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、皇上亲临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96章、皇上亲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九姑娘,不管你信不信,我是周尚贤,你父亲的至交好友周尚贤。”

  周先生落座后直奔主题道:“风素以我胞弟,即前丞相周知贤的遗体威胁,再以复活他为诱让在下为她办事。”

  托月轻轻转动手中的茶杯,淡淡道:“那么是什么理由,让你忽然决定向学生坦白一切,或者说您是向学生求救?再说您怎么会相信,死人复活这么荒谬的事情?”

  “刚开始在下也是这么想,可是后来从知贤的遗物,还真找到一些证据。”

  周先生长叹一声道:“风素每隔一段时间,就用一种古老人术fǎ hui复活一些古人,从他们口中逼问事情。”

  “是什么样的古人?逼问什么事情?”托月好奇地问,周先生摇一下头道:“不知道,但是我清楚一点,如果知贤能够选择,他一定不想被复活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托月听出一点意思。

  “九姑娘,你应该听说过瑶草。”周先生平静地问。

  “知道,冰儿跟我说过。”托月含笑道:“据古书上记载,天帝的女儿死在姑瑶山,在她的埋骨之地,长出一种开黄花的植物便是瑶草。据医书上记载,女子服食了它的果实,就会拥有魅惑男人的能力。”

  “这些不是传说,我见过瑶草及其果实,风素一直在定期服食瑶草。”

  周先生有些微激动道:“不只她一个人服用,那些替身也会定期服用,否则我那才华横溢前丞相周知贤,以及当今皇上怎会对她迷恋不已,对她更是言听计从,很多人就是这样被她控制,然后无休止利用直到失去价值。”

  “玉德公主一死,知贤便失去利用价值。”周先生胸口微微起伏,忍住怒火道:“每具身体的使用时间有限,风素每隔一段时间就得换一个身体,玉德公主就是她的下一个目标。”

  提到这段往事,托月马上起和亲当日的事情。

  当时在城楼上,皇后娘娘确实对她过度关心,还亲切地唤了她一声润儿。

  周先生看着托月思考的模样,淡淡道:“你应该也注意到皇上最近变了,因为皇上已经摆脱了风素的控制。”

  “先生知道原因。”托月一脸平静地问,周先生点点头道:“风素的能力在变弱,她需要里面的双生天石,借助双生天石的力量复活……她说是要复活知贤,可是我觉得她不会复活知贤。”

  “昨天晚闯藏书阁的人是风素。”

  托月现在可以确定双生天石的价值,风素亲自过来取,价值不可估量。

  盯着周先生的眼睛,淡淡道:“看来她伤得不轻,不然先生也不过来找托月,还说这样的一番话。”

  周先生也不否认,轻叹一声:“换一具皮囊就好,只不过……短期内她还找不到合适的,并且一样的漂亮的身体,所以……”周先生深深看一眼托月道:“你也是她的目标之一,千万要保护好自已。”

  “我……不可能。”托月马上否认道:“在学生身上重生,风素不怕被直接毒死,就算借助双生天石的力量,恐怕还是要满足某些条件才能做到,不然她早就复活一大堆,于她而言有用的人物。”

  “需要血祭。”周行生淡淡道:“只是用来血祭的人,要求十分苛刻,眼下还没找到合适的。”

  “先生今天来找托月,究竟想让托月帮您做什么?”托月很认真地发问,周先生淡淡道:“阻止她,在风素换再次换身份之前,结束这一切吧。”

  “先生认为托月有这个能力?”托月露出惊讶地神情。

  “风素把你视劲敌,在下想应该是可以的。”风素没有说出口,可是从她的神情,周先生能推测到。

  “你昨天让她很狼狈。”周先生淡淡补充:“白天风素还说过,借着双生天石的力量活了很久,这是她漫长的人生里最狼狈的一次,而你就是那个她狼狈不堪的。”

  “是前人留下的机关,学生只是稍做修改。”托月不是谦虚,而是前人的智慧让她叹服。

  “你已经很了不起。”周先生欣慰地笑道:“在下不知道风素所谓的漫长岁月有多漫长,但一定超过在下的想象,你是第一个让她受伤的人,真的很了不起。”

