘娘的仪驾,而站在最前面的人是皇后娘娘的贴身宫女轻舞,不时朝来路看一眼似乎是专程等自已。

  “轻舞姑娘,怎么会有空到国学院?”

  托月远远就找招呼,主动上前见礼,故作不知地问:“是不是皇后娘娘要看书,你特意过来挑选书籍?这点小事情差人过来说一声,托月很愿意为皇后娘娘效劳,亲自把皇后娘娘想要的书送进皇宫。”

  大约是从未见过托月主动,轻舞有些意外,不过很快便掩饰住道:“皇后娘娘听说国学院出奇石,特地过来瞧瞧,原不是什么紧的事情,岂敢劳动九姑娘。”

  “皇后娘娘在里面欣赏奇石,托月便不打扰,就此告辞!”

  福身拜别转身便往原路走,轻舞竟意外地没有出言挽留,托月马上就猜到里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轻舞把她拦在外面,说明藏书阁的机关攻击了一个重要,且是她认识的重要人物,不然皇后娘娘怎会亲自处理。

  托月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,皇后娘娘亲临国学院,无论是想把她据为已有,还是用来增强自身的能力,足以说明双生天石的重要性,甚至远超出她的预期。

  藏书阁,平时四位老学究惯坐的位置前,一名风华绝代的女子侧卧在地上。

  白色的衣裙上,满是星星点点的血迹,像是被极细小的东西指破皮肤,最后留下一身极细微又折磨人的伤口。

  周先生蹲在女子面前道:“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还是要把应托月叫进来,先把机关关才掉再说,强行离开这里的话怕是又得换一副皮囊,况且上哪再找这么好的皮囊。”

  “天下那么大,本宫就不信找不到更好的皮囊,目前还不能让她知道太多,她的精明远在你我之上。”

  风素咬牙切齿道:“本宫绝对不会输一个黄毛丫头,无论她是应托月还是苏润,或者是应托月加苏润,都不能踩在本宫的头上,如此的羞辱、伤害本宫。”

  周先生换一个话题道:“皇上是向来不爱过问政事,最近是不是过问得有些频繁,还说是中间发生过什么事情?”

  “皇上多年产问朝政,早就不足为虑,本宫自有办法对付他。”风素阴沉着脸道:“本宫只是想不明白,皇上中本宫的魅术那么多年,他怎么会突然间清醒。”

  周先生面色凝重,迟疑再三道:“你一直以来都在服食瑶草,以此增强你的魅血脉之力,让天下男人都迷恋于你,你有没有想过长期服食瑶草,瑶草已经对你失去作用,简单接影响到你的魅血脉,以致魅术下降。”

  “本宫借助双生天石的力量,活了很长很长的岁月,从未被人弄得如此狼狈。”风素咬牙切齿道:“应托月必须得付出代价,本宫会让她长生,要她一直活在痛苦里面,为自已的所作所为忏悔、赎罪。”

  “有必要吗?”

  周先生漫不经心地问。

  风素冷哼一声,幽幽道:“你是不是也被那小丫头给迷上?”

  周先生一脸无奈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皇上忽然摆脱你的魅术,是因为施展过重生术,削弱了你的魅血脉之力。”

  “本宫一定要得到里面的双生天石,只是可惜了这副皮囊。”风素强烈的剧痛,费力地从地上站起来,一步一步地挪进小书房,机关的作用瞬间消失。

  风素咬紧唇,忍着锥心刺痛之痛,用内力把体内的铁针逼出。

  牛毛般大小的铁针,啪啪啪……钉在四面墙壁上,风素取出丹药服下,调息片刻后才恢复七八成。

  “门呢?”

  风素打量着小书房问。

  面对没有丝毫损坏的小书房,周先生嘴角忍不住抽了抽。

  应托月又一次欺骗了自已,欺骗了昨天在场的所有人,她根本没有毁坏密室门,更没有拆掉机关。

  “给本宫找个地方休息吧。”

  风素看到他的神情,就知道他也没办法打开密室。

  托月打算闲逛时,远远看到孟老学究他们,欢快地迎上前打招呼见礼。

  “你是院君大人的首席弟子,不在学堂听课,怎么一个人到处乱逛,万一传出岂不丢院君大人的脸面。”

  庄老学究忍不住指责,托月一脸无奈道:“太傅大人今天过来讲学,大家都去梅园听他讲学,晚辈可不想再次被赶出课堂,自已丢脸不打紧,不能丢我爹爹的脸面。”

  “你倒是挺在乎家族名誉。”张老学究阴阳怪气地称赞一句。

  “我爱我家。”托月不以为然,看向很少发言郭老学究,道:“您老不说晚辈两句话吗?‘

  “别为难老王,他不爱说话。”孟老学究阻止托月,托月点点头道:“几位前辈今天都没有去藏书阁,是提前收到什么消息吗?”

