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、燕夫人上门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97章、燕夫人上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你良心被狗吃了,炖野鸡汤不给老夫送一碗。”

  “汤没送就算了,你连汤渣都不给老夫剩一点,你有没有良心啊。”

  “良心被狗吃了。”托月在心里回答,淡淡道:“太好吃,一时间不慎,都吃光掉。”

  这句话彻底摧毁商神医的理智,指着托月鼻子道:“你个天杀的,老夫帮你擦屁股,你却连一碗汤都不舍得,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不要找老夫。”

  “老夫当初眼瞎才会救你。”

  “禽兽、渣女、骗子、自私鬼,小心完胖死你。”

  “扫把星,遇见就没有好事。”

  “……”

  因为一碗野鸡汤,商神医把她拦在门口外面,足足骂了两刻钟还没停止。

  口水几次喷到她脸上,托月却一点也不生气,偶尔还说一两句话气话,气得商神医继续骂自已,就像是在发泄。

  好不容易等到商神医换气时间,托月不咸不淡道:“野鸡汤不符合您老的气质,以您老豪爽的气质,就应该大口大口地吃烤鸡,大口地吃烈酒。”

  “然后呢?”商神医

  “回头晚辈让人送十来只肥鸡,以及几坛好酒进来,放在炉子上一烤才过瘾。”

  “为什么是回头而不是今天?”本来有些息火的老神医,得知今天吃不到后,再次大动肝火继续破口大骂。

  “晚辈总得先出去以后,才有机会把鸡和酒送进来嘛。”托月一脸无奈地说明道:“前辈要不是拦晚辈,晚辈出去就让润含楼给您送一桌好酒菜。”

  “老夫不信你进山采的东西,一个晚上就能用吃完。”

  老神医拉着托月不信不饶,托月一听却是有门路,道:“前辈若不赶时间,晚辈亲自给做几道菜。”

  菜都是现成的,托月在两刻钟内做出三道菜一汤,用面粉做了几张煎饼,把三道菜各夹一些到煎饼上,再涂上从家里带来的辣肉酱一圈,双手奉送到老医神面前。

  老神医先喝了一碗鲜野菇瘦肉汤,再看到这么个新鲜吃法,眼睛顿时闪耀光芒。

  其实托月知道老神医发火,绝对不是因为一碗野鸡汤,而是他跟她一样,无法面对无辜的生命枉死在眼前。

  这种压抑的情绪,需要一个口子发泄,就像墨染尘陪她抄写《往生咒》,她为逝者抚《安魂曲》是一样的道理。

  所以无论商神医怎么骂她,骂的话有多么难听,她都耐心平静地听着。

  若是一顿饭能让神医感舒服,托月不介意抽出一点点时间,为老人家做一顿普通的家常饭,一顿不行就两顿。

  看着老人家吃得痛快,托月心里也舒服些,在旁边一直陪着老人家吃完全部东西,看着商神医抱着吃搅肚子慢慢地走出绿园,才入屋简单地收拾东西。

  托月没有招呼就突然回府,离居的丫头们马上兴奋起来,把所有好吃的都端到托月面前。

  秀禾把新做的衣裳捧上来,正准备换掉托月身上的校服,托月推开道:“我一会儿要做些木工活,你换一身厚实的布衣裙过来。”

  做些木工活?秀禾被这句话惊到,一个豪门千金要干木工活。

  秀禾一开始以为自已听错了,可是一看托月的神情,赶紧去拿一身厚实的布衣裳给托月换上。

  换好衣服半个时辰后,书房里就传来锯木头的声音,那是良玉特意让人从外送进来的,质地厚密坚硬堪比精铁类的铁桦树。

  天玄铁有限,托月只好暂时用铁桦树代替。

  铁桦树是好东西,就是弄起来比较麻烦,材质太过坚硬,寻常工具根本奈何不了它。

  托月手上这套工具在木工界堪称是王者,用来刨削铁桦树勉强算是顺手,却比普通木头要多花不少时间,幸好良玉识人多门路极广,送来的木头都是处理过,不然还要花费更大的时间。

  自从托月回来后,和风容与就整天都是叮叮当当的声音,除了吃饭睡觉托月全都泡在书房里面。

  应老爷有特意交待过,知道她是皇上要她做东西,再者新府邸面积大、人又少,离居这点声音影响不到邻近院落,故谁都没有来打扰她做事情。

  这天托月正在忙,凌霜走进道:“姑娘,燕伯爵夫人、燕姑娘来访,燕姑娘说想见姑娘,大夫人不好拒绝。”

  燕攸宁?

