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、皇上的密旨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佞臣的庶女嫡妻第198章、皇上的密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“?”

  托月不解看着秀禾道“云三公子转性,开始喜欢姑娘啦?”

  凌霜嘴角勾了勾,秀禾撇撇嘴道“云三公子非常的喜欢楚云郡主,两人经常在一起谈论诗、对弈弹琴。”

  “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!”托月一脸惊讶,道“能进云三公子眼的姑娘,想必是位温柔可人,才华横溢的才女,以后有机会认识认识。”

  秀禾迟疑一睛道“奴婢觉得,姑娘还是少管云三公子的事情。”

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托月一脸惊讶地问。

  秀禾淡淡道“姑娘才华惊世,本就是招人嫉恨,何苦为了不相干的人,再得罪楚云郡主,”

  没想到秀禾会说这样一番话,托月心里感触颇深,淡淡道“你说得很对,云三公子是什么人,哪用得着大家替他操心,再怎么样还有离王殿下给他撑腰。”

  托月继续手上的工作。

  凌霜看着地上的半成品,好地问“姑娘,您到底要做什么东西。”

  托月翻出一个木球,递给凌霜道“在不借用暴力的情况,把木球完好的拆开,然后再重新组装起来。”

  “怎么可能?”凌霜一脸不相信。

  托月淡淡道“先试试,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可以。”

  把木球塞到凌霜手里,托月继续没有完成的工作,两个丫头在旁边研究起木球。

  快正午时,应老爷来到离居,看到两个丫头手上的木球,伸手要过来道“木球上有一个小机关,只要找到机关就能轻易打开木球。”

  应老爷轻轻拔弄几下木球表面,很快就抽出其一块,没几下就把木球拆开。

  两个丫头马上瞪大眼睛,应老爷散了木球递给他们道“试着把木球装起来,只要找到方法就能完成。”回头对女儿道“仅凭这个……怕是达不到皇上的要求。”

  “那是给他们打时间,我不在家他们都太无聊。”托月一番话,感动得两个丫头要掉眼泪。

  秀禾感动完却忍不住道“姑娘,能不能弄一个简单点的。”托月不假思索道“行,回头给你们弄一套九连环,锻炼一下你们微薄的智商。”

  “谢谢姑娘!”

  凌霜激动得忘记身份,像江湖侠士抱拳。

  托月皮笑肉不笑一下,这妹子实在是太过单纯,都没听出她是在挖苦他们。

  回头看一眼应老爷,托月马上说明道“我设计的东西每天只有三次开启的机关,一旦超过三次机关就会被锁死,需要十二个时辰后机关才会恢复原位。”

  “若是强行打开呢?”应老爷问女儿,托月干笑两声道“一屋子都跟会跟着倒霉。”

  “大后天,爹亲自送你回国学院吧。”应老爷马上作出决定,托月一脸茫然,应老爷理所当然道“这座府邸虽是你出的大头,爹依然觉得……就算要炸也该炸国学院。”

  “炸坏了,皇上会让户部赔钱吗?”

  “这个不太好说。”应老爷模糊地回答。

  “做好了,皇上会打赏女儿吗?”托月继续问,道“买做样板的木材也是要花钱的。”

  “不知道,不过……”应老爷沉吟一下道“你要没有做好可能会被打一顿,所以从古就有破财消灾的说法。”

  “您怎么不说,是皇上过河拆桥、卸磨杀驴。”托月不满地抗议,应老爷咳嗽两声道“你谁都清楚,什么叫伴君如伴虎,好好干吧。还有,皇上只是让你设计,并没有让制作。”

  “照这么说,女儿已经完成工作。”

  托月起身取出一圈布轴,双手送到应老爷面前道“现在可以放心,绝对炸不到大家家。”

  应老爷没有马上接过,而是指着两个丫头手上的木球道“有没有更大的,大到可以把图纸装进去那种,皇上对这玩儿应该很感兴趣。”