  “你个小狐狸,不是早料到吗?”

  孟老学究瞪一眼托月,托月含笑道:“过段时间藏书阁会更热闹,几位前辈就睁只眼闭只眼。”

  庄老学究淡淡道:“那得闹腾到什么时候,以后想找个清静地都没有。”托月淡淡道:“几位前辈也知道,从前只是暂时的平静,想要永远平静最好是连根拔起。”

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张老学究问。

  “你们早就知道密室的存在,只是你们一直找不到打开方法。”

  四位老前辈相视一眼,用沉默来回答,托月笑笑道:“你们应该庆幸,没有找到打开密室的方法,受到伤害不只是几位前辈,整个皇城将会万劫不复,下面的东西真的很可怕。”

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“是我体内的剧毒保护了我。”

  托月觉得自已,已经跟体内的毒成共识,和谐友善地相处。

  庄老学究忍不住问:“到底是什么东西?这么可怕的东西,怎么会被搁置在藏书阁的密室。”

  “你闪错了。”托月看着四位老人家道:“是此物先出现在这里才会有后来的密室,为了掩饰密室才会有藏书阁,再是贡院的出现,没准连这座城都是因为它而存在。”

  “你是如何知道这些情况?”王老学究终于开口,对托月知道这么多感到十分惊讶

  “晚辈深得家父真传,是推理出来,不过……”托月若有所思道:“晚辈见过另外一块,跟那块比较起来,藏书阁那块不值一提。”

  “它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“前人把它称为双生天石,来历跟星陨石相同。”

  骤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名词,孟老学究忍不住道:“老夫想知道,你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。”

  托月脸上的笑一滞,迟疑一下道:“如果晚辈站在几位前辈的立场,晚辈一定不会打听这些事情,而是平静安然地度过余生。”

  “老夫明白了。”

  张老学究马上表态,他不会过问。

  四人虽然早不过问世事,但关于托月的事情,还是从门生口中听到只言片语,她确实麻烦不断。

  庄老学究认真地上下打量一番托月,不解地问:“你今天又不能去听学,还不能进藏书阁,接下来你有什么安排。回绿园看书打盹,休息一个上午吗?”

  “有件很重要的,迫在眉睫的事情,晚辈一定要今天玩成。”

  “什么事情?”四老一脸激动地看着托月,托月一脸慎重地宣布道:“晚辈打算抓住春天的小尾巴,到附近的山林里采摘野菜、蘑菇,再收集各种露水存起来,以后果日后泡茶使用。”

  “年轻人想法真多。”

  “年轻就是好呀!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四位老学究你一言我一言,感慨起岁月匆匆。

  托月别过四人后,回到绿园背上工具,就往国学院一片山林里面走。

  岂料她前脚走进山林,后脚就有人来绿园寻,得知托月不在绿园,周先生亲自向四位老学究请教。

  从四人口中得知,托月进山林采摘野菜、蘑菇,周先生无奈折地回藏书阁道:“国学院每片山林的占地十分广阔,由于年代久远,山林里古树参天,树木繁茂,人一旦躲到里面,根本无迹可寻。”

  “是故意躲着大家吗?”