  “正如您所言,风素活了漫长是岁月,暗中一定培植不少的势力。”

  托月细想一下道:“想要阻止风素,恐怕光靠学生一人还不足够。先生打算什么时候向我爹坦白,他可是一直都很信任你,从来不曾怀疑过您的人品。”

  “是在下有愧于好友,理应该当面跟他说清楚,过两天吧。”

  虽是逼于无奈,周先生终究有愧于好友,还有……周先生看着托月道:“还有你,在下最不该把你推风素面前。”

  关于这点,托月一脸淡然道:“您把我推到风素面前的理由是什么?因为学生在玉德公主死那天身受重伤,再加上风素向您灌输了重生的理念,您认为学生就是玉德公主重生。”

  “你第一天来听学时,搬完桌子后,你用左手招呼阿弥,可是写字用的却是右手。”

  “这算什么理由?”托月听完不禁失笑,周先生淡淡道:“在下以为你担心被人认出字迹才,刻意隐藏自已习惯,再加上你写的三分之一篇策论,而后是良玉他们的出现,在下完全有理由怀疑你,于是在风素面前提起你。”

  “结果风素见过学生后,否认了你的猜测。”托月现在才明白,风素突然在紫云台露面的原因。

  “是啊。”周先生笑道:“风素说你见到她时除了陌生,就是惊讶、惊艳、好奇,感觉不到一丝丝的恨意、杀意,即便是在大殿上,你亦未曾表现出任何恨意。”

  周先生看着托月道:“玉德公主对皇后娘娘恨入骨髓,再次面对仇人时,怎么可能表现如此淡然?”

  这句话像是嘲笑自已,又像是在问托月如何做到,托月笑笑道:“当然是因为我不是玉德公主,我用良玉跟冰儿,是因为我看上他们的才能,至于信任他们,是基对人性的了解。”

  “人性的了解?”周先生问。

  “人总要活下去,而且……“

  托月微微一笑道:“站在女人的立场,我相信玉德公主恨周丞相……更甚于皇后娘娘。”

  周先生愣一下无奈地笑笑:“你说得一点都没有错,玉德公主最恨的是欺骗她的男人,皇后娘娘在她眼里,不过是区区荡=妇罢,于是她策划一个万全的计划,唯一算漏的是那支箭。”

  “关于玉德公主的死……学生倒是不太关心,再说也无从查起。”

  托月有一丝苦涩道:“希翼苏润死的人有很多,景国跟武国联婚,损害了很多人以及国家的利益。”

  周先生淡淡道:“你心里明白就好,要知道你的优秀,已经对四国造成很大威胁,无论是你父亲,还是我都不希翼你成为第二个玉德公主,至少为了墨染尘……你也要保护自已。”

  “谢谢提醒。”托月想一下道:“您今天过来对学业生说这些,风素会不会知道。”

  “无妨,我今天是过来吃好野味的。”周先生不以为然,托月也就释然,周先生过来找她喝茶、吃饭才是常态。

  “作为您名义上的首席弟子,学生想提醒您……不要沾染双生天石的事情。”托月提醒道:“就算看到了,也千万别靠近它。那东西是个活物,它会为自已选择合适的猎物。”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“所谓长生之术,大约就是成为它的奴隶。”

  托月做了一个大胆的推测,双生天石能满足人的yu wàng,而yu wàng永远不会得到满足。

  想到柏夭痛苦地求一死,托月淡淡道:“长生……是要付出代价的,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,让风素坚持到今天。”

  “那就先别想,吃饭吧。”

  周先生放下茶杯,冰儿已经端着鲜美的野鸡野菇汤过来。

  大约是汤水太过鲜美,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周先生用过晚膳便回自已的院子,托月却坐琴前出神。

  周先生今天一番坦白,托月有些措手不及,关于他的言论托月是半信半不信,不过她对他提醒地是认真的,双生天石绝对不是个好东西,希翼他能听进心里。

  胡乱又过了一夜,托月早膳还没有用完,就匆匆赶到藏书阁,皇上亲自驾临国学院。

  托月赶到藏书阁,什么都还没来得及说,就被命令在前面带路,亲自把皇上、太傅大人、云丞相,以及太监总管领到双生天石前。

  此时三人围着双生天石,不时低声交谈几句。

  过了好一会儿,皇上回头朝托月招招手,托月不慌不忙地走上前。

  皇上指着面前的双生天石道:“朕让你做的东西必须用天玄铁打造,但是天玄铁数量有限,你必须想办法,把这东西装到你做的东西里面。”

  “?”