  托月进去抱出一箱子,打磨得十分平整,形状大小差不多的木块。

  坐在地上当着应老爷的面,拼出一个空心的圆柱,拼到一半时把图纸塞到里面,继续拼出一个毫无缝隙的圆柱。

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应老爷接过圆柱,尝试着拆开时,却现完全找不到门路。

  托月不以为然道“脑子要经常动才好使,皇上想看图纸,可不得动动脑嘛。还有,千万别用暴力打开,否则里面的设计图会被粉碎,再怎么说也是你女儿奋斗几天的心血。”

  “哦对了。”托月一脸讨好道“爹爹,皇上给我五天的假,您晚些时候再交上去嘛。”

  “欺君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。”应老爷抱起圆柱,若无其事地走出书房,快走到门边时回头道“皇上也没有说,提前完成提前结束假期。”

  “还是爹爹最好。”

  “狗腿。”

  送走应老爷,托月看到两个丫头,还在试图把木球拼起来。

  忽然觉得少了一个人,好地问“我回来两三天,怎么一直没有看到墨贝。”

  秀禾头也不抬头道“墨贝被余姨娘叫过去帮忙,说墨贝的字写不错,每天帮忙抄佛经,说是要烧给七姑娘。”

  “是啊,七姐姐的忌日快到。”托月想了一下,坐到书案后开始研墨。

  “姑娘才忙完,眼下又是要忙什么?”秀禾好地问,托月淡淡笑道“趁我现在有空,也抄写一些经,临走前给余姨娘送过去,算是我做妹妹的一番心意。“

  两个丫头相视一眼“大家也抄写一些,算是大家大家的心意。”

  托月点点头,遂在书房内点上檀香,大家围坐在一起抄写佛经,一时间离居出现几分带禅意安静。

  翌日,应老爷一直朝,就来到离居。

  看到托月在抄写经,好地问“你无缘无故抄什么经?”

  托月愣一下笑道“是七姐姐的忌日快到了,女儿抄一些给余姨娘送过去,一并烧给七姐姐。”

  应老爷没有说什么,轻叹一声道“梅儿是死得冤,劳你还记挂着她,不过……怕也只能抄写这么多,皇上让父亲给你一密旨。”

  托月马上示意丫头出们出去。

  待人都出去后,应老爷在女儿耳边说了几句话道“皇上的意思是,最好不动用朝廷的力量。”

  “女儿明白。”

  托月顺从地应下道“女儿准备一下,马上就出。”

  应老爷摆摆手,从袖里取出一块令牌道“这个……你拿着,可以调动人手协助你。”

  接过令牌托月用手抚一下,上面有一个字,不同的字代表不同级别的杀手,现在这块跟上次在不老岛的相同,是不是原来的杀手就不一定,毕竟杀手级别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。

  “万事小心。”

  应老爷离开前再叮嘱一句。

  托月点点头,起身送应老爷,一直送到离居外面。

  回到书房,抄完手上的经,道“秀禾,你随我去一趟心楼,有事要找良玉商量。”

  找良玉是假,乘机换装出城是真才是真的。

  良玉边替托月更衣边压低声音道“姑娘一个人出门,奴婢不放心,不如让奴婢跟着吧。”

  托月朝镜子里一笑道“皇城的几处庄子、店铺、酒楼,哪一处离得开你,再说你若突然一反常态岂不让人猜疑,很快我的行踪也会人察觉,一切如常态才是最好的。”

  换良玉的衣服,托月淡淡道“一会儿你换上我的衣服,带着秀禾先回府,然后再悄悄出城。”

  “奴婢明白。”

  良玉把包袱递给托月道“里面有一包十两的碎银子,还有五百两银票,以及一会儿要换的衣裳,马车里面还有换洗的贴身衣物,点心、茶叶都一一给姑娘备好……姑娘还是带着奴婢一起去吧。”

  托月接过包袱,笑道“你以为我不想呀,皇城的事情离不开你,冰儿在忙傀儡蛊的事情,凌家姐妹还没出师。”

  “奴婢呢?”秀禾不甘地问。

  “你呀还在家里,帮我多做些帕子吧。”

  托月拍拍秀禾的肩膀,拎起包袱从后面离开心楼。

  正要离开时,陵叔走上来道“属下听说姑娘要一人出远门,思虑再三还得觉得,姑娘应该带上良玉,若是担心良玉的离开引人怀疑,属下可以安排人扮成良玉的模样,姑娘完全不必担忧。”