  托月惊讶地停下双手:“燕家的人过来做什么,燕伯爵夫人都跟大夫人说了话?”

  自从分府后,鲜少在公共场合见过燕攸宁,就算在御宴上见着也不会说话,今天母女二人忽然来访,倒让托月摸不透他们的用意。

  “奴婢听坊间说,燕家姑娘要出阁。”

  秀禾抱着衣服走过来,八卦道:“燕伯爵府式微,若能跟咱们府化冰,于燕姑娘在婆家也是有利的。”

  托月皱着眉头道:“燕家姑娘是许给了哪家公子,还需要借大家府的气势才能把对方压倒。再说我那位姑母向来眼高于顶,女儿能高嫁是极好的事情,何须借势来夺住对方。”

  “是颐王府世子,不过是个侧室。”秀禾一脸不屑地回答。

  托月呵地笑一声道:“我前脚刚把人家给得罪了,后脚他们拿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,他们倒不怕被人记恨。”

  忽然想起一些旧事,找月一脸不解道:“我记得从前许的不是颐王府,而是要远嫁皇城之外的,还是一座孤岛似的郁州城,如今怎么变成许给颐王世子为妾室,这可是天差地别。”

  秀禾呶呶嘴道:“据说是为了给四公子铺路,燕伯爵希翼四公子能尽快的立大功,好保住燕伯爵府的爵位,以防燕伯爵伯百年后朝廷收回爵位,燕氏一族在皇城没有立足之地。”

  “现在才想着要保住爵位,早干嘛去了。以为倒贴一个女儿就能保住爵位,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想到燕家以前的种种,托月不以为然道:“你就说皇上让我限期完成任务,暂时没有闲暇时间拜见,待到手上的工作完成后再亲自登门告罪。”

  “奴婢支撑姑娘。”

  秀禾一直在皇城,自然知道两家的恩怨。

  凌霜却什么都不知道,听说秀禾的话握着拳头道:“姑娘,这样的亲戚不来往也罢。”

  托月想了想道:“秀禾,凌霜性子急,一会儿怕是忍不住要打人,你人机灵就去替我回话,编一个好点的理由替我回绝,别提皇上的事情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秀禾把衣服塞给凌霜,转身走出书房。

  正厅上得知托月回府,是忙周院君交待的事情,燕夫人虽不满却也不敢似从前那般挑刺。

  从前是燕伯爵品级高于应老爷,如今应老爷是户部尚书,颐王都不敢轻易得罪的人物,就连上次应托月打伤颐王,皇上也只是罚她抄书闭门思过。

  结果才一个多月便提前结束,可见应托月在皇上心中有多重要,哪轮到他们妄论。

  应府大房三房几位公子参加考试,无论春闱还是秋闱,竟然全部榜上有名,而燕昭却接边两年榜上无名。

  燕伯爵又是空有爵位无实权,遇上什么事也说不上话,儿子又如此不争气,仕途不行只好走军途,若能在短期内有机会立大功。

  燕氏就算失爵位,仍然能在皇城立足。

  燕夫人堆起笑脸道:“满皇城谁不知道,九姑娘在国学院深得周院君看重,倒不知是何事让九姑娘分身乏术。”

  大夫人放下茶杯,面带笑容道:“夫君交待不许大家打扰九丫头,我呀也不好过问,索性今天她屋里的小丫头在,就让她给大家说道说道。”

  回头看着秀禾道:“快告诉燕伯爵夫人,你们姑娘都在忙什么事情。”

  秀禾应了一是,盈盈礼道:“姑娘在帮周院君翻译古文,奴婢端茶倒水时瞅一眼,发现都是些写在一些,碰碰就碎的兽皮上,跟蚂蚁爬过似的符号,奴婢也看不懂,反正姑娘是忙得焦头烂额,光是查阅的书籍就有奴婢一人高。”

  “眼下已经过去两天,姑娘还在翻看资料,也不知道能不能按时完成。”

  秀禾说完叹一声道:“方才出来时,莲儿姐姐还让奴婢问大夫人要些好天麻,取一些来给姑娘炖汤天麻补脑汤。”