  托月顿感一群乌鸦从眼前飞过。

  皇上笑眯眯道:“是有点为难,不过朕相信你可以的。”

  “臣女不行的。”托月马上拒绝,皇上却不以为然道:“你不行也得行,双生天石不能留在这里。”

  “皇上,您竟然当着它的面说!”托月一脸惊讶地问,皇上不以为然道:“放心,除非有人愿意用百名少女为祭,否则光凭你那滴血,它还翻不了天。”

  “万一它记仇呢?”托月没想到皇上如此了解双生天石。

  “记仇也是记你,谁让你胡乱往它身上滴血。”皇上漫不经心道:“你一滴血就够它受的,你还滴了好几滴。”

  “皇上既然什么都知道,为何不早点说出来?”托月在心里问,皇上却似猜到她的心思道:“双生天石共有七块,除了不老岛上的双生天石,以及面前这块,其余天生散落何地,早就无人知晓。”

  “七块。”

  托月惊讶叫一声,是不是意味着她得做七个宝箱。

  皇上睨一眼道:“九姑娘不负盛名,是真的很聪明,一下就想将来的事情。”

  “皇上过誉了,臣女愧不敢当。”托月小心翼翼地回答,皇上似笑非笑道:“放心,朕在有生之年,能见第二块双生天石,已经托你这丫头福,其他的就由后世人慢慢找吧。”

  “皇上洪福齐天,是臣月托您的福才有机会见到双生天石。”

  托月现基本可以肯定,那一股在暗中操控的可怕势力,其实就是皇上这些暗中建立起来的势力。

  皇上早计划好把她送上不老岛,就算风素没有赐她剑,皇上也会找个借口把她送到定海城,再借顾送她上不老岛。

  至于是为了解决柏夭,还是毁掉不老岛,抑或是抢几具水晶棺,其实都不太重要,关键能让她看到双生天石,或者是知道一些他想让她知道的秘密。

  “你尽快设计好图纸,让令尊带给朕。”

  “臣女遵旨!”

  想了想道:“皇上,臣女想回府几天。”

  皇上迟疑一下道:“可以,不过朕最多给你五天时间。”

  “谢皇上。”

  托月一口答应。

  设计图她早就想好,只差一个试验品证实。

  皇上回头对云相道:“丞相大人,你拟定国书,邀请四国君王到景国,欣赏双生天石。”

  “臣遵旨。”

  云相笑呵呵地接旨。

  托月是第一次见到云丞相,坊间传他脾气极好。

  现在一见果真如是,脾气若不好,所也受不住云夫人的强势霸道吧。

  皇上打量一眼四周,道:“密室封闭多年,待把双生天石挪走后,让周院君安排人好好打扫干净吧。”

  托月看看旁边几人,马上应一声遵旨,在场的人里只有她常跟周先生打交道,皇上自然是让她给周先生带话,其实就算皇上不开口,周先生应该也会让人下来打扫。

  “九姑娘,没你的事情,可以回去听学。”

  措防不及皇上突然冒出一句话,托月啊一声恭恭敬敬地退下,一溜烟冲出藏书阁。

  上学时间早过了,此时去堂听学只会打扰门生听学,不如直接收拾东西,赶紧把东西给做出来才是正经。

  “应托月。”

  托月刚走到绿园,就听到一声河东狮子吼。

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瑶草,出自《山海经》中山经,七次经中的姑媱山,瑶草的瑶原字是艹字头的,因为输入法的原因可能无法显示,所以用“瑶”字代替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