  “是啊姑娘,带上奴婢吧。”

  良玉知道托月很独立,可是没有人在身边侍候,确实是很不方便。

  秀禾也马上道“奴婢不知姑娘要出去哪,不过有良玉姐姐跟着,想必做什么都方便些。”

  “你呀,在皇城享福不好,非要跟着大家到外面糟罪。”托月实在是拿他们没办法,把包袱扔给良玉,自已摔先走上马车。

  良玉朝陵叔眨一下眼睛,抱着包袱坐到马车驾座上。

  鹿县,隶属江州,是一个极偏远的小县,历任县令初入鹿县时,无不眼前的堪称天堑的山道吓到。

  眼前这条能让人自由出入的通道,已经算是县令有作为,不过近九十度倾斜的山道,想进鹿县还是不得不徒步。

  大约交道不便的原因,鹿县保留了很多原始风貌。

  县城街道上,没有拥挤的车马,以及人来人往的rén liu,倒有几分世外源的宁静。

  抬头便能看到延绵数百里的,荒无人烟、密得阳光都射不透的原始山林,若不是走进其,绝难现当还隐藏着无数的村落,村民生活十分原始,人自然也纯朴。

  “公子,属下打探过了。”

  墨宝打探完消息,回话道“据当地村民说,想要进入山林须有当地人带路,否则进去就出不来。”

  简陋的茶寮内,墨染尘看着不远处的山林,淡淡道“山林是必须进的,按九妹妹给的信息,轮hui jiào总坛极可能就设在山林里面,赶紧找一个可靠的向导。”

  “恐怕有些困难。”墨宝压低声音道“方才听村民们说,最近村里来了很多陌生面孔,都在找进山的向导。”

  闻得此言,墨染尘不以为然道“你一会儿找机会跟他们套套话,打听一下这些人是来干嘛,如果目标一致的话,找支队伍结伴进山。”

  “属下已经问过了,据说最近江湖上,流传出一张藏宝图。”

  墨宝看一下四周道“说鹿县的山林里有一座远古神墓,里面有无数神药,江湖人士听闻后便蜂拥而至。”

  说到这里,墨宝迟疑一下道“公子,九姑娘有没有可能弄错,轮hui jiào的总坛,怎会设在此等偏僻难行之地,八成是什么原因误导了九姑娘。”

  “你没随我上不老岛,自然不清楚情况。”

  墨染尘淡淡道“轮hui jiào的创始人是不死族的裔民,把总坛设在族人的源地并无不妥,”

  “公子,接下大家该怎么回办?”

  “看看这帮江湖人士在轮hui jiào的地盘上,能闹腾出什么风波。”

  墨染尘丝毫不急着进山,小声道“你一会儿多买着干粮,山林的东西千万不能乱吃。”

  他可没有忘记,当初不死族离开源地,就是因为土地受到蛊毒的污染,尽管已经过去一千多年,谁也不确定历经这么长时间,环境已经得到改善。

  当然如果大领当时说谎,也是可能山林里什么也没生过。

  茶寮里的人越来越多,江湖人士性情豪迈,说话声音也格外响亮,关于藏宝图的事情根本不用问。

  “这位公子,我瞧你不想江湖人士。”桌前不知何时多了三个人,一名年轻的女子,以及两名年轻男子,三人眉宇间都透着武者的英气。

  墨染尘没有接话,女子又道“你也是奔着宝藏来的?”

  墨宝看一眼墨染尘,淡淡道“抱歉,三位少侠,大家家公子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。”

  “什么东西,知道大家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其一名男子看不惯墨染尘的举动,出声吆喝,还拔出配剑。

  墨宝马上大叫一声“放肆”,也毫不畏惧地拔出剑道“识趣的赶紧离开,不要打扰我家公子休息。”

  生怕双方会打起来,女子忙拦住自已的伙伴道“公子,大家并无恶意,只是想找人结伴进山寻宝。”

  “抱歉,公子不是来寻宝。”

  墨宝代主子回答,女子脸上的笑容一僵,气氛变得十分尴尬。

佞臣的庶女嫡妻 /html/book/72674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