  风素目光里没有一丝暖意,甚至充满杀意。

  原本想培养一个得力助手,不想却给自已培养一个劲敌,打乱她布下的棋局。

  周先生却不认同她的话,淡淡道:“你多想了,在她的眼里,采摘野菜蘑菇比里面的东西重要,再说里面是否有她说的东西,没有亲眼看到前,谁也不能确定。”

  “本宫能确定里有……双生天石。”风素朝周先生抛一记媚眼,道:“有了这块双生天石,本宫能继续控制皇上,控制更多的人,还能兑现当初给你的承诺,让你的弟弟周丞相复活。”

  “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。”周先生没有直说,却隐隐有拒绝之意。

  “你不想复活他!”风素惊讶地看着周先生,周先生淡然一笑道:“想,不过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未必想复活。”

  “复不复活他……本宫说了算。”风素看着周先生,淡淡道:“虽然你们是亲兄弟,模样也长得差不多,不过你还是比不上他听话好用。本宫一向喜欢听话的人,而你偶尔会让本宫失望。”

  “随你便吧。”

  周先生瞬间站起身体,头也不回走出藏书阁。

  四月中旬,雨水尚足,山林里倒冒出不少的菇子、野菜,托月经过时看到便顺手采摘,扔到背上的背篓里面。

  皇上要求她设计一款,没有钥匙只能靠智慧,找到正确方法打开的宝箱,且宝箱若以外力强行打开,里面的宝物就自动损坏、或者是把人杀死。

  这种工作托月不敢在绿园,或者别的有人的地方完成,只能躲到山林用树枝写写画画。

  尽管不知皇上用来装什么东西,不过皇上既然开了口,就绝对不会是什么轻松的活计,少不得多花费点心思设计。

  托月在山林里转了一圈。

  除了蘑菇、野菜,还采到不少珍贵的药材。

  直到太阳快落山,托月才离开山木,回到绿园时里面已经亮起灯。

  冰儿就坐在门口上,看到她回来马上出来道:“姑娘这一整天都去了哪,周先生来找过姑娘好几回。”

  托月有些意外,没想到此时周先生还会过来找她,笑着问:“你今天回来得倒早,那边一切都好吗?”

  “商神医说蛊虫没有发作之前,那些姑娘都不会有问题,院子的四周都淋了姑娘从前受时,清洗伤口留下的血水,就算蛊虫发作也不打紧,他们也离不开院子,不会给国学院添麻烦。”

  冰儿从托月手上接过背篓,看到里面的东西,惊讶道:“姑娘今天出去,就是为采摘野菜、蘑菇,还有药材。”

  “野菜、蘑菇才是重要的,药材只是顺手。”托月脱掉沾满泥的鞋子道:“想不到山林里药材那么多,下次大家一起进去采,你一会儿做锅野菇炖野鸡汤,送一份给周先生。”

  “浴汤已经准备好,姑娘先沐浴吧。”

  “是该洗洗。”

  托月赶紧走去浴室。

  冰儿处理背篓里的东西,果不其然在背篓底部找到一只野鸡。

  走到井边处理野鸡时忽然想起,某天在窗边发现的字条上的话:女孩死了,她一直很自责、很痛苦、奶迷茫。

  从前一直猜不到是谁,现在总算知道是谁。

  麻利地处理好野鸡,托月从浴室出来已经闻到野鸡野菇汤的鲜味。

  托月在山林转了近一个白天,忽然闻到香味顿感饥肠辘辘,忍不住蹲在锅边看着奶白的汤出神。

  冰儿看到后贴心地说道:“姑娘,汤还要一会儿才好,姑娘若是饿得要紧,桌子上有点心,你先吃两块垫垫底。”

  走到小几旁边,上面果然放着一小碟点心

  托月咬一口点心道:“山林野鸡很多,改天大家再一起进去,多打几只回来做烤鸡。”

  “到时姑娘上火了别又叫嘴巴疼,就算也薄荷糖也不能多吃多,吃多会牙痛。”冰儿想了想道:“姑娘要不研究些既美味又不上火的做野鸡的方法,反正最近你也没啥事可做。”

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没事干,我忙着呢。”托月声抗议道:“打野鸡、采蘑菇也是要时间的,这不还得劈柴嘛。”

  “姑娘永远都是有道理,奴婢讲不过你。”冰儿摇摇头,往炉子里添几块炭,忽然传来一阵扣门声,冰儿马上看向托月问道:“这个时间过来,应该是周先生,您还是不见。”

  还没等托月回答,周先生就出门外,道:“不管你怎么想,我觉得必须跟你好好谈谈。”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抱歉,昨天电脑突然出问题,白天拿去修了,重装系统才能用。

  最痛苦的事情,我这个月又拿不到全勤奖……且以后没有机会再拿,倒霉啊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