  大夫人会意地笑道:“天麻我这里有的是。”回头对黎妈道:“你去库房多取一些过来,让这小丫头带回去,一日三餐炖着吃也是好的。”

  语气是既心疼又自豪,有形又无形的炫耀一把,气得燕夫人牙根痒痒的却不好发作。

  燕攸宁安静地陪坐在燕夫人身边,得知见不到托月眼底有一丝失落,眼底有乌青乌青的,似是一直没有休息好。

  大夫人瞧见后打趣道:“攸宁许了人家,性子倒比从前沉稳了许多。从前是最爱在老太太跟前撒娇,老太太也特别疼爱你,眼下知道你要出阁,必定是舍不得,少不得心疼难过。”

  正经的伯爵府嫡出的姑娘,身份尊贵却许人为妾,老太太不心疼难过才怪,没气病就已经不错。

  燕夫人讪讪笑道:“虽是舍不得,可女大不中留,女儿家总是要出嫁为人妻母,总不能把她养在身边一辈子吧。”

  这话是暗讽托月身中剧毒,不可能成亲生子,还如女儿作妾幸福。

  大夫人听了不生气,道:“墨家六公子对九丫头痴心不改,九丫头若是愿意嫁给他,我作母亲的必定给她准备一副丰厚嫁妆。六公子还当众发誓终身不纳妾,真是让人羡慕啊!”

  纳妾二字深深刺痛母女二人,可以他们又找不到话反驳。

  谁都知道墨家六公子当众立誓,此生非应家九姑娘不娶,还在大殿上一再请求皇后娘娘赐婚。

  墨家六公子是皇城多少女子梦想、执念,可是他却偏偏钟情于一个庶出的应托月,事情传开后不知羡煞多少姑娘。

  燕夫人干笑两声道:“今天来也没有特别的意思,就是宁儿下个月初八出阁,还望大哥、大嫂到时过来喝杯喜酒,再怎么说宁儿也是你们的外甥女。”

  “大嫂到底是妇道人家,作不得主,此事还得老爷来做决定。”

  “宁儿出阁当天,妹妹就静候大哥、大嫂。”燕夫人起身道:“宁儿,大家回去吧。

  “我送送……”

  “大嫂留步,妹妹可以自已走。”

  燕夫人拖着女儿,头也不回地走出正厅,连送也不让人送就自已出府。

  秀禾回来后一一告诉托月,托月听完后淡淡道:“大夫人不拒绝也没有点头,算是给燕夫人几分颜面,不过以父亲的性格多半是不去的。”

  “为什么?”凌霜不解地问:“嫁给颐王世子作妾室不好吗?”

  “当然不好!”秀禾代托月回答道:“公侯家的姑娘即便是庶出,也不会许给人家作妾,最差也不过是许给有功名的举子秀才,只要夫君肯努力进取,再加上娘家的提携,不愁将来不大富大贵。”

  “即便小门小户的当家主母,都比当人家妾室强。”

  秀禾跟在晓月楼,常跟大户人家的夫人、小妾打交道,各府的后院八卦比谁都清楚。

  面对一脸憨厚的凌霜,秀禾继续说道:“若有一朝夫君得进朝堂,当妻子的一个不小心就诰命加身,若为人妾室,即便将来世子爷继位,得夫君欢心或许能当个侧妃,不然永远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妾室。”

  这番话凌霜听得似懂非懂。

  秀禾叹气道:“奴婢还听人说,颐王世子妃是个利害角色,燕家姑娘进门怕是得吃苦头。”

  托月听着忍不住笑道:“不至于吧。攸宁表姐在皇城,也是叫得出名的才女。没准世子爷就喜欢温柔可人的,就像云三公子宁离家出走,也不愿意娶彪悍的萧盈盈。”

  “提到云三公子,奴婢前些日子回晓月楼,倒听到一个跟云三公子的八卦。”

  “什么八卦,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。”托月饶有兴致地问,秀禾道:“走了靖王郡主,又来了一个颐王郡主。”

  “楚月?”

  托月一脸惊讶地问。

  秀禾摆摆手道:“是楚云郡主。”

  托月愣一下道:“云三公子异性缘不错,他不会又打算离家出走。”

  “正好相反。”

  秀禾一脸得意地